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榜

COS榜

写作榜

周榜

日榜

新人榜

当受被绑架了

第五人格 · 蝶盲 · 小说 · 双黑化 ·

“嘟.......嘟.......嘟.......您好,妾身是美智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电话响了三声以后被接起,一道温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不标准的英文以及偶尔掺杂着的日文,充分的表明了她身为日本人的身份。 绑匪皱了皱眉头,他可对异邦人没什么好感,于是立刻就恶声恶气的说着:“美智子小姐,你的闺蜜海伦娜现在在我的手中,请你准备好赎金,前来将她带回去。” 美智子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漠了起来,一字一句仿佛都夹带着冰霜一般,“价值几何?” 绑匪说了一个极高的价格,然后又将地址告诉给了她,最后还警告让她不准报警而且只能一个人前来,否则这个瞎子就危险了。 美智子沉默了一会,然后笑了,声音中莫名有种诡异的温柔,她说:“我知道了。”然后便挂了电话。 绑匪看着手中的电话,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于是只好摇了摇头不去多想了。 在一旁被绑着的海伦娜突然说话了,无神的双眼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注视着谁,即使是在被捆绑的状态下她也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嘴角也是微微勾起。“绑匪先生,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哈?开什么玩笑?”绑匪不屑的呲了一声,“好不容易钓到的肥鱼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说不定会角色调换呢......…

1

看淡雾晓

4129

陈情

小说 · 魔道祖师 · 同人文 · 忘羡 · 陈情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我是一个修炼了上千年的青竹,没错,你没听错,我是青色的。 要怪你就怪老天也忒讨厌了,我快要化形了那几天,突然一股强大的怨气将我侵蚀了。后来美丽的仙境变成了战场,结束的时候,一切都回不去了。我记得外面的人把我们的家改了一个名字。 乱葬岗,一个讽刺又贴切的名字。 罢了,被怨气侵蚀就被怨气侵蚀吧。好好修炼,还是能化形的。 一年?五年?十年?百年?千年?到底是多长时间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似乎是很久。 不过老天爷似乎在跟我开玩笑,在我快要化成了三个月里,天上掉下了一个少年。 少年生得极好,长得一张桃花流水般的风流面容,一双桃花眼轻轻上挑,明俊邪魅。当然,我没眼睛,不过神识是极为强大,少年的面容我自然也知道个清清楚楚。不过他没有少年的那一种无忧无虑,反而带着一抹解不开的心结。 好哇,我正求着不知道要化成什么模样呢。小公子,多谢啦。 成千上万年的磨砺已经把我的心磨的如死水一般。在我面前已经死了太多人了。所以我像往常一样期盼着少年快点死去,可是并没有,少年意外的活了下来。 少年一开始抵抗着怨气,最后炼化了这怨气。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竞能让怨气为他自己所用。 真是天才呢,我见过无数人,无数人都死在这怨气下。而这少年让怨气…

2

芊沫念晚

1717

第一章 一如当年

甜文 · 魔道祖师 · 古风 · 同人 · 杂食党 · 小说 · HE ·

颖川 王灵娇居所——俏颜居 “阿鸢,起了么?”来人一袭粉衣,盘一个嫦娥髻,戴一朵丝绢牡丹。分明是艳丽张扬的样子,却在外面罩了一件白衫。 久久得不到回应,来人依旧站在门前,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塑像。 “你……给我滚……”沙哑的嗓音在屋内响起,随即便是锁链晃动的声音,还有杯子的碎裂声。 来人神情微微落寞,似是意料之中,推门而入,柔声道:“阿鸢,乖一点,好不好?” 话音未落,一块白色瓷片携劲风而来,来人不躲不闪,硬生生让瓷片在自己脸上留下一道同样艳丽的痕迹。涂着鲜红蔻丹的指尖摸了摸脸上淌下来的鲜血,来人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王灵娇,你去死!”被称作阿鸢的女子满脸怒容,发髻散乱,原来正是在云梦江氏灭门时被温氏捉去的虞夫人虞紫鸢。 但此时的她早已再不复当年仙门紫蜘蛛的锋芒,被锁链锁在紫檀木床上,衣衫破损,身上盖着的织锦被子也被她掀下了床。织锦的光泽对着她灰败的脸色,仿佛在嘲笑她的处境。 “真不乖啊……” 王灵娇放下食盒,随手一张定身符拍在虞紫鸢身上。虞紫鸢金丹被废,灵力早已不如当年,动弹不得,只能任她动作。 王灵娇拿着梳子,一下一下地理着虞紫鸢的青丝。云梦江氏灭门才不过一个多月,她的阿鸢居然就生了白发…… 这么想着,她的…

