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瑞金/lof搬运)(1)

同人 2172字 2017-09-14 07:48:15
推荐
赞 (16)

订阅

连载

样式

从自个儿lof搬运的,本来是一章完结的来着但是写不完好像

这就很尴尬了金

太阳花【百日瑞金解放大会】


手书没完成,就把这个存稿发上来救急。


我跟你们讲我拿性命担保我真的没有画到一半咸着去看小姐姐看正太看小哥哥看萝莉了我真的没有!!!【被打死】


反正要么是云落落咸着了要么是我咸着了要么是我们两个都咸着了【强行解释】


ooc有


全世界的ooc都是我的。


你们别抢。


cp向,瑞金,现代都市par,青梅竹马梗,作家和画家梗,短篇。


有刀。


寄来的刀片一律不签收等着退回吧哼。


总觉得一篇写不完怎么办……emmmm…………


学校舍友大半夜和她对象打QQ电话吵到睡不着

妈的想打人,靠


只放1-6


如果以上OK?



————————————————————————————————


1.格瑞是个知名的小说家。


虽然是个家里宅,但身体却好的有八块腹肌。

没什么事绝不出门。


但比如笔芯没了,键盘坏了,家里的菜吃光了等等,他就一定会出门。


出门去采购。


还是采购一大堆回家囤着的那种。


所以平常出门一般没人认识他,但他背后依旧会跟着一群的迷妹。


为什么?


你傻呀,因为他帅。


按一个迷妹的话说,他的白发能在阳光下折射出雪一般的光芒,高冷傲娇,简直是心目中的冰山男神。


“……啧。”


格瑞为此不以为意,并咂了咂舌。


买好东西,甩掉一屁股的迷妹,回家。


就这么简单。












2.金是一个知名画家。


平常一般总在大街上溜达,理由非常的理直气壮,说是找素材,再在家里闷下去他快发霉长蘑菇了。


于是街坊的人都认识他。他一出门走,走完一条街,手上就塞满了别的大爷大婶送他尝鲜的食物,后边跟着一屁股的小跟班。


于是金欣然接受,并把得到的食物分给跟在后边的孩子们吃。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有个好人缘——出门打招呼都能打到口干舌燥。


按孩子们的话来说,金哥哥像一个太阳闪闪发光。


于是金很开心,又给他们每人买了棒棒糖。










3.

金和格瑞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就连基础的电话通话也没有——准确地说,格瑞刚搬出去的时候他们还有联系,但后来自从金的手机丢了换新了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因为金从来记不住电话号码,一般都是在手机的通讯录里存着。没了原来的手机,他就失去了与外界联系的一切途径。


手机是本体,就他。


有一次金去他姐姐秋家,秋对他说起这件事,让他有空去联系一下格瑞。


他万能的姐夫丹尼尔帮他查到了格瑞的电话号码——金对此非常感谢,然后立刻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和他的姐姐姐夫打了个招呼去阳台拨通了电话。


二十秒后,金从阳台回来了。


秋还在纳闷电话打得怎么那么快,但看到她家弟弟沮丧到掉色的样子后,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没打通?”秋放下正在刷的手机,从桌上丹尼尔削好切块的苹果里用牙签扎起一个苹果递给她弟弟,然后自己也扎了一块咬了一口。


“……嗯,电话里说是空号……”金接过苹果,大口嚼着,好像这样就能减轻他心中的悲伤一样。


“嘛,估计是换了号了。”秋吃完了一块苹果,把牙签插回了盘子。“毕竟我们查的的是你丢手机之前的记录。”










4.如果说之前格瑞和金只是普通的发小关系,那么现在,是一切孽缘的开端。


当然这只是格瑞一人的看法。


请问你许久不见的发小住在你的隔壁街区而你却傻乎乎的住了三年才发现并见了面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在线等,很急。


格瑞的脑子里当时只有这个想法。










5.要不是自己街区的超市里不卖鼠标,格瑞或许就不会久违的走出自己的街区,跑去隔壁街区的百货商场看有没有鼠标卖。


或许就不会遇到金了。


此时的格瑞一脸复杂的提着装着新鼠标的盒子,望着对面同样一脸复杂的背着新画板的金。

两人相对站了好久。格瑞看到金的表情渐渐从不可置信的震惊到老友重逢的喜悦,然后金首先打破了沉寂。


“……格瑞?”


“……金。”










6. 他们在百货商场的二层找到了凯莉经营的咖啡店坐下——这位大小姐曾是他们高中同学。


至于为什么一个生长在大企业的大家闺秀会叛逆到大学脱离本家自己创业,格瑞和金这对青梅竹马很默契的没有过问——你知道的,贵圈真乱。


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讲什么话题。金漫不经心的用刀叉扒拉着盘里精致的柠檬蛋糕,一小块一小块的切下来吃掉,一段时间后竟把圆形的蛋糕切成了一个箭头的样子。


格瑞垂着眼,透过飘渺的蒸气眼神涣散地盯着杯中醇黑的曼巴咖啡,混着奶精随搅拌勺的运动而慢慢变的浑浊。


“……金,你……最近还好么?”


像是不经意提起一样,格瑞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闭了闭眼,随即便扭过头看向一边——其实他本想看一下街景的,但是忘记了这是在二层的小隔间——他的眼前只有一堵金红色的,带着花纹的墙。


他不禁要为自己的行为扶额。小时候也是,在金身边总会做出不符理智的事情——就好比向金看齐,一不留神踩进泥水坑。


“啊……还好啊。”金正在试图把柠檬蛋糕上的果酱扣出曲折的花纹,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咣的吧刀和叉不算轻的放在盘子的两侧。


整个桌子都轻微的震了一下——包括那杯被格瑞倒了四杯奶精的,可怜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曼巴咖啡。


刚才格瑞又按了一次铃试图再要一杯奶精,但并没有成功——听到铃声赶来的凯莉一瞥格瑞杯中惨不忍睹的杰作,劈头盖脸的骂了他一顿甩头就走,骂骂咧咧的,丝毫不管她在客人面前保持了三年的淑女形象毁于一旦。


“你要喝拿铁就直说,再把奶精放下去你到底是要喝奶还是喝咖啡?”


凯莉身上的火气连金都能感受到。甚至认为可以和住他家楼下的一对红绿夫妻烧菜时媲美——当然这都是他们刚搬来的时候,他现在还记得当时冒完黑烟后楼下一阵乒乓响,还伴随着尖叫。


“祖玛祖玛我错了你轻点捏——啊——疼!!!”


真是凄惨,金打了个寒颤。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