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粉丝福利】【上】

同人 9585字 2017-08-13 09:37:50 3条评论
推荐
赞 (21)

样式

他会忘记所有人和这个世界,但是始终会有人记得他。

感谢小天使们给黎桑这只万年老咸鱼一次再生的机会。

黎桑永远爱你们。【笔芯芯】

ooc 不知道是不是安雷的奇怪文章。。。

有车!警戒!有车!

雷狮:某公司职员

安迷修:某公司职员

【搞事情ing】


≡≡≡≡≡≡≡≡≡≡≡搞事情的分割线≡≡≡≡≡≡≡≡≡≡≡≡≡


两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高佻身影并肩出没在游乐场里。

“喂,安迷修。”雷狮1米86的个子挂在比他矮了7厘米的安迷修身上,看起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嗯?”安迷修抬起头,那双宛如翡翠的眼睛还是三年前大学毕业时的单纯和清澈,只是在雷狮眼中看起来却多了些无奈。

被生活挤压的无奈。

“你还要去骑旋转木马吗?我看那里有几个空座。”

“不了吧。”安迷修把雷狮环在脖子的手臂拉开,“我早就没那个童心了。”

雷狮现在看起来有些尴尬。

“你以前是有这个童心的。”

安迷修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雷狮经常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于是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往前机械地走着。

“安迷修,你有一点儿理想能怎么样?会矮10厘米吗?”雷狮见人家不搭理他,就自己找话茬儿。

安迷修转头看了看雷狮,嘴角微微上扬,牵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已经矮了10厘米了,原来我一米九的。自从认识了你,雷狮,我身高就以一年2厘米的速度压缩。”

“关我什么事儿?你还真能瞎扯淡,说得和我是你的理想似的。”

“雷狮,自做多情就说的你。”安迷修翻了个白眼,看见雷狮的一脸不屑心里觉得有些可笑。

走了一会儿,安迷修伸手指了指前方的大型游乐项目。

“雷狮,上去玩一把?”

“不了。”雷狮摇摇头,“我打算在地上做个海盗。”回想起刚毕业时被安迷修吐了一身的恐惧他还是一口回绝了。

“你说得也对,就咱这破地方,连海都没有,能做哪门子海盗?”

“……”

两人沉默了许久。

“嘟——嘟——”安迷修插在裤子里的手机不安分的一阵颤动。

“喂?安迷修吗?”对面一个沉稳的声音灌进耳道。

“是,经理。”

“你之前请的那个假准了,你和雷狮业绩都不错,好好休息吧。”

“谢谢经理。”

安迷修又把手机塞了回去。

“你手机铃怎么还是我那天放屁时录的那个?”

“早换啦,你听什么都像放屁吗?!”

“听你在床上哼唧不像放屁!”雷狮说完这话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安迷修此时真希望自己不认识这个笨蛋。

“雷狮。”

安迷修追过去一把扯住卫衣帽子,按着肩膀把雷狮强行转过来,十分严肃地看着对方惊恐的一汪紫水。

“刚刚经理打电话说……”

“怎么了?”声线略微颤抖,就像是病人家属听到死亡通知时一样。

“看给你吓的!”安迷修揉了揉雷狮的脸,突然笑了。

“经理说,让我们休一次月假,好好休息!”

“哎?就这些?!”

“对啊,你还要哪些?”

“看你刚才表情吓死人的,我以为咱俩谁被炒了。”雷狮终于松了口气,脸上因紧张引起的潮红也渐渐褪成惨白。

安迷修眼尖地看到对面的人不太对劲。

“雷狮?你……”

雷狮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安迷修身上。

“没事儿,不用管……”

“你你你都这样了还不去医院看看在这儿干嘛呢……”

“死不了人!”雷狮恶狠狠地瞪了安迷修一眼,紫色的眸子中多了些疲惫,“就是昨天赶了个通宵,睡眠不太好。”

“哦。”安迷修松了一口气,“去坐一次摩天轮咋样?毕业了再没去过。”

