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关注榜单视频绘画COS写作问答

绘画榜

COS榜

写作榜

周榜

日榜

新人榜

[杰佣]“魔女姐姐”,请抓走我吧。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小说 · 杰佣 · 第五人格 ·

“大姐姐,请问你是魔女吗?”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用手抓住一位过往的行人。  “嗯?”奈布用眼瞥了一眼男孩。   是孤儿吧……   “这么小就知道魔女,可是会被抓走的哦。”奈布蹲下来。捏着孩子的脸蛋。   “那,魔女姐姐可以抓走我吗?”孩子用宝石般的眼睛看着奈布。或许是在央求。   奈布反倒觉得可笑。这么个小屁孩倒学了不少东西,这是在让自己收养他么?   “小东西,你觉得你会干什么?嗯?”奈布用力掐了掐孩子的脸。   “我什么都可以干的……”孩子呜咽着。      奈布把眼睛眯起来。就算捡个佣人吧。不过这小孩还蛮有趣的。   奈布站起身来。拉着他的力道又加大了些。   “魔女姐姐是要走了吗……”   “小孩儿,你不是想让我抓走你吗?”奈布把孩子提起来。   “谢谢魔女姐姐~” ———————————15年后—————————————   “杰克,该走了。”奈布依然穿着一身黑袍,手里拿着两本圣经。   “知道了,魔女姐姐~”被称呼为杰克的青年把奈布搂在怀里。有着与15年前那个孩子同样的眼睛。   “又不是小孩子了,别老撒娇。”奈布挣脱开杰克。用手戳戳对方的脑门。“又没把书房给我收拾好?”   “怪魔女姐姐每次都把书乱放,我才不是没有收拾好。”杰克说完后把奈布抗在肩上,轻松得很。   “杰克你放我…

1

阿帕茶茶

4975

当受被绑架了

第五人格 · 杰佣 · 小说 · 佣兵 · 杰克 ·

“嘟.......嘟.........嘟,你好,我是杰克,请问有什么事吗?”电话接通,一道低沉文雅的声音如同流水一般从电话里流出,缓缓的流进心间将所有的恶意都洗涤干净。   干净又不失优雅。 绑匪看着坐在椅子上仍在昏迷的奈布,心中不禁暗暗诽谤,像杰克这样尊贵的先生怎么会和这样肮脏的雇佣兵成为朋友呢?真让人搞不懂。 绑匪咳嗽了两声,声音嘶哑着,话语中却不失尊敬,“你好先生,您的朋友奈布现在正在我手中。” “哦?小奈布?”杰克的声音微微勾起,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绑匪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也仍尊敬的回应着他,“是的,先生。” “条件是什么。”绑匪可以听到电话的另一边传来“叩叩叩”的声音,就像骨节在敲击着桌子一般,不轻不重的,却极具又威迫感。   他突然有些恐慌,但是想起自己因为赌博而欠下的债务导致如今的窘境又微微的提起了点勇气。   反正杰克那么有钱,敲诈一点也不算什么的,对吧?   他说了一个极高的价格,并把地址告诉给了他,并且说明只允许他一人前来。   杰克轻笑一声,说了句“知道了。”便把电话挂掉了。   绑匪放下手中的电话,看向仍在昏迷的奈布,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可没有把握能打得过身为雇佣兵的奈布·萨贝达。 就连绑架他都…

2

看淡雾晓

2650

当受被绑架了

第五人格 · 蝶盲 · 小说 · 双黑化 ·

“嘟.......嘟.......嘟.......您好,妾身是美智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电话响了三声以后被接起,一道温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不标准的英文以及偶尔掺杂着的日文,充分的表明了她身为日本人的身份。 绑匪皱了皱眉头,他可对异邦人没什么好感,于是立刻就恶声恶气的说着:“美智子小姐,你的闺蜜海伦娜现在在我的手中,请你准备好赎金,前来将她带回去。” 美智子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漠了起来,一字一句仿佛都夹带着冰霜一般,“价值几何?” 绑匪说了一个极高的价格,然后又将地址告诉给了她,最后还警告让她不准报警而且只能一个人前来,否则这个瞎子就危险了。 美智子沉默了一会,然后笑了,声音中莫名有种诡异的温柔,她说:“我知道了。”然后便挂了电话。 绑匪看着手中的电话,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于是只好摇了摇头不去多想了。 在一旁被绑着的海伦娜突然说话了,无神的双眼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注视着谁,即使是在被捆绑的状态下她也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嘴角也是微微勾起。“绑匪先生,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哈?开什么玩笑?”绑匪不屑的呲了一声,“好不容易钓到的肥鱼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说不定会角色调换呢......…

