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我的狼人男友(9)

同人 2791字 2017-05-20 00:12:17 4条评论
推荐
赞 (16)

订阅

连载

样式

深夜更新✌感冒了头昏脑涨,不知道有没有错误,大家将就着看吧。

“勇利,这个吾不会用,你进来示范一下。”

“这个让吾往嘴里送?”

“吾为何不能用你手里这块毛巾?”

“……”

一个清晨,充斥着维克托如好奇宝宝般此起彼伏的询问声。

好在胜生先生用完餐就匆匆忙忙去公司上班,而宽子女士也在厨房忙碌,顾不得勇利屋里的动静。

勇利由之前的面红心跳到后面的恼羞成怒,一把夺过某狼手里的毛巾,顶着某狼意味深长的目光把它挂到墙上。

“这才是维克托擦脸用的。”勇利递过一块还带着消毒水气息的新方帕。

维克托接过来闻了一下,嫌弃的皱眉。

“吾不习惯这股味道。”说着,眼睛就没有从墙上挂着的那块方帕移开。

“那是……那是我的帕子。”勇利挡住维克托的视线。

维克托身形一闪,如鬼魅般敏捷,趁勇利不注意把墙上的方帕取走。

“你……”勇利扑上去抢,维克托往左侧身,勇利一个扑空,眼看就要与墙壁来个亲密接触,维克托及时伸手搂住勇利的腰身,稍往上使力,顺势将勇利压在墙上。

时间仿佛停滞一般,只剩下坦率有力的心跳声。男人精致立体的面容在勇利眼眸中放大,蜻蜓点水似的,唇间传来异常的温热。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勇利摸着嘴唇,愣在原处。等面红耳赤的回过神,才发现某狼计谋得逞般,用他的毛巾擦拭着脸庞。

勇利心里隐隐有些失落。这个吻……

“巩固契约。”维克托睁眼说瞎话。

勇利被某狼的无耻惊得说不出话,忿忿的走出洗漱间,不想理会这个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他的大妖怪。

待勇利的身影被门板隔绝,维克托捂着脸,眼眸如群星闪烁,脸上掠过一丝红晕。

不妙啊……

“吱嘎”一声,洗漱门被推开。勇利循声望去,却没有如愿看见某人惬意的笑容。勇利低下头,一只小狼崽出现在视野里。

“不是要带吾出门么?”某狼卖萌似的歪头。

“嗖嗖——”勇利觉得胸口中了一箭。

混蛋!就会抓他的弱点。

但是……勇利很没有骨气的屈服于美色之下,抱着小狼崽,出卧室,恰巧碰见从厨房出来的宽子女士。

“哎呀,准备出去了么?”宽子女士摸摸一脸无害的小狼崽,顺滑的触感让宽子女士爱不释手,一双手在维克托头上左搓右揉,活生生将小狼崽的皮毛揉成了一团乱糟糟的棉絮。

“嗯。”勇利点点头,瞄一眼怀里的维克托,见他眯着眼,装作十分享受的接受宽子女士的抚摸,好像真的宠物犬似的,不禁脑补此时维克托的心情,忍不住笑起来。

“勇利笑什么?”宽子女士不明所以。

“没什么……”勇利摆摆手“我出门啦!”趁某狼没有生气前赶紧抱着他逃离宽子女士的魔掌。

一出门,维克托就化成人形,看不出喜怒的板着脸,银色的头发蓬松着,杂乱无章,显得十分狼狈。可即使这幅模样,勇利还是觉得眼前的男人透着一股难言的吸引力。

我大概是有病吧。

“维克托,你生气了吗?”勇利小心翼翼问。见男子不回答,勇利扯扯维克托的衣角,讨好的笑笑。

当然没有。维克托依旧不为所动,但嘴角微微上扬的幅度,出卖了他此时的想法。

勇利知道自己又被戏弄了。

……

地铁上,错过了上班上学高峰期,人倒是不多,但也因此,相貌出众的维克托在人群中显得很惹眼。对面坐着的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小声的谈论着,眼神时不时往维克托这方瞟。

维克托没怎么在意,侧着头和勇利说话。勇利却什么也没听进去,迷迷糊糊的点点头,应和几句,显得心不在焉。第一次被这么多视线包围,勇利感觉极其不自在,埋着头,身子僵着,好像受训的小学生。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窘境。好在这段路程并不长。

勇利暗暗想,下次如果维克托化作人形出门,一定要让他戴上帽子和墨镜。

“在想什么?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维克托凑近勇利,贴在勇利耳边问。

“啊?有么?”勇利真以为他露出奇怪的表情,赶紧揉揉脸颊,调整面部肌肉。

“哈哈哈!”维克托被勇利这番动作逗乐了,笑出声。地铁站周围的人群循声看过来,勇利急忙推着维克托离开这里。

“去何处?”维克托不解,随即脸色一变“勇利,你不会真要带吾去疫苗站?”

