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榜

COS榜

写作榜

周榜

日榜

新人榜

冬日写手产粮节开始啦!

写作 · 甜文 · 虐文 · 现代 · BG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剁手过度,快要吃土?那就快来码字产粮鸭~丰厚诱人的产粮福利已经排队出阵,投稿就有万元奖励等你抱走哟~!   【奖项设置】 人气写手奖-3名: 1000元京东卡   优秀写手奖-5名: 500元京东卡 单项奖-3名 -最甜糖果奖:500元京东卡 -最虐刀片奖:500元京东卡 -最佳脑洞奖:500元京东卡   获奖作者均可获得半次元专属头衔认证,优秀作品还有机会被写作娘推荐哦! PS:奖项不可兼得,可空缺。   【活动页面】 https://bcy.net/huodong/211   【活动时间】 本次活动提交作品时间为2018年11月30日12:00:00-1月2日23:59:59。   【活动规则】 1、 活动期间内,点击活动页面上“我要参加”按钮,发布小说作品,即可参加活动。 2、 投稿即默认半次元有使用其作品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宣传等非商业途径。 3、 活动期间增长的有效赞数仅作为评奖参考,但不作为最终决定标准。 4、 本活动与苹果公司无关。   【作品规则】 1、投稿作品类型限制为小说作品,不限同人或原创,短篇小说和连载作品皆可参与,短篇小说单篇字数必须800字以上。 2、投稿作品需为作者本人创作,投稿篇数、章数不限。搬运他人作品、抄袭及存在争议作品不计入评…

1

写作娘

554

错过,不错过。

魔道祖师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蓝忘机 · 魏无羡 · 忘羡 · 小说 · 同人 ·

夷陵街头,一个六岁小孩步履阑珊,眼睛已经哭肿了,饥饿使他不得不出门寻找吃食,爹娘不知多久没有归家,小孩蹲在树下看见别人吃剩一半的包子,连忙欣喜的跑过去,刚要捡起来,却被一个比他高一个头,身上裹着粗布的小孩推开,那个小孩敛起了包子边吃边跑了。 魏无羡实在饿的没有力气了,坐在树底下,看着人来人往,委屈的小声啜泣,仿佛还能忆起两天前母亲给他喂了豆浆后嘱咐他要乖乖等他们归家。 “给你。” 一个稚嫩的声音闯进了魏无羡的耳朵里,魏无羡抬起头,只见一身白衣,佩戴着云纹抹额的小孩儿递给了魏无羡一个大饼,魏无羡接过了饼,扬扬嘴角冲着那小孩儿露出了个纯净的笑脸,小孩儿犹豫一下正想开口询问,却听见了同伴的呼唤声。 “忘机,快点,不然赶不回姑苏了。” 蓝忘机没有再多言,而是将自己身上仅有的几个铜钱递给了魏无羡,便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将大饼两三口就吃了个干净,随手擦了擦脸上的污渍,便站起身来,魏无羡不知道应该去哪儿,只想去寻回他的爹娘。 蓝忘机随着蓝启仁和蓝曦臣回到姑苏,青蘅君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儿子,便带着他们去了龙胆小筑。 蓝夫人见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并未询问功课如何,修习如何,紧拥了一会儿,蓝曦臣还有着孩子的稚气,雅正依旧,…

2

湫枫液落

1409

当受被绑架了

第五人格 · 杰佣 · 小说 · 佣兵 · 杰克 ·

“嘟.......嘟.........嘟,你好,我是杰克,请问有什么事吗?”电话接通,一道低沉文雅的声音如同流水一般从电话里流出,缓缓的流进心间将所有的恶意都洗涤干净。   干净又不失优雅。 绑匪看着坐在椅子上仍在昏迷的奈布,心中不禁暗暗诽谤,像杰克这样尊贵的先生怎么会和这样肮脏的雇佣兵成为朋友呢?真让人搞不懂。 绑匪咳嗽了两声,声音嘶哑着,话语中却不失尊敬,“你好先生,您的朋友奈布现在正在我手中。” “哦?小奈布?”杰克的声音微微勾起,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绑匪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也仍尊敬的回应着他,“是的,先生。” “条件是什么。”绑匪可以听到电话的另一边传来“叩叩叩”的声音,就像骨节在敲击着桌子一般,不轻不重的,却极具又威迫感。   他突然有些恐慌,但是想起自己因为赌博而欠下的债务导致如今的窘境又微微的提起了点勇气。   反正杰克那么有钱,敲诈一点也不算什么的,对吧?   他说了一个极高的价格,并把地址告诉给了他,并且说明只允许他一人前来。   杰克轻笑一声,说了句“知道了。”便把电话挂掉了。   绑匪放下手中的电话,看向仍在昏迷的奈布,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可没有把握能打得过身为雇佣兵的奈布·萨贝达。 就连绑架他都…

