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账号卡/再百】百万繁花中唯一的你

同人 3538字 2016-08-07 22:22:07 3条评论
推荐
赞 (16)

什么你确定要投喂我吗?澎湃的谢意与爱意无以言表!比个心❤

投喂

TA

样式

*全架空背景,无操作者设定,无兄弟设定
*再睡一夏中心,私设多,ooc有
*含落百过去式
*再百大法好!吃我安利啊!

“百花缭乱,等我长大娶你。”

那时的百花缭乱只当是童言无忌,打着哈哈就过去了。却未曾想到,在未来的未来,这个他认为坦率得可爱的孩子,会成为他余生中最重要的存在。


再睡一夏第一次见到百花缭乱的时候,他的身边还站了一个人——赫赫有名的大陆最强狂剑,落花狼藉。

那个时候繁花血景燃遍了半边天,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的组合一度被认为是整个大陆上的最佳组合,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也成了同职业中公认的首席,几乎每个新生儿都会接受他们的指点。

再睡一夏出生在一线峡谷一带,远离各大公会的领地,是一个标准的“野孩子”。他从小就在一群小怪之中摸爬滚打地成长起来,最熟悉的路就是从复活点到自己的住所,判断自己是否进步的方法也十分简单粗暴,只要数数今天来回跑了几趟就行了。落花狼藉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英勇的杀死了两只小怪,正跃跃欲试地挑战第三只。他的眼中闪着红色的光,虽尚是幼体形态却已隐有嗜血之势,这一下便引起了落花狼藉的注意。他走上前,扯着嘴角露出一个自认为友善的笑容——“他看着像来找茬儿的。”再睡一夏日后如是说——发出了真诚的邀请:“嘿,我是落花狼藉。要和我一起回百花谷吗?”


“他简直和落花狼藉一模一样。”

越来越多的人这样说道。

也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怎么的,在并不存在血缘关系的世界中,再睡一夏比起其他小伙伴真的更加接近落花狼藉。这不仅体现在战斗时的打法、与生俱来的狂气,甚至连面部的棱角,都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不管是因为亲切感还是对其才能的欣赏,落花狼藉本人也对再睡一夏别有关心,训练时多一两句的提点于他人已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在这个充满落花狼藉小迷弟的地方,这无疑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可是再睡一夏似乎从来都不太领情。该完成的训练自然是会认真完成,但除此之外,他并不乐意和落花狼藉有更多接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同性相斥懂不懂”。

除了外表、气质、打法之外,再睡一夏还有一点与落花狼藉相同。

“百花缭乱,等我长大娶你。”

再睡一夏侧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定定地望向光鲜华丽的第一弹药,看着他因吃惊而瞪大了眼睛,继而又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自己的头顶传来温热的触感。

“噗……等你能打败我再说吧。”

也许只是无心之言,再睡一夏却当了真。他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右手攥拳用力向斜上方挥出,停在半空中。

“好,一言为定。”


再睡一夏被落花狼藉揍了。

“喂,这事儿你问过我没有啊?”

落花狼藉佯装生气地问。说是揍,倒也没多认真。因为一句话而对一个孩子下狠手,堂堂第一狂剑的气度还不至于这么差。他只是稍稍使力抓着再睡一夏的肩膀推了一下,使得对方重心不稳向后趔趄两步摔倒在地,然后抱臂将俯视的动作做得很刻意。

再睡一夏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看都不看他一眼。

“问你干嘛。”

“想娶百花缭乱?你还早了一百年呢。”落花狼藉继续逗他。

这时,假装偶然路过实为听闻此事后饶有兴致地来看热闹的百花缭乱走了过来,一手搭上落花狼藉的肩膀,冲他笑笑,道:“你和孩子叫什么劲啊。”

落花狼藉也笑了,顺势放下手臂,很自然地搭在百花缭乱的腰上。

再睡一夏看着两人之间亲昵的动作,心下了然,轻出一口气,毫不示弱地仰头看向落花狼藉,或是百花缭乱,或是对着两人一起,开口道:

“我会打败你的。”

做出如此的胜利宣言后,他背起重剑,转身消失在山谷中。

他不需要谁的回应。说出口的事,他一定会做到。


再睡一夏又过上了原先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每天砍砍怪,跑跑复活点,累的时候睡上一觉,饿了就进城吃个饭——后来他还学会了喝酒。他没什么朋友,也不需要。要组队的时候就随便加个野队,反正以他的实力又不会成为拖累全队从而被拉入黑名单的猪队友,倒是不时有人在组队结束后一脸兴奋地问,“高手啊,交个朋友吗”。他无一例外的拒绝,遇上不甘心追问原因的,他就淡淡吐出两个字,“麻烦”,然后背着剑头也不回地离开,背影和他当年离开百花谷时一样潇洒。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件持续关注的事,便是繁花血景。

那两个人,一个是他喜欢的人,一个是无论他情不情愿都必须去学习的人。而且,两个都是他,出于不同原因,想要打败的人。他看着他们的光影和血花横扫联赛,却最终倒在一杆战矛之下;他看着日渐炫目的烟花试图燃尽一切,但仍旧在距王座一步之遥的地方黯然退场。他仰头饮尽最后一口酒,无心去听别桌客人或兴奋或哀叹的议论声,径直走出馆子准备单挑个大boss冷静一下。这时候,他撞见了浅花迷人。

