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对你说的晚安

同人 3170字 2017-08-13 09:27:32 2条评论
推荐
赞 (13)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

投喂

TA

样式

我觉得这是宝刀一口,温柔地扎扎你的心

『短篇,回收之日梗』


他突然想起来,安迷修曾经对他笑过。

在不算遥远却陌生的记忆中,初来凹凸星球之时大厅人潮人海,每一台登记机都排了很长的队伍,人们沉默地往前一点点前进,间或有相识的人打声招呼,零散的几声回应,在这所有人还算是平等的时候,人群里有一个女孩突然摔出队伍。

往湖水丢进一颗鹅卵石,会有阵阵波纹泛起,成为一个微小的插曲。

那个女孩红着脸站起来,却没有选择走回队伍,谁都能看出缘由,人们只是低头看着脚尖,继续向前走去,女孩一句也没说,她安静地走向队伍末尾,半路却有人伸出手,将女孩拉住,站在他前面的人对露出善意的微笑,让女生站在他的前面。

“你介意吗?”那人回头询问他。

他摇头,那人冲他轻笑了一下。



吸入肺中的空气很呛,他猛咳嗽着醒来,周遭几乎毁于一旦,他躺在巨大的坑洞中央,仰望头顶奔流的白云,偶尔会有几只鸟飞过,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有几朵云飘过去,他努力站起来,如同风烛残年,又或者是穷途末路一般,体内的原力早就消失殆尽,腰侧的刀伤因为动作再度裂开,红色的血液渗出,还有全身那股忽冷忽热的诡异感。

满目疮痍,地上横满尸体,血液染红了这块土地,他甚至没有看到什么完整的躯体,就像死亡为他堆出了一条路,这条路上回荡着他轻缓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终又消失不见。

远处吹来风,一阵又一阵,吹动滚石掉落,草丛沙沙作响,他不知道自己毫无方向地走是要去哪,头脑空白一片,也许是找找海盗团的其他成员,在时间流逝到他只寻找到自己的武器的时候,这个想法就模糊不清起来。

风云涌动,太阳往地平线以下坠落,在这个时候他有了突破,格外熟悉的双剑之一直插在巨石之上,他慢慢走过去拔下来,拖着脚步在巨石附近寻找,然后他在巨石的另一边发现了安迷修,看上去简直就是尸体了,另一把剑掉落在他的身侧,失去了一只手臂的骑士浑身是血,脸色苍白地倒在碎石堆中间,狼狈地不像样。

死了吗?他蹲下身去,却没有伸手去探呼吸,为什么要去确认?他询问自己,就像石雕一样坐在骑士的身边,锤子和双剑被丢在不远的地上,也许是奇迹,骑士突然睁开了眼睛,在费力很久来聚焦之后,他发现坐在身边一动不动的家伙。

“喂。。恶党。。”沙哑到不行的声音切碎了夜晚的宁静。

他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安静地坐着,眼泪毫无征兆地涌出来。

就像从深海回到了陆地。



清晨阳光正好,海盗背着如同死敌的骑士,在丛林之间寻找道路,或许他还从来没有走得这么窝囊过,如此小心翼翼地绕过一切危险,一点风吹草动就要心惊肉跳一阵,如今两人如同草芥,重伤无法轻易恢复,高举榜单的两人就是两块行走的肥肉,狮子眼中的老鼠是一堆乌合之众,虚弱的狮子却可以被乌合之众绞杀,一路上骑士迷迷糊糊醒过几次,感染引起的高烧不退,滚烫的温度让海盗一度怀疑骑士很快就要死去。

不过走出丛林时,骑士依然还有微弱的呼吸,他替骑士更换了绷带,同时好好处理了自己的伤口,便拿起骑士的剑,走到河边去着叉鱼,溅起了水花一串,忙活好一阵,他得到了两条分量足够的大鱼,在周围简单搜刮了点木头和枝干,架在一起熟练地升起火,干脆拿着剑串鱼在火上烘烤。

安迷修在火焰带来的温度中清醒过来,他看着眼前专心烤鱼的恶党,对方的面部轮廓被火光一照,有着前所未有的柔和,不远处水流潺潺,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影成光斑一块,他从未想过会这样与对方相处,没有激烈的战意,剃去锋芒,时间过得如此缓慢,烤鱼的香味充斥四周,安迷修想起与师父待在一起的日子,阳光也是这样明亮的,他跟在师父身后,听他讲述骑士的道义,学习精妙的剑术,最后往地上一躺看星星。

不知道今晚会不会有星星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视线隐隐发黑的安迷修再次闭上眼睛,听风穿梭林间的响动,而雷狮再次将鱼举起来,确认它确实可以吃了,“起来了,傻逼骑士道,吃鱼了”他冲靠着树坐着的人吼道,安迷修睁开眼,接过对方递来的他的剑,那上面插着一只烤鱼,一瞬间他觉得感慨万分。