3

看淡雾晓

4136

陈情

魔道祖师 · 小说 · 同人文 · 忘羡 · 陈情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我是一个修炼了上千年的青竹,没错,你没听错,我是青色的。 要怪你就怪老天也忒讨厌了,我快要化形了那几天,突然一股强大的怨气将我侵蚀了。后来美丽的仙境变成了战场,结束的时候,一切都回不去了。我记得外面的人把我们的家改了一个名字。 乱葬岗,一个讽刺又贴切的名字。 罢了,被怨气侵蚀就被怨气侵蚀吧。好好修炼,还是能化形的。 一年?五年?十年?百年?千年?到底是多长时间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似乎是很久。 不过老天爷似乎在跟我开玩笑,在我快要化成了三个月里,天上掉下了一个少年。 少年生得极好,长得一张桃花流水般的风流面容,一双桃花眼轻轻上挑,明俊邪魅。当然,我没眼睛,不过神识是极为强大,少年的面容我自然也知道个清清楚楚。不过他没有少年的那一种无忧无虑,反而带着一抹解不开的心结。 好哇,我正求着不知道要化成什么模样呢。小公子,多谢啦。 成千上万年的磨砺已经把我的心磨的如死水一般。在我面前已经死了太多人了。所以我像往常一样期盼着少年快点死去,可是并没有,少年意外的活了下来。 少年一开始抵抗着怨气,最后炼化了这怨气。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竞能让怨气为他自己所用。 真是天才呢,我见过无数人,无数人都死在这怨气下。而这少年让怨气…

4

芊沫念晚

1385

如果艾玛被删除了

第五人格 · 杰园 · 杰克 · 园丁 · 小说 ·

“园丁真心讨厌,删了吧!” “网易删了园丁吧,不然真的没法玩了。” “杰园真恶心!园丁是什么,怨丁吧!” 公告:由于众多玩家强烈要求,求生者——园丁,已删除。 一局游戏开始—— 杰克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小曲儿,在红教堂里漫步。他期待着今天与他那可爱的恋人——艾玛。再次相见。 “嗯?”杰克听见了爆点的声音,一迈大长腿向声源处走去。 “马上就好了,在加把劲。。”艾米丽抹去了头上的汗珠,在头顶的昏黄灯光亮起时,她感到一丝心安。但下一秒,锋利的爪子抓伤了她的后背“呃!”艾米丽痛的闷哼一声,随即立刻开始了逃跑。 “嗯~呵呵~”杰克擦了擦指刀,又向艾米丽走去。剧烈的心跳声回荡在艾米丽耳边,她大口的喘着气,背后的伤口淌着血。 “捉迷藏结束了,小姐。是时候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了~” 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艾米丽还来不及反应,自己就被剧烈的疼痛逼得昏了过去。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绑在了狂欢之椅上。她只是发了个“专心破译!”便不再说话,她抬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神情悠闲的杰克,咬了咬下嘴唇,脑海里浮现出女孩灿烂的笑容,“艾玛。。。艾玛”艾米丽喃喃的说到。 此时的杰克微微有些不安,艾玛。。。怎么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艾米丽被送回了庄园…

