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羁绊(14)

同人 3118字 2017-09-14 00:32:05 7条评论
推荐
赞 (47)

订阅

连载

样式

第一个案子大揭秘喽~

警局里,安琪儿惊魂未定地坐在审讯室外面的长椅上,呼吸尚还有些急促,脸色异常苍白。虽然已经成功获救,但显然此时她对男性还是有着强烈的抵触,连救了她的雷狮靠近她都会发抖。无奈之下众人只得退到一边,让路给凯莉和安莉洁,让她们去安慰尚在小声啜泣的少女。

而一墙之隔的审讯室内,格瑞和金正与玻璃对面的布拉德无声地对峙着。看着眼前始终沉默不语的布拉德,两人对视了三秒,金摇摇头,走出了屋子。看了被凯莉和安莉洁安抚得总算冷静下来的女孩一眼,走出了警局,转向在门口站着沉思的安迷修。

“安哥?”

“……”

“安哥?”

“啊?……啊,是金啊。抱歉,刚刚走神了。”安迷修回过神来,带着歉意笑了笑:“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能不能带我去几个地方?”

“啊?”

审讯室。已经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格瑞坐在椅子上,和对面的老人目光相对。对方面无表情,一副决然赴死的模样让格瑞很是无语。虽说以在他家中发现的尸体量来说,死刑是板上钉钉的结果了,但无论如何,案件的告破需要完整的证据链,需要清晰的前因后果。而这些现在都取决于他的供词。显然,犯人此时的沉默,是让警方非常棘手的情况。

“布拉德先生。不管您到底是谁,希望您配合警方工作。”

格瑞再一次严肃地开了口。

“你们都看见了,人是我杀的,该判我什么罪就判吧。”

对方不知是第几遍重复着这个回答,平静的脸庞上没有一丝波动。

正当格瑞为毫无进展的审讯感到头疼时,不知去了哪里的金突然推门而入,一脸自信满满的表情,冲着格瑞眨了眨眼。又转向依旧是老样子的布拉德,镇定地开了口:

“布拉德先生,不,想必我应该称呼您,斯图尔特先生,你说对吧?”

对方的身体猛然一抖,睁大了眼睛看着金,握紧了拳头。

“看来被我说中了呢。”金坐到格瑞旁边的椅子上,用手托着下巴注视着斯图尔特。“杀害斯嘉丽,米切尔等女性的嫌疑人,以及……害死斯卡莉特的罪魁祸首。”

“你是怎么知道的。”斯图尔特沉声问道,话中隐隐透着几分暴怒和不甘。

“呵呵,估计你当初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心狠,竟然会被改编成话剧广为人知。”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接着说下去,“每天听见无数观众咒骂剧中的自己,感觉一定不好受吧?”

“……”

“既然你不肯开口,那么我来帮你讲述你的故事吧。”金露出一个微笑,“你和同村的布拉德以及斯卡莉特从小一起长大。你们本该是亲密无间的好友,但一件事情改变了你们的命运——你们俩同时喜欢上了斯卡莉特。不久后你收到教会的赏识被送至城中的神学院进修,而布拉德则和斯卡莉特一起待在村子里。几年后你学成归来,满心希望着能和斯卡莉特在一起,却发现斯卡莉特喜欢的人是布拉德。当时布拉德已经去了其他城市上大学,而斯卡莉特又正好在教堂做了修女,你意识到自己还有机会,便刻意对斯卡莉特无微不至地关怀着,拉近了你们的距离。谁知此时布拉德因意外休学回来,斯卡莉特的身心都放在了照顾他身上,而忽视了你。这让你感到十分愤怒和不甘,于是你制造了一个意外杀害了布拉德。果然,布拉德死亡后,脆弱的斯卡莉特更加依赖你,终于你们成为了恋人。本来一切能够这样顺利的进行下去的……”

“……”

金看了看对方完全苍白下去的脸色,喝了口格瑞递过来的水润润嗓子,继续讲述:“可谁知斯卡莉特偶然发现了布拉德死亡的真相,认清了你的真面目,要和你一刀两断。你慌了,不惜代价的想保守住自己杀了人的这个秘密,以保证你的前途。然而斯卡莉特坚持要报警把你的罪行公之于众。你不顾她还怀有的身孕,你的亲生骨肉,想要加害于她,可是因为教会人员众多不好下手一直找不到机会,只能以她的家人的性命来威胁她保持沉默。后来她的父母突然病逝,孩子也流产了,你怕自己没了威胁她的把柄,竟然向教会污蔑她是不洁的魔女,亲手把她送上了火刑架,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烧死。对吗?”

