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榜

COS榜

写作榜

周榜

日榜

新人榜

【追凌】小甜饼啊~

魔道祖师 · 小说 · 甜文 · 虐文 ·

莫家庄一小辈们夜猎后- 客栈 “你没事吧 ... ... 金凌见蓝思追脸色有些不对 便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啊,我没事啊! 蓝景仪见金凌盯着自己这一方, 以为他问的自己。 “我没问你!我说的..是蓝愿! 金凌声音越来越小”耳根竟也发了红 ‘哦!思追” 蓝景仪推了一下发呆的蓝 “啊?你们说什么!” 蓝思追回过神来 -脸的茫然的盯着他们二人 显然没有听到刚才二人的谈话 金凌见蓝思追这副模样 竟然生起了一-股怒火 罢了,我不想说了! 金凌别过了头 三人之间气氛开始变得尴尬几分 我..我去喝水! 蓝景仪拖着一旁的仙子就溜了出去” “等等,我也要一起去! 金凌站起了身子道 不用,我去给你一拿上来! 蓝景仪说罢 就将门给带上了 蓝景仪走后 金凌和蓝思追二人各怀心事 二人谁也不愿意开口说话 “金..金公子!......” 蓝思追终是开口说了话 可是声音却别扭几分 似乎接下来的话很难说出口 “金公子? ?呵,有什么事你都说了吧!明天我就回兰陵 了!” 金凌只觉得胸口一闷 难受得很 亏自己还口口声声的叫他蓝愿 自己在他眼里竟然是以公子来扯呼的外人 “你是不是... ...真的很讨厌我...” 蓝思追听见金凌说要回兰陵 只觉得心口一缩 哽咽得慌 “是...我真的真的很讨厌你! 金凌声音变得哽咽 话里藏着丝…

1

顾安歌r

285

【雷安】小两口吵架

小说 · 凹凸世界 · 雷安 · 雷狮 · 安迷修 ·

♥标题说明一切 ♥老夫老妻的雷安 ♥我终于写糖了(笑) 门铃发出脆声,提醒着他客人来了。 经验老道的纹身师深吸了一口烟,将其熄灭后,朝客人走去。 他向来经验丰富,见过许多来这的人,其中多半是小年轻,性格浮躁又多变,爱了一个又一个,也纹了一个又一个,当然最后都是洗掉的下场。 今天这个却让纹身师委实惊讶了,一个穿着整齐的棕发青年在门口踌躇着。 青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黑色的领带整齐的系在领口,手提公文包,脚上是铮亮的黑皮鞋在这昏暗的灯光下闪着暧昧的光泽。 怎么形容呢,大概是正经人的样子,纹身师不由对自己的形容笑笑,大概是,最不可能来这的人吧。 青年在犹豫,他看得出来。玛瑙绿色的眼睛审视着这件破旧的小屋,手紧紧的握住手提包,剑眉略微皱起。 纹身师笑着开嗓,浸染烟草的嗓音透着老练“放心吧,这里可不是什么不正规的店,至于弄成这样子…先生,”纹身师耸了耸肩,“您知道的,噢那些小家伙们总喜欢这样的气氛。喜欢神秘和未知,这样能帮我吸引到顾客。” “是的,的确如此。”青年似乎放下心来,对纹身师回以微笑。 纹身师咂嘴,上流社会的人就是不一样。“那么先生您来这是想要纹什么吗?” “不,我是来洗纹身的。”青年呼了口气,为自己说出这句话…

2

御侍大人

851

裘克喜当爹!

