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关注榜单视频绘画COS写作问答

绘画榜

COS榜

写作榜

周榜

日榜

新人榜

酒鬼奈布x属性不明杰克

第五人格 · 佣兵 · 杰克 · 杰佣 · 小说 ·

酒吧这种地方自然少不了一种存在——陪酒女郎。   她们浑身每一丝皮肉都是她们的武器,愚蠢贪婪的男人总是拒绝不了这种诱惑。   只见一个陪酒女郎挽住一个男人的手臂,饱满的胸部若隐若无的蹭着男人,见男人回望过来,立马露出了一个诱惑的笑容。   陪酒女郎调笑道:“先生,要不要请我喝一杯酒啊?”   男人接收到了她的暗示,搂住她的腰粗声道:“想喝酒?可以,不如到你的房间里喝怎么样?”   女人:“你可真够贪心的,这样的话我要喝最贵的酒哦。”   男人:“这是当然。”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地向门口走去,这一幕在酒吧里再平常不过。   昏暗的角落里,一个男人在此坐了许久。他的目光在那个陪酒女郎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又若无其事的移开。   过了一会,他打算起身离开这里。   “嘿!那个戴帽子的家伙,你能过来一下吗?”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似乎在叫他,他低了低头,不做理会,依旧向门口走去。   然尔对方并不想这样放过他。一只脚踩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拦住了他的去路。   男人皱了皱眉,看向这个一再阻拦他的人。   对方挺年轻的,二十来岁的样子,长得还不错。可惜似乎好几天没有打理的样子,乱糟糟的头发被胡乱地抚到脑后。衣服有点破旧,身上满是酒味。   他似乎喝醉了,突然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   “!…

1

玉蓝田

2027

玛丽苏婴儿斗(3)

玛丽苏 · 无肉 · 小说 · 现代 ·

薛看着面前的小孩,一脸严肃的说:“你为什么要打姐姐”月说:“我是公主,那个小jian人不向我行礼就是死罪,我宽宏大量,只是打了她一巴掌”薛说:“你不过就是一个流浪妇女的孩子,而且满口脏话,该惩罚一下你,来人,把月关进小黑屋一个月,只能吃饭喝水,其他,不许干”月哭了起来:“你居然敢关本公主,本公主不会饶过你的!庶民”薛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走了       一年后       百里桃灵,艾妮丝,林馨月都一岁了,这一天,爸爸妈妈说要出去郊游一个月,提前给她们准备好了东西 百里桃灵:智能立体幼儿平板   无限电量皇家婴儿充电宝   高级婴儿充电线   粉色桃花拖地公主裙   绿色印花休闲裙   蓝色桃花裙   桃花幼儿水晶高跟鞋   桃花水晶餐具   桃花粉公主帐篷   桃花水晶球   桃花之约水晶王冠   皇家有声立体书   折叠式皇家桃花婴儿车   折叠式皇家过家家小屋 艾妮丝:智能立体幼儿平板   无限电量皇家婴儿充电宝      高级婴儿充电线   粉色樱花拖地公主裙   黄色碎花连衣裙  白色樱花裙   樱花幼儿水晶高跟鞋   樱花水晶餐具   樱花白公主帐篷   樱花水晶球   天使之泪水晶王冠   皇家有声立体书   折叠式皇家樱花婴儿车   折叠式皇家过家家玩具 林馨月:破洞的衣衫   破旧的帐篷   低级餐具 娜、薛、艾妮丝、百里桃灵坐上专门定制的高级皇家马车,林馨月与张姐坐最…

