推荐关注榜单视频绘画COS写作问答

绘画榜

COS榜

写作榜

周榜

日榜

新人榜

当《魔道祖师》众CP有了自己的娃后~

魔道祖师 · 甜文 · 古风 · 轻小说 · 小说 · 薛晓 · 忘羡 · 追凌 · 令雅 ·

蓝忘机&魏无羡   云深不知处内,一大批人围在一座房子外,满目焦急。         而众人之间的白衣男子虽面无表情,可那紧握的拳头却泄露了他此时的情绪。         今天是魏无羡临盆的日子,江澄等人闻讯便即刻赶来,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时辰了。         蓝曦尘看了眼蓝忘机,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        “忘机不必太过着急,放心吧,魏公子一定能安全诞下小公子。”           而屋内:        “蓝忘机!!我***!!!”        “啊!!不生了!!!本老祖不生了!”        “蓝湛!!蓝二哥哥!!”          听着屋内的动静,蓝忘机险些忍不住飞身进去,只可惜被蓝曦尘与江澄给按住了。        一时辰后,母?父子平安,看着虚弱的魏无羡,蓝忘机心疼不易,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仿佛松了一口气。           魏婴,你还在……真好!           以后不管你提什么要求,都不准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了……我不许    蓝思追&金凌   看着浑身皱巴巴的小宝宝,虚弱的金凌不悦的皱皱眉,开口。       “哼,这个一定不是我生的,好丑!”         蓝思追无奈的笑笑,将手放在金凌头上。       “阿凌,宝宝刚出生当然丑了,放心,我们的孩子一定漂亮!是时候给宝宝想一个名字了。”          金凌冥思了一阵,看向蓝思追       “要不叫金追!”       “噗!阿凌我是他的父亲,宝宝要姓蓝。”       “啊!!!不想咯!这个丑家伙谁要给他想名字!”           蓝思追宠溺的看…

1

令雅

5433

卡尔怀孕了

遗照组 · 摄殓 · 第五人格 · 入殓师 · 约瑟夫 · 摄影师 · 卡尔 · 小说 ·

最近卡尔总感觉恶心,想吐,他不到自己是怎么了,所以去找了艾米丽,艾米丽给他做了一系列检查后告诉卡尔他怀孕了(别问我是怎么怀上的),而且已经一个多月了 卡尔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现在表面看上去十分淡定,实则内心慌的一批:我要告诉约瑟夫嘛?他能接受吗?他会高兴吗? 晚上,卡尔穿着睡衣正满脸愁容坐在沙发上,约瑟夫今晚被庄园主叫去加班了,所以他今晚都没来得及回来吃晚饭。 卡尔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约瑟夫,正当他百般踌躇的时候约瑟夫回来了,这个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卡尔帮约瑟夫脱下他的外套,顺便问了句:今天顺利吗? 约瑟夫摇了摇头:现在的求生者太皮了,真是把我累坏了! 卡尔:那你好好休息,你饿吗?你饿的话我可以去厨房给你看看有没有吃的 约瑟夫一把横抱起卡尔:当然,不过...我想吃你... 约瑟夫把卡尔摁在床上,一颗颗解开他的扣子:我要开动咯~ 卡尔一下子就慌了:约瑟夫,等等,停下!我....我..... 约瑟夫:怎么了吗?没准备好? 卡尔:不...不是,其实我...我...怀孕了.... 约瑟夫愣了一下,松开卡尔,沉默了一会 卡尔以为约瑟夫接受不了,小心翼翼地问:你不希望有这个孩子吗 约瑟夫回过神来,摸了摸卡尔的头:“当然没有…