3

看淡雾晓

2679

【生贺】柒七之文手画绑(上)

甜文 · 刺客伍六七 · 现代 · 小说 · HE · 生贺 · 柒七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柒是一个写手。 一个写刀的写手。 一个每篇文的评论区都有一群“嘤嘤嘤,求求千刃大大别写刀了,看得我心碎啊”的写手。 哦,对了,柒的圈名是千刃。 他的出道,让圈里多了一句名言。 千刃虐我千百遍,我待千刃如初恋。 有人或许会问了,觉得虐就别看了呗。干嘛给自己找罪受? 那么,会有N多人齐声痛哭:臣妾做不到啊QAQ 谁让他们家千刃的文那么好看!!!简直是神仙文笔!>_< 当然…要是结局别那么虐就更好了(:>)| ̄|_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刀系写手,却有一个天使系画绑。 一个无论自家文绑写文写得多虐都能画出治愈的配图的画绑。 比如,一个结局为男主拼死救人,结果却惨遭背叛,被自己护在身后的人捅了一刀,坠入无底深渊的文的配图。 很多读者当时本来看完文正抽着纸巾哭得欢,一刷新,配图出来了。 整个画面被一条斜线分成两部分,左上方是一片黑色,充斥着带着恶意笑容的影子,被一把刀劈成两半。而少年的身影倒向的右下方向,则是一座美丽的南方小岛,上面站着许许多多的人。他们的面孔很模糊,但无一例外的,都带着真诚的笑容,向上方伸出手,似乎想要接住少年。 于是,尽管眼泪还在流,但大家的心里都舒服了很多。 千刃大大并没有说男主死了啊,而且万…

4

言若_諾

966

【all叶】当叶修的信息素是45度的伏特加时……

全职高手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ALL叶 · HE · 甜文 · 小说 ·

0   众所周知,叶修是个Alpha。       作为联盟单挑之王、联盟最有价值选手获得者、四冠王的叶修,也有着和他本人一样强势的信息素。      是的,45度的伏特加味的信息素。      强劲、      猛烈、      妖艳贱货、      直冲脑门的、      吸一口提神醒脑吸两口永不疲劳吸三口长生不老的、      45度伏特加味信息素。      强劲得叶修每次闻自己的信息素都会醉。      1      叶修的性别觉醒发生在他十五岁的时候。      哦,也就是他离家出走的那一年。      当时叶修刚刚初中毕业,兄弟俩处在一种“没作业、没人管、没学上”的放飞自我的状态。      也就是俗称的,中考后的暑假。      大家也都知道,十五岁的未成年人处在一个名为“叛逆期”的阶段。叶氏兄弟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趁着父母都不在家,叶修和叶秋决定尝尝自己一直想尝试却一直被大人禁止的酒。      叶修看着一柜子的名酒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该喝哪瓶。      最后还是叶秋做出了决定。      “哥,拿那瓶吧。”叶秋指了指放在最上面的一瓶酒,“那瓶最贵。”      叶修: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秋。      决定了之后,叶秋就去搬凳子,叶修此时略微高些,就由叶修去拿酒。      两人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拿下了酒,叶修正准备拿开瓶器打开,叶修就闻到了一股特浓烈的直冲脑门的酒味。      叶修:???我还没打开呢!      叶秋…