5

黑白的蘑菇

3010

【all叶】当叶修的信息素是45度的伏特加时……

全职高手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ALL叶 · HE · 甜文 · 小说 ·

0   众所周知,叶修是个Alpha。       作为联盟单挑之王、联盟最有价值选手获得者、四冠王的叶修,也有着和他本人一样强势的信息素。      是的,45度的伏特加味的信息素。      强劲、      猛烈、      妖艳贱货、      直冲脑门的、      吸一口提神醒脑吸两口永不疲劳吸三口长生不老的、      45度伏特加味信息素。      强劲得叶修每次闻自己的信息素都会醉。      1      叶修的性别觉醒发生在他十五岁的时候。      哦,也就是他离家出走的那一年。      当时叶修刚刚初中毕业,兄弟俩处在一种“没作业、没人管、没学上”的放飞自我的状态。      也就是俗称的,中考后的暑假。      大家也都知道,十五岁的未成年人处在一个名为“叛逆期”的阶段。叶氏兄弟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趁着父母都不在家,叶修和叶秋决定尝尝自己一直想尝试却一直被大人禁止的酒。      叶修看着一柜子的名酒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该喝哪瓶。      最后还是叶秋做出了决定。      “哥,拿那瓶吧。”叶秋指了指放在最上面的一瓶酒,“那瓶最贵。”      叶修: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秋。      决定了之后,叶秋就去搬凳子,叶修此时略微高些,就由叶修去拿酒。      两人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拿下了酒,叶修正准备拿开瓶器打开,叶修就闻到了一股特浓烈的直冲脑门的酒味。      叶修:???我还没打开呢!      叶秋…

6

青浦什么都想学

2674

第一章 一如当年

魔道祖师 · 甜文 · 古风 · 同人 · 杂食党 · 小说 · HE ·

颖川 王灵娇居所——俏颜居 “阿鸢,起了么?”来人一袭粉衣,盘一个嫦娥髻,戴一朵丝绢牡丹。分明是艳丽张扬的样子,却在外面罩了一件白衫。 久久得不到回应,来人依旧站在门前,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塑像。 “你……给我滚……”沙哑的嗓音在屋内响起,随即便是锁链晃动的声音,还有杯子的碎裂声。 来人神情微微落寞,似是意料之中,推门而入,柔声道:“阿鸢,乖一点,好不好?” 话音未落,一块白色瓷片携劲风而来,来人不躲不闪,硬生生让瓷片在自己脸上留下一道同样艳丽的痕迹。涂着鲜红蔻丹的指尖摸了摸脸上淌下来的鲜血,来人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王灵娇,你去死!”被称作阿鸢的女子满脸怒容,发髻散乱,原来正是在云梦江氏灭门时被温氏捉去的虞夫人虞紫鸢。 但此时的她早已再不复当年仙门紫蜘蛛的锋芒,被锁链锁在紫檀木床上,衣衫破损,身上盖着的织锦被子也被她掀下了床。织锦的光泽对着她灰败的脸色,仿佛在嘲笑她的处境。 “真不乖啊……” 王灵娇放下食盒,随手一张定身符拍在虞紫鸢身上。虞紫鸢金丹被废,灵力早已不如当年,动弹不得,只能任她动作。 王灵娇拿着梳子,一下一下地理着虞紫鸢的青丝。云梦江氏灭门才不过一个多月,她的阿鸢居然就生了白发…… 这么想着,她的…

7

咸凝七

3837

从此,他们再无瓜葛。

BE · 虐文 · 小说 · 原创 · 虚伪 · 老白 · 虚白 · 魔人团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虚伪,别点蚊香啊。”老白对屏幕对面的人调笑道,“对蚊子不好。” “老白我告诉你,你不许和其他女孩去吃13块的麻辣烫”虚伪对着地下室翻箱子的老白说到,“10块的也不行!” 遥远的声音响起,他们的关系似乎还可以补救,看着手机上的QQ,那个老白还会半夜来找他聊天吗? 多久了?虚伪轻轻点燃一根烟,望着窗外劈劈啪啪的雨,他问自己“多久了?” 魔人团?早就不在了,打开电脑,团粉的安慰和哭诉简直像一把刀,将他刚刚愈合的伤疤划的更大更大。 鲜血淋漓,从他心上滴落。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宛如被上帝剪短遗忘的红线。 “啊!!!”上帝在云端上俯视整个世界,“好无聊好无聊!”,上帝正打算来找点乐子。他突然看见了一根明亮的红线,一头系着那个温柔的屠皇。另一头,系着那个骄傲的人皇。 两个人的牵绊好深好深,上帝好奇极了,若将这红线剪断,这两人会如何?“嘻嘻,让我们看看吧!” 剪刀那么的锋利,上帝用它斩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联系。那根红线,开始暗淡,逐渐消散,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老白!不和虚伪...”粉丝的弹幕还没打完,老白冷清的声音便响起,宛如秋天呼啸的风。 “房管,禁言...”网上不差黑粉,老白这么做,也只是暂时性压下而已,谁知…

8

画手血樱今天依旧在写文呢

2601

【伪全员】如果问受“你有反攻的想法吗?”