2

戏梦人

5586

生病梗 短篇 摄殓

第五人格 · 摄殓 · 遗照组 · 约瑟夫 · 伊索·卡尔 · 小说 ·

– “嘶…” 卡尔躲过约瑟夫的手,将温度计重重扔在地上,他头疼得不行,此时看到约瑟夫心里更气了。 “你还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约瑟夫把碎成一地的温度计收拾好,低头问他。 “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卡尔全身上下都是烫的,把自己弄成这样也不知道在气谁。 “生病了为什么不去医院?”约瑟夫把手放在卡尔额头上试探温度,不料又被打开了。 卡尔坐在床上,离得他远远的,道:“我叫你走,听见没有?!” “那我要是不走了?”约瑟夫不以为然道。 “要我把你赶走吗?” “你试试。”约瑟夫居高临下看着他。 卡尔现在可是一点力都使不上,他感觉自己是在自取其辱。 他正打算再扔个杯子时,不料约瑟夫忽然将他横抱起来。 “真是不对自己负责…”约瑟夫又道:“你说你现在发这么高的烧,”他将他欺在身下,“我要是这个时候把你干了,会怎么样?” 他没等卡尔开口就覆上了他的唇,“唔!”卡尔没想到约瑟夫竟还有跟病人接吻的癖好,极力地推着他,却仍然使不出什么力,倒是勾起了某人的不满。 约瑟夫的舌尖似有若无地滑过他敏感的上腭,他探到更深时迫使卡尔发出一种羞耻的闷哼声,“唔…嗯…”卡尔原本充满病态苍白的唇色此时变得竟有些红肿。 约瑟夫放开他后转移到了脖子处,他知道卡…

3

您的爱神沈辞欢

4035

【雷安】一瞬钟情

凹凸世界 · 雷安 · HE ·

心理咨询师雷X“盲人”安 ooc预警   咚咚的拍门声,让安迷修手中的水壶差点没拿稳,里头的水也像海盗船一样大幅晃动了一遭,他摸索着将水壶放在工具架上,把注意力从托着水珠的雏菊花瓣转移到相当无理的拍门声上。   “请问哪位?”虽然安迷修与花朵的“交谈”被打断了,但他还是留着一分礼貌地对门外说着。   “你不开门我可就走了。”雷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显露出不耐烦的情绪。   雷狮正想一脚往门上踹,咔哒一声,入眼先是一头棕发,软软地垂着,然后是温和的五官轮廓,只是眼睛没有神韵,像覆满青苔的石头,但毫不影响容貌的俊美和与生俱来的温柔气质。   “是雷狮先生吧。”安迷修的语气似乎很肯定。   或许是很少有人会来敲他的家门,雷狮如此想着。轻轻把嘴角一勾,道:“不该先请我进去坐坐吗?”   安迷修侧过身,凭着感觉将大半个门的位置让开,雷狮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地往布艺沙发上一坐。   安迷修慢慢走回到客厅,扶着沙发坐下,说:“说实话,你是我见过最没耐心的心理咨询师。”   雷狮语气里带着点顽劣,说道:“但是大多数女人还是愿意请我,因为我相当英俊。”   安迷修感到有些好笑,说道:“那不能一睹真容还是我的遗憾了?”   “这可是很大的遗憾,而且有我为你服务是你的荣幸,安迷…

4

荛歌

1638

黑童话(皇帝的新装续写)

小说 · 黑童话 · 续写 · 皇帝的新装 · 写作 ·

脑洞1——   听到怀疑声声四起,国王面颊通红,气得拿过士兵的剑戟就要“封”死人们的口。 “我的衣服只有愚蠢之人才看不见!你们这些无知的庶民!”   那个小孩子眨巴着大眼睛,周围人夸赞他: “这个孩子真的很诚实,将来一定能成大事。” “我们举办个宴会吧,为这个小男孩。” “好啊,不见不散!” 那个小男孩显得有些惶恐:“啊不不,我不用的,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 人们又笑了:“瞧,这孩子还很谦虚呢。” 爸爸走上前:“我的儿子比较害羞嘛,所以宴会还是免了吧。” 人们嚷嚷着不肯离开,最后塞给了小孩子一些饼干和糖果。 人群散了,皇帝的尊严也一扫而地。 爸爸突然低沉了声音对他说:“说那么多干什么,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小男孩点了点头,和爸爸回家。 “吱呀——”沉重的木门被推开,里面的两人坐着输钱,金丝银丝,绫罗锦绣堆满房间。 “回来了啊,怎么样?” 那个小孩子笑了,笑的天真无邪:“国王,很愚蠢哦。” 脑洞2——   国王红着脸举办完了游行,心里却百般不是滋味,那两个骗子骗走了他国库里大部分的钱,还骗他那么多好的丝线绫罗,全怪他们! 回了宫殿,国王便发疯似的,改为一刻钟换一套衣服,走上皇宫的露台展示,乐此不疲。但是只要是他不满意的衣服,便…