5

青浦什么都想学

3055

大嫁光临

小说 · 魔道祖师 · 古风 · 江澄 · 蓝曦尘 · 曦澄 ·

江澄至今都没想到,自己会和蓝曦臣走到一起。 自己还是嫁的那个。 摸摸的抚上了自己额头上的抹额,他从未想过自己天天对魏无羡死给死给的叫,自己却变成了死给。 打脸了…… 舅舅今天的烦心事,就是怎么在金凌这里维持一个严肃的舅舅形象…… 然而他不知,舅舅的形象这东西,金凌就根本没在意过,他如今只在意自己什么时侯能和思追景仪再一起去夜猎,好好疯玩一把。 衣服是魏无羡挑选的布料,样式还是云梦的样式,但是上面杂七杂八的挂了许许多多的小玩意,每一个小玩意都做工精细,小巧,还都来自兰陵金氏,江城知道,这是自家外甥给自己的手笔。 毫无波动的盯着婚服看了一阵,虽说把女子服饰改成了男子的,但他还是比较喜欢穿基佬紫紫色的衣服,对于大红这种喜庆的颜色,他到是没什么感觉。 无奈习俗所迫,大婚不穿红色穿其他颜色的服装,是绝对不允许的。 勉勉强强的套上了这件衣服,江澄难得的把标志着宗主的发饰取了下来(江澄头上带着的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念什么),大婚之日,他不希望与道侣之间还有一个什么强行联姻的关系,而且也不需要。 而在那边,他也会把标志着宗主的发饰取下,像个普通人一般,取一女(男)子过门。 想到这里,江澄的嘴角微微勾起,配上他常年皱眉的眼…

6

琴宝_qq

2396

【柒七】生日快乐

同人 · 刺客伍六七 · 柒七 · 小说 · 正剧 ·

今天是自己生日,对了是自己生日。还窝在床上的伍六七,猛然坐起。 “怎么了?”柒靠在床头,看着伍六七。 “柒,生日快乐” “嗯,生日快乐” “柒,你是不是应该有什么东西忘了”伍六七眼睛亮亮的暗示柒,他的礼物呢?他可是期待很久了。 柒当然知道伍六七的意思,伸手从床头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礼物盒。伍六七伸手去接,却被柒躲开了。 “我的礼物呢。”柒也是很好奇伍六七会送什么礼物给他。 “呀!又不是不给你,你先把礼物给我。” “不行” “切!小气”伍六七掀开床单,打开床板,从里面取出一个包装好的礼物盒。“给,你的” 柒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礼物,他找了好长时间都没找到,没想到居然被放在这里。自己就把礼物放柜子里,还要防着伍六七偷看,是不是有点傻。 “我要现在拆,我倒要看看,你会送我什么礼物,要是不好,哼哼”伍六七可等不到晚上拆,接过礼物后,就去撕包装纸了。 柒看着心急的伍六七摇了摇头,然后自己也去拆包装了。 两人的礼物盒都是长方体的,看起来很像。柒心想,他俩不会准备的礼物一样吧,毕竟是一个人,想法一样也是很正常的。 撕开包装后,露出了里面的礼物,那是一个相册,白色的封面,上面写着他们两个的名字。 相册啊!柒准备礼物时也考虑过相册,只…

7

愁予未予

753

【all医】键盘侠们请自重1

小说 · 第五人格 · all医 · 医生 · 艾米丽·黛儿 ·

“医生老女人,怎么还在组CP?自己有多老心里没点b数吗?”         “医生?早就应该被删除了吧,什么烂角色,一点用都没有。”         “为什么官方要造出医生这个老女人来?又老又丑!还没xxx好看!”         “今天遇到一个医生,我把她放血鞭尸了,快夸我。”         艾米丽苦笑着站了起来:“今天仍然是被骂的一天呢,总有一天我就会和艾玛和奈布一样,成为最招人厌的三大角色吧。”“天使!怎么了?不高兴吗?”艾玛抱着一盆花从外面走来,“又挨骂了?那些人真是讨厌。骂我和奈布就算了,怎么还扯上天使你?”“没事的,我们先去大厅汇合吧,听说小特造出了一个很像菲欧娜井盖的东西。”         “艾米丽!你看你看!我针对那些骂人的家伙做出了这个,只要说出它的网名,我们就可以去它家揍人啦!”特蕾西看到了艾米丽,朝她挥了挥手,“谁让它们骂我们的天使的?还美曰名曰保护我们?”“我不需要某些只会在屏幕后面骂人的懦夫保护。”玛尔塔也向艾米丽挥了挥手,“我全庄园最攻的女人需要保护吗?”         美智子轻轻抚摸着小特做出的井盖,说:“妾身觉得,不如现在就找个人?妾身觉得xxx不错,拉过来揍一顿就好了呢。”“美智子小姐的建议不错,井盖,xxx,开启!”         一道白光闪过,在场的人们都消失了…