3

咸凝七

3882

如果艾玛被删除了

第五人格 · 杰园 · 杰克 · 园丁 · 小说 ·

“园丁真心讨厌,删了吧!” “网易删了园丁吧,不然真的没法玩了。” “杰园真恶心!园丁是什么,怨丁吧!” 公告:由于众多玩家强烈要求,求生者——园丁,已删除。 一局游戏开始—— 杰克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小曲儿,在红教堂里漫步。他期待着今天与他那可爱的恋人——艾玛。再次相见。 “嗯?”杰克听见了爆点的声音,一迈大长腿向声源处走去。 “马上就好了,在加把劲。。”艾米丽抹去了头上的汗珠,在头顶的昏黄灯光亮起时,她感到一丝心安。但下一秒,锋利的爪子抓伤了她的后背“呃!”艾米丽痛的闷哼一声,随即立刻开始了逃跑。 “嗯~呵呵~”杰克擦了擦指刀,又向艾米丽走去。剧烈的心跳声回荡在艾米丽耳边,她大口的喘着气,背后的伤口淌着血。 “捉迷藏结束了,小姐。是时候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了~” 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艾米丽还来不及反应,自己就被剧烈的疼痛逼得昏了过去。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绑在了狂欢之椅上。她只是发了个“专心破译!”便不再说话,她抬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神情悠闲的杰克,咬了咬下嘴唇,脑海里浮现出女孩灿烂的笑容,“艾玛。。。艾玛”艾米丽喃喃的说到。 此时的杰克微微有些不安,艾玛。。。怎么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艾米丽被送回了庄园…

4

黑白的蘑菇

3112

从此,他们再无瓜葛。

BE · 虐文 · 小说 · 原创 · 虚伪 · 老白 · 虚白 · 魔人团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虚伪,别点蚊香啊。”老白对屏幕对面的人调笑道,“对蚊子不好。” “老白我告诉你,你不许和其他女孩去吃13块的麻辣烫”虚伪对着地下室翻箱子的老白说到,“10块的也不行!” 遥远的声音响起,他们的关系似乎还可以补救,看着手机上的QQ,那个老白还会半夜来找他聊天吗? 多久了?虚伪轻轻点燃一根烟,望着窗外劈劈啪啪的雨,他问自己“多久了?” 魔人团?早就不在了,打开电脑,团粉的安慰和哭诉简直像一把刀,将他刚刚愈合的伤疤划的更大更大。 鲜血淋漓,从他心上滴落。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宛如被上帝剪短遗忘的红线。 “啊!!!”上帝在云端上俯视整个世界,“好无聊好无聊!”,上帝正打算来找点乐子。他突然看见了一根明亮的红线,一头系着那个温柔的屠皇。另一头,系着那个骄傲的人皇。 两个人的牵绊好深好深,上帝好奇极了,若将这红线剪断,这两人会如何?“嘻嘻,让我们看看吧!” 剪刀那么的锋利,上帝用它斩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联系。那根红线,开始暗淡,逐渐消散,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老白!不和虚伪...”粉丝的弹幕还没打完,老白冷清的声音便响起,宛如秋天呼啸的风。 “房管,禁言...”网上不差黑粉,老白这么做,也只是暂时性压下而已,谁知…