第五人格 · 第五同人文 · 艾米丽 · 裘克 · 第五人格同人文 · 裘医 · 小说 ·

儿子裘蛋蛋出生的时候差点没把艾米丽折腾死,看着自己老婆虚弱无力的样子,裘克恨不得揍那臭小子一顿。 艾米丽是在比赛中突然急产,吓得裘克骑着自己小火箭,怀里抱着艾米丽就往医务室冲,接到信息的美智子急忙从游戏中退出火速赶到艾米丽旁边帮忙接生,夜莺小姐后来也赶了过来帮忙。 裘克待在急诊室外面紧张的掐着杰克的胳膊,杰克疼的快要发狂了想给裘克来一巴掌冷静一下。旁边还站着艾玛和里奥,以及玛尔塔,奈布,克利切全庄园人都来了,安慰着裘克,让他别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门开了,裘克腿都要软了小跑到美智子身边询问情况,大家也都紧张的等着信息。裘克转过头笑了一下,大家也都舒了一口气。 “放心好了,母子平安,恭喜你裘克。” 美智子看上去很憔悴,毕竟情况很特殊,其实艾米丽刚刚大出血,但是她俩还是没有告诉裘克。 “那,那艾米丽现在人呢?” 裘克焦急的望着急诊室内,美智子拍拍他肩膀,温柔的说到 “没事,就是太累了晕了过去,暂时先住在医院,过些日子就可以出院了,这次应该可以请假,你也就陪陪你老婆吧。” 之后裘克送给美智子和夜莺小姐很多小竹笋算是报答她俩的帮忙,一直陪在艾米丽身边,伺候着艾米丽。大家也终于可以陆陆续续来看望这对母子,…

3

黛尔

1623

【杰佣】一十三根金尾羽

小说 · 第五人格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杰佣 · 正剧 · HE ·

传说唯一睁着蓝眼的格查尔鸟有十三根金色的尾羽。 每一根都是只能赠予他人的,还未被敲碎华丽外壳的成真之梦。 年幼的王储合上红皮的童话书,拿上自己小小的佩剑来到边缘的森林之中。 沿着书中的破旧地图淌过会轻轻嬉笑的溪水,穿过长满紫色眼睛的灌木丛,斩断干枯藤蔓伸出的苍老之手,跟着狡黠敏捷的猞猁来到顶着一对白龙巨角的金眼少女面前。 少女摊开发黄的纸页,伸出白嫩的手指向最远处的茂密古树。 格查尔就住在那棵树的最顶端。如果你能登上它,便能得到它的认可——当然你可以选择引诱它下来,这是阁下自己的选择。 我在森林里已经是度过了第三百六十个年头,可没见过有谁能引它下来或是自己登顶的。 王储沉默着握紧他的利刃,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前走。 血色的花朵跟随他的影子绽放,淡红的玫瑰滴下冰冷的眼泪。 曼妙的夜莺唱着轻快的葬歌,带着红眼的王储来到劲拔的古树之下。 别看这老树挺拔雄壮,那可都是格查尔的功劳。 它用死在树下的尸体填满早就被恶虫蚕食殆尽的树躯,它用它最宛转的歌喉将它的灵魂丝丝找回。 亲爱的王储,你还太小。十三根金色的欲望不值得你用你年幼的生命去换,因为贪婪作祟而死去的人可上不了天堂。 格查尔只是格查尔,它只会冷眼看着那些为了一己私欲赶…

4

七面怎么又睡了

1350

遗留问题

凹凸世界 · 小说 · 现代 · 雷安 · 凯柠 · 虐文 ·

雷安,一发完。 [未来,祝你幸福。] [你也是。] [再见。] [再见。]           这大半一辈子,雷狮和安迷修认识里十几年————高中认识,上同一所大学,互相看不顺眼的同时,以对方为目标互相竞争,关系在旁人眼里说好也不差,除去朋友这一层,他们更像是竞争者,一直到双方成家立业,一直如此。       似乎除了朋友与对手这层关系,他们再也踏不出这个圈子一步。       不仅是他人的眼光,还有自己。      熟识他们的人每每谈论到,都会笑着说道:     [他们的关系就像老虎和豹子,互相搀扶又互相敌视,争了那么久,可能到死也争不出个高下。]       狮子和豹子撕扯掉对方身上最后一块完好的骨肉,流着鲜血到死也没有争出一个高下。        可能本事想示好,可天性让他们习惯性地露出獠牙与对方撕扯。       因此最后也没能窥探到自己想要的。       在一次又一次撕扯中把自己和对方咬的遍体鳞伤。                                                〈一〉           夏天云薄,光亮,风清,月朗。           阳光穿透云层时,并不温柔;它总是把那一片柔软狠狠撕裂开,忽略掉那一阵痛苦的呼喊,接着自己倒是肆意蔓延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了。           阳光不断在索取出路,所以云层就给它。           没有原因的索取注定了没有原因的付出。        凹凸市的春天掺杂着冬夜刺骨的冷和初春温暖的光,灰尘洋洋洒洒,阳光把城市折射出不一样的昏…