8

-糖糖-

626

十四

原创 · 小说 · · 鬼故事 ·

一瞬间,陈独活觉得自己憋闷许久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释放。 两具身体的拥吻,灵与肉的互通,使他忽然之间找到了方向。 他一直在逃避的东西,才是他最想要的。 那天之后,陈独活又恢复了最开始的样子。 那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有闲心了就去炒饭,懒了就睡到中午,把活都推给阿光。 阿光每天都累得像头犁了一百亩地的老牛,但他从来没有怨言,甚至看着每天坐在最角落的桌上抖腿的陈独活,和经常坐在他对面的林辛夷,竟还能在辛苦中体味些许快乐。 林辛夷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 他永远用那一双古井般幽深的眼睛看着每个人,看着这个世界。 只有看着陈独活时,那口古井才会掀起一丝波澜。 陈独活开始习惯于安逸了。 他突然明白当初林辛夷贴着他的耳朵跟他说的那句话: “与其做个长寿的废物,还不如当个得到一切的短命鬼。” 他怀揣着很多不清不楚的事情。 比如林辛夷到底因为什么变成这样;他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是否有损阴德;他当时怎么知道自己被郑冲抓了;他究竟在郑家的祖坟上做了什么手脚…… 还有那天在郑冲家里,自己为什么突然蹦出强烈的自杀欲望。 陈独活事后曾努力回忆过那个场景,他觉得当时那个非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根本不再是自己了。 但他不想再深究了。 他怕一旦深究下去,会…

9

-吹人舞袖回Catkin-

123

薛晓/晓薛: 放过

魔道祖师 · 薛晓 · 晓薛 · 薛洋 · 晓星尘 · 小说 · 轻小说 · 古风 · 甜文 ·

*ooc致歉   晓星尘死后的八年里,薛洋每天都在寻找能让他复生的方法。   血祭,招灵...所有可能让晓星尘复生的方法薛洋都试过了,可每次无不以失败告终。   直至有一天,薛洋找到了一本非常古老的书。这书上记录的尽是一些阴邪的东西,让人复生之术自然也在上面。可让死人复生这么逆天的事,需付出的代价自然也是极其惨重的。可他薛洋不怕。   这术简单得很:放心头血,将已死之人泡上七七四十九天。挖金丹,与那人一同泡上七七四十九天。在最后一天喂人服下。   挖金丹不算什么,顶多成为一个废人罢。可放了心头血,无异于挖出了自己的心脏。而薛洋就那么任它流了四十九天,从未间断。   四十九天很快就过去了。   待晓星尘服下薛洋的金丹后,薛洋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努力起身。只为了给晓星尘换身干净的衣裳。   “这样...道长便不会觉得脏了吧...”薛洋笑了笑。可晓星尘唯一觉得脏的东西...便是他薛洋啊...   晓星尘醒了,眼睛也好了。薛洋的眸子在他那儿,少了几分阴暗,多了几分明亮。   他看着薛洋满身的血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像薛洋这样的恶人,身上的伤还少么?他也没想自己为何复活,眼睛为何能看得见了。盯着薛洋,只吐出了一句话:   “薛洋,放过我吧。”声音冷冽,听…