这个被什么骑士道束缚了二十多年的笨蛋少年,第一次坐摩天轮时被吓得头发都和芦荟似的嗞啦一下竖了起来。

“嗯?恐高好了?”安迷修对上雷狮的眼睛,里面似乎装着一片辽阔的星辰大海,安静地如同这座连风都少见的城市的郊区湖泊。

他没见过海,但他见过晴天的夜晚里,头上那一片缓缓流淌的星河。

他喜欢那片天空。

远处的摩天轮转动着,隐在一片淡淡的雾里。

“嗯,好些了。”

“那就过去吧!”雷狮拉起安迷修的手,被拉的人却是一个激灵。

“安迷修,你没点病吧?”雷狮回头对上一双惊诧的眼睛。

“没事儿,条件反射。”

怎么可能没有事?那只握住自己的手凉得惊人。

“过去排队吧!”雷狮拽着安迷修沿着彩色鹅卵石小路往摩天轮下走去,丝毫没有在意到安迷修难看的脸色。

到了一看,长龙般的队伍着实把俩人吓了一跳。

人挤人,挤死人。

在汗水和汗臭味的洗礼下,终于在两个小时后坐到了摩天轮上。

“哎妈,热死我了!”雷狮刚上来就嗷嗷着热,“密不透气的,大夏天要死人了!”

这时,安迷修把一个冰凉的东西按在了雷狮的脸颊上。

“握艹,吓死人了!”雷狮拿下安迷修的手一看,“蓝莓味碎碎冰?你怎么还吃这个,又不是小时候了。”

“我还有根热的,芒果味。”安迷修掰开蓝莓冰,递给雷狮,“就是太甜了,我记得你不喜欢吃甜。”

雷狮吃惊地看向安迷修,伸出的手僵持在半空中。

突然,脚下一震,摩天轮上升了。

“我的妈呀!”安迷修整个人都吓得跳了起来,头撞到了厢顶,手里的碎碎冰掉到了地上。

雷狮叹了口气,幸好这厢只有他们两个人,因为现在安迷修这个笨蛋正缩在他怀里发抖。

明明知道自己恐高,还作死要坐摩天轮。

雷狮回想起小时候他还没被家长带过离开L市时,两个人在游乐场里坐海盗船自己还被吓尿过裤子,而他却笑嘻嘻地对他说:“恶党,做为海盗你竟然会晕船哎!”

“安迷修你个笨蛋,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

“啊喂!”安迷修缩成一团抗议着,“你还好意思说!你当时在宿舍里睡觉压得我都喘不上气好吗?”

“那有本事你下来啊!”

“下就下。”安迷修紧闭着眼从雷狮身上滑了下来,蹲在玻璃地板上。

“睁眼啊,外面风景可好?”

此时摩天轮已升临至最高点。

安迷修睁开眼,看见自己蹲在半空上,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玻璃地板上起不来了。

“雷狮……把碎碎冰吃了……”

晕过去之前还不忘嘱咐雷狮把碎碎冰吃了,然后雷狮就看着他躺倒在碎碎冰上。

雷狮掏出手机,拍了张安迷修睡颜照,发到了论坛上。


楼主:我有一艘海盗船

好基友恐高在摩天轮上晕倒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图片 jpg.】


2楼:好吃的蛋糕

哇!大哥的沙发!


3楼:偷走全世界的伊利牛奶

渣渣,当然是抱下去啦!


4楼:坐看货架加奶时

……


5楼:星月大佬

3、4楼的ID在搞事情哎!


6楼:(楼主)我有一艘海盗船

各位能正经点吗?快到底了!


7楼:星月大佬

我赞成3楼,公主抱抱下去吧!然后再开间房……


8楼:黄黄的小箭头

格瑞你在不在?超市货架加奶了!


9楼:偷走全世界的伊利牛奶

我去!又加奶了,我家仨冰箱都装满了!


10楼:坐看货架加奶时

@黄黄的小箭头

金,你先别着急买,堵住嘉德罗斯,我先去他家把冰箱全砍了。


11楼:好吃的蛋糕

大哥,晚上回来给我带块蛋糕!顺便嫂子长得不错,记得带回来!


12楼:偷走全世界的伊利牛奶

@坐看货架加奶时

格瑞你等着,我不去超市抢奶了,我要去你家把你的金的抱枕全扔出去!