5

阿萨儿Kk

815

李白你个渣A

小说 · 王者荣耀 · 信白 · 李白 · 韩信 · 云亮 ·

《李白你个渣A!》 abo…吧 内有云亮,打个tag避雷 , 如果有什么东西能让妹子们控制为李白坐地排卵的冲动,那么这种东西只能有一样。 那就是如果李白是个o。 李白的性别在峡谷早就成了迷,妲己貂蝉等姐妹花一直认为李白铁定是个a。 开玩笑!我们小白风度翩翩景行含光,凤求凰穿上简直a爆。像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弱o吗? but,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诸葛亮同志却认为李白是个o。 同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赵云a随o行的也认为李白是o。 于是李白成了峡谷内唯一一个可以和孔明近距离接触而不用挨赵云的眼神飞刀的英雄。 开玩笑!我一a还需要怕他们oo互相帮助吗? 是的,赵云怕。 尤其是昨个程咬金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告诉他李白是个a时,他心惊胆战。 穿着mini裙的程咬金表示,金金发现了李白是a→金金发现赵云被绿→金金是峡谷第一神探。 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 狄仁杰:哦我忘了你只能仰视着看。 元芳:… 程咬金发现李白是个a还是在昨天晚上。 隔着窗纸程咬金清晰的听到对话。 先是诸葛亮的低喘声,“啊…李白你轻一点…” 再是李白的安抚,“好了不痛啊乖。” 痛?痛什么?! 诸葛亮:“哈…恩,你隐藏的还挺深的。” 李白:“是吗?我也觉得,你看,血出来了…” ???血?血什么…

6

有杀

1319

生病梗 短篇 摄殓

第五人格 · 摄殓 · 遗照组 · 约瑟夫 · 伊索·卡尔 · 小说 ·

– “嘶…” 卡尔躲过约瑟夫的手,将温度计重重扔在地上,他头疼得不行,此时看到约瑟夫心里更气了。 “你还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约瑟夫把碎成一地的温度计收拾好,低头问他。 “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卡尔全身上下都是烫的,把自己弄成这样也不知道在气谁。 “生病了为什么不去医院?”约瑟夫把手放在卡尔额头上试探温度,不料又被打开了。 卡尔坐在床上,离得他远远的,道:“我叫你走,听见没有?!” “那我要是不走了?”约瑟夫不以为然道。 “要我把你赶走吗?” “你试试。”约瑟夫居高临下看着他。 卡尔现在可是一点力都使不上,他感觉自己是在自取其辱。 他正打算再扔个杯子时,不料约瑟夫忽然将他横抱起来。 “真是不对自己负责…”约瑟夫又道:“你说你现在发这么高的烧,”他将他欺在身下,“我要是这个时候把你干了,会怎么样?” 他没等卡尔开口就覆上了他的唇,“唔!”卡尔没想到约瑟夫竟还有跟病人接吻的癖好,极力地推着他,却仍然使不出什么力,倒是勾起了某人的不满。 约瑟夫的舌尖似有若无地滑过他敏感的上腭,他探到更深时迫使卡尔发出一种羞耻的闷哼声,“唔…嗯…”卡尔原本充满病态苍白的唇色此时变得竟有些红肿。 约瑟夫放开他后转移到了脖子处,他知道卡…

7

您的爱神沈辞欢

4757

有你便好 (一)(有车)

甜文 · 小说 · 涣湛 · 蓝氏双璧 ·

#ooc注意避雷 #蓝氏双璧预警 #双杰友情向 #当年云深求学背景 #喜闻乐见的chun yao梗 好了, 开始—— 蓝氏家宴当天—— 江澄猫着腰蹲在膳房门口,时不时朝着里面小声喊:“魏无羡,快点,你好了没有?”“好了好了,马上好。”魏无羡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透明的药粉,尽数撒入一碗汤中。随即,又赶忙和江澄溜了出去。 江澄立马问道:“魏无羡,真的能行吗?”魏无羡道:“绝对能行,我那一包下了四个人的量,我就不信蓝忘机受得住。看看他看泽芜君那眼神,诶哟哟,我们一定得帮他们一把!”江澄看着魏无羡贼兮兮的笑,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 当晚—— 蓝忘机吃着与平时并无大意的菜身体却不知为何越发燥热起来,口干舌燥得难受,便与各位长辈说明后独自离开了现场。魏无羡看到这一幕,连忙叫住了江澄,看来他们的计划成功了。   凛冽的寒风吹来,却带不来半丝寒意,蓝忘机摇摇晃晃地回到了静室。即使疯狂用意念压制,可燥热仍不减半分,蓝忘机把外衣全脱了,只剩下一件里衣,便躺在了床上。似乎药效渐渐加强,蓝忘机面色潮红,情汗也刷刷往下流。尽管极力控制,仍有些细碎的呻吟暴露在空气中。 “忘机,你在吗?”蓝曦臣推门而入,一眼便看到了床上的蓝忘机,不由得眸光一暗…