10

七猫总攻

570

【曦澄】半生缘——重生

魔道祖师 · 曦澄 · 现代 · 古风 · 甜文 · 虐文 · 小说 · 重生 ·

续文——重生 “江公子,醒来吧。”月老轻轻拍了拍江澄的脸。 “我死了对吗?”江澄冷笑。 “嗯,不过江公子,我帮你求了孟婆....” “我不需要你们的怜悯!”江澄从红榻上跌了下来,“让我死,求求你了,让我死吧!” “江晚吟,我可是帮你调好了重生汤,你确定不要?”孟婆一手拿着重生汤,一手拿着木杖。 “忘尘姐姐....哈,汤好了!”月老赶紧端过汤,放在榻边,“江公子,那个世界你还不能离开。” “虹悦小妹,既然他不愿意,何苦求我调汤....”孟婆摇头。 “江公子,相信我,那个世界你还有你爱的人....”“我爱的人....我爱的人已经不爱我了啊....”江澄掩面痛哭。 “听我说完江公子,只要你重生,你和蓝曦臣的七世情缘就会开始,而蓝曦臣和金光瑶便是无缘!”月老挥挥手,江澄眼前出现了两个名字,名字下面紧连着一条红线,好似永远都不会断开一般。 江澄呆住了,看着眼前的情景抱住月老,“谢谢....我....我真的...”“别说了江公子,我们还是不要这样了,就当我帮你的最后一次吧....”月老推开江澄,把重生汤端到江澄面前。 江澄看了眼面前的月老,和后面的孟婆。原来他们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绝情.... 江澄醒来,眼前确是一片漆黑。…

11

珂珂珂郡だ

381

红衣绝城千灯观

天官赐福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甜文 · 同人文 · 花怜 · 小说 ·

谢怜不知睡去了多久,花城却早已起来了,他一手支着下巴,将头撇过去细细打量着谢怜温柔的睡颜。     不论看了多久,终是看不完的爱意。       待到谢怜醒来之时,看到一片光亮。平时他都是很早就起,现在已经晚了许多。只觉得昨晚的疲惫仿佛还在,谢怜微微叹息了一声,看向花城。       “早,哥哥。”花城打趣道。       “还早……都那么晚了……三郎你这是在调笑我吗……”        “哥哥,”花城继而打断了谢怜的话,轻轻一笑,“原本早上叫哥哥来是想带哥哥去一个地方玩的,现在都日上三竿了,不知哥哥可还有兴趣。”   谢怜撇撇嘴,随了花城的意,“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  花城执起谢怜的双手,附身下去,温柔的吻着这双节骨分明的纤纤玉手。   扶着谢怜起身,才发觉两人都还未穿着完整,发丝也格外凌乱,花城噙笑道:“哥哥,我给你准备了一件衣服。”   谢怜抬头望着他,“嗯?”       花城退了好几步,拉开后殿桌台的柜子,才取出里面一个精致的镶边木盒,朝谢怜走去。       “很久以前就想给哥哥准备了。三郎自己设计的,也不知道合不合哥哥的意。”  说着,“吧嗒”一声,木盒被打开了。   谢怜微微一怔,入眼的,皆是红色。   “哥哥,你喜欢红色,那我就送你一件红裳。”   谢怜伸手,拿起了盒中的红衣,刹时红了脸。   “谢谢…