第五人格 · 小说 · 咎安 · 杰佣 · 园医 · 空机 · 蝶盲 · 裘前 · 欺诈组 · 殓摄 · 鹿幸 ·

咎安(注:谢必安为求生者设定) 安:反攻的想法?以前会有啦。。可是现在。。 安:我反攻的机率是零吧。 咎:七哥啊~原来你以前想要反攻的啊~(和谐笑) 安:无咎你几时。。!?我。。我才没有! 咎:别掩饰了必安~我都听到了。 安:请问,我现在逃走的机率大约多少啊。 玄:你去问范无咎比较妥当吧~ 杰佣 奈:等等,为啥是问我?而不是问那个大猪蹄子!? 奈:我是受?我才不是好不好!那家伙才是! 杰:小奈布你在说什么啊~说谁是受了啊? 奈:。。。。没什么没什么。说隔壁房的谢必安是受。(这家伙是隐身靠近我的吧!) 杰:那好吧~话说先不采访了啊~我要带走奈布了~(直接将奈布公主抱带走) 玄:咳咳咳。。。看来奈布也是反攻不了的一个。 园医 艾米丽:有啊,曾经有一次想要在艾玛的饮料里下药。 艾米丽:结果被她发现了,还被她套路了。 艾米丽:所以我已经没有反攻的想法了。 艾玛:嘿嘿~天使想反攻是不可能的哦~ 艾米丽:好啦好啦,我都晓得~ 玄:感觉艾米丽小姐完全不在意这些了啊,是艾玛太狠了还是什么呢。。 空机 特:当然有想过啦,像是将玛尔塔反压,像是说些情话然后趁机壁咚。。 特:可是。。。我没那勇气。。(蹲在角落画圈圈) 玛:特蕾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9

玄约酱

2504

大嫁光临

魔道祖师 · 小说 · 古风 · 江澄 · 蓝曦尘 · 曦澄 ·

江澄至今都没想到,自己会和蓝曦臣走到一起。 自己还是嫁的那个。 摸摸的抚上了自己额头上的抹额,他从未想过自己天天对魏无羡死给死给的叫,自己却变成了死给。 打脸了…… 舅舅今天的烦心事,就是怎么在金凌这里维持一个严肃的舅舅形象…… 然而他不知,舅舅的形象这东西,金凌就根本没在意过,他如今只在意自己什么时侯能和思追景仪再一起去夜猎,好好疯玩一把。 衣服是魏无羡挑选的布料,样式还是云梦的样式,但是上面杂七杂八的挂了许许多多的小玩意,每一个小玩意都做工精细,小巧,还都来自兰陵金氏,江城知道,这是自家外甥给自己的手笔。 毫无波动的盯着婚服看了一阵,虽说把女子服饰改成了男子的,但他还是比较喜欢穿基佬紫紫色的衣服,对于大红这种喜庆的颜色,他到是没什么感觉。 无奈习俗所迫,大婚不穿红色穿其他颜色的服装,是绝对不允许的。 勉勉强强的套上了这件衣服,江澄难得的把标志着宗主的发饰取了下来(江澄头上带着的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念什么),大婚之日,他不希望与道侣之间还有一个什么强行联姻的关系,而且也不需要。 而在那边,他也会把标志着宗主的发饰取下,像个普通人一般,取一女(男)子过门。 想到这里,江澄的嘴角微微勾起,配上他常年皱眉的眼…

10

琴宝_qq

1385

错过,不错过。

魔道祖师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蓝忘机 · 魏无羡 · 忘羡 · 小说 · 同人 ·

夷陵街头,一个六岁小孩步履阑珊,眼睛已经哭肿了,饥饿使他不得不出门寻找吃食,爹娘不知多久没有归家,小孩蹲在树下看见别人吃剩一半的包子,连忙欣喜的跑过去,刚要捡起来,却被一个比他高一个头,身上裹着粗布的小孩推开,那个小孩敛起了包子边吃边跑了。 魏无羡实在饿的没有力气了,坐在树底下,看着人来人往,委屈的小声啜泣,仿佛还能忆起两天前母亲给他喂了豆浆后嘱咐他要乖乖等他们归家。 “给你。” 一个稚嫩的声音闯进了魏无羡的耳朵里,魏无羡抬起头,只见一身白衣,佩戴着云纹抹额的小孩儿递给了魏无羡一个大饼,魏无羡接过了饼,扬扬嘴角冲着那小孩儿露出了个纯净的笑脸,小孩儿犹豫一下正想开口询问,却听见了同伴的呼唤声。 “忘机,快点,不然赶不回姑苏了。” 蓝忘机没有再多言,而是将自己身上仅有的几个铜钱递给了魏无羡,便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将大饼两三口就吃了个干净,随手擦了擦脸上的污渍,便站起身来,魏无羡不知道应该去哪儿,只想去寻回他的爹娘。 蓝忘机随着蓝启仁和蓝曦臣回到姑苏,青蘅君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儿子,便带着他们去了龙胆小筑。 蓝夫人见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并未询问功课如何,修习如何,紧拥了一会儿,蓝曦臣还有着孩子的稚气,雅正依旧,…