雷狮看了看到底了的摩天轮,收起手机,扛着安迷修走了出去。周围一片吃瓜群众。

“什么狗屁论坛……屁用没有……”

雷狮翻了个白眼,看到安迷修后背被碎碎冰湿了一片,透过白色的衬衫能看到洁白光滑的肌肤。

想犯罪。

接着,他腾出手,给“星月大佬”发了个6.66元的红包,留了个言。


13楼:(楼主)我有一艘海盗船

@星月大佬

十分感谢,你的建议被采纳了。


【专属红包】


回复:

星月大佬:应该的,应该的。


【星月大佬 领取了 我有一艘海盗船 的专属红包】


这家伙晕了,在游乐园也玩不了什么了。雷狮背着安迷修走出了游乐园,打了辆车。

半路上安迷修才有了点意识,一晕晕了几乎半个小时。

“雷狮……”缓缓地睁开眼,然而嘴干的几乎发不出声音,嗓子也哑的厉害。

雷狮恍惚间觉得大腿上的人有了些动静,低头一看,脸红的像蒸笼里的红皮地瓜(红薯)。伸手探探额头,烫手。

一回想,可能是昏过去的时候压在碎碎冰上着凉了。

“你个笨蛋,”雷狮把安迷修眼睛盖死,把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恐高就算了,还发烧。”

出租车一个转弯,安迷修才发现自己在车上。

“雷狮……我们是要去哪儿……”声音嘶哑的像是在磨砂纸上擦过似的。

雷狮把他搂进怀里,“闭上嘴吧!去你家。”

怀里的人动了动,响起轻轻的鼾声,雷狮才放下心。

“在这里下车吧。”雷狮交了钱,把安迷修抱上了楼。

卡米尔开了门。

“卡米尔,把你嫂子扔床上。”雷狮站在门口,把安迷修送到卡米尔怀里,“我下楼给你买蛋糕。”

“嗯,大哥快点儿回来!我今晚订了炸鸡外卖。”

“切,你还不如说你订了串的外卖。”说着,关上了门。

关上门的一瞬间,天昏地暗,几乎要跌下楼梯。

雷狮一只手死死地按着心口的位置,另一只手扶着墙,冷汗顺着头发和脊背淌下来,黑色的紧身衣被突如其来的再次打湿。

“这种时候,千万别出什么茬子。”他告诉自己。

卡米尔大学也已经毕业了,在没有找到能糊口的工作前,自己不能先离开。

慢慢地扶着楼梯下去,却直接从蛋糕店门口经过,先进了一所平民药店,买了一盒甘草糖和退烧药。

他就没打算吃药。他自己也知道吃药并没有什么用,只是一时的压制而已。

然后,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总会迎来彻底衰竭的那一天。

雷狮不怕卡米尔知道,他怕安迷修知道。因为发病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而安迷修本人完全不记得。

有时不记得会是一件好事的,因为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雷狮十一岁,安迷修十二岁。

那一年,雷狮不仅记得,而且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阴影。

那之前,安迷修还没有离开L市,他们曾经以为他们永远不会再分开。要一起上学,一起工作,以后甚至还会同时举行婚礼。

但是,一次突如其来的溺水打破了他们所规化好的所有的美好的未来和彼此许下的承诺。


十几年前,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在海边溜达,结果安迷修不知道怎么了,从自行车上摔了下去,直直地掉进了海里。

水很深。

安迷修不会游泳。

雷狮吓了一跳,从自行车上跳下来,跪在地上,伸手死死地抓住安迷修的手腕。

“恶党!”安迷修在海水里泡着也没忘记把雷狮的手掰开,“松手!你拉不住的……我们会全掉下去的!”

“笨蛋骑士……我才不会放弃的,而且我会游泳的!”雷狮的身体被安迷修向前拖了几寸远,而手依旧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

几分钟后,安迷修感觉到自己正在下沉,头脑麻木,身体渐渐的失去意识,而手上的痛感却十分清晰。

一抬头,只见岸上的少年额头挂满了汗珠,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而他也已经在海岸的边缘,挣扎着,试图救自己。

他对自己说:要清醒,要清醒……

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自己会把岸上的人也拖下水。

他做不到。

“雷狮……”安迷修闭上眼睛,松开手,一瞬间的失重感告诉他:他解脱了。

“安迷修!!!”