再睡一夏还在百花谷的时候,曾被戏称为“小落花”,还有一个和他状况相似的孩子,就是被称为“小百花”的浅花迷人。不过和再睡一夏不同的是,浅花迷人十分喜爱百花缭乱,甚至在听说再睡一夏的告白之后,气鼓鼓地向他宣示所有权,“百花哥哥是我的!”。而再睡一夏并没有在意。之后就是在联赛现场的观众群里碰到过几次,看各自都是一个人便凑在了一起,却也没多说过几句话,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战况,只有浅花迷人偶尔发出几声助威呐喊。他也没什么朋友吧。再睡一夏没来由地想。

他们的交情并不算深,再睡一夏见到他也只是微微一愣,点了个头算是打过招呼,正准备擦肩而过,却意外地被叫住了。

“那个,你现在和落花狼藉熟吗?”

“不熟。”再睡一夏心想自己这都多少年没跟百花谷的人有联络了,“怎么了?”

“我好像……做错事了……”

再睡一夏不禁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与百花缭乱有七分相似,目前正有些不知所措地用手指上下摩挲着腿侧枪匣的弹药专家。他抿着嘴唇,视线的方向不停地迅速地无规律地变化着,最终还是停留在再睡一夏身上。

再睡一夏挑了挑眉毛。

“说说看?”


这都什么事儿。

听完浅花迷人的叙述,再睡一夏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分就分了呗,关我屁事儿。

话虽这么说,实际上他还是有点担心百花缭乱的。百花缭乱可不像落花狼藉那么洒脱,有什么事可没那么容易丢干净,只会把那些事情打个包背在自己身上,然后慢慢把自己压垮。

“行吧。”最后他说,“我去找他。”


再睡一夏一直觉得,自己再次见到百花缭乱的时候,应该是酷炫狂拽地向他宣战,让他败倒在自己的重剑之下,然后再霸气十足地将他一把拉起来,低头蛮横地锁住他的唇,嘴角上扬邪魅一笑,言简意赅地说,“怎样,现在你该嫁我了吧”。

然而,只有第一个分句成为了现实。

“百花缭乱,打架吗。”

……

那是一场无关胜负,只求一时畅快淋漓的战斗。最后再睡一夏仰面躺在地上,索性摆成大字形,闭起眼重重地喘着气。百花缭乱收起手枪走到他身边坐下,目光却并未停在这个久别重逢的狂剑士身上,而是无目的地望向远方,轻轻道出两个字:“谢谢。”

再睡一夏睁开一只眼,正好看到眼前的大陆第一弹药笑了笑,侧头冲他眨眨眼睛。

“夸你可爱。”

“可爱?”再睡一夏坐起身,他现在已经比百花缭乱高了,即使是坐着也可以从较高的角度看人,“这可不是用来形容狂剑的词。”

百花缭乱又笑了。而这个笑容,早已失去了最初的纯粹,多了些苦涩的味道。

再睡一夏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心跳又躁动起来,这么多年过去,百花缭乱的一举一动仍旧牵着他的心,甚至随着自己心智的成熟,越发严重起来。这和观看比赛时不同,此刻的百花缭乱就在咫尺之遥,他伸手就能触碰到的位置。

再睡一夏是在百花缭乱回家的路上堵住他的,现在已近深夜,世界被黑暗笼罩,河边小路没有任何照明设施,唯有白日灼烧的太阳借其卫星发散着残余的光亮。

今晚的月色真美。

以再睡一夏的文学造诣自然不可能说出这样的句子,他只是突然很想吻他。

就在他即将伸出手的一刻,百花缭乱像是猛地想起什么似的,转头认真的注视着他,开口说——


为什么要成为第一狂剑?

再睡一夏想起曾经浅花迷人抛给自己的问题。

每个人不都想称王吗,就像百花缭乱所执着的联赛冠军。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样。

但仔细想想,自己和锋芒慧剑又不大相同。比起第一狂剑的称号,对他来说,更重要的似乎是打败落花狼藉。

因为他是第一弹药,他是百花缭乱。

成为最强,才能站在他身边。


——“你缺不缺搭档啊。”

而现在,他所向往的事正提前到来。


“那,你缺男朋友吗。”


直到最后,大陆第一狂剑的宝座仍被落花狼藉牢牢地占据着。

至少我还赢了一半。

再睡一夏看着身旁熟睡的百花缭乱,不禁勾起嘴角。






-FIN-


一些补充:

1. 大陆上的新生儿都是由荣耀女神带来的,出生在公会的就直接加入公会,像再睡一夏这样的野孩子就自力更生,反正也不会死【。】

2. 大陆上的人成年后身体便不会再生长,没有衰老也没有死亡,但是通过某些方法可以消失,有自己选择的也有意外触发的,所以不会发生人口爆棚的情况【。】实在爆了荣耀女神会开新大陆给他们x

3. 虽然没有操作者,但是有血条,有技能点等设定,一切原作中游戏开发者做的事情(比如升级新技能什么的)都是荣耀女神干的【。】毕竟要是一打就死的话这世界的死亡率也太高了

4. 休战期大家还是很和谐的,即使是不同公会,同职业间也会相互交流指导什么的

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和我讨论w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