8

唐小肆

950

【杀破狼/长顾】乡村爱情故事(一)

小说 · 杀破狼-priest · 古风 · priest · 甜文 · 长顾 · 顾昀 · 长庚 ·

au (自认为)甜甜的乡村爱情故事 ooc属我 人物外皆虚构 万里秋燕共夕阳 普普通通的雁回小镇住着一户不太平凡的人家,男主人姓徐,是个当地的百户老爷,说起来这样的身家也不错,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知天命”,就先登天了,留下一对孤儿寡母。虽然大家都这么说,可人人心里都知道,那女的是他收留来的,就连在家里养的那个半大不小的崽子也不是徐百户亲生的,也算是他家绝了后吧。 徐家的小少爷名叫长庚,因为不是百户亲生的,也没人认为他姓徐,就连他的亲娘也从来没有提过他的亲爹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长庚就当自己是个野孩子。 虽然长庚长着一张白净面皮,颇有些公子气派,可奈何住在雁回这个偏远的小镇,生得再怎么俊俏看来看去也就那么几号人欣赏,再怎么瑶林琼树也困于一隅之中,更何况他还有个对他不怎么好的娘。 说生疏那还算是认识,不怎么说话而已,长庚和他娘的关系那简直就是陌生,互相都不搭理谁的,家里的仆人都说不上个一二三来,自打两人进了这个家门,数年以来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老死不相往来”,这个秘密只有长庚和他娘知道。 长庚是受着虐待熬过来的。 这个秘密现在也只有长庚一人知道了,他娘死了。 听到百户老爷离去的消息后,当天晚上投水,随着徐百户去了…

9

吟薤露

227

【恋与f4x你】关于你的占有欲

小说 · 恋与制作人 · 甜文 · BG · HE · 周棋洛 · 许墨 · 白起 · 李泽言 · 悠然 ·

写在文前:     关于占有欲这个点,有其他大大已经写过,不过我还是想写写自己心目中的占有欲。*罒▽罒*  ……………………………………………………………………………… 正文: 〖李泽言ver.〗     『你在这里干什么?』声音从头顶响起。     刚悬空的屁股,被吓得赶紧抱着大地母亲。     【李……李泽言……】你在他的注视下尴尬的从地上爬起来,【我,我在做报告啊!】     『我并不认为休息室的地板能对你的策划案做出评价,怎么?公司很闲?不用工作?』李泽言一上来就怼你,怼你这个习惯就算同居了也不会改变,而且还变本加厉。     【才,才不是啊。只是刚刚办公室有人在,我不敢打扰……】     李泽言抱臂看着你,并不打算说话,等着你的后续。     【而且……我看见刚刚那个经理都快要把身子贴到你身上去了……还有……】你抬头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继续。』     得到李泽言的允许,你开始毫无形象的吐槽起来,【还有!刚刚她还准备帮你系领带啊!很过份啊!她不知道你有主了吗?!】     『笨蛋。』李泽言伸手抱着你,『我不会让她们有机可乘的,你不用担心。』     【……】     突然你灵机一动,伸手拉下李泽言的领带,在他衬衫领子最显眼的地方,吻上去,留下一个红色唇印。     『你……』李泽言明显是被你的行为吓到了,愣…

