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关注榜单视频绘画COS写作问答

绘画榜

COS榜

写作榜

周榜

日榜

新人榜

忘羡 一一我错了,你能回来吗?

虐文 · 古风 · 忘羡 · 魔道祖师 ·

蓝忘机今天大婚,可是新娘不是魏无羡。新娘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姑苏蓝氏给了云梦江苏两份结婚请帖…………足以证明魏无羡是不可能成为含光君的夫人的,而魏无羡只是一厢情愿而已,而蓝湛没有断袖之癖。仅此而已,请魏无羡不要再骚扰他了。    “听说没有,姑苏蓝氏的含光君后天大婚,那场面。呲呲,可壮观了”“新娘是谁呀?”“这都不知道,反正不是魏无羡那个断袖,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从小就十分孝顺,五艺具全,修为十分精湛,主要是她做的饭世间少有。”“这个含光君是有多幸运呀”“是啊”…………    此时一道灵力向刚才随便乱嚼舌根的两人袭来。“够了,江澄,住手”“可是……”“没事,他们说就说,我们管不了那么大,回去吧,我累了。”“好吧”江澄不情愿地收回紫电。    其实,江澄看出了,魏无羡看似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已经碎成了灰烬,只是在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让人看到而已就怜悯他,他不需要别人怜悯而已。   云梦江氏一一莲花坞    “江澄…………走吧,是时候去姑苏了。”江澄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来。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声,“走吧”    姑苏一一云深不知处    今天因为蓝湛大婚,云深不知处一片大红,而当江澄和魏无羡到时,蓝湛正和新娘拜高堂,魏无羡一来。人群开始…

1

没人要的单身汪叽

1.1w

[桑仪] [ABO ] 做我聂家主母吧

魔道祖师 · 桑仪 · 追凌 · 甜文 · 小说 ·

清晨,当蓝家的各位小辈们起床时,就听到云深不知处里的一声惨叫 “啊!我不去!” 这按平常,发出这么大的声音是一定要抄四千条家规的,但奈何发出声音的是蓝景仪,而且是在被逼着联姻的情况下 “景仪,叔父也是为了你好,你个刚分化的O,是肯定需要A保♂护的啊。而刚好,隔壁聂宗主正好是个A,也刚分化。”蓝思追在旁边细心的劝着蓝景仪 “唉真是的,思追你不用管他,让他发情的时候后悔。”金凌在旁边比了个白眼给蓝景仪 “嗯你什么意思?大小姐?” “哈?你才是大小姐,你全家都是大小姐!” 思追在旁边无奈的扶额,这两个人可能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吵得起来吧,但自己好像有点……吃醋? “好了阿凌,该去用膳了。”思追拉着金凌,大步向前走 “哎哎哎思追你慢点啊!对了,蓝景仪!略略略”金凌走之前还给蓝景仪又比了一个鬼脸 “啧,有了媳妇忘了兄弟”景仪表示很难受 一个时辰后 “好了景仪走吧,叔父要去聂家谈事,我们要在哪里住一宿”蓝思追告诉蓝景仪 “知道了,马上!”「顺便看看那个叫叫叫什么…聂怀桑?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蓝景仪心里这么想着,马上打包好了行李,随着各位蓝家小辈御剑来到了聂家 清河聂氏 然后一个完美的跳过所有谈的内容 nice 蓝思追:“景仪,我们两…

2

弦儿xxxx

4260

我真的是omega!!!