2

华农认证白色竹鼠

520

【曦澄】摆渡人

魔道祖师 · 曦澄 · 蓝曦臣 · 江澄 · HE · BE · 甜文 · 虐文 ·

江澄是忘川河的摆渡人,专门送那些死者去往忘川河边的使者。 今天,来了一个很不一样的死者。 “你还有什么愿望没完成吗?”江澄问。 “不知道,我……忘了。”那人抿了抿唇,道。 “你现在已死,有什么愿望,现在也实现不了。还是投胎转世去吧。” “不行,我还要等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人眼神坚定地看着江澄。 “……那你还记得他是谁吗?” “不记得,但是我会想起来的。”那人顿了顿,补充道,“一定会的。” “那祝你早日想起来吧。” 然后,江澄每天都会看到那人坐在忘川河边的石头上,无人的时候就会望着地府血红的天空,似乎还在回忆着,那个他要等的人是谁。每当江澄的来的时候,就会和他说说话。 “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一天,江澄突然问那人。 “不记得了。” “那你记起那个人是谁了吗?” “抱歉,还没有。”那人笑了笑,道,“我记得他对我很重要,等我想起来了,我可以带给你看看。” “为什么要带给我看?”江澄愣了愣,问道。 那人看到江澄的反应,似乎有些失落:“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朋友?”江澄看着那人,笑了一声,说道,“那就……是朋友吧。” 江澄照例,今天又来到忘川河畔,等着另一些死者的到来。 “阿澄……我可以这么叫你吗?”那人突然开口…

3

新an_

1599

玛丽苏婴儿斗 (2)

玛丽苏 · 无肉 · 小说 · 现代 ·

后来,她们出院了,薛开着世界上最贵的车接她们,开的车回头率百分百,但地方只有两个婴儿座椅,于是,娜就让月和刘姐去坐公交,娜说:“刘姐,让你和月去做公交车,顺便买些东西,给两位小姐两套婴儿专用公主水晶餐具,要一粉一金的,还有,在买两条婴儿高级纺织浴巾,也是一粉一金,然后还有两张水晶公主婴儿床,也是一粉一金的,最后还有两辆公主高级婴儿车,也是一粉一金,对了,给月买一套低劣的餐具,还有最低级粗糙的浴巾,一张最低级廉价的婴儿床,还有婴儿车要最烂,质量最不好的车,全都是黑色的,刘姐说:“夫人,这样不好吧,会让别人认为你亏待养女”娜说:“我刚生完孩子后,她在她母亲走后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你心里明白就好”刘姐说:“好吧,夫人,我先去等公交了”娜说:“去吧”月在娜走后,打刘姐,对刘姐说:“像你这么低jian的人,不配抱本公主,把本公主放下”刘姐说:“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养女,还这么嚣张”月说:“本公主是最高贵的,你应该对本公主行礼”回到家后,娜让刘姐安排两个小姐的房间,把月放进最小的房间,只有一张婴儿床,百里桃灵说:“妈妈,能不能把我房间让给月妹妹呀”娜说:“宝贝,月妹妹有一个小房间就可以了,不用你让…

4

华农认证白色竹鼠

525

原创 · oc · 绘画 · 周琮阳 · 尉迟乔烙 ·

5

死灰复然_Ran505

711

玛丽苏婴儿斗 (4)

玛丽苏 · 小说 · 现代 · 无肉 ·

他们晚上都搭起来了帐篷,只有月搭不起来帐篷,月让刘姐帮她搭,刘姐冷漠说:“要碰公主的帐篷,我可不敢”月说:“庶民,给本公主搭帐篷是你的荣幸”刘姐的帐篷不算差,不算好,普普通通的,她搭完帐篷就回帐篷里睡觉了(你问我他们为什么要搭帐篷,不是住宾馆,是因为他们还没完全到目的地)月在外面挨饿受冻,说:“愚蠢的庶民,不给本公主搭帐篷,这就是你们的损失,本公主不会放过你们的”艾妮丝和百里桃灵在百里桃灵的帐篷里,娜和薛在大帐篷里睡觉,刘姐在她的帐篷里忙活明天一天的行程,月……这个“小公主”在外面挨饿受冻。 第二天        他们一大早起来了,刘姐把行程计划给了薛看,薛点点头,他们吃完带来的零食,就出发去目的地了,这次,只有月是坐最低级的大巴车,其他人都是做皇家高级马车,到达目的地后,他们找了个民宿豪宅住,给月住最低级的宾馆,于是,他们今天的旅程,开始了,先去水上乐园,他们到了提前包好的室内皇家水上乐园,然而,月却只能去外面人最多的水池里玩,刘姐去看着她,他们玩了一个小时,他们在吃完午饭后,就去马场骑马,他们都挑了最好的马,给月挑了最难驯服的野马,月差点没被摔死(心疼月一秒钟,剩下的用哈哈哈哈哈哈哈来代替),月揉…