5

糖柒爱吃糖葫芦

1870

【忘羡abo】Archet(1)

魔道祖师 · 小说 · 忘羡 · HE · 现代 ·

“啊啊啊啊!羡羡我爱你!” “羡羡快到妈妈怀里来!” “羡羡!啊啊啊你是最帅的omega!” “啊啊啊!羡羡我要你给我生猴子!!” 五彩的霓虹灯下,灯光全都汇聚到舞台中央那个充满活力的身影上,那是个很帅气的omega,纤细修长的大腿,因为穿着露脐装而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腰肢,微微颤动的皮肤上覆了薄薄的一层汗,顺着姣好的下颚曲线滴在了锁骨上。丰润去不夸张的嘴唇边时常挂着一丝弧度,仿佛无时无刻都在笑,一双魅人的桃花眼里闪着细碎的光芒,连天上的星星都黯然失色。 台上的魏无羡对着台下狂热的粉丝摆了个wink,潇洒转身走下了台。 台下的尖叫声经久不息,魏无羡脱掉身上的演出服,丢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捧着桌子上的辣炒年糕啃了起来。 “我去!魏无羡老子的辣炒年糕!” 刚进屋江澄一脸心痛的看着那盒被魏无羡吃了一半的年糕,心里微微抽痛。 这可是他拍了好几个小时队买回来准备吃的年糕…… 魏无羡含糊地道:“师妹!还剩下一半呢!”魏无羡睁开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那样子纯良至极,江澄一脸生无可恋,拿着剩下的一副一次性筷子夹了一块年糕塞进了嘴里。 “说起来,明天你就要看到你新经纪人了,你不兴奋吗。”江澄戳着一个裂开的年糕,问道。 魏无羡放下筷子…

6

云梦老攻江厌离

3519

【江澄】终不是孤身一人

魔道祖师 · 江澄 · 曦澄 · 魏无羡 · 忘羡 · 小说 · 蓝曦臣 · 金凌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啊——啊嚏!” 江澄是被冷醒的,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莲花坞校场旁的草丛里,扑面而来的寒意让江澄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奇怪,我昨晚明明好好地躺在床上啊。” 江澄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正欲起身,突然听到一个自己曾无比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愣住了。 “阿澄——” 江澄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轻柔而缓慢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阿澄,莲藕排骨汤已经炖好了,再不快点的话排骨就要被阿羡吃光了。” 江厌离慢慢向这边走来,脸上满是温和的神色。江澄心底那块最柔软的东西好像被什么一下子击中,顿时化为一滩稀泥。江澄瞬间红了眼眶,捂着嘴轻轻抽噎起来。 “阿姐——来啦!”江澄身旁猛的窜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向江厌离跑去。江厌离满是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两人有说有笑地朝着厨房走去。 此时江澄才发觉那边二人根本看不见他,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江澄也快步跟上了他们。 “魏无羡,排骨呢,你怎么又一个人都吃光了!快给我吐出来!”小江澄见汤里只剩下莲藕,气急败坏地向小魏婴跑去。那魏婴也不是好欺负的种,朝着小江澄做了个鬼脸,又赶紧躲到了江厌离身后:“不给不给就不给,谁让你来那么慢!”江厌离无奈扶额,“好了好了,阿澄阿羡,别闹了,大…

