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望所归 (9)

同人 2096字 2017-09-14 00:53:28 1条评论
推荐
赞 (18)

订阅

连载

样式

这章乱七八糟的,鬼知道我写了什么

“还是算了吧,格瑞那烈斩一刀下去,鱼连带着下面的石头都得碎了,搞不好裂缝都得蔓延到地壳去。”而且那把刀可是曾经架在伏晨脖子上过,她有心理阴影。

伏晨笑了笑,随即从外套内侧掏出一把看上去十分精致的匕首,那匕首同体黑色,刀刃处泛着淡淡的银色光泽,乍一看就知道很锋利。

“你出门随身带刀的吗?”紫堂林坐在对面看着伏晨已经拿匕首剖开鱼的肚子,同时从怀里拿过一个刚在不远处果树上摘的果子咬了一口。

伏晨用匕首把鱼的内脏都挑出来,沾了血的匕首似乎在泛着略显诡异的红光。

处理好一条鱼之后,伏晨不慌不忙的把另一条鱼放在石头上,重复刚才的动作,“这是小女的习惯。”

“话说,林,林子里的果子你最好掰开看看再吃,因为里面可能有……”

伏晨的话突然停住,她盯着紫堂林手里咬了一口的果子,愣了半天啥也说不出来。

其他人也是。

“怎么了?”紫堂林疑惑的看了看周围的人。凯莉指了指紫堂林手里的果子,他顺势低头看下去…

只见那个被他咬了一口的果子里,半截白色的小东西正扭来扭去,然后慢慢的一动不动,至于另一半…

意识到自己吃了什么东西后的紫堂林立刻疯了一样找水漱口,强忍着反胃的感觉,然而金和紫堂幻已经吐了…

于是就可以看到格瑞在给金顺气儿,Z天使在给紫堂幻顺气儿,紫堂陆在给漱口的时候不小心咽了一口还给呛着了的紫堂林顺气儿。

“其实…”伏晨把处理好的几条鱼拿走放烤架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和污渍,“这玩意,蛋白质挺高的,而且…”

“不伏晨你还是别说话了…”安莉洁赶紧阻止伏晨再说下去,鬼知道她会不会一鸣惊人…

“啧,一群渣渣。”嘉德罗斯毫不客气的拿过一条已经烤好的鱼开始啃,“不就是吃了条虫子吗?”

“就是就是,不就是吃了条虫子吗?至于吐成这样吗?”雷德狗腿子一样的附和着。

伏晨耸耸肩,不紧不慢的把第二条烤鱼翻了个个儿,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就是啊,一条小虫子而已吗,人家还有的生吃蚯蚓毛毛虫还有大拇指那么粗的白白胖胖的爬虫一口一口吃掉都面不改色,还有…”

“你把嘴闭上吧。”雷狮一个易拉罐就砸了过来,“卡米尔也快被弄反胃了。”

伏晨轻松躲开了迎面而来的易拉罐,然后嘿嘿一笑,继续默不作声的烤鱼。

其实负责烧烤的除了伏晨以外还有秋,毕竟二十多个人呢,一个人烤累死都供不上,伏晨烤好另三条鱼的时候正好莱娜说过来替换,秋那边则由丹尼尔换了下来。

伏晨倒也没拒绝,跟莱娜说了声谢了就拎起那三条烤鱼往小溪边刚停止呕吐的三个人处走。

“来来来,吃掉鱼压压惊。”伏晨无奈的把烤鱼递了过去,“其实…紫堂林你没捡着毒蘑菇吃了就不错了。”

“你咒我吗?!”

“好啦好啦小女不说话就是了…”

此时,雷德正拿起一个小碗装了几个之前带来的草莓仔仔细细的洗干净然后跑了回去。

“祖玛祖玛!我给你洗了草莓哦,洗的可仔细了你吃吧!”

蒙特祖玛看了看雷德又看了看他手里装着草莓的碗,刚要说什么就听雷德又来了一句。

“祖玛祖玛,要不要我喂你啊!”

“不需要。”蒙特祖玛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接过雷德递过来的草莓,拿起一个轻轻甩掉上面的水就吃掉了。

雷德全程围观蒙特祖玛,最后终于忍不可忍的后者转过头,面相雷德,“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祖玛你真是太可爱了,真的是无论什么时候都特别可爱呢。”

—祖玛,你无论什么时候都特别可爱呢,所以,可爱的祖玛,活下去吧。

一句话冷不丁的从蒙特祖玛脑海里冒出来,蒙特祖玛一愣,随即看向雷德,而说过这句话的人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蒙特祖玛沉默了一会,低声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吃草莓。

“哎哎哎?祖玛你刚才是不是‘嗯’了你声,时不时!!”

雷德仿佛要原地爆炸一般噌的窜了起来。

雷狮看了看那边,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边上的一串鸡翅,递给安迷修。

“安迷修,要不要我喂你吃啊?”

“…”往这边走的伏晨差点被脚下的石头给绊倒,卡米尔也略显惊讶的看向了自己的大哥。

“恶党你抽什么风啊?”安迷修一副看到假雷的表情,而一旁的雷德也很是愤慨的指着雷狮,“喂雷狮你什么意思啊!想打架吗?”

“来啊,本大爷怕你不成。”

“你们两个打算崩山吗?”伏晨赶紧制止,拜托这两个人如果打起来了半个山都没了好吗?

伏晨拾起一瓶啤酒,掂了掂,“唉,雷狮,要来喝两杯吗?”

“哈?跟我喝酒?你可想好了,醉了我不管。”

“放心好了,小女了不轻易喝醉。”

于是当在小溪的六人组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雷狮和伏晨正在尬酒【这又是什么词儿】

“天呐…伏晨也太厉害了吧,喝这么多,都不醉吗?”埃米看着伏晨身边的易拉罐,惊叹不已,艾比也表示赞同,“姐从没见过酒量如此惊人的女孩子。”

“喝了这么多…伏晨竟然一点醉的迹象都没有,真是厉害。”鬼狐天冲也忍不住评价了一下。

“不,伏晨有点醉了。”卡米尔拉了拉围巾,“她只是不上脸而已。”

“哦?卡米尔大人何以见得?”

“她说话的时候,自称没有了。”

“呵,头一次有人跟本大爷比酒到现在还没倒下的。”雷狮晃了晃手里的易拉罐,然后一口喝光,伏晨笑着起开另外一瓶啤酒,冲雷狮做了个干杯的动作。

“我早说过了,我可不会轻易喝醉的。”

“这点啤酒对我来说,还不算多。”

“真的自称都没有了啊…”金大吃一惊,“卡米尔你观察的也太仔细了吧。”

“是啊,真是仔细呢。”帕洛斯阴阳怪气的笑了笑,随即收到了卡米尔一个不友善的眼神。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