“对不起。”三个字尚未出口便被淹没在碧蓝的泡沫里化为虚有。

眼睛周围一片火辣辣的刺痛,泪水和海水一样的苦涩。

不断的耳鸣刺激着大脑。

头顶上突然响起模糊的激水声。

“对不起啊,我可能要违背自己的承诺了。”

睁开眼,模糊的视线中,一对明亮的紫瞳。

后来,两人都先后被路过渔民打捞了上来,只因为海面上漂着一根星星头巾。

被打捞上来的少年紧紧地抱住彼此。

雷狮因长时间的缺氧而诱发了心脏病,心脏因没有充足氧气而导致部分机能萎缩,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

安迷修在被打捞上来时竟然还有意识,口中不住地说着什么,却没人能听清他说了些什么。

安迷修因缺氧造成大脑忆记缺失,也就是常说的——失忆。

当雷狮在各种仪器的共同运作下终于保住了命时,安迷修一家却早已因为觉得晦气而偷偷举家搬至A市。

雷狮醒来是为了看一眼那抹他喜欢的翡翠绿,结果他只看见了一片冰冷的仪器和滴滴答答的仪表盘。然后是飞奔而入的医师和护士,他们在不停地交流着,而雷狮恶狠却什么也没听到,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接着,他被送进了普通病房。

待他睁开眼,空荡荡的心不断地撞击着四周的墙壁,他伸出手,摸了摸胸口,还在不断地起伏着。

卡米尔在床边睡得很沉,结果床一震,他也不管自己梦到了好吃的蛋糕和点心,马上睁开眼,看到了他苦苦等待了四天的人终于醒来。

“安迷修呢……”

“他走了……”

“去哪儿了?”

“我……”

雷狮突然变得狂躁了起来,“卡米尔,说!”

“大哥你的点滴还在……”卡米尔试图岔开话题,然后才发现自己不得不正面这个问题。

“安大哥去A市了……”

A市?

就是那个连海都没有连风都不刮的A市?

妈的智障。

雷狮盍上眼睛,他挥挥手示意卡米尔出去。

接着,在关门声响起时,眼泪还是冲破了所有的屏障,沿着少年尚还圆润的脸滚落在洁白的床被上。

他最终不得不一个人在病房中面对安迷修的不辞而别,用无声的哭泣来调整内心的不安和惶恐。

后来,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离开L市,去A市找那个人。

“大哥,他失忆了,你就算真的去找到了他,他也不可能还记得你的。”

但是,卡米尔千计万算,却就是没想到他的大哥即使在各种烦心事的阻挠下,还依然记得这个决定,并且实现了。

那年,高考,雷狮以全L市第一全国第四的成绩考入最好的大学——A大。

直觉告诉雷狮:他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直觉没有骗他,并且他们还幸运的分到了同一间宿舍:C306(C栋3楼6号)。

雷狮不喜欢306这个数字,那是他醒来后听到那个糟糕的消息那天的日期。

不过还好苍天眷顾,他终于在时隔七年的光阴后,再次见到了他最喜欢的绿色。

只是那人不再记得他,不再记得自己,不再记得所有人,不再记得他曾经许下的承诺,和他发誓将要奉行终生的道义。

还好,还好有人还记得彼此。



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走进了蛋糕店。

“两份水果蛋糕,谢谢。”

当雷狮拎着大包小包跌跌撞撞的爬上了楼梯时,看到家门还敞着。不一会儿,家里就响起了卡米尔的鬼哭狼嚎。

“卡米尔!”雷狮连忙跑进门,只见卡米尔端着盆从房子这头飞到房子那头。

“大哥!你回来了啊?我刚想下去找你来着。”卡米尔从卧室探出头,“嫂子都吐了一床了,快过来收拾收拾!”

“我刚爬完楼梯,累死狮了……”说着,一头拱进沙发里,玩起了手机。



楼主:我有一艘海盗船

好基友发烧,吐在我床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2楼:天黑了

我跟你说,这可是上他的好机会,不要放弃。


3楼:黄黄的小箭头

楼上的是银爵吗?他怎么白天出来了??


4楼:偷走全世界的伊利牛奶

格瑞可能已经把我的冰箱给砍了,然而我还没找到他家在哪儿……【坐标:凹凸公园】在线等,超急!