6

华农认证白色竹鼠

455

【双殓】同行(1)

第五人格 · 入殓师 · 双殓 · 小说 ·

*架空背景 *肃穆白×原皮 *第一人称注意 *有私设 part.1 亚历山大原先同我说有新人要来的时候,我还不大在意。 每年想来我们这的人虽不算多,却也有不少,但是我来这儿工作的五年多里,从没有一个新人成功留下。 除了上头太挑剔之外,分配到手里的活儿难做也是原因之一。我不喜欢社交,对外也做出了不易近人的姿态来,于是主教也不多管我,我只要能把工作好好的做完就成。 可是最近的工作量越来越大,想必上头也知道这样压榨劳动力不能长久,所以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新人就被塞进来了。 “主教可是说了,这次的新人让你带。”亚历山大啃完它的小鱼干,毫不客气地嘲笑我:“虽然主教说这次的新人很有潜力,可是让你这个家伙带新人,怕不是会破掉最快离开的新人记录。” 吃你的吧。 我掏出一片猫薄荷塞进这只肥猫嘴里,好叫它闭嘴。得了好,亚历山大捋捋胡子,也就不多话了。叼着猫薄荷跳回它的垫子上。 肥猫懒洋洋地趴着,最后补了句。 “别忘了去欧利蒂丝接新人。” part.2 我知道外界是怎么评价我的。 无非是孤僻,不近人情,难以交流但是工作完成的很好之类,我既不在意他人的看法,也不觉得自己有改变的必要。曾经有人背后嘀嘀咕咕,说我天生面瘫,在我用我的宝贝棺材给那…

7

江团子

315

【蝶盲】当海伦娜要被删除了……

第五人格 · 盲女 · 红蝶 · 蝶盲 · 轻小说 · 同人 · 虐文 · 高虐 · 没有文笔谢谢 ·

吱嘎——海伦娜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诶?……是艾玛小姐吗?”正准备去参加下一场游戏的海伦娜一惊,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是,是我。”艾玛的声音听起来很沉重,顿了片刻,缓缓把手里印着盲文的纸递给了海伦娜。 “这是什么?”海伦娜触摸着纸张。刚读到第一句话,她瞬间感觉心被重重的一击,差点瘫倒在地上。 “是庄园主发来的……”艾玛赶忙扶住脸上还带着一点不相信的海伦娜,“是的,海伦娜……你,要被删除了。” 听到“是庄园主发来的”这句话,海伦娜不得不相信了要被删除这个残酷的事实。拿着告示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那张告示飘到了地上。 “为,为什么?”她的声音颤抖着。 “因为……”艾玛头一低,“你被评价说太弱,溜不起来,萌新玩连机子都找不着。” 海伦娜沉默了,心滴下了血。 她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自己,要从这个庄园里消失了。淡出大家的视线,被所有人遗忘。 也,包括,最喜欢的她。 海伦娜抓住艾玛的胳膊,再也无法控制感情,泪水不住的流了下来。艾玛见此情景,也非常不舍,无力的拍拍海伦娜的背,安慰着她。 三天,还剩三天…… 奇怪,在这种绝望的时刻,脑中竟然想的全是她。 要告诉她吗?想让她知道,在最后的时光里,好好陪陪自己。这样,死也没有多心痛了…

8

若幽璃岚

1219

我想追的O太凶残怎么办?(abo)(上)

