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1

同人 1341字 2017-11-14 23:00:33 3条评论
推荐
赞 (18)

订阅

连载

样式



  day.1


  “用蓝色的水笔在你的手臂画一只我最喜欢的鲲吧,然后去找张良、刘邦、扁鹊聊聊天。”像是被投影仪映放出来的韩信眯着眼睛,递给李白一支浅蓝色的水笔,嘴角浅笑动人。


  李白的黑眼圈很重,身上的酒气也很浓,头发乱糟糟的,眼睛肿肿的,衣服邋邋遢遢,他懵懂地接过了水笔,轻轻在手上留下痕迹。


  “洗漱一下吧,”韩信揉了揉李白蓬松的头发,半透明的手却没有任何触感,“我的小狐狸。”他明明就看见了李白滴在手臂上透明温热的泪水。


 李白抬眸, 眼里似有大海星辰,氤氲涟漪:“重…重言…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回来陪我啊…?”声音里一股很重的鼻音。


  “大概你玩完这个游戏吧,反正也才50天。”韩信迟疑了一下,最后苦笑着开口。


  十五分钟左右,李白换好了一身整洁的白色运动衫,穿好了老旧但是很干净的韩信送他的帆布鞋,身上弥漫着薰衣草的沐浴露的气味,头发还有点蓬松,像只小松鼠,整个人清清爽爽的。


  韩信轻笑一声:“这才有我的小狐狸的模样嘛,走吧。”那个笑声,对于李白来说,已经是久违了。之前在病房里的时候,韩信都是苦笑着安慰自己的,这样轻松的笑声…李白很怀念。


  李白撇撇嘴,伸出手去:“不行,我要你牵着我。”——以前他们出门的时候,李白都会伸出手让韩信牵着自己。


  “傻瓜,”韩信捂住了眼睛,因为脆弱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涌了出来,声音微微哽咽,“你忘了吗,我碰不到你。”


  “是哦…”李白失望地低下头,转过身去打开了门把手。


  刺眼的光让李白睁不开眼,因为他已经一个月都没有出门了,房子里只有电视机的光,窗帘都拉的紧紧的,所以突然到光明的环境中自然会不适应。


  他伸出手挡着眼睛,本就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李白缓缓向扁鹊家走去,因为他们家很近,步行也没有关系。他忽然注意到地上的方方正正的一格格防摔瓷片,像个孩子般来了性质,跳起了格子。


  韩信走后的几天里,李白的朋友们都轮流来找过他,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把他从心灵的牢狱里拯救出来,他根本连房门都没碰一下。


  “有人吗——”李白声音低低的,按了按扁鹊家的门铃,另一只手有些为难地插在兜里。


  刘邦第一时间开门迎接,看着李白一脸惊喜:“祖宗诶,你总算出来了?”这一个月以来他们这些朋友去李白家,李白不开门,于是大家都窝在扁鹊家。


  “什么什么!”庄周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太白来了?”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了,手中紧紧抱着一只鲲的布偶。


  “太白?”扁鹊伸出手把李白拉进房子里,生怕他逃走一般,“快进来吧,门口傻站着做什么。”


  “大狐狸,”庄周拉开鲲包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封包装精美但是有些皱褶的信封,塞进李白手里,“这个,是重言走之前让我给你的,但你一直不见人…”越说声音越小,竟也淌下了眼泪。


  李白呆滞着拆开信封,信封里有特属于韩信的薄荷的味道,却像催泪弹一样让他的眼泪倾泻而下,信纸上面工整清秀的字体的确是韩信的。


  “你的眼里有青莲剑影,是白龙永远战胜不了的梦魇。”就这样短短的一句话,信纸上却多了几滴咸咸的液体,斑驳了字体的痕迹。


  他们之前一起出演过一出话剧,主角就是狐狸与白龙,之后便有了狐狸白龙的外号。


  “太白,”张良一只手搭上李白的肩膀,“明天小女孩们说要去游乐园,你陪她们去吗?”


  “嗯…”李白抬起头,眼泪在脸上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继而滑落,李白的脸上,分明就是只对韩信绽放的微笑啊…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