5楼:星月大佬

哈哈哈哈,假的螺丝,你去公园找格瑞家,哈哈哈哈,你是真把他当成芦荟了还是当成花园宝宝了!哈哈哈哈!!


6楼:好吃的蛋糕

大哥……我其实很怀疑你是不是在摩天轮上干了些什么把嫂子弄病了……


7楼:星月大佬

楼上得加精!


8楼:偷走全世界的伊利牛奶

( •̥́ ˍ •̀ू )我找不到他家,你们这些渣渣快帮我找找!【坐标:XX奶吧】


9楼:(楼主)我有一艘海盗船

@好吃的蛋糕

卡米尔你别瞎说,你哥哪里是那种人?


10楼:天黑了

所以你们这个楼到底是干啥的?


11楼:加强版冷冻柠檬

突然冒出查水表!


12楼:星月大佬

@我有一艘海盗船

我去问问鬼狐天冲。


13楼:鬼天盟招生!无效免费不收钱!

@星月大佬

叫我干嘛呀,我上课呢!


14楼:黄黄的小箭头

格瑞叫我去吃晚饭了,各位灰灰!


15楼:嘚儿驾!骑士道!

妈的雷狮,我都快吐死了你还在想着干些什么不好的事……


16楼:好吃的蛋糕

啥子嘛玩意?嫂子什么时候醒的?


17楼:偷走全世界的伊利牛奶

算了,不找了,我要回去修冰箱了。渣渣们慢慢玩。


18楼:嘚儿驾!骑士道!

雷狮你等着,我一会儿出去就TMD干死你!


19楼:星月大佬

哇!骑狮道!卡米尔快打个坐标,我要去你那儿凑热闹!


20楼:好吃的蛋糕

@嘚儿驾!骑士道!

你别想出来,我把门锁了。


21楼:偷走全世界的伊利牛奶

哇,你们成年渣渣怎么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开火车!我都看不下去了!


22楼:坐看货架加奶时

嘉德罗斯,我把你钥匙拿走了。


23楼:黄黄的小箭头

格瑞你在哪儿!我被罗斯拐走了!


24楼:(楼主)我有一艘海盗船

@嘚儿驾!骑士道!

安迷修,你的论坛名你都不觉得奇怪吗?


25楼:星月大佬

什么?雷狮对安迷修身份产生了怀疑?


26楼:嘚儿驾!骑士道!

@我有一艘海盗船

不啊,我觉得挺好的。你TMD快点开门!


27楼:好吃的蛋糕

@嘚儿驾!骑士道!

嫂子,你怎么登陆的论坛?


回复:

嘚儿驾!骑士道!:不是,你们俩怎么了?我今天除了发烧还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我就是看雷狮玩,我就下了一个,发现我身份证已经注册了一个,就没换!


28楼:加强版冷冻柠檬

安迷修?你是不是当初搬家的那个?如果病了应该好好休息才是!


回复:

我有一艘海盗船:安莉洁,他什么也不记得了,你忘了?

加强版冷冻柠檬:啊对,他会不会看见啊……

我有一艘海盗船:没事儿吧,可以屏蔽他的,应该看不见。



雷狮放下手机,整个人瘫在沙发里。在这期间,安迷修已经隔着木门吼了好几次了,即使是套着耳机都很难隔音。

“雷狮……你快开门……你……我……”

这次的声音不太正常,雷狮突然心一紧,从沙发上蹿了起来,直奔卧室。

“咔啦”一声,门开了。只见卧室里的人蜷缩在单薄的毛巾里,身上被汗打湿。

“安迷修!”雷狮跃上床,抱起那人,伸手探了探额头,温度似乎比之前高了不少。

“吃点退烧药吧,我先去给你拿床厚点儿的被子。”雷狮给安迷修盖好毛巾,轻轻地关上了门。

卡米尔接到了外卖来的电话,于是就下楼去取了,留下雷狮一个没有什么自理能力的家伙。他翻箱倒柜地翻得家里乱七八糟后,才想起给卡米尔打一通电话。

“被子放哪儿?”

“柜子里啊。”

“我没找到!”