7

唐小肆

1495

当他们互换了灵魂

魔道祖师 · 桑仪 · 忘羡 · 小说 · 曦澄 · 追凌 · 灵魂互换梗 ·

灵魂互换梗(受方) 魏无羡(江澄), 江澄(金凌), 金凌(蓝景仪), 蓝景仪(魏无羡) 正文开始 来个简单的开头 江澄从睡意中,迷迷糊糊起来时,发现不对劲,这里是,云深不知处!!!而已自己的现在在的地方是,静室?立刻在周围找找镜子,看到之后想过去拿,结果,腰疼!江澄忍住腰疼,把镜子拿过来看看,“咦?我怎么变成了魏无羡?”江澄下意识的拉开中衣。果然,看这惨不忍睹的样子,昨天晚上的“战斗”一定很激烈!!! 江澄照着魏无羡的穿法穿衣服,穿完立刻乖乖的躺着,然后再想一件事(我怎么在魏无羡的身体里?昨晚发生了什么?如果我在魏无羡的身体里,那魏无羡会不会在我的身体里?)然后,蓝忘机回来了,坐在魏无羡的旁边,“魏婴,你怎么了?可是哪有不舒服?”江澄立刻按平时魏无羡的称呼“蓝湛,我有急事要去莲花坞找魏……,找江澄,你能带我过去吗?”“嗯” 蓝忘机立刻把“魏无羡”抱起来,踩上避尘飞往 云梦,过去的时候,江澄可不喜欢被含光君这么抱着,内心在想:我不是死给,我不是死给。“到了。”江澄立刻赶紧跳下去,突然又想到蓝忘机,他现在用的是魏无羡的身体,蓝忘机平常会跟着魏无羡,“蓝忘机,你去莲花池里摘些带茎的莲蓬,我有点想吃莲子了。”…

8

第二沙雕脑洞中心

2959

【摄殓】亚兹拉尔→驱魔人←狼约大三角注意

第五人格 · 约瑟夫 · 入殓师 · 摄殓 · 同人 · 小说 ·

算是之前的条漫前情交代 1     神座后,深紫发的男人拾起一片生命之树的叶子,轻轻念出上面的名字。莫妮卡,一个15岁的少女,将会在四十天后死于酒鬼兼赌徒的父亲的虐待。那个男人将会在酗酒用空酒瓶猛砸女儿的头部,然后少女年轻的身体将会在男人的骂骂咧咧声中逐渐冰冷。     亚兹拉尔出一声叹息。15岁惨死,原本青春活力的面庞变得狰狞可怖,想到四十天后自己将迎来这样一个怨气深重的亡灵,他感到一丝无奈。又或者,亡灵不会乖乖来自己这儿,会变成怨灵游荡人间。     2     然而四十多天后,本已做好看到一个满脸干涸血液,面色铁青的怨灵的准备的死亡天使惊讶地发现,莫妮卡的亡灵面容姣好干净,并无惨死的痕迹,只是略带忧愁的面庞微微透露出她并非善终。     从莫妮卡口中,亚兹拉尔得知,有一位带着红色口罩的入殓师无偿为死去的莫妮卡入殓,当时莫妮卡的怨魂盘踞在附近,但随着入殓师一步步清理还原自己的尸体,莫妮卡感觉自己的怨气一点点减弱。当一切完成,莫妮卡看着自己的身体躺在棺木里,平静的样子仿佛只是睡着了。她终于放声哭了出来。     “别哭了,”年轻的入殓师抚上惊讶的少女的脸,“他今天已经被拘捕了,法律会给他应有的惩罚,所以……”      少女看到眼前入殓师的脸渐渐变得模糊…