凹凸世界 · 甜文 · 瑞嘉 · 雷安 ·

∴主cp瑞嘉,带点雷安 ∴文笔渣警告 ∴贴吧体警告 ∴歪楼歪到姥姥家了解一下 1L 楼主 没错,就是标题所说的。 我要追个O。 2L 哎呀,楼主不怕,艹一顿就好啦~ 3L 哇 楼上你绝对没有cp,太可怕了 4L 谁说的!我有! ..... 12L 喂喂喂,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楼主的感受,人家楼主都被你们吓跑了,还有,歪楼了! 13L 的确 14L 巴啦啦能量,楼主召唤术! 15L楼主 。。。。。你们... 16L 哇 真召唤出来了! 17L楼主 算了,我先说一下情况。 我喜欢的那个O算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家伙,不计算他曾经找我打架的数量,光是被他撂倒的A都数不胜数,而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他撂倒的,所以我成了她的恋人。 18L 搬好我的小板凳 19L 前排出售瓜子可乐爆米花了! 20L楼主 .....你们够了 21L 可恶没抢到20楼! 23L楼主 .....算了继续  而因为我跟他的成绩差不多,所以他每次都会来找我比赛什么的,虽然都被我拒绝了。 24L 不得不说,想成为楼主O的A听起来蛮简单的..... 25L 我觉得不对....楼主你是不是凹凸高中的! 26L楼主 嗯。 27L 看这个语气没错了!格瑞学长是你嘛格瑞学长! 28L楼主 嗯,学弟你好。 29L星辰大海 哟,全校第二也有刷贴吧的爱好…

9

今天也在自闭中的某酒

781

【双约】不死者(2)

双约 · 第五人格 · 约瑟夫 · 小说 · 约亚 ·

*约瑟夫×亚兹拉尔 part.7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它很美。 比沾满油彩的画布更美,比定格在永恒的相片更吸引人。黑发柔顺地从脸颊边垂落,从侧面仍能看清它脸上那道洗不掉的纹路,它身上似乎有种奇特的气质,约瑟夫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但那是一种近似永恒的感觉。 只可惜,那并非是他追寻的永恒。 “亚兹拉尔,过来。”他对它说,约瑟夫知道它听不懂,只是他习惯了这么说。“别站在窗边,很危险。” 它不会畏惧高处,同时也不太习惯行走,它模仿约瑟夫学会了走路,却不怎么懂得保持身体平衡。从楼梯上摔下去也不止一次了,跌落楼下还没什么,家里铺有柔软的地毯,要是从窗户那掉下去……约瑟夫没有细想,只是下意识让它远离窗边。 亚兹拉尔没有动,只有约瑟夫拉着它的手腕时会跟着他走。他把它带离窗边,发现亚兹拉尔手里仍然捏着那片落叶。 他没有多想,伸出手想将那片叶子拿出来,但没能成功。在意识到约瑟夫想取走叶子后,亚兹拉尔将那片叶子拽紧了些。 part.8 约瑟夫费了些功夫才将那片叶子从亚兹拉尔手里取出来。 他原想着洗干净了再给它玩,可拿到手后愣住了。叶片上没有半点灰尘,整片叶子每一个角落都是同样的色泽,完美的像是画上去的,叶脉隐隐流淌着暗金的光。…

10

江团子

234

忘川——(晓薛))

