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12-03 15:52:461168 字5 条评论

(十七)花魂谷酒后拥吻

来自合集 陈情令同人文之忘羡风云 · 关注合集

    当四坛酒都见底时,清辞和花无影便告辞回去了。

    “魏婴。”关上门后蓝湛看到魏婴走路已经摇摇晃晃了,连忙伸手扶住他。看来这醉梦不仅口感好,后劲还大,向来千杯不醉的夷陵老祖也有些微醺了。

    “蓝湛,蓝湛。”

    “我在。”蓝湛扶着魏婴到床边,魏婴重重倒在床上。因为手里紧紧抓着蓝湛的衣袖,连同蓝湛也一把被拽到床上,蓝湛的另一只手来不及撑住,嘴唇恰好印在了魏婴酒后微微泛红的脸上,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蓝湛控制着燥热的全身和将要从口中跳出的心脏,一动也不敢动。

    “蓝湛,你身上淡淡的香味好好闻啊。”魏婴似乎是醉了,眼都没睁开,也不知有没有注意到此时的蓝湛正被他拉扯着伏在他胸口,嘴唇贴在他脸上。

    “魏婴,你知不知道你此时在干什么。”蓝湛心道。

    “蓝湛,当年玄武洞的曲子你再唱给我听好好。”魏婴小声嘟囔着。

    “好。”蓝湛替魏婴盖上那花无影屋子深红色的被子,握着他的手,在他耳边再次轻轻哼起那首只为他一人而作的曲。

    “蓝湛,你真好。”

    “蓝湛,我喜欢你。”

    “喜欢你生气的样子,喜欢你笑的样子,喜欢你抚琴的样子。”

    “总之,怎么样的你我都喜欢。”

    酒后的魏婴断断续续,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蓝湛觉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像着了魔一样抓着魏婴的手对着他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下去,感觉到魏婴似乎还要再开口说什么,一点机会也不给他,舌头长驱直入在他的嘴里流连,魏婴似乎有些酒醒了,挣开被蓝湛抓着的手,抓着他的肩膀疯狂地回应着……

    月光透过雕花的窗户照进屋子,蓝湛感觉自己醉了,虽滴酒未沾却醉了,从未想过从小在三千多条家规里长大的自己是这般的疯狂,疏狂暂图一醉,又何妨。早在当年那个少年闯入他的世界时,他就醉了。不管世人如何看待,不管叔父如何责罚,待到再回云深不知处时,他一定要向叔父言明,他一定要和魏婴结为道侣。

    第二日等魏婴醒来时已将近午时,魏婴看了看空着的屋子就知道一向作息规律的含光君肯定早就起来了。魏婴酒量好,昨夜虽然喝多了醉梦有点醉,却不似蓝湛一样一旦酒醒就记不得了,回想起昨夜,他似乎有点不太好意思,但又立马被满心欢喜冲散了那害羞的情绪,起床出门寻蓝湛去了。

    刚出门,就远远望见一个白衣身影静静伫立于妖娆的彼岸花从中,阳光透过厚厚的枝叶洒下斑驳的光,美得就像一幅画。就是这样一个冷冷清清的白衣人,在所有人都喜欢和他嬉笑打闹时,他总是扫兴地送来一个警告的眼神,在所有人都畏惧奉承他时,他一次次的要为他弹奏清心音,在所有人都满怀愤恨要再次围剿他时,他不顾一切的站在他身边,终于,当这一切都回归平静时,他又不畏艰险的只身一人去一个从未有人涉足过的险地为他寻求破解之法。他魏婴这一生,失去了父亲,失去了母亲,失去了江叔叔,失去了师姐,幸好,还有一人爱他,懂他,宠他。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他魏婴都要一直站在他身边,永远吗?永远!

图片
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7
独自凭栏
收藏
赞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