“是。”勇利赌气道。

……

“儿子,做好,别动。”批集右手控着单车的把手,另一只手把坐在车兜伸出头望的小毛球按回去。

批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家里,他头疼欲裂,也想不起自己是怎么从马路边回来的。

“儿子!”批集头脑清醒过来,叫见小毛球正睡得酣畅的趴在他肚子上,深深松了口气。

批集回想起之前在死亡之森的经历都毛骨悚然,也不再追究他是怎么逃离的那里。他戳戳小毛球的头,道“儿子,我们终于平安归来了。”小毛球鼻子里吐出个泡泡,叽叽几声,还是没醒,好像累坏了似的。

“哦,对,还不知道勇利怎样了。电话……”批集在身上摸索一番,突然想起手机掉了。再转头看一眼天色,已经临近黄昏。

“还是明天去勇利家看看吧。”批集倒在地上,望着天花板想道。”

……

“叮铃铃”清脆的铃声由远及近的慢慢在耳膜中放大,车上的人大呼一声“闪开——”,话音未落,就一个不小心,车头拐向勇利站着的方向驶去。

“小心!”维克托眼疾手快的搂着勇利带到一边,一道如利刃般锋锐的目光射向始作俑者。那模样,好像要把人生吞活剥般,透着煞气。

“对、对不……”骑车人顿一下,声音一扬“诶!勇利!”

勇利应声抬头,惊喜道“批集?你怎么……”

“我还以为你在岩洞里没出来,正准备去警局报警。”批集注意到勇利身边的维克托,拉勇利到一边,悄悄咪咪问“这是那位?”

勇利点点头。

“他带我出来的。你不也……”勇利刚想说你不是由身边的仓鼠带出来的么,突然想起维克托的话语,及时禁声。

“我不也什么?你把话说完。”批集被吊起了好奇心。

“你不也是知道的么?还问。”勇利转个弯,白了一眼批集。

“再确定一次嘛。”批集笑笑“不然我还以为在做梦呢。”

梦?勇利心里一紧。他有些心慌的转头看一眼站在一旁的男子。维克托冲他眨眼。

应该不是吧……如果是,那让我一辈子呆在梦里好了。

“哎,不过这么有型的人,你怎么舍得给他穿那么老气的衣服。看款式,不会是你老爸的吧?”批集啧啧道。

你还真一猜就对。

“没办法,他太高了。我的衣服他也穿不上。”勇利有些愧疚。的确,维克托身上的衣服和他本人的外形和气质,怎么看怎么违和。

“嗯,你的儿子呢?怎么也不见它?”勇利转移话题,心里却暗暗决定,一会儿带维克托去百货商场买几件合身的衣服。

批集如被雷劈中般,猛的一抖,这才想起被他装在车兜里的小毛球。

“儿子——”批集扶起单车,车兜里没有小毛球的影子,一下子慌了神。

“怎么办怎么办!”批集急得满头大汗。

“那儿躺着的是不是?”勇利弯腰指着车子后轮。

批集往那方看,果然一只小小的团子躺在那里。三下二除五绕过去,捧起小毛球。

“呼噜呼噜——”小毛球打着规律的呼噜。

“儿子,你吓死我了!”批集喜极而泣,用脸去蹭小毛球蓬松的毛发。

不想就在这时毛球醒来,一爪挠出,批集脸上成功挂彩,渗出几滴血珠。

“嗷哦!”批集痛哼一声。

勇利也被这变故吓到了,愣在原处。半晌,才回过神,赶紧拿出纸巾给批集擦血。

“你还是去疫苗站打个疫苗吧。”勇利提醒道。

“嗯。”批集捂着脸,点点头“那我先走了。”脚跨上自行车,把缩成一团发抖的小毛球放进车兜里,转过身“那你们呢?”

“……我们,要去另一个地方。”勇利低头道。

待续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