凹凸世界 · ALL金 · 瑞金 · 嘉金 · 甜文 ·

☆金是o竟然无人信,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天空上飘着淡淡的云彩,随着风慢慢移动。凹凸大赛迎来了片刻的宁静。 可金却没有心思关注这些,盯着对面的黑发少女,天蓝色的的双眼里满满的控诉。 “凯莉。”金发少年郁闷的噘了噘嘴,不满地看着自己的好友。“我真的是omega。” “呵”凯莉笑了一声,眼里有一丝无奈划过,很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你是智障吗”的眼神。 “有omega能徒手撕了一个高级魔兽,还不用一分钟?有omega能和嘉德罗斯打的难解难分?有omega会来参加凹凸大赛?你莫不是想笑死我然后抛尸街头。”凯莉数落了金的一系列“罪刑”,末了还不忘嘲笑金。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金缩了缩脖子,掰着手指准备一一解释刚才凯莉的问题。 “手撕魔兽emmmm凯莉我有这么凶残吗?”刚说到刚才凯莉的第一个问题,金就不满地撇了眼凯莉,却发现凯莉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凯莉你看的我有些心虚。”金朝凯莉“嘿嘿”地笑了两声。 “笨蛋。”凯莉在心里想。遮住渐渐变得桃红色的双耳,装出凶恶的样子:“别扯开话题。” “唔,凯莉好凶,我说就是啦。”金吐了吐舌头。 “因为,因为当时那只魔兽已经快要死掉了。然后,就被我一下干…

3

淇子牌肥宅水

3105

【曦澄】来自女儿的自述(一)

魔道祖师 · 曦澄 · 江澄 · 蓝曦臣 · 甜文 ·

大家好,我叫蓝恋晚,今年五岁。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给我取这种名字,我也是很好奇的。爹爹说,这是爹爹爱娘亲的证明!   每天早上,我去给爹娘请安的时候,我都会听见爹爹在哄着娘亲。每一次,我都会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进去了,感觉气氛有点古怪,看到娘亲吼爹爹时,我特别想感慨一句“娘亲,你脸红什么?_?”不进去,又怕自己被爹娘和先生误会没有孝心。可在门外听到他们讲话声,我都会瑟瑟发抖,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种感觉……不行啊啊啊啊,要雅正。   每天晚上,我都会被爹爹赶出来。自个儿独占娘亲!说什么要给我生个弟弟,虽然我是很想要个弟弟的啦,但这跟我不能跟娘亲睡有关系吗?   有次我问爹爹,“为什么每天娘亲都会扶着腰出来,难道是因为娘亲腰不好吗,还是生了什么病?”爹爹看着娘亲脸红地低下头,微微笑了笑,道:“晚儿,把雅正集抄三遍。”啊啊啊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QAQ?   还有一次,我失眠了,想找爹爹和娘亲一起睡。我走到门口,听见娘亲在痛苦地叫着,难道是娘亲病了?我在门外喊了一句“娘亲,你没事吧?”我喊完后,整个屋子静了下来,安静得有些可怕。过了一会儿,我敲了敲门,听见爹爹应了一声,我撞着胆子走进去,看见爹爹黑得害怕的脸色,和…

4

梦荟

1813

【雷安】现代·偶像太皮了怎么破

凹凸世界 · 雷安 · 甜文 ·

深夜,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奇装异服的人们聚集在一家小小的酒吧内,跟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欢呼着,摇摆着身体。 这里是那些不良少年少女的聚集地,他们浓妆艳抹,表情带着目空一切的傲慢。他们一直嗨到凌晨,然后四散到城市各处,天黑后又来到这里。如此循环着。 今夜的歌手是个黑发的少年。他遮住了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璀璨的紫眸。 酒吧罕见地安静了。 门外,穿着古板的白衬衫、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的少年朝酒吧里探了探脑袋,看见台上的人后,无奈地扶额:“在下就知道他在这里……” 台上的人唱完了那首歌,瞥见了门口的安迷修,耸了耸肩,丢下话筒穿过人群,走向安迷修。 “恶党!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安迷修低声抱怨道:“又到处乱跑,丢了怎么办啊!而且还是这种地方……” “有什么关系?”雷狮满不在乎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外套,随意地披在身上。“这里很乱的啊!”安迷修漂亮的蓝色眼眸中染上了几分怒色。 雷狮斜眼看他,傲然道:“你是觉得有人能挑衅我然后完好无损地走掉?” “……”安迷修回想了一下,好像上一个挑衅雷狮的人……在医院里住了一年多来着?似乎差点就救不回来了的样子。于是安迷修当场炸毛:“你知不知道上次影响有多恶劣啊!在下费了很大力气才摆平的…