“算了,等我先上去。”

雷狮把手机扔到了卡米尔卧室的床上,起身去拿药。

“退烧药吃几片……”雷狮对灯看着说明书,却毫无头绪,于是随便抠了两片,倒了杯水。

“妈的,别吃死就行。”

雷狮推开门,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安迷修,起来吃药。”

“……”没有任何反应。

雷狮摇了摇头,把药含在嘴里,喝了口水,“你逼我的。”雷狮边想着边把头伸了过去。

先是用手把嘴撬开,然后又将嘴伸了进去。

雷狮将药吐进去还没完,又舔了一口安迷修的舌尖,细腻,柔软,于是他很强硬地含住了对方的整张嘴,从那两瓣有些干的唇,到每一处牙床,都用舌尖抚摸了一番。

舔起来味道还不错,不知道吃起来什么味。



门口处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大哥,别我嫂子病了你就欺负他,等他烧退了被欺负的就不知道是谁了。”卡米尔抱着一大袋子炸鸡走了过来,“快叫嫂子起来吃饭。”

一家子其乐融融地吃了晚饭。

刚吃过饭,安迷修就开始吐个没完,然后被雷狮强行拖上了床休息。

“好了笨蛋,好好休息,就算明天开始放假也不能糟蹋身体。”

“恶党……你别走,对不起……”不知是不是因为体温太高烧糊涂了,安迷修开始自言自语,说了一些不着调的话。

但是这话进了雷狮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即使一个人会忘记所有事情,但潜意识并没有失忆。”他想起当时安莉洁去医院看他时说的话。

“那么,笨蛋骑士安没马,你真的还记得我吗……”

雷狮就一直守在床边,不停地更换冷毛巾、测体温,其间又喂了一次药,结果又吐了出来。

直到十一点半,雷狮眼看睡过去了,安迷修却默默地睁开眼,从腋下取出温度计:37.5度,比雷狮之前测的40.5度是降了不少。

“雷狮,辛苦了。”安迷修硬撑着把迷迷糊糊的雷狮抱上了床,“明天下午我们就走。”

“去哪儿?”雷狮潜意识钻进被窝,却又被热得钻了出来。

“有山有海有大风,”安迷修吃了片退烧药,回到了被窝,“听说L市还有一个新建的水上乐园。”

当雷狮听到L市二字时,仿佛触电了一般从床上坐了起来。

“雷狮你……”安迷修有些摸不到头脑,今天的雷狮反常得过分。

“没事的,”雷狮重新躺了回去,“你还记得论坛里有个冷冻柠檬吗?她家就在L市。”

“你怎么知道的?”安迷修无心一问却把雷狮给问倒了。

雷狮找不出什么借口,突然想起了论坛的个人信息。“她的个人信息就是L市,身份证造不了假。”刚说完,他就发现自己暴露了。但愿安迷修不是那种钻头角尖的人。

“好吧,”安迷修说:“她挺可爱的,和我一样……”他刚好了点就拿着手机开始浪。

雷狮听这话心里酸溜溜的,“就你还可爱?发着高烧还不忘玩手机,一会儿别又升40了!”

“那个……”安迷修支支唔唔不知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还不赶紧睡觉?明天就出门了不是!”

“那个……雷狮,我觉得我第一次来你家……就给你和卡米尔添了这么多麻烦……”

“过意不去吗?那就快睡!”

安迷修翻了个身凑到了雷狮身边,把嘴伸到他耳朵边,小声说:“我上你一次好不好……”

雷狮吓得差点又犯心脏病。

“不是,安迷修,你……”还嫌自己麻烦添的少吗?话没说完,雷狮便感到自己被什么压住了,有一只手正慢慢地伸进裤子里,沿着光滑的大腿内部缓缓褪下自己的裤子,然后有什么东西抵到了他的屁股。

“安迷修你……唔啊……”雷狮只觉得自己大腿被他人强行撑开,一根手指渐渐的探入那个地方,一圈圈的将其扩张开,接着,两根手指,三根手指……不断地按揉、挤压,雷狮整个人瞬间瘫软了下来。

“我来了,雷狮。”

一根硬物从下而上插入身体,引起。

“安迷修……你毕竟还病着呢……嗯啊……你先别想这些事……先好好休息……”雷狮喘着气,裸露着的下半身忍受着撕裂般的疼痛,而精神却又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呦,雷狮,你竟然还有求我的时候!”安迷修听罢,竟加大了力度,身下的人促不急防,又发出了那种声音。

“雷狮……你知道吗?”安迷修暂时停了下来对他说:“你这样只能激发我的欲望,让我……更想要……征服你!”