小说 · 薛洋 · 晓星尘 · 晓薛 · 古风 · 甜文 · 虐文 · 同人文 ·

薛洋在忘川守了千万多年 他不是一只有志气的小鬼 只是希望着自己有一天能够遇见自己喜欢的人 并且能够长相厮守下去罢了 那天依旧是平凡的一天 他依旧在忘川的桥边调戏路过的女鬼 却看了那个让他注定不能平凡的人 他一身白色的道袍抚身 一条白绫遮住了双眸 给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 丢掉了手里的糖葫芦 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谪仙人 他只觉得这昏暗的奈何桥 忽然明亮了起来 身旁那颗千年都未开过花的桃花树 突然下起了桃花雨 将二人紧紧的笼罩在里面 微风抚起了二人的衣摆 薛洋终于是笑了笑 露出了好看的虎牙 不就是动心了嘛 不就是一见钟情了嘛 后来他向孟婆打听 才知道那人是天上的怜生上神下凡历劫 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晓星尘 看着一条白绫抚面的他 薛洋一咬牙 随晓星尘去了凡间 早就听说怜生上神不是一般人 这历劫竟然也不一般 竟然是整整的三生三世 这第一世 薛洋为了救他 被万箭穿心 这第二世 他为将 薛洋为兵 为了救他 饮下剧毒 这第三世 二人好不容易道明心意 他却被迫提前归位了 薛洋慌了 冥王也在这个时候抓走了薛洋 说薛洋私自离开 没有守好忘川 被废除鬼籍 永生永世不得投胎转世 生生世世守在忘川地狱 薛洋跪在晓星尘身边 哭着说“我不过是爱上你了 救救我吧……” 要知道,废除鬼籍 就如同成为了一个废物 “那是你的…

11

虐沐沐依

746

[杰佣]替身(4)

第五人格 · 杰佣 · 甜文 · HE · 小说 ·

杰克抱着怀中人,快步往家里走,不一会儿便赶了回去。他把那个和奈布有着相似容貌的人抱着更紧了一些,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 杰克皱着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把那人暂时安置在客房。那个陌生人挨到床,便无意识的蹭了蹭,像是再找合适的位置似的。整个人都陷进了柔软的床铺。 杰克蹲在床边,思绪不禁飘远。他看着那人的睡颜,陷入了沉思。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呢?他怎么会昏倒在路边?刚刚抱起来他好轻啊,是不是没有好好吃过饭呢?他看起来睡的很熟,那么轻轻的揉一下他的耳朵,也不会被发现吧? 杰克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那人毛茸茸的狼耳朵。 那对竖起来的狼耳朵手感极佳,不同部位手感还不同。耳根处的毛最为柔软,杰克把持不住,多挠了几下昏迷不醒的小狼崽子的耳根。 那人像不堪其扰一般,蹙着眉头,别过头躲过那只骚扰他的手。杰克这才回神,小心翼翼地抚平那人紧缩的眉头。他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人还是个伤员,身上带着不少不知从哪里弄出来的伤口。 杰克连忙起身,打算出门去超市买些急救用品。到了超市,杰克随手便拿了几罐酒精。他思索了一下,又添了几瓶双氧水,毕竟酒精直接清理伤口会很疼的。至于创口贴之类的东西,每种拿一样好了。随便买了一…

12

金大圣

232

二十一

原创 · 小说 · 鬼故事 · ·

陈湮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也许你朋友根本没在这,她早就上路了。”他说,“她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 “没有理由?那……那我呢……”刘半夏彻底丢了魂,“我现在究竟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是我觉得既然你们都是可以互相为对方牺牲的人,那我相信,她应该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吧。”陈湮有些无奈地说。 “可是没有她我怎么好好的?”刘半夏看着门与门间隔之间的窗户,窗外一片幽暗阴森的黑红色,偶尔飘过一两个圆圆的东西,人头的形状,底下拴着细细的白线。 他打了个寒颤。 人头风筝? 那人头的形状,为什么这么眼熟? “人呐,终究还是得为自己活着才行。”陈湮叹了口气。 “那你呢?你为什么一直留在这个地方?”刘半夏晃晃悠悠地扶着墙站起来,面如死灰地看着陈湮。 “我想出也出不去,我的肉身已经消失了,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个孤魂野鬼而已。”陈湮说,“而且这个地方……是一个独立在这座屋村的怪异世界,一旦被困在这,除非有媒介,否则很难出去。” “媒介?”刘半夏不懂。 “我当初发疯之后闯了进来,然后恍恍惚惚失去了知觉。等我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个游魂了。”陈湮说,“然后,我发现我出不去了,我作为有肉身的活人可以进来,变成游魂却出不去。” “…

13

-吹人舞袖回Catkin-

101

历史榜单:

  • 10月13日
  • 10月14日
  • 10月15日
  • 10月16日
  • 10月17日
  • 10月18日
  • 10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