5

一只狸酒子

2123

曦澄甜文啊 为君一笑,拱手山河

甜文 · 魔道祖师 · 古风 · 曦澄 ·

帝王涣 将军澄   “咣当!”偌大的房间里传来瓷器摔碎的声音。 随即,是一阵破骂。 “蓝曦臣那孙子呢?马上传令让他过来!” “将军息怒,管家已去禀报了……您稍等。” “什么狗屁皇上,真龙天子!赶紧的!” 这京城内,敢如此称呼如今圣上的,也就只有江澄了。 “皇-上-驾-……”“不必传呼,朕自己进去”温润的男声打断了公公的传唤。 蓝曦臣吩咐下人先退下,自己进了屋。“嘎吱—”“晚吟?” “蓝曦臣!你还知道要来啊?如今的真龙天子难道不忙于政务?江澄十分不满。 “涣为一国之君,既要顾得政务,又要与晚吟长厢厮守,委屈晚吟了。” “那…你忙于政务,又何必过来?”江澄挑了挑眉,故意问到。 “但是心悦的人生气,涣心疼,一定要来看看。”蓝曦臣温柔地笑着。 旁边的公公倒也有眼力劲,自行退出了房门。推出房门,对外面的佣人说:“别瞧了,没见着皇上正与你们将军亲热着吗?快走开!” 屋内— 江澄坐在床边,蓝曦臣单膝跪在地上。“待涣统理好天下,放下皇上之位与晚吟归隐深山,平淡的生活,可好?” 江澄知道蓝曦臣并不是随便哄哄他而已,抬了抬头,装作毫不在意地说:“嗯—可以,准了。” “好,晚吟等我,涣一生都不会负了晚吟的。待这段外宾来访过了以后,就来陪晚吟。”…

6

屁屁虾

1855

信白 想开车系列~ 囚禁

信白 · 小说 ·

“唔。。。”李白皱了皱眉头,缓缓的睁开眼睛。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动了动手,却发现手被绳子牢牢缚在了床上。 “到底是谁。。。”李白有些郁闷,他最近也没得罪谁吧? 这时,传来轻轻的“咔嚓”一声,李白警觉地抬头,有人推门而入。 看清来人时,李白一下子愣住了。熟悉的人,熟悉的笑容。 “太白,你醒啦。” “开玩笑的吧。。”李白喃喃道。 “喝!”李白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周围的人又给他倒了一杯。李白来者不拒。一连又灌了5瓶下去,那些人却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再喝,来来来。”“不喝了,不喝了。”李白终于撑不住了,摆手求饶,正躲着众人,冷不防突然被人拽入怀中。“好了,你们没看太白都醉了吗?”低沉的嗓音自上方传来。李白抬头,就看见了韩信好看的眉眼,他的眉头正微微皱着。“哦哦信哥来了,撤了撤了。”一众酒友嬉笑着散了。“重言,你终于来了,不然我就要被他们灌死了。”李白脸色红红的,酒劲上来了。他醉醺醺地伸手勾住了韩信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挂在了韩信身上。“知道了知道了,回家了啊。”韩信无奈地抬手托住他。“重言,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李白还不停地嚷着。“嗯,太白说什么都对。”韩信笑到,眼眸却是暗了下来。好不容易把李白放到了床…

