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道——凤白视角》

同人 2392字 2017-07-17 22:14:34 5条评论
推荐
赞 (13)

样式

前方凤白龙信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双视角梗,另一半沈辞主笔。id请搜:家妻韩信

私设一大堆堆

王昭君李白兄妹设定,年龄差有,雷者甚。

私设天神不能下凡。


或许,能在我漫漫长路中,添上浓重色彩的人,除去胞妹王昭君外,还有龙族那个不安分的白龙。


幼时,同昭君坐在族中长者前听着夫子讲经,从老人家身后大开的窗看出去,能看到院中载着的那棵成了精的老梧桐。年龄倒高,火气不小。平时也只许凤族里身份地位高的或者是年长的临时停下来歇个脚。若是旁人轻易攀爬,梧桐生起气来,抖落的叶子能把夫子的讲经堂盖住。

也不知道龙族的那个韩信是怎么和那老妖精搭上了话,每日听经走神时,一抬眼,总是能看见他伸着脖子往里面看。

撞上你看向他的眼睛,也丝毫没有自觉不对,大大咧咧的给你个笑,做个鬼脸继续伸着脖子往屋子里凑。

“兄长兄长!你看到窗外的那条龙了么?他好讨厌!老是盯着你看!”昭君如是说道。

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并没有当回事。

我没想到的是,昭君会同夫子讲。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条小白龙也蛮可爱的,特别是在昭君向夫子揭发他,被夫子从窗子往外赶的时候。

晨课结束,“凑巧”能碰上屋外刚从树上溜下来的韩信,也会笑着搭俩句话。

“每天爬树你也不嫌累?你若想听经,直接和我说就好,帮你同夫子打个招呼,大大方方坐进来听也省得你每天影响君儿的注意力。”

本意只是客套,不曾想对方顺其自然的应了声,第二天真的光明正大坐在讲经堂里,弄得自己哭笑不得。一来二去,还真成了朋友。

一日,他邀我去后山喝酒。

酒过三巡。我听他说。

他说,他想下凡,亲自去踏踏人间。

纵行山河万里,肆意九州五岳。

说罢,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问我,要不要随他一同去。

我静静思考了一下,抿了口酒。我道“...抱歉”

能看得见他眼中的失落。

一时间有些心软,一句“我陪你”险些脱口而出,又被闯进来一头撞进怀里的昭君打断,再也说不出来。

我喜欢把玩他给我的那颗夜明珠,平日里闲来无事,或是在梧桐林外练剑闲暇时,总喜欢把它拿出来把玩一番。

绝大多数时候,他会化作原型,毫无声息的从我身后冲出来,将夜明珠衔在口中,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又快速向上略去。

就是想逗我化出原型,幼稚。我默默的想。

口是心非的那个总是我,尽管自己打心里觉得韩信的举动就像人界的黄毛小孩,却还是忍不住,每次都中他的套。

追上他把化为人的他压倒在梧桐林里时,语气中总是会染上那么一丝自豪,“东西该还来我了。”

随即又被身下的人翻个身,上下颠倒,带着他最吸引我的骄傲,回答我

“我不”


第一次长时间的分别,是在夜寒渐重,锦衾犹薄的时候。

昆仑作为众仙避暑的小行宫,需要一个黄帝信得过的家族前往镇守。

一直跟着黄帝征战的白龙一族义不容辞的承担了这个重任。

忍了将近一月,终是忍耐不得转身向平时嬉闹的梧桐林跑去。

我知道,他一定在那。


远处已经勉强能看到他的背影。

难得没穿铠甲,背影看起来有些消瘦。月光将他渡起一层氤氲,将那分消瘦填满。

离近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

“你别转身”我听到我自己说。“我就这么和你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明天早些走,九重天离昆仑路途遥远,莫要迟了再被责罚”

“若是闲来无事,不妨替我收些昆仑雪水,待你归来,我与你酿些酒喝”

肩上担着的承重的责将自己已到嘴边的话压了回去,只得说些有的没的,安抚住自己乱七八糟的内心。

“记得回来”闭上眼,最后一句,是嘱咐,更是期盼。

我听到他应。“好”


光阴如梭,白驹过隙。

纵使九重天上尘缘散的不那么快,看着日益成熟的君儿,也意识到他走的时间之长。

我依旧还是凤族人人称道的少族长,写得一首好诗,品得一壶好酒,使得一手好剑。

以酒填诗,以剑歌思。

我一度以为,我和他的缘分会到此为止。独独没想到,再相遇,物是人非,刀戎相向。


长久闭关,开关而出之日时,初次于殿上臣子处听到韩信谋反,以为只是众仙闲暇时一个无关痛痒的小玩笑,并未当真,甚至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话讲给君儿听。胞妹一瞬间的沉默使得心里略有不安。

这点不安次日便被提起。大殿被黄帝任命为将,镇压叛乱。宝座上尊贵的人的话语仿佛在耳边炸响一道天雷,霎时把我劈回原形。

披甲上阵,隔着仿若天堑的近百尺,细细打量对面无数魔人阵前银甲长枪的他。

没什么大的变化。

人稳重了许多,那份从前就一直吸引我的傲气,仿佛深深刻进了他骨子里,只是单单站着,就能感觉到他的自信与骄傲。

唔……似乎又瘦了些。

拱手一礼。

“在下凤族少族长李白,我等在此恭候多时。”略略一顿“守山龙族韩信,私自勾结魔界,触犯天条,特来缉拿归案,还不快束手就擒?”

意料之中,将对面那人不屑的眼神收入眼底。耳畔回响着他低沉的声音“那你就来试试看?”

这一战比我想象中要容易许多,韩信似是根本没打算反抗,向他使出的招式基本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被他硬生生承住。

看着他看向我的眼神,挥剑的速度慢了许多,不忍伤他,却不得不做。

他昏迷前,我听他说。

“连你...也不信...我...”

刹那间的愧疚铺天盖地袭来压得我喘不过气。

将旧时好友押送回九重天,沿途遇上的仙家无一不在夸赞自己年少有为,我面无表情的接受了这一切,满心扑在身边牢车里伤痕累累的好友身上。

他被关押待审。

我的使命已完成,被特许去天牢里看看他。

“值得么?”

我站在牢门外问他。

他深深的看着我,眼中的神色我看不懂。

他问我记不记得他说过的话。

我记得。

他说,纵行山河万里,肆意九州五岳。


那是我第一次背弃了父母宗族给我的责任,宝座上众仙家给我的期许,放下了我自己心中的坎。

我偷出了他的长枪,将他从关押处放了出来,送他来到封魔台边,用自己的血和咒语打开了通往魔界的大门。

“你看...我是信你的。”

听到他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走。

将他的枪递给他,轻轻的吻了吻他沾血的唇角。

我笑着对他说

“我还有我的族人,我还有君儿。”

“你好生保重”


他走了。

我不是那个可以拴住他脚步的人。

但我会成为系住他的那根线。

我会在九重天等着你。

我的韩信。

我的白龙。


看着他的背影,我眼角有未滴落的泪,嘴角衔着不消散的笑。




——END——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