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12-03 15:49:511168 字0 条评论

(十五)彼岸花开花魂谷

来自合集 陈情令同人文之忘羡风云 · 关注合集

    跟着那两人下山,蓝湛和魏婴发现竟然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就抵达山脚了,当初他们上山可是花了十日的时间,如今就像是抄了近路一样,可是这茫茫雪山一眼望去是平坦的一片白,又哪来的什么近路呢?

    抵达山脚后他们很快就出了天枢山地界,一出天枢山地界蓝湛就感觉到灵力又完全可以发挥了,想到自己出来已久,还是瞒着叔父出来的,虽兄长早已返回云深不知处,但他们并不清楚事情经过一定还在担心,况且自己和魏婴还要去花魂谷,尚且不知还要花多少时日,连忙传信给兄长说明情况。

    魏婴自得了花无影的花珠后,再也不是没有金丹的人的,虽然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和自己还不太契合,但想要再次使用随便已是不在话下。然而,来的时候是泽芜君御剑带着魏婴来的,魏婴御不了剑自然是没带随便。在清辞和花无影各自御剑时,蓝湛的手揽过魏婴的腰,将他带到避尘上,跟着前面两人一同去了。

    魏婴看着正在专注御剑的蓝湛,风拂过蓝湛的发梢,轻轻飘起,突然想伸手去给他正一正抹额,虽然一向注重仪表的含光君的抹额并没有歪。

    “别闹。”魏婴的手还未触碰到蓝湛的抹额,就听到蓝湛宠溺的声音在耳旁轻轻响起。

    “蓝湛。”

    “嗯,我在。”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在天枢山,我们起争执的时候你又拿你的抹额来困我手了,你们云深不知处的家规可是写着抹额不可做他用的哦。”魏婴调侃道,“你说你明知故犯,该当如何?”

    “家规,三百遍。”蓝湛闻言正色道。

    “别啊,含光君,我跟你说笑的,你那么认真干嘛,你又罚你自己抄家规,我又要陪着你在那该死的藏书阁无聊了。”魏婴哭丧着脸,随即魏婴想起那天在幻境看到蓝湛珍藏着自己年少时为他作的画,心中起了一个主意。

    “蓝湛,回到云深不知处后,我在给你作一幅画可好?”

    魏婴看到蓝湛的脸上变了变,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道了声“好。”

    到达花魂谷的时候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只见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上长满了青苔,一青一红两个身影已经在前方领路了。小道两旁开满了彼岸花,一眼望去满目的红色,在月光的映照下格外夺目。花魂谷的四周都被高高的山包围着,夜间的山谷有点阴深深的冷,除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还有几棵大树,枝繁叶茂灵气逼人。

    “果然,还是要多出来走走才能长见识,我还以为这天枢山已经是罕见了,没想到这花魂谷更加景色奇异啊。”魏婴边走边东张西望,还蹲下来看眼前的彼岸花“蓝湛,听说这彼岸花可是在黄泉路上才有的,竟然没死就能见到了。”

    “魏婴。”蓝湛似乎不太喜欢听他说死这个字。

    蓝湛伸手拉起蹲着的魏婴后两人继续沿着小道走去。一路上静悄悄的,整个山谷什么声音也没有。沿着弯曲的小道约莫走了近半个时辰,隐约在一片鲜红中看见稀稀落落的几间屋子,清辞和花无影两人已经站在前方等他们了。待蓝湛和魏婴走近时,花无影安排他们入住了最近的一间屋子,并告诉他们不必拘束,而后便同清辞离开往后边的屋子去了。

图片
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收藏
赞 18
独自凭栏
收藏
赞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