7

名北

7820

守候〈咎安〉 上

第五人格 · 宿伞之魂 · 甜文 · 小说 · 咎安 · 谢必安 · 范无咎 · 黑狼白狐 · 新春甜文大挑战 ·

寒风呼啸着,像什么人在哭泣般呜呜作响,雪片在半空中回旋,带起一阵又一阵白色的雾霭。 在这白茫茫的大地上,一小团雪堆缓慢的移动着,仔细看去,那似是一个球状的生物,温柔的雪仿佛利刃,切割着它素白的皮毛。 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 在人类所不了解的地方,盘踞着一些妖族,他们或许是动物,植物,乃至……元素。 而白狐一族,是北方七大妖族之一。 狐王掌握妖族的“智慧”和“念力”,能力通天,另外几位妖王对他都是礼让三分。 “年哥,我们的孩子……”“他很好。”男子握着女子玉脂般的手,怀中抱着一个襁褓,幼小的生命在其中安静的沉睡着。 “它为什么不哭呢?”女子有些焦急,绝美的娇颜略显苍白。“这说明他很乖啊……”男子银发水流般泄地,浅笑着捏了捏女子白色的狐耳。 女子长出一口气,脸上浮现出疲倦的神色。 “给他起个名字吧。” “他是我谢年之子,当姓谢;他是下一任的狐王,不必做什么惊天之事,但必保我狐族万年平安。”男子的神色突然严肃起来,修长的手指点在幼狐的眉心,乳白色的光晕流转,没入。 “从今往后,赐汝名,谢,必,安。” “小少爷,快回来!”一道黑色的身影极速闪过,带起纷扬的雪尘,速度极快,像一支贴着地皮的黑箭。 “这孩子……”青年摇了…

8

镹卿

1792

云梦双杰的作死日常

甜文 · 魔道祖师 · 忘羡 · 曦澄 ·

“师妹,我们下山去玩吧”魏无羡跑到蓝曦臣的寒室冲江澄喊到 “别叫我师妹,我不去” “哎呀,我们这都两个多月没有出云深不知处了,趁蓝湛和泽芜君去清河了我们去玩呗”魏无羡对江澄眨眼睛“不去,他们晚上就回来了” “那我们就不回来了呗,去云梦” 江澄想了想还是和他一起下山了,俩人这逛逛那看看手里拿着糖葫芦,提着天子笑。 “还去哪?”江澄手里拿着魏无羡递过来的天子笑问道 “春苑” “什么?!你疯了吗!那种地方怎么去!!”江澄黑着脸说 “走啦江澄,不干别的,就喝酒,聊聊天”说完便拉着黑着脸的江澄进去了 “为何非要去那?”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觉得蓝湛和大哥他们会找到这来?” “……”好像也是 “二位公子真是稀客啊!里边请”那老鸨把魏无羡俩人往里推 “不知二位公子要什么?”那老鸨笑道,脸上的胭脂往下掉,江澄一脸恶寒的看着她,魏无羡回答 “要一间雅间,来两壶酒再来两个姑娘”魏无羡拉着江澄往二楼去 “好嘞,马上” “不是喝酒聊天吗?叫姑娘干什么?” “没有姑娘怎么聊天呢?” “…………” “哎哟,干嘛黑着个脸,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要玩得尽兴嘛”魏无羡靠拢江澄笑道 “你离我远点”江澄推开魏无羡靠在自己肩上的头 “嘤嘤嘤师妹你居然嫌弃我,还叫我滚,…

9

v君玉v

1461

【杰克和奈布家族】日常

第五人格 · 杰佣 · 甜文 ·

1.原皮组 “我回来了⋯⋯” 奈布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忽略自己的恋人就往床上一躺休息了。 “奈布⋯⋯?去洗个澡吧,这样也舒服些。” 杰克轻轻摇着床上的人儿说着,但奈布早已沉沉睡去,没有动静。 “⋯⋯唉,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让自己有喘息的空间呢?” 杰克心疼的看了看自己的恋人,他起身,把奈布轻轻的抱起来,然后往浴室走去。 /// 奈布今天非常忙,除了有满档的场次之外,还有处理家中的大小事。 他认为身为一个大哥就是要做好照顾弟弟们的职责—尽管刺客他们都说这些事他们都能做得来,但是奈布还是不放心,一定要亲自做一遍他才会安心。 所以他每次都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疲惫,甚至有过一两次因为太过劳累而病倒。 杰克实在看不下去,他都会向奈布表示他需要休息,但奈布说不用。两人因此还会为这事大吵一架。 /// 杰克把温度调到适中,然后放水。在这期间他把奈布的衣服一一卸下,然后丢进洗衣机。 等水满了之后,他才把奈布放到浴缸里,打湿他的头发,帮他洗头。 “恩⋯⋯杰克?” 奈布感觉到动静,勉强睁开沉重的双眼,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浴缸里了。 “我在这,小奈布。你尽管睡吧,我会打点好一切的。” 杰克温柔的声音传入耳里,奈布听到后胡乱点了点头,随后又睡去。 看…

