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与白 (18)太于与偷酒贼三

同人 1170字 2017-10-13 00:13:16 3条评论
推荐
赞 (18)

订阅

连载

样式

我们要连上二个星期课

  我叫韩信,我迷恋上了一只狐狸。

  

  他是个迷,他每天一到傍晚就会消失;他会偷偷把一些纸张藏起来;他与我比武时会把长发束起;他会穿着我的衣服,只穿一件外袍,赤脚走过太子宫的大殿⋯⋯

  他让我越陷越深⋯⋯

  他让我喜欢上了,我原本厌恶的东西。我讨厌酒,但他的身上总有一股酒气,令我着迷。

  

  韩信发现李白又不见时,叹了一口气,这时进来一个侍卫,

  “报告太子,今天一个去查酒窑的待女说少了二缸酒。”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看到侍卫走了以后,韩信靠在椅子上,仰着头,

  “呵呵,李白。”

  

  夜阑人静时,酒窑里发出了许些声音。

  李白再一次撬开了酒窑的锁,走了进去,舀出一勺酒,举至鼻尖,准备细嗅一番。

  “你在干嘛?”

  “啊!!!”

  李白被这一声吓出了魂,酒勺向上一扔,连忙召出狐火,看清了那人的面孔。

  

  “太子?你在这干嘛?”

  “你说呢?”

  韩信的三个字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因为李白刚刚扔出的酒勺,落到了韩信的头上,酒水顺着银发湿了衣裳。

  “噗,对不起⋯⋯”

  李白抚嘴轻笑了起来。

  

  韩信一见李白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怒气全消失了。

  “你在干什么啊?”

  “⋯⋯明知故问,你在干什么?大半夜不睡觉还这守酒窑。”

  李白翻了一个白眼,拾起了地上的酒勺。

  “我是来抓叫李白的偷酒贼。”

  “行,李某又被你抓住了,你要怎么罚我?”

  “听过‘一杯倒’吗?想不想试试?”

  一杯倒,故名思义:喝了一杯就倒下了。可惜,酿造工艺复杂,并且只有龙族才可以酿造,千金难求。

  李白这种嗜酒如命的人,何止是知道,做梦都想试试。

  “你有?”

  “你跟我来便是了。”

  

  韩信牵着李白的手,走向太子宫,半路上碰到了巡逻的队伍。

  李白一下次跳进了池中,惊醒池鱼。

  

  “你干嘛跳进水里?”

  “条件反射。”

  李白拧了拧自己的衣服,

  “毕竟我是个偷酒贼。”

  “好了好了,别拧了,等下去我那里换掉吧。”

  “也只能这样了⋯⋯”

  

  “我好了!酒呢!”

  李白又只是穿着韩信的外袍出现在韩信的视野中,露出双腿以及一个肩膀。

  “你又不穿好衣服。”

  “你衣服很大⋯⋯”

  李白扯了扯领子,免强遮住了双肩。

  “我的酒呢!”

  “这。”

  韩信指了指桌上的一小杯酒。

  

  “就这么点?”

  “放倒你绝对够了。”

  “赌一把?”

  李白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可是千杯不醉,这酒一点也不⋯⋯烈⋯”

  

  语音未落,李白就身体前后摇晃,即将倒下时韩信把李白接住。

  李白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韩信身上,

  “你天天是哪么多,怎么这么轻?”

  “我的青丘狐是⋯⋯吃不胖的。”

  

  其实一杯倒并不是酒,是龙族调出来查奸细的,无论你是人还是妖还是神,喝一点就会失去意思,但情况像极了醉酒。

  然后别人问什么都会如实回答。

  

  “你最喜欢谁?”

  “妲己妹妹⋯⋯”

  “你表妹吗?你觉得龙族太子怎么样?”

  “很坏,天天让我批奏折,天天让我陪他练武,天天欺负我。”

  “你讨厌他吗?”

  “我不讨厌他,他也可以⋯⋯我想吃什么他都会让人准备,怕我冷给我衣服穿.也给我熬药⋯⋯”

  “你喜欢他吗?”

  “大概⋯⋯是有那么一点喜欢的吧。”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