5

血樱长弧中

2691

【雷安】一瞬钟情

凹凸世界 · 雷安 · HE ·

心理咨询师雷X“盲人”安 ooc预警   咚咚的拍门声,让安迷修手中的水壶差点没拿稳,里头的水也像海盗船一样大幅晃动了一遭,他摸索着将水壶放在工具架上,把注意力从托着水珠的雏菊花瓣转移到相当无理的拍门声上。   “请问哪位?”虽然安迷修与花朵的“交谈”被打断了,但他还是留着一分礼貌地对门外说着。   “你不开门我可就走了。”雷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显露出不耐烦的情绪。   雷狮正想一脚往门上踹,咔哒一声,入眼先是一头棕发,软软地垂着,然后是温和的五官轮廓,只是眼睛没有神韵,像覆满青苔的石头,但毫不影响容貌的俊美和与生俱来的温柔气质。   “是雷狮先生吧。”安迷修的语气似乎很肯定。   或许是很少有人会来敲他的家门,雷狮如此想着。轻轻把嘴角一勾,道:“不该先请我进去坐坐吗?”   安迷修侧过身,凭着感觉将大半个门的位置让开,雷狮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地往布艺沙发上一坐。   安迷修慢慢走回到客厅,扶着沙发坐下,说:“说实话,你是我见过最没耐心的心理咨询师。”   雷狮语气里带着点顽劣,说道:“但是大多数女人还是愿意请我,因为我相当英俊。”   安迷修感到有些好笑,说道:“那不能一睹真容还是我的遗憾了?”   “这可是很大的遗憾,而且有我为你服务是你的荣幸,安迷…

6

荛歌

1673

黑童话(皇帝的新装续写)

小说 · 黑童话 · 续写 · 皇帝的新装 · 写作 ·

脑洞1——   听到怀疑声声四起,国王面颊通红,气得拿过士兵的剑戟就要“封”死人们的口。 “我的衣服只有愚蠢之人才看不见!你们这些无知的庶民!”   那个小孩子眨巴着大眼睛,周围人夸赞他: “这个孩子真的很诚实,将来一定能成大事。” “我们举办个宴会吧,为这个小男孩。” “好啊,不见不散!” 那个小男孩显得有些惶恐:“啊不不,我不用的,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 人们又笑了:“瞧,这孩子还很谦虚呢。” 爸爸走上前:“我的儿子比较害羞嘛,所以宴会还是免了吧。” 人们嚷嚷着不肯离开,最后塞给了小孩子一些饼干和糖果。 人群散了,皇帝的尊严也一扫而地。 爸爸突然低沉了声音对他说:“说那么多干什么,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小男孩点了点头,和爸爸回家。 “吱呀——”沉重的木门被推开,里面的两人坐着输钱,金丝银丝,绫罗锦绣堆满房间。 “回来了啊,怎么样?” 那个小孩子笑了,笑的天真无邪:“国王,很愚蠢哦。” 脑洞2——   国王红着脸举办完了游行,心里却百般不是滋味,那两个骗子骗走了他国库里大部分的钱,还骗他那么多好的丝线绫罗,全怪他们! 回了宫殿,国王便发疯似的,改为一刻钟换一套衣服,走上皇宫的露台展示,乐此不疲。但是只要是他不满意的衣服,便…

