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12-02 23:29:453398 字6 条评论

魔道祖师同人文 曦澄 花灯节

头一回在半次元发文呀(萌新瑟瑟发抖),原来一直是在B站专栏投稿,同名账号@青羡阿衿,那里有我写的曦澄文的连载,但是因为我懒,所以不想搬😂 推荐BGM:花灯,花灯游(洛少爷版),打上花火 先听花灯,然后切到花灯游,最后在听打上花火的高潮部分,真的超带感啊 😂 最后,你们猜猜,舅舅许了什么愿呀。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初春清晨的莲花坞,依旧是一副清冷肃杀的样子。虽说春节已过,气候本应渐渐温暖起来才对,可是一场桃花雪,却把那刚想抬头的春天打的直不起腰来。

  雪还没有化尽,树枝上还积着点残雪,一片寂静,没有一点声音,仿佛时间就此定格,再不会流动。

  

  这时,一个紫色身影的闯入打破了这份寂静,整幅图画似乎跟着动起来了。

  江澄略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清醒了一下,想起今日是花灯节,团圆的日子。心下思量片刻,走进了祠堂。

  

  祠堂中的小木桌上,放着几碟贡品,正中间供着两块牌位。江澄的眼眸暗了暗,走了过去,直直跪下,道:“父亲,阿娘。阿澄……来看你们了。”

  

  “江家一切都好,你们不用太过牵挂。阿凌也很好,小小年纪已经有几分宗主的气度了。”说到这,江澄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魏无羡回来了,虽然……没回莲花坞,但我知道他过的很好,这也就够了。他现在是姑苏的蓝二夫人,娇贵的狠,用不着你们劳神牵挂他。”

  

  “还有,今日,阿澄想要告知父亲母亲一件事。阿澄已有心悦之人,他对我很好,对阿凌也很好。对他,不是说说就完了,而是要完完整整一起过一辈子的那种。你们若是看到他,应该会满意的罢。”江澄抬起头,脸上露出了平日里少有的温柔。

  “他,叫蓝曦臣。”

  

  正在江澄打算在祠堂呆一天的时候,祠堂的门被敲响,江澄回眸道:“谁。”

  

  江念在门口怯生生的道:“宗主,姑……姑苏来信。”

  

  江澄的脸上荡漾出了一丝笑容,道:“好,谢谢你了。”

  

  江念被这声谢谢吓到了,急忙把信递给了江澄,走了。(论爱情的力量…)

  

  展开信,里面只有寥寥几句:

  晚吟许久未回云深,涣甚是想念。今日正逢花灯节,彩衣镇有花灯展和烟火大会,不知晚吟是否愿与涣一同去看?若愿,今晚酉时,酒楼见。         

                                                                ——蓝曦臣

  

  看着那个熟悉的署名,江澄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道:“好……啊。”随后又对着面前的牌位说道:“阿爹、阿娘,我们一定会幸福的,你们说,是吧?”说完后,微笑着转身离开了祠堂。

  傍晚的彩衣镇,被余晖染上了一层金黄,江澄负手站在小船上,看着这个美丽的小镇,勾起一丝笑,抬脚上了岸。

  没走两步,就看到了蓝曦臣所言的酒楼。江澄刚走进去,店家立刻迎了上来,道:“这位公子,来小店喝点什么呢?”

  

  江澄摇摇头,道:“我找个人。”

  

  店家笑道:“好好好,公子您找哪位?”

江澄打量了下酒楼,道:“你们这最好的单间是不是已经被人包去了啊。”《

  

  店家依然笑道:“公子料事如神,正是。”

  江澄又道:“那人,是否一身白衣?”

  店家略有些吃惊,回道:“正是正是。”

  江澄微微一笑:“带我去那个单间。”

  店家有些迟疑:“这……恐怕不太好吧。”

  江澄挑了挑眉:“嗯?”

  店家忙道:“那个,好的好的……不,不行,那个客人说,谁都不能去打扰他,他谁都不见。”

  江澄愣了愣:“谁都不行?”

  店家畏畏缩缩的坚持:“谁都不行……”

  江澄扶额道:“你放心,带我去,他什么都不会说。”

  店家还是有些迟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江澄心中有些烦闷,摸了摸手上的紫电:“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带路!”

  店家被吓得浑身打哆嗦,摇摇晃晃的领江澄上楼:“您请……您请……”。

  去到二楼,却发现这二楼和嘈杂的一楼不一样,安静的很。一上楼,就有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有一些小单间,走廊尽头是一扇华丽的大门,处处透出奢华糜烂之风。

  

  江澄朝店家甩了甩袖,自己走上前去。

  店家急忙退下,去做自己的事了。

江澄伸出手,敲了敲门,只听屋内有一个温柔的声音道:“请问门外何人?”

  江澄翻了个白眼,道:“你说呢?”

  话音落下不到三秒,门就开了,一个青衣姑娘欠身示意:“您请。”

  江澄抬脚走了进去,发现蓝曦臣正坐在靠天台的位置上,一手端“茶”,一边饶有兴味的注视着下面的街景,活脱脱一副富家纨绔公子的模样。

  江澄轻声道:“蓝涣。”

  

  蓝曦臣听见有人叫他,缓缓抬起了头。发现是江澄,如潭水般的深色眼眸了荡漾出了一丝波纹。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恰当好处的笑容,道:“晚吟来了,坐吧。”

接着又道:“你们都先退下吧。”

  

  那些侍女应声道:“是——”

  见人都已经下去了,江澄才慢悠悠的道:“蓝宗主真是好兴致,有时间来这种地方快活?非但如此,连自家主母都不让进门了,怎么,你还有什么不可言说之事?”