“没有别的好东西叉,爱吃不吃,别逼逼”雷狮毫不留情地骂道,他的烤鱼正被飞速消灭,安迷修吃的比较慢,但饥饿使他吃得远比雷狮干净,雷狮把骨头处理掉后拿着剑又叉了几条带走。

夜晚两人坐在一块很高的巨石上,红色的火光圈出一小块范围,这一路他们什么也没遇见,一切安静如同诞世之初,“你烤鱼很好吃。。”安迷修突然说,雷狮躺下来轻蔑一笑,目光穿透夜空,像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子,他坐在皇城之中,注视天边的飞鸟往来穿梭。

金丝雀雍容华贵,歌声婉转受人庇护,它只需要遵从养护它的人的命令,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这是甜蜜的笼子,很多人会去做笼子的宠儿,在雷狮看来,那些都是权利地位财富养出来的蠢狗,围着王座天天讨好地吠叫,露出滑稽的笑脸。

“小时候离家出走,慢慢就自己学会了”他告诉安迷修“那时候什么也没有,就只有命一条,半死不活过很多回了,受伤是家常便饭,总是提心吊胆,也许下一秒死亡就会降临在头上”他的目光在火光之下透出锋芒,“不过那些都无所谓,老子就是喜欢这种亡命天涯的感觉,只需要想着怎么活下来,不断游历不断磨炼,享受如同野马在草原狂奔的自由,直到我的实力足够我无拘无束,这要比在大殿里听老头子念经有趣地多。”安迷修静静听着,他回忆着师父,还有师父的骑士道。

人们说传授就是传承,精神与信仰的传承,师父的信念他从来没有反对,他很认同,保护弱小,伸张正义,对女士的尊重与礼让,这些观念都刻入骨中,所以当他看见雷狮将其他参赛者逼到末路时毫不犹豫地出手干涉,从一开始观念背道相驰的两人,一见面就会杠上的属性,可他未曾下过杀手,对方似乎也是,两人的斗争被人为延长,好像没有止境,如果抛开其他,安迷修还是很喜欢雷狮的,好像永远的自信和嚣张,强大的实力,就像一把利刃随时切开空气的沉寂,也许是他遇见最特别的人,如果不是一个海盗的话那会更好。

云层散开了,星星从那里显露面容,安迷修转头看着雷狮,对方恰好也转过头了,目光碰撞的时候,他觉得面上一热,“晚安”安迷修挤出干巴巴一句,“晚安”雷狮隔了很久之后回应,而黑暗缓缓降下来,填充了空间。



时间一天天过去,安迷修的状态却越来越糟糕,雷狮只是一言不发,在丛林之间寻找可以疗伤的植物,他惊讶于自己为骑士所做出的努力,整个山都快被翻成底朝天,最后却只是如同续命一般的挣扎,第八天的夜晚,雷狮沉默地坐在安迷修旁边,听着火焰把柴火烤的噼啪作响,今晚的星星很多,好像从天的尽头连到尽头,绚丽繁华,满天星斗形同一片海,“恶党,我记得这样子的夜空。”,安迷修抬头看着星海,就像看着一位老朋友,“我以前跟着师父学习剑术时,总能看见这样的景象,那个时候可以毫无顾忌地躺下来,尝试去数数到底有几颗星星”说完骑士伸出了手,朝着天空的方向一点一点,好像真的数起星星,雷狮没有去打断他,他跟着抬头,仰望满目星辰。

安迷修数着数着,却大声笑起来,肆意的笑声扩散开去,在山谷的石壁回荡,他觉得太多情绪随着笑声涌出来,他可以感觉到的,也许他会撑不过今晚了,一直顽强地等待,是为了看一次星星吗?

他转头看向雷狮。

我一死,你就一个人了。

视线开始发黑,火光照不到的地方都是一片黑暗,“恶党,你过来一点。。”他让雷狮靠近火光,对方的五官慢慢清晰了很多,“什么事”海盗有点不耐烦,但还是靠过去了一些。

我就看看你。安迷修想着,黑暗已经开始蚕食他不多的视野,好像不是多久的事,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他觉得有点累,想要靠下来休息,便不受控制地往一边倒去,海盗让骑士枕在他的腿上。

夜晚的风很温柔,星星如此璀璨,雷狮仰望星河万里,感受到时间好像停止的安宁,他有点不安,就喊着“傻逼骑士”

“恶党”对方应答。

“傻逼骑士”

“恶党,你好吵”

晚风又吹过。

“傻逼骑士?”

“。。。。。。我在。”

对方没有了太多力气,在又隔了一小段时间之后,他轻声喊到。

“傻逼骑士?”

“傻逼骑士?”

“睡着了?”

他对着闭上眼睛的人微笑,低头亲吻了一下骑士的额头。

“晚安”

无人应答。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下载半次元APP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