7

糖柒爱吃糖葫芦

1943

生病梗 短篇 摄殓

第五人格 · 摄殓 · 遗照组 · 约瑟夫 · 伊索·卡尔 · 小说 ·

– “嘶…” 卡尔躲过约瑟夫的手,将温度计重重扔在地上,他头疼得不行,此时看到约瑟夫心里更气了。 “你还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约瑟夫把碎成一地的温度计收拾好,低头问他。 “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卡尔全身上下都是烫的,把自己弄成这样也不知道在气谁。 “生病了为什么不去医院?”约瑟夫把手放在卡尔额头上试探温度,不料又被打开了。 卡尔坐在床上,离得他远远的,道:“我叫你走,听见没有?!” “那我要是不走了?”约瑟夫不以为然道。 “要我把你赶走吗?” “你试试。”约瑟夫居高临下看着他。 卡尔现在可是一点力都使不上,他感觉自己是在自取其辱。 他正打算再扔个杯子时,不料约瑟夫忽然将他横抱起来。 “真是不对自己负责…”约瑟夫又道:“你说你现在发这么高的烧,”他将他欺在身下,“我要是这个时候把你干了,会怎么样?” 他没等卡尔开口就覆上了他的唇,“唔!”卡尔没想到约瑟夫竟还有跟病人接吻的癖好,极力地推着他,却仍然使不出什么力,倒是勾起了某人的不满。 约瑟夫的舌尖似有若无地滑过他敏感的上腭,他探到更深时迫使卡尔发出一种羞耻的闷哼声,“唔…嗯…”卡尔原本充满病态苍白的唇色此时变得竟有些红肿。 约瑟夫放开他后转移到了脖子处,他知道卡…

8

您的爱神沈辞欢

4760

【江澄】终不是孤身一人

魔道祖师 · 江澄 · 曦澄 · 魏无羡 · 忘羡 · 小说 · 蓝曦臣 · 金凌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啊——啊嚏!” 江澄是被冷醒的,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莲花坞校场旁的草丛里,扑面而来的寒意让江澄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奇怪,我昨晚明明好好地躺在床上啊。” 江澄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正欲起身,突然听到一个自己曾无比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愣住了。 “阿澄——” 江澄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轻柔而缓慢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阿澄,莲藕排骨汤已经炖好了,再不快点的话排骨就要被阿羡吃光了。” 江厌离慢慢向这边走来,脸上满是温和的神色。江澄心底那块最柔软的东西好像被什么一下子击中,顿时化为一滩稀泥。江澄瞬间红了眼眶,捂着嘴轻轻抽噎起来。 “阿姐——来啦!”江澄身旁猛的窜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向江厌离跑去。江厌离满是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两人有说有笑地朝着厨房走去。 此时江澄才发觉那边二人根本看不见他,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江澄也快步跟上了他们。 “魏无羡,排骨呢,你怎么又一个人都吃光了!快给我吐出来!”小江澄见汤里只剩下莲藕,气急败坏地向小魏婴跑去。那魏婴也不是好欺负的种,朝着小江澄做了个鬼脸,又赶紧躲到了江厌离身后:“不给不给就不给,谁让你来那么慢!”江厌离无奈扶额,“好了好了,阿澄阿羡,别闹了,大…

9

唐小肆

2115

【魔道/天官/渣反】当小受们做噩梦了

魔道祖师 · 天官赐福 ·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忘羡 · 曦瑶 · 花怜 · 漠尚 · 小说 · 古风 ·

忘羡   窗外,月色如水。   屋内,床榻上静静的躺着相拥而眠的二人。魏无羡窝在蓝忘机的怀里,眉头微皱,似在梦中被什么魇住了。   ……   魏无羡一睁眼,发觉自己躺在一处桥边。他坐起身,放眼而望,满目尽是碧色莲叶,随风摇摆的是一朵朵似开未开的莲花。   不远处的岸边,他还能看见一群光着膀子戏水的少年,几只船舶上,或坐着或站着几个撑船的人。   “……莲花坞?”魏无羡愣了愣,反应了过来。   这时,只听背后响起一道嘲讽声:“我找了你这么久,你居然还在这里这么悠哉悠哉地赏花啊。”   这声音魏无羡熟悉至极,他扭头,就看见穿着一身紫衣的江澄站在他身后,正挑着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江澄?你……”没等他说完,魏无羡就被江澄一把拉了起来。   “走了,阿姐做了莲藕排骨汤,让我叫你回去喝,再不回去你就只剩汤了,哦,不对。”只听江澄微微一顿,假笑道:“连汤都没有。”   一听这话,魏无羡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把勒过他的脖子,威胁道:“江澄你别太过分了,每次师姐给我做了汤都被你吃了,小心我让师姐不给你做汤了。”   江澄使了个巧劲,挣脱了魏无羡的束缚,道:“你可以试试啊。”说罢,只见他拔腿就跑。见状,魏无羡也追了上去。   “江澄你给我站……”可是这话还没说完,魏无羡…

