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12-03 15:48:081308 字0 条评论

(十四)四人同去花魂谷

来自合集 陈情令同人文之忘羡风云 · 关注合集

    “幸好。”蓝湛看着魏婴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仿佛压在心中的大石终于卸下了,自从他得知被献舍之人将会寿命缩减后就没有一个夜晚是能入眠的,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总是看到魏婴不断离自己远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无论他怎么呼喊,怎么用手去拉都留不住。如今,他终于可以放心了,对于失而复得的人来说,最恐惧的莫过于会再次失去了。

    “含光君,你笑了。”魏婴看着蓝湛,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这原本就冰冷的屋子似乎一下子温暖起来。

    “这回还真是多谢清辞和花无影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明明那么关心,却又不想见,这好不容易碰面似乎又闹得不太愉快。”魏婴对蓝湛道。

    “前去看看。”他们帮了魏婴,蓝湛自是十分感激万分的,倘若他们有什么事情他能帮得上,自然是会竭尽全力。

    蓝湛和魏婴寻了好一会,才在山崖边上看到了那一青一红的身影,此时的两人都是满头的银发了,只是青衣人的长发是随意披着,而红衣人的长发则是高高的束起。看着那两人的背影,感觉他们是那么的淡然,那么的登对。

    听到蓝湛和魏婴的脚步声,清辞淡淡道:“你们来了。”

    “这天枢山已经冷清了太久太久了,你们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也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还未等任何人接话,清辞又道,声音特别的轻,也不知是说与旁人听,还是说与自己听。

    “这么久以来,我终是不敢来见你,直到那天在幻境中遇见这一对少年。”花无影看向清辞。

    “不见则已,一见就又送我这么一份大礼,我可不敢当。”清辞扫了一眼花无影本该乌黑的长发如今已是白发,出语嘲讽。

    他是知道的,一直以来花无影就是这样固执一个人,他想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就像当年他强行把他自己的修为渡给了自己一样。所以那天在山顶看到闯入的蓝湛,那种骨子里的固执劲让他想起了那个人,因此他对蓝湛也是没好气,但是哪怕就只有那么一瞬让他想起花无影,他也舍不得伤了蓝湛。后来魏婴就幸运多了,他还愿意出手相助。

    蓝湛和魏婴看见花无影为了帮他们才白了头,便忙询问是否还有解决的办法。花无影摇头表示让他们不用在意。

    “明日去花魂谷。”清辞的声音淡淡响起,虽然冷清但是语气十分坚定。随后又看向魏婴道:“你身上所用的花珠便是出自花魂谷,若无其他急事可与我们一同去一趟,那里的灵力有助于你。”

    还未等魏婴开口,蓝湛立马答应:“去。”

    第二天一早,四人便出发下山了,蓝湛和魏婴从未听过什么花魂谷,但是想来也不奇怪了,若不是翻遍古籍才知道有这么个天枢山,若不是亲自来了这天枢山,谁又能想到这天枢山竟然还有不知活了多年岁的人,或者是仙呢。因此蓝湛和魏婴一路上也不多问,默默跟着清辞和花无影下山。

    下山时估计是有那一青一红在前面开路,哪怕是听见呼呼的风夹着雪花刮来,蓝湛和魏婴也觉得比上山轻松多,并没有那么冷了,亦或者是说,只有自己身边有那个人在,上穷碧落下黄泉也都是甜蜜而温暖的吧。

    魏婴和泽芜君来时并未来得及带什么斗篷之类的防寒用品,从幻境出来后蓝湛便一直贴心的每日替他披好斗篷。虽然每次魏婴都嘟囔着一身黑衣惯了披麻戴孝不合适,但蓝湛依旧每日都替他披上,魏婴依旧每日都说着什么不符合本老祖气质之类的话,但是心里暖暖的,斗篷上淡淡檀香是那样的让他安心。

图片
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收藏
赞 21
独自凭栏
收藏
赞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