9

卷头发的喵

2105

当受被绑架了

第五人格 · 裘杰 · 杰裘 · 小说 ·

“嘟......嘟......嘟.......嘟........嘟.......喂,你好,我是夜莺,请问你是?”电话被接通,一个空灵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在电话的另一边还隐隐可以听到什么东西被砸在地上的声音。    绑匪的声音有些尖细,但是话语中又透着几分凶恶,“我找裘克,请你让他来接电话,谢谢。”    夜莺小姐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又答应了下来,“好的,请你稍等一下。”    电话仿佛被放在了桌子上,但是仍可以听到那边砸东西的声音以及高跟鞋落在地面上敲打的声音。    过了一会后,电话里,砸东西的声音停下了,取而代之的是细微的交谈声。    “裘克,你先冷静一下,有人找你,你过去接听一下吧。” “不管,挂了。” “也许那个人是你以前的朋友呢?”  “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有朋友.........”声音虽然是在笑着,却莫名的感觉到几分入骨的悲伤。 “你还是过去接听一下吧,说不定是有关于杰克的事呢。” “..........”那边突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以后电话又被拿起。 “喂,找本大爷有什么事。”电话里传来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中都充满着对绑匪的不耐烦。 “裘克吗?我打电话就想告诉你一件事,杰克先生被我绑架了,请你立刻准备好赎金,然后…

10

看淡雾晓

2743

【快新】恋物癖

名侦探柯南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快新 · 小说 ·

怪盗基德始终都会随身携带着一套帝丹高中校服。 毕竟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的脸和身份实在是太好用了。 在不知道第几次当着江户川柯南的面变装成工藤新一后,小小的名侦探终于没忍住对怪盗提出了质疑。不只是一再的盗号,还有校服的来源, 「你这家伙,到底哪来那么多帝丹制服的啊喂?!」 「当然是买的啰,毕竟扮成名侦探在很多时候会方便很多嘛!」基德打了个响指,并调皮地朝柯南眨了眨眼,露出笑容,「还是你比较希望我搬空你家衣柜?」 嘛,在他房里除了有一柜子的女装外还有一柜子的帝丹校服这件事,自然是不能给名侦探知道的。 「嘁,还以为你除了女装癖之外还有收集癖恋物癖之类的奇怪爱好呢。」莫名感觉被反将了一军的柯南略为不自在的转头撇嘴,小小声吐槽了句当作反击,随即摆正视线正色道:「总之还是不准你乱拿我的脸去做坏事!」 怪盗基德默默摸了摸自己与工藤新一相差无几的脸庞,有些欲言又止:「不是我说,你这要求难度有点高啊名侦探......」 *** 后来的后来,他们各自击垮了他们对付的组织,江户川柯南恢复成工藤新一,回归正常的高中生活。而怪盗基德的身份也被黑羽快斗所舍弃,掩埋入历史的洪流之中。 不晓得自己还会不会怀念当怪盗的日子呢。不过,那段时…

11

墨羽凌烟

2631

[桑仪]聂导和景仪小可爱走到一起系列

魔道祖师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小说 ·

姑苏蓝氏这几天请了特别多的人来参观云深不知处,仙门百家的家主都亲自到来,顺便带上自家的几个小辈,因为按照时节,姑苏蓝氏又要招揽新生了。     因为魏无羡最近一直希望跟蓝忘机生个小娃娃,所以两个人已经在静室待了半个月了,所有的事务都是蓝曦臣在管,蓝家小辈们倒也可以趁机偷偷懒了。     这天,仙门百家整理好行李,便各自呆在姑苏蓝氏小辈们事先打扫好的房间里,没人愿意再出去了,他们可不想撞见魏无羡和蓝忘机,吃两个断袖的狗粮。      但是聂怀桑可没那么老实,他收藏了几十本春宫图,整天翻着都看腻了,突然有意思要目睹一下真人……所以借这次姑苏招生,聂怀桑决定一睹夷陵老祖和含光君的“风采”。     因为年少时期也和魏无羡等人在姑苏求过学,所以去静室的路他还是知道的,谁知他刚刚找个好位置蹲下去,就被人狠狠拍了一下肩膀。 “喂,你谁呀,居然敢来偷窥含光君和魏前辈……” “我,我是聂怀桑,是,是赤峰尊的弟弟,我还和魏兄深交过呢。” “哦——,你就是那个一问三不知的的聂怀桑啊!” “对对对,是我。” 聂怀桑掏出手巾擦擦汗。 “行了,那跟我去见蓝叔父吧!” 蓝启仁? “别别别,小兄弟,有话好说,你看我堂堂一个聂河清氏的家主的弟弟,要是被其他仙门百家知道我在…