10

桃米酱

704

艾玛争夺战

小说 · 第五人格 · 杰园 · 医园 · 佣园 · 裘园 ·

艾玛一见到杰克二话不说扭头就跑,这让杰克有些摸不着头脑。昨天不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就性情大变了? “甜心,还想往哪跑?”杰克在椅子旁堵住艾玛,让她进退两难。 “不用你管!”艾玛气乎乎的说,拿起手中的工具箱就向杰克砸去。杰克向一旁躲去,艾玛趁机跑走了。 “大猪蹄子!你放开我!” “不行,万一摔倒了,谁负责?!” “谁负责都好,反正我不用你管!” “哈哈,艾玛说的没错,她有我们呢。”话音刚落,远处的一抹绿迅速接近,威廉带球一把撞上了杰克。杰克吃痛却还是紧紧的抱住艾玛没有放手,他担心她会受伤。 “怎么会?”威廉揉着晕乎乎的脑袋,不相信看着眼前的一幕。杰克是第一个被自己撞到后还没放手的人,这不可能,这可是违背了游戏规则的,庄园主难道不管管?(庄园主表示:这就是爱,我也没办法。) “奈布!”玛尔塔喊了声,看见不远处的人点了点头,随后放心的跑到了杰克身后,朝杰克举起了枪。 嘭的一声枪响后,杰克听见轻微的卡擦声,面具好像裂开了,眼前的一切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他打了个踉跄,可他依旧死死的护住怀中的人。绝对绝对不能让艾玛受伤,这是杰克脑海中唯一所想的。 又是一抹绿,从身前快速略过,杰克只觉得手臂处的重量在一瞬间消失了,他的…

11

柒鸢染

1213

心如死灰[薛晓]

虐文 · 魔道祖师 · ooc · 小说 · 薛晓 ·

晓星尘一直觉得自己欠薛洋太多了。直到再次听闻薛洋在义城杀人时,他却又偏向了旁人,而不是薛洋…… “薛洋!住手!” 晓星尘即使看不见,对周围环境的敏感也让他第一时间朝着他认为的薛洋所在的方向喊出了这一句话。可是,似乎晚了些。因为晓星尘清清楚楚的听见了一个男人的闷哼声,随即,是地上传来的声响。定是那人倒在了地上。晓星尘似乎不敢相信般,声音颤抖着 “你……又杀人了?……阿洋……?”(有人问我为什么这里叫这么亲密,假设此时二人已经在一起了啊……) “道长……他讥你眼盲……洋洋……不喜欢这种人活在世上……” 薛洋似乎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只是微微低下了头,像个孩子做错了事,被长辈训斥一样。 只是晓星尘心底对于曾经的薛洋那份厌恶,在此刻似乎又被唤醒。许是他天生便见不得杀人吧…… “阿洋,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过不杀人了的,你忘了吗?” 薛洋抬起头,似乎是不可置信般的看着晓星尘。可能,是沉醉在他对他这时日不多的温柔之中了吧?如今他这般训斥他一句,他居然觉得委屈?若在从前,只怕是当做耳旁风般吧。 这么多年了,他好不容易等回他的道长,却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又要失去了吗? 两个人都沉默了好久好久,薛洋以为,晓星尘会在下一秒…

12

衾玄北

908

(凌澄)金凌教你如何钓到舅舅(2)

魔道祖师 · 凌澄 · 魔道 · 古风 · 小说 · 同人 · 莲花坞 ·

江澄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眉头紧皱。他看到了当年莲花坞覆灭的景象,滔天的火焰,鲜红的血液,无助的惨叫,还有随处可见的尸体。他慌张地,颤抖地把那一具具如同破布偶般的尸体翻过来查看,看到的是他的朋友、亲人或扭曲,或痛苦,或死寂的面庞。他心中更加害怕了,那他的爹娘,他的爹娘呢?该不会也……江澄不敢多想,也不想再留在这里了,他朝前方跑去,可是这条路仿佛没有尽头。周边的尸体还是堆积如山,都穿着带有九瓣莲的紫色家袍。 江澄心中逐渐绝望。可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靠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他的眉头,轻声在他耳边说些什么,语气十分温柔。江澄眼前那些惨烈的景象慢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温暖与安心。 翌日清晨。 江澄自沉睡转醒,一睁眼,看到的便是金凌不满担忧与自责的英俊脸庞。金凌见江澄醒来,惊喜地叫了起来:“啊舅舅!你终于醒了!身上可还有什么不适?需不需要我去给你找医师?” 江澄没有反应,一些纷乱的记忆涌了了上来,他愣住了,两眼无神地直视正前方,对金凌的话充耳未闻。金凌见状顿时不安起来,忐忑地问道:“舅舅你没事吧?” 江澄依旧一动不动,直到金凌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淡淡地看了金凌一眼。后者与那黑…

13

南天--祭

1622

历史榜单:

  • 12月07日
  • 12月08日
  • 12月09日
  • 12月10日
  • 12月11日
  • 12月12日
  • 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