“……”

“事后你为了杜绝后患,还想杀了斯卡莉特唯一的妹妹,却发现她早已消失不见。此时教会内部发生斗争,你的地位一落千丈,就想起来布拉德的身份,秘密整容成布拉德的样子代替他回到了学校,凭借你出色的天赋完成了他的学业,当上了心理医生。步入社会后,你由于内心的挣扎,经常回想起斯卡莉特。既觉得对不起她又恨她的背叛,渐渐地你把这种仇恨放大到了女性身上。于是你制造了多起失踪案。那些被你虐杀又缝合的女尸,代表了你心里对斯卡莉特的又爱又恨的纠结心态和妄图制造出一个你心中不会背叛,百依百顺的完美女性形象的极端心理——人偶是不会背叛主人的。所以杀了一个又一个女孩,制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人偶。罪恶的累积只会使你在沼泽里越陷越深,你对这种精神变态的行为上了瘾。然而此时,一件在你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

“你本以为当年的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可是你不知道,你和斯卡莉特生前的一次争执,已经被一个福利院里的女孩偶然听见。那个从小就被斯卡莉特悉心照顾的孩子目睹了斯卡莉特被污蔑,被冤枉,被烧死,却无能为力。她的精神在斯卡莉特死亡的那晚收到了巨大刺激,造成了选择性失忆,忘记了曾经的一切,但脑海中却印象深刻地留下了斯卡莉特,斯图尔特这两个名字,和那场火刑触目惊心的画面。零碎的记忆每晚出现在她的梦境中,当年现场的恐惧也伴随着梦境一直纠缠着她长大。终于她成年了,把这个从小到大出现在梦魇中的破碎故事加上自己的想象写成了一本书。在意外的畅销后,这本书被改编为话剧,而且由她亲自主演。你当然也看到了这本书,这本书的出现唤醒了你沉睡了二十多年的恐惧,即使知道所有人只把这看做一场戏剧,但当听见观众们对男主角的无情和无耻痛斥指责之时,你还是觉得所有的矛头都在指向你。你仿佛成了暴露在阳光下千夫所指的罪人。你急切的想知道这本书的作者是谁,就在这时,你恰巧迎来了一位新的病人。你惊讶地发现她就是作者,也发现了她异常的精神状态。猜测出了一切后,你打着治疗的幌子,给她进行错误的精神诱导,骗她吃下会使病情加重的致幻药物,让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直到27日她跑到你家向你求助,在得知她准备明天就报警来消灭那些不存在的臆想怪物时,你动了杀心。在杀人之后,你带着她的尸体以她的身份登记进了剧院,凭借着早年曾在剧院打过工,对内部结构了如指掌的你又假扮为修理工完成了布置尸体的一切工作。然后在案发当天,亲自到现场目睹这场好戏。”

“……”

“由于从斯嘉丽那里得到的消息,你找到了藏匿在三区教会的米切尔——斯卡莉特失踪多年的亲生妹妹。尽管她当年为了逃命自己用刀毁了容,依旧没能在二十年后逃脱你的毒手。作为知情人,她对于你来说必须死。所以你制造了第二起案件。你砍下她们的头,是惧怕看见她们的面容,拒绝面对你自己的罪孽。你当然没有忘记斯嘉丽提到过的米切尔带着的另一个女孩安琪儿。虽然不知道她是否知道当年的事情,但为了以防万一,你也早已以她的大学资助者的名义取得了她的信任。昨天我们的到访已经让你感到了危机感,所以今天下午你就约了安琪儿到你家,准备杀了她。对吗?斯图尔特先生。”

“……”斯图尔特漫长的沉默持续了很久。看着金的眼睛,他终是叹了一口气,握紧的拳头也无力地松开。“你不是个简单的警·察。”

“特案科的大家都不是。”金笑了笑,“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得出的结论,而是大家的线索汇集到一起的结果……那么,斯图尔特先生,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所有的一切你们都知道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老人布满皱纹的脸此刻看上去更加苍老,颓然地低下了头。

“不,也许有的事情,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金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看着老人突然抬起来的头。

“……什么?”

“你真的认为,斯卡莉特当年……流产了吗?”

“!”

“你的意思……是……不……不会的……不可能……”

斯图尔特浑身开始颤抖,冷汗直冒。

“没有什么不可能。”

金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语气也硬派起来。

“你差一点……就杀了你的亲生女儿。”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