12

长草的小猪猪

1940

花吐症——晓薛(微虐)

魔道祖师 · 晓星尘 · 薛洋 · 晓薛 · 古风 · 轻小说 · 写手 · 小说 · 同人文 ·

薛洋和晓星尘的第一次相遇 是在一颗开满了桃花的桃树下 那时候薛洋正好掀了人家摊子 被摊主追得到处跑 不知不觉便被追到了这里 在那颗桃花树下看见了晓星尘 晓星尘正捧着一只受伤的小鸟 用一个竹筒给它喂水喝 粉嫩的桃花花瓣被风吹得四处乱串 搭在了晓星尘的肩头 一身白色的道袍抚身 一条白色的绫布遮住了眼睛 嘴角的笑意暖得薛洋心头狠狠一震 薛洋看直了眼睛 仿佛世界已经安静了下来 “站住…”后面摊主提着菜刀追了上来 薛洋回过神来 便准备着先摆脱那人 再回来找晓星尘 晓星尘却先开口说话了 “这位小友,可是遇见困难了?” 薛洋一愣,继而邪魅一笑 道“是啊,道长你可得救救我!” 晓星尘轻轻放飞了小鸟 小鸟扑腾扑腾了翅膀,飞走了 “小友放心,晓某一定会保住你的!” 薛洋只觉得心里被狠狠的一撞 后来晓星尘给了摊主不少钱才解决这件事 薛洋笑嘻嘻的坐在晓星尘身边 道“道长,谢谢啦!” 晓星尘笑了笑“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遇见的要不是我 可就不好说了!” 薛洋吐了吐舌头“知道了知道了” 后来,他知道了 他叫晓星尘 “真好听…” 二人朝夕相处的日子好长了 薛洋总是喜欢掀摊子 然后看着晓星尘为了他而急躁 晓星尘竟然也不责怪他 薛洋他真的开始幻想了 幻想永恒了…… 他想和晓星尘一直下去 ---- 就是不知道……

13

虐沐沐依

2860

[杰佣]这次,不会再让你丢掉了~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小说 · 杰佣 · 第五人格 · 甜文 ·

“杰克哥哥。”一个孩子正站在黑白电视前发呆。用手拉了拉杰克的衣服。“是真的吗?” “别信。”杰克蹲下来轻轻亲吻奈布的额头。手里攥着的是可以数清的柚子粒——那是他们孤儿院分发的“食物”。 “啾” “拿去吧。”杰克宠溺地看着比自己要矮上几头的奈布——一个年仅8岁的小家伙,但奈布就已经是他的全部了。 在杰克刚进孤儿院的时候,他已经喜欢上他了…… “谢谢杰克哥哥~”奈布一下子抱住杰克,在对方身上蹭来蹭去。 杰克也没有反抗,他喜欢这样。尽管奈布并不知道自己对他的这种感情。“想要出去玩吗?”杰克晃了晃手中的钥匙。那可是他辛辛苦苦从那个“泼妇”那儿拿来的,她曾禁锢他和他的自由。但今年那个女人并不存在于世间了。 “想~” ———————————————————————————— 但也是从那个下午开始,他与奈布失联了…… 十年后…… “你在吗?”28岁的杰克在一条巷子里呼唤奈布,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他总感觉奈布还在这里。但上天并不认为。 “嘀嗒……” 杰克手上的血一滴一滴落到地上,不屑地抬起脚——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香水味依然存在,杰克拿出手帕,擦拭着手上热乎的鲜血。 杰克甚至不知道这是第几个陪葬品,为他的心上人……就像当年…

14

阿帕茶茶

2959

历史榜单:

  • 08月14日
  • 08月15日
  • 08月16日
  • 08月17日
  • 08月18日
  • 08月19日
  • 0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