  蓝曦臣听完,不气不恼,也一点都不着急,只是笑道:“那店家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晚吟,我定是不能放过的。站着冷,晚吟过来坐着。”

  其实,看到他那张温柔似水的眼睛时,江澄便已经不生气了,只是还嘴硬道:“你别给我油嘴滑舌,听你这么说话多少次了,还是不……”

  话未说完,蓝曦臣便一伸手,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低头吻了吻他的发丝,道:“我的错。”

  江澄眸子里的那点冰冷在一瞬间散尽了,留下来的只有融化冰雪的温暖。

  半晌,蓝曦臣才道:“走吧,晚吟,到下面看看去。”

  江澄抬眼,正好对上那双人畜无害的黑眼睛,道:“好啊。”

  街道上,人来人往,处处都透着节日的喜庆。江澄为了避人耳目,便没有穿宗主服,只是着了一身简单的浅紫色长袍,宽大的袖口处用暗纹绣了云纹和九瓣莲。三千青丝并未盘起,只是半披着,用紫色发带束起。

  这样的打扮,使江澄没了冰冷的气质,倒多添了几丝烟火气。蓝曦臣笑眯眯的看着江澄,启唇道:“晚吟这样,真好看。”

  江澄的耳根刷的一下红了,嘴上却又傲娇着不肯承认:“你第一天认识我啊!“

  蓝曦臣笑着摇头道:“晚吟你真是太可爱了。”

  目光游离到江边的江澄,突然眼前一亮,道:“蓝涣,咱们去坐船吧。”

  蓝曦臣顺着他的目光瞧去,发现河面上有几只小船被做成了莲花的形状,十分好看。蓝曦臣笑道:“好。”

  莲花船不大,正好能容下两个人,其它几条上坐的多是祈愿的情侣,据说只要在纸上写下自己的愿望,放到河灯里,愿望便能实现。

  蓝曦臣不知从哪弄来了一盏莲花形状的河灯,放到了江澄手里,道:“晚吟,许个愿吧。”

  江澄盯了那灯半天,才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只不过,谁也没看到他写了什么。

  

  其实呀,不必知道所述愿望为何,只是与心爱之人泛舟湖上,共赏美景,便是再好不过了。

  下了船,蓝曦臣问道:“晚吟,你想买花灯吗?”

  江澄应道:“好啊。”

  蓝曦臣指着一个小摊上的花灯道:“晚吟,你看这野鸭子的花灯可好?”

  江澄揉了揉眼,不耐烦道:“那是鸳鸯。”

  蓝曦臣也没感觉尴尬,只是继续道:“那这小麻雀的也不错。”

  江澄皱了皱眉,道:“那是比翼鸟。”

  蓝曦臣继续睁眼说瞎话:“这芙蓉花也挺好看的嘛。”

  江澄扶额:那是并蒂莲。”

  蓝曦臣又往另一个小摊指了指,道:“还有这盘扣…”

  江澄哭笑不得道:“那是同心结。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

  

  蓝曦臣笑道:“就是长了脑子,才问的啊。”

  江澄道:“那我倒要看看,你的脑子里装了些什么。”

  

  蓝曦臣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又深情的说道:“装了你啊。”

  一句话直直地撞进心里,江澄半天没回过神来,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鸳鸯,比翼鸟,并蒂莲,同心结。自己被人耍的团团转也没反应过来。“你啊。”江澄心道,“这辈子就栽在他手里喽。”

  蓝曦臣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唤了一声:“晚吟。”

  江澄猛地回神,道:“好啊,你……你又耍我。”

  蓝曦臣却笑道:“晚吟你选好了吗?”

  江澄突然想起来时的路上有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灯,点了火便会转,还伴着音乐声。

  这么想着,江澄转身便拦着蓝曦臣往回跑,可是人太多,即使紧紧牵在一起的手,也被人流挤散了。

  蓝曦臣皱了皱眉,急忙寻找江澄的踪迹,可是人那么多,实在是不好找,更何况江澄根本就没有说他要去哪,这样一来就更麻烦了。

  蓝曦臣凭着本能,把自己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但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脂粉钗黛、莺歌燕舞,这让蓝曦臣很不自在,便急忙离开了那儿。

  来来回回寻找了多次,却仍不见踪迹。蓝曦臣有些焦急了,正准备找人帮忙时,一回头,却突然发现,街道上一个并不起眼的地方,站着一个紫衣青年。

  青年所站之处并没有花灯、烟火。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小摊。那位紫衣人杏眼微垂,朱唇微启,眉眼盈盈,温柔如水。如诗如画、如梦似幻。

  一声“晚吟。”唤得那俊美的青年(小美人)猛一抬头,脸上露出的是平日未有的天真、懵懂和温柔,令人观之怜兮。

  正是那“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你不会知道,总有一人,会在灯火阑珊处等你。

  “啪——”

  

  烟火在空中炸开,绽放出绚烂的色彩,将月下相拥的两个身影,映得格外动人。

  

  

图片
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0
青羡阿衿
收藏
赞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