12

千以默子

2206

绘画 · 梦师资格证 · 同人 · 四格 · 条漫 · 小说 · 咖啡 ·

13

绝兄今天也是那么污

130

【杀破狼同人】臣服续篇1

小说 · 杀破狼-priest · 杀破狼同人 · 长顾 · 长庚 · 顾昀 · 冬日写手产粮节 · 杀破狼 · priest ·

#私设病娇   #长庚乌尔骨未去除并且严重影响其心智!占有欲、情欲、se欲max   #顾昀视力耳力严重弱化,近乎全瞎   #注意避雷,ooc注意   ————————————   顾昀最终经不住药的反噬,疼晕了过去。对比长庚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反倒是习以为常地给顾昀掖了掖被子,派人去传陈轻絮进宫。   此时正值寒冬,人走在外边,披上狐裘都觉得冷,而陈轻絮一听皇上召她过去,便知道顾昀出事了,披了件外袍便匆匆出了门。   不到半个时辰,陈轻絮便来到了皇宫,跟着长庚进入那烧着地龙的寝宫。刚从外面进来的她仿佛置身火炉,硬是将她热出一身汗来。可就在看到顾昀的那一刹那,又觉得自己像是掉入冰窖,让她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又仿佛全身的热量都涌上了眼眶似的,陈轻絮强忍着眼泪,僵硬地走到床边。   上次相见还是两年前,那是顾昀也仅仅有些虚弱,精气神也还好。现在的顾昀却面色惨白,冷汗直冒,干裂的嘴唇也不知在一张一合地呢喃着什么…而眼边那颗朱砂痣在惨白的脸上却越发鲜艳了…   长庚在顾昀手腕上系上一根细红绳,然后将其交给陈轻絮。   陈轻絮把完了脉,才站起身来,红着眼框看着长庚,问道:“你对侯爷都做了什么?”   长庚恍若未闻,只是淡淡地问了句:“子熹怎么样了?”   陈轻絮不语…

14

一只烤西瓜

863

猎物法则【二十】安迷修你要是央求我一下的话

凹凸世界 · 雷安 · 瑞金 · 小说 ·

【二十】安迷修你要是央求我一下的话,把你直接送到床上我也可以考虑 校园ABO 雷安&瑞金】  雷狮 格瑞A 安迷修 金O ———— 从金家里出来之后,一群人因为回家的方向不同就各自道了个别分道扬镳了。 安迷修住的比较偏所以一个人独自一个方向,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雷狮?” 雷狮揣着兜走在后面,看到安迷修停下来回头看他,一仰头又挂上那副欠扁的调笑“你不会是忘了你还欠我点什么吧?” 啊……那个真心话大冒险,安迷修叹了口气,他确实忘了,确切的说,是压根儿就没打算记在心里。“那个吻就算了,我选两次真心话抵消掉,就在这里问吧。”安迷修拉紧了帽兜上的毛绒部分,防止冷风继续灌进脖子里。 “五次。”雷狮讨价还价道,他知道以安迷修的性子,让他亲自己一口比登天还难,索性就干脆换点他更想要知道的情报。 “……三次。” “成交。”   安迷修站定了脚步看向雷狮,等待对方提出问题。 “我可没说现在就要兑换,等什么时候我想到了,我会问你的。”雷狮狡黠的笑了笑,他可不想错失任何一次能使安迷修脸上露出窘迫表情的机会。 “你……”安迷修蹙了蹙眉头,他果然还是应付不来雷狮这种类型的家伙。“既然现在没什么想问的,那我就先告辞了,你现在掉头跑几步应…

15

胖哒pandar

368

【生贺】柒七之文手画绑(下)

甜文 · 刺客伍六七 · 现代 · 小说 · HE · 柒七 · 生贺 ·

伍六七是一个二本大学的在校学生,平时都是宿舍,学校,食堂,三点一线,只有周末会去一趟医院。 又是周六了。 “可乐,” 伍六七轻车熟路地直奔一间单人病房,推门进去,找了个凳子坐下,然后从随身背着的背包里取出一个画夹递给靠坐在床上的女孩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个…这次都是约稿…最近没什么灵感…对不起哈…” “阿七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可乐把画仔细翻看了一遍,然后满脸幸福地把画夹抱到怀里,“约稿又有什么关系?阿七的画还是让人看过之后感觉心情都好起来了呢。谢谢你啊阿七,多亏了你和你的画,我才能撑到今天呢。” “你喜欢就好。” 伍六七伸手,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动作僵硬地停在了半空。可乐看着他,眨眨眼,轻叹了口气,又坐直了些,主动把头在他手里蹭了蹭。 “那么紧张干什么啦?短发不会那么容易掉的啦。” 她笑得越灿烂,伍六七的心里越不是滋味。他张张嘴,刚刚想说什么,一个医生走了进来。 “抱歉打扰到你们了。”那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笑得温和,“但是,今天的化疗马上就要开始了。小伙子,要麻烦你先出去了。” “嗯,我知道了。” “别担心我啦。”可乐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低落与担忧,“有你的画在,我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嗯。” 伍六七走出…

16

言若_諾

749

历史榜单:

  • 11月13日
  • 11月14日
  • 11月15日
  • 11月16日
  • 11月17日
  • 11月18日
  • 1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