10

Satisi

695

佣园 狩猎

第五人格 · 佣园 · 园丁 · 布丁 · 佣兵 · 小说 · 甜文 ·

转眼间已要进入春季。     这是猎人们最爱的季节,也是狩猎的好季节。     动物们在春季非常活跃,其一原因是大部分动物经过冬眠后醒过来了,其二原因是,春季,是大多数动物的发情季。     兰闺艾玛今天还是和惯例一样要去小镇附近的森林去收集种子和花粉。     虽然已经有许多人提醒她现在的森林很危险,她很有可能会被前去狩猎的猎人误伤。     可是艾玛完全不当一回事,但她还是用甜美的笑容谢谢了那人的警告,嘴里说着谢谢,可是心里却想着,也不知道是谁狩猎谁呢。     春天,刚刚苏醒的森林里,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艾玛正一边哼着小曲,一边采着花儿,却没想一脚踏进了一个巨大的洞里。     估计是那些猎人做的陷阱吧。     艾玛尝试能否从这个洞里爬出去,可是非但没有成功,她白色的裙子上还沾上了许多泥渍。      艾玛没法子了,毕竟她不想弄脏自己的裙子,便开始大声呼救,希望有人能够听见。     寄生奈布此时正在森林里闲逛,他本来和感染约好要比赛,可是那个小子到了时间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奈布百无聊赖地踢着地面上的小石子,却突然听见了一阵呼救。     可能又是哪个人类掉到猎人布置的陷阱里去了,那种陷阱抓动物没用,抓人倒是挺管用的。      奈布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朝呼救声靠近。     艾玛在洞里叫的嗓子都有点哑了,也…

11

洛蓝馨

1363

【all金】秘密情人(2)

小说 · 凹凸世界 · 甜文 · 现代 · all金 · 瑞金 · 汤姆苏 ·

一直被格瑞藏着掖着三年了的金,性格很外向的。小天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魅力有多大,到处交朋友,嗝儿瑞害怕他被拐了(bushi)就把金给藏了起来。   一开始金十分不解自家发小的行为,然鹅嗝儿瑞随便敷衍了一下他就信了……所以我们是该说小天使太天真了呢还是什么呢?   金在9岁的时候长相就非常精致,漂亮地像个瓷娃娃一样,无论到哪都很受欢迎。但是在金14岁那年,金的姐姐,秋,失踪了。为此金在那一段时间里心情都很低落,加上金本来就受欢迎,过来安慰金的人可以绕上操场五圈不止。   格瑞是金的青梅竹马,从小就暗恋金。当初只有十米真空带的嗝儿瑞一遇上对金献殷勤的人就浑身散发寒气,眼神冷的跟冰渣子一样。但是小天使神经大条哪里会注意到这个呢?   在秋失踪之后,格瑞能很明显的感到金的忧伤,于是我们的格·心机·瑞就对金说“别怕,以后我照顾你”。成功把金拐回家了。   (嗯是的没错)   从好的方面来讲,格瑞是不放心金,就让他一直呆在家里不能出去。但是另一方面,这就相当于软禁了。可能连格瑞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占有欲有多强。(你这样对得起秋姐吗?)   在格瑞家里呆了三年了,多动症小天使会这么乖巧吗?当然不会。金虽然不满格瑞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但是转念…

12

千雨眠

844

历史榜单:

  • 10月09日
  • 10月10日
  • 10月11日
  • 10月12日
  • 10月13日
  • 10月14日
  • 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