“啊——不要啊……唔……你不能这样……唔嗯……”雷狮觉得大腿之间的硬物正在更加放肆地入侵着自己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更深,更频繁,更痛苦。

安迷修已经大汗淋漓,而由此得到的快感使他不得不继续下去,一次一次地插入,感受对方身体的温湿和柔软的触感。

雷狮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口处猛地一缩,伴随着更加猛烈的冲击而喊出了声,“唔啊——”

安迷修因被这突然升高的分贝而吓得慌了神,“怎么样,还好吗,是不是我用力过大了?”

心脏一阵一阵的绞痛,甚至连喘一口气都会牵连到,使疼痛再度加剧。

“雷狮!你没事儿吧?!你说话呀!”安迷修这下彻底慌了手脚,以为自己伤到了对方什么地方。

“没事儿,你下来吧,太疼了……”雷狮深吸了一口气说。

安迷修帮雷狮把衣服穿好,待他闭眼后,又测了一下体温:39度,果然像雷狮说的那样,又升回去了,再一看自己一直在吃的退烧药竟然是甘草糖,也难怪自己的嗓音听起来不那么刺耳了。

他蹑手蹑脚地推开了门,客厅里弥漫着炸鸡的香气,只见沙发上一排吃炸鸡群众。

“都半夜了,你们在这儿干啥不回家……”头昏扶着墙,生怕自己突然一下倒在地上把脸丢出家门。

“噫——”卡米尔旁边的凯莉发出一声怪叫,“我们都听见了,你把雷狮给操哭了!”

“那个……嫂子对不起,大哥手机撂我床上了,于是我就登了他的论坛,发了条消息……”

然后一群大龄熊孩子们开始纷纷讨论起来,而安迷修现在的身体状态不允许他做出任何反抗。

他在电视柜下找到了退烧药,就着雪碧吞了下去,又往回走。

“你们早点回去睡吧,同学聚会什么的适可而止吧……”

雷狮根本睡不着,心脏处的疼痛已经平息,但是,安迷修如果真得想到L市去看海的话……恐怕什么也瞒不住了。

想要找出手机先告诉安莉洁,结果把整张床给摸遍了也没找到。


“糟了……我是不是把手机放卡米尔床上了!”他恍然想起,一瘸一拐去了客厅。

然后正面撞上要回屋的安迷修。

“我以为你睡了……我起来看见卡米尔……一客厅的水果蛋糕和炸鸡……”安迷修支支唔唔了半天,不知想说些什么,雷狮急得直接去了课厅。

“卡米尔!”雷狮见着人就扑了上去,“把我手机给我!”

“哇雷狮被操了精力还这么充沛!”凯莉带头鼓起了掌。

雷狮心里十分的烦:要不是他求要上我时那么羞涩可爱老子怎么能让他上……

但结果却还是被上了,而且雷狮是受的事实将被宣传到全世界。

“大哥……对不起……”

“没事儿,明天回一趟L市吧……”雷狮宠溺地揉了揉卡米尔的头。

“不是说……再不回去了……”

“安迷修他说他要去看海。”雷狮坐在沙发上,搂着卡米尔,“卡米尔,到时给你个重要任务,顺便千万别让安迷修知道我的病……你一定不要和他说,不管到时候发生什么,什么也不要和他说!”

雷狮转头看向其它人,“你们也将成为任务的一部分,帮我留意安迷修的论坛动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和卡米尔一起去吧。”

“好呀,不过……”凯莉很奇怪,“为什么要弄什么任务呢?”

“我需要他想起过去经历过的事。”

雷狮站起身,面向大家,“你们明天上午先补觉,下午坐飞机走,我和安迷修坐高铁,你们到时候分批去找一个‘雷氏集团’的总部,告诉那里的人:我雷狮回来了。但千万记得不要让他直接来见我,听我安排。”

“另一半去老城找安莉洁,就是论坛里的‘柠檬’,她会帮你们完成任务。”

“切记,一切赶在我到之前完成。”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