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12-03 08:50:501339 字2 条评论

江澄疯了,自从听到了魏婴说’你还是会弃了我。’


他就好像被打了定身咒,呆立不动,脸上没了表情。


一会儿又开始低头自言自语,一脸的忧伤。


突然又发了狂一般冲出了房间,


整个莲花邬都乱糟糟的,


弟子们都不敢靠近江澄,他一会痴痴的傻笑,一会乱抽鞭子,不少上前的弟子都被他打伤了。


江澄在莲花邬里四处游荡,满脸挂满泪痕,嘴里喊着,,,阿爹,,,阿娘。


江家弟子发现了魏婴,给魏婴松了绑,魏婴立刻追出去找江澄,


江澄好像连魏婴也不认识了,不管魏婴如何叫喊,如何摇他。江澄都没有了反应。


魏婴吓坏了,只能跟在江澄身后,怕他掉到湖里去。


’魏婴,’是蓝湛的声音,魏婴惊喜的回头,果然看见蓝湛白衣飘飘,神态自若的站在不远处。


魏婴立刻扑过去紧紧抱住蓝湛,


’蓝湛,我好怕,’魏婴十分委屈。


’好了,魏婴,别怕,我来了。’蓝湛摸着他的背,安抚着魏婴,抬头看看不远处的江澄。


’他怎么了?’蓝湛,


’江澄疯了!’魏婴哭丧着脸,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我去看看他,’蓝湛走过去,刚靠近江澄的紫电就抽过来。


蓝湛举起避尘抵挡,俩人你来我往打在一起,紫电今天格外张狂,似乎也随了他的主人。


还好,江澄一会儿狂躁,一会儿又呆傻,蓝湛才能趁机打晕了江澄。


’他怎么样,’魏婴急忙过来扶着江澄,


’先把他抬到屋里去吧,’蓝湛跟魏婴一起扶着江澄。


蓝湛给他搭了脉,脉象很奇怪,血管都有些膨胀。


魏婴一直担心的在床边看着他。


’他,最近吃了什么?’蓝湛问,


魏婴也不知道,急忙去找了江家的弟子来问,


’宗主,平日吃的都差不多,没有特别的啊,’那弟子仔细想了想,’哦,金宗主前天来了,好像给宗主带了草药,说是可以调理内伤。’


’还有那草药吗?’蓝湛


’有有有’弟子立刻跑出去拿。


抱来一堆草药,


蓝湛仔细翻看,在一堆草药里,发现了几根不一样的草!


拿起来仔细看着,


’这是什么?’魏婴好奇靠近看着。


’痴枝草,’蓝湛解释道


’痴枝草?是什么?有毒吗?’魏婴很担心。


’无毒!但是会扰人心智,严重的让人走火入魔,’蓝湛在自家藏书阁里见过一本这奇花异草的插图。


’那,有办法解吗?江澄肯定是走火入魔了!’魏婴很着急,生怕他出事。


’放心,我知道怎么解,’蓝湛拿起笔写了一个药方,交给江家弟子,


立刻有人去抓了药,蓝湛跟魏婴守着江澄,


’你怎么会来莲花邬?’蓝湛


’啊?我,其实是被江澄抓来的。’魏婴有些不好意思,不想让蓝湛知道江澄跟自己说的话,


还好蓝湛没有再追问,魏婴暗自松口气,


弟子端着药进来,魏婴接过来,小心翼翼的喂了江澄。


过了一会儿药似乎起了作用,江澄的呼吸变得平稳,血脉不再膨胀,脸上气色也似乎好了几分。


又过了一会儿,江澄才醒过来,一睁眼就看见魏婴跟蓝湛都在盯着自己,头还有点痛,像是喝多了酒。


’你们在干嘛?这是什么表情?’江澄看着他俩觉得很奇怪。


’你没事了!没事了。’魏婴很高兴,一下扑到蓝湛怀里,呵呵的笑。


’蓝湛,你真,,’魏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蓝湛按住后脑亲了起来,俩人亲的火热,完全没顾及一旁的江澄,


江澄一口黑血吐出来,才打断了俩人的亲热。


魏婴慌忙回头,脸上还带着红晕,’你怎么了?’


江澄气呼呼的指着他俩,手指发着抖,


’无妨,淤血而已,这回再无后顾之忧了。’蓝湛又恢复了雅正的样子,


江澄翻个白眼,’不知羞!’


不想看这俩个人,躺回去缓着精神,


魏婴一听更加害羞小脸红扑扑的埋在蓝湛怀里。

图片
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8
收藏
赞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