11

湫枫液落

1380

【雷安】一瞬钟情

凹凸世界 · 雷安 · HE ·

心理咨询师雷X“盲人”安 ooc预警   咚咚的拍门声,让安迷修手中的水壶差点没拿稳,里头的水也像海盗船一样大幅晃动了一遭,他摸索着将水壶放在工具架上,把注意力从托着水珠的雏菊花瓣转移到相当无理的拍门声上。   “请问哪位?”虽然安迷修与花朵的“交谈”被打断了,但他还是留着一分礼貌地对门外说着。   “你不开门我可就走了。”雷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显露出不耐烦的情绪。   雷狮正想一脚往门上踹,咔哒一声,入眼先是一头棕发,软软地垂着,然后是温和的五官轮廓,只是眼睛没有神韵,像覆满青苔的石头,但毫不影响容貌的俊美和与生俱来的温柔气质。   “是雷狮先生吧。”安迷修的语气似乎很肯定。   或许是很少有人会来敲他的家门,雷狮如此想着。轻轻把嘴角一勾,道:“不该先请我进去坐坐吗?”   安迷修侧过身,凭着感觉将大半个门的位置让开,雷狮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地往布艺沙发上一坐。   安迷修慢慢走回到客厅,扶着沙发坐下,说:“说实话,你是我见过最没耐心的心理咨询师。”   雷狮语气里带着点顽劣,说道:“但是大多数女人还是愿意请我,因为我相当英俊。”   安迷修感到有些好笑,说道:“那不能一睹真容还是我的遗憾了?”   “这可是很大的遗憾,而且有我为你服务是你的荣幸,安迷…

12

荛歌

1637

【魔道/天官/渣反】当小受们做噩梦了

魔道祖师 · 天官赐福 ·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忘羡 · 曦瑶 · 花怜 · 漠尚 · 小说 · 古风 · 甜文 ·

忘羡   窗外,月色如水。   屋内,床榻上静静的躺着相拥而眠的二人。魏无羡窝在蓝忘机的怀里,眉头微皱,似在梦中被什么魇住了。   ……   魏无羡一睁眼,发觉自己躺在一处桥边。他坐起身,放眼而望,满目尽是碧色莲叶,随风摇摆的是一朵朵似开未开的莲花。   不远处的岸边,他还能看见一群光着膀子戏水的少年,几只船舶上,或坐着或站着几个撑船的人。   “……莲花坞?”魏无羡愣了愣,反应了过来。   这时,只听背后响起一道嘲讽声:“我找了你这么久,你居然还在这里这么悠哉悠哉地赏花啊。”   这声音魏无羡熟悉至极,他扭头,就看见穿着一身紫衣的江澄站在他身后,正挑着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江澄?你……”没等他说完,魏无羡就被江澄一把拉了起来。   “走了,阿姐做了莲藕排骨汤,让我叫你回去喝,再不回去你就只剩汤了,哦,不对。”只听江澄微微一顿,假笑道:“连汤都没有。”   一听这话,魏无羡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把勒过他的脖子,威胁道:“江澄你别太过分了,每次师姐给我做了汤都被你吃了,小心我让师姐不给你做汤了。”   江澄使了个巧劲,挣脱了魏无羡的束缚,道:“你可以试试啊。”说罢,只见他拔腿就跑。见状,魏无羡也追了上去。   “江澄你给我站……”可是这话还没说完,魏无羡…

13

扶殇

2031

历史榜单:

  • 08月13日
  • 08月14日
  • 08月15日
  • 08月16日
  • 08月17日
  • 08月18日
  • 08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