10

扶殇

2744

卡尔怀孕了

遗照组 · 摄殓 · 第五人格 · 入殓师 · 约瑟夫 · 摄影师 · 卡尔 · 小说 ·

最近卡尔总感觉恶心,想吐,他不到自己是怎么了,所以去找了艾米丽,艾米丽给他做了一系列检查后告诉卡尔他怀孕了(别问我是怎么怀上的),而且已经一个多月了 卡尔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现在表面看上去十分淡定,实则内心慌的一批:我要告诉约瑟夫嘛?他能接受吗?他会高兴吗? 晚上,卡尔穿着睡衣正满脸愁容坐在沙发上,约瑟夫今晚被庄园主叫去加班了,所以他今晚都没来得及回来吃晚饭。 卡尔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约瑟夫,正当他百般踌躇的时候约瑟夫回来了,这个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卡尔帮约瑟夫脱下他的外套,顺便问了句:今天顺利吗? 约瑟夫摇了摇头:现在的求生者太皮了,真是把我累坏了! 卡尔:那你好好休息,你饿吗?你饿的话我可以去厨房给你看看有没有吃的 约瑟夫一把横抱起卡尔:当然,不过...我想吃你... 约瑟夫把卡尔摁在床上,一颗颗解开他的扣子:我要开动咯~ 卡尔一下子就慌了:约瑟夫,等等,停下!我....我..... 约瑟夫:怎么了吗?没准备好? 卡尔:不...不是,其实我...我...怀孕了.... 约瑟夫愣了一下,松开卡尔,沉默了一会 卡尔以为约瑟夫接受不了,小心翼翼地问:你不希望有这个孩子吗 约瑟夫回过神来,摸了摸卡尔的头:“当然没有…

11

戏梦人

6399

论两主播的基情日常(1)

第五人格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小说 · 杰佣 · 搞笑 ·

杰克的直播间~~ “今天就打第五人格!哟!就这么决定了!” 杰克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弯下腰,在桌底下翻箱倒柜。直播间的摄像头完全看不到他在干嘛。 新手弹幕:这是在干什么? 吃瓜弹幕:你看着吼,见证奇迹的时刻! 杰克的头一下子从桌底冒出来坐直,犹如鲤鱼打挺。只见他的手上拿着两包加大号的泡椒鸡爪! 新手弹幕:等等!我是不是眼花了?!这个主播这么神奇的吗?! 杰克慢悠悠地撕开包装袋,一边啃着鸡爪一边进入游戏页面,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吃瓜弹幕:只要杰大吃得好,就不可能赢不了! 新手弹幕:(笑哭)这真的是游戏主播吗?我感觉自己上了条贼船。 “哟西,这一把就打排位吧!” 杰克信誓旦旦地说到,只是他另一只手上的鸡爪子让人觉得他十分不靠谱。忘了说,他从来就没有靠谱过。 新手弹幕:大哥,你没搞错吧!吃鸡爪打排位?!你是去送小星星的吧! 新手弹幕:大神诶,就你现在这样,你六阶的排位是怎么上去的? 吃瓜弹幕:嘿!上面的!你们别说了!你们是新来的吧!杰大打游戏虽然看着不靠谱,但结果还是不错的! “啊!终于等到了!这局是……医生、空军、调香师还有佣兵!” 杰克在等待期间已经吃完了第一个泡椒鸡爪。于是他剥开另一个,动作利索地塞进嘴里,他以…

12

本性失恒

1871

历史榜单:

  • 12月08日
  • 12月09日
  • 12月10日
  • 12月11日
  • 12月12日
  • 12月13日
  • 1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