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12-02 22:23:082378 字11 条评论

博君一肖 心理医生哥哥 摩托车手弟弟

来自合集 博君一肖 · 关注合集

第十四篇

半个月后

王一博穿戴好摩托车服,从更衣室回到棚内等待,他镇定自若的看着场外的赛道,A组在比赛就快结束了。

王一博抱着水瓶叭叭的嘬着吸管里的水,对于比赛王一博已经不会如同初生牛犊般紧张害怕。倒是周浩在他面前窜来窜去,神色严肃,没完没了的碎碎念。说实话王一博有点心烦,不是对周浩有意见,就是单纯的烦躁,他拍了两下旁边的座位,扯了一下窜到他面前的周浩:“哥,坐会儿。”

周浩攥着手点头说好,屁股刚沾着板凳,蓦地又起来,神经兮兮的说:“你休息,我去再看看你车。”

王一博捏不准周浩这反映,也没管。

周浩到了检车部,晃悠了一圈,才出声问:“车怎么样?”

周围的人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周浩欲言又止的酝酿了半天,尽管心里不安生还是走了。毕竟车要是真有问题,他也看不出来。周浩安慰自己就是太紧张了才会胡思乱想,平复自己内心的慌张。只是周浩没注意背对着他一名穿着工作服的陌生男子。

周浩还没到棚内就听见王一博明朗的笑声。果然,看到旁边坐着的肖医生周浩就了然了。他本来还想叮嘱王一博,但肖战在,周浩也就撤退了。

俩人都没注意到来了又走的周浩,因为肖战来,王一博都要开心炸了,当然无暇顾及其他人。

肖战捏着王一博的指骨,笑着问:“比赛多久结束?”

王一博摇头:“不知道,没什么情况的话三四点。”

“那有时间的话,我们晚上去泡温泉,就当是放松。”

王一博笑着点头说好。他还真没泡过温泉,心里有点期待,自出生以来,王一博的生活就没跟享受挂过勾,小的时候每天想着怎么不被饿死,再大点就思考怎么不被打死,等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发现自己开始不正常,当真是起伏跌宕,不得安生。如今遇上自己心头的那颗明星,才觉得生活没亏待他。这个人就是个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他心里暖烘烘的。

王一博去检录前对他说看台留了位置,叫肖战上去看。肖战点头答应。

王一博平时虽然像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对肖战软糯细语,绝对服从,但骑上摩托车就跟换了个人似的,那种不加掩饰的野性和张狂的自信与平时判若两人。

肖战站在看台上注视着场上的王一博,他随性的轰了两下油门,便能让他觉得口干舌燥。肖战仿佛能看到头盔下他不屑一顾的笑容。穆地王一博头转向看台,肖战朝他挥了两下手,王一博微微颔首转了过去,肖战知道他看见了。

枪声一响,蓄势待发的摩托车只留下彩色的虚影和呼啸而过的轰鸣声。

肖战心一紧,果然现场观摩确实比对着电子屏幕刺激。肖战调动全身的细胞专注看着LED屏幕上的状况,目前王一博在第二。

周浩才急匆匆赶过来,手搭在肖战肩上,慢悠悠的道:“这小子最喜欢后来居上。”

肖战笑了声,堪堪回过头望了一眼周浩,表情不言而喻,好像在说‘我家小朋友最厉害。’

明明肖战什么都没说,周浩却觉得自己被塞了一大口狗粮,还是被噎住那种。于是俩人专心看比赛。

两个弯道过去,王一博仍然位居第二,紧紧跟在第一的屁股后面。

第三个弯道,王一博提速,从内侧压弯超过第一,就当大家都习以为常他的一波操作时,没想到摩托车后轮突然不受控的摆动,电光火石间王一博连人带车摔出了赛道,车身在草坪上摩擦出一道黑漆漆的痕迹,王一博被绞在车下,没有动弹。现场一阵惊呼,肖战还没回过神,身体已经作出反应往下跑了。

赛场医护人员赶到时心跳已经骤停,肖战周浩赶到时医护人员正在做急救。肖战看王一博小腿被折成九十度的撇在一旁,鼻腔,嘴角有血溢出来,顿时全身开始发麻,手脚冰凉。同样不好的,还有周浩。

“一、二、三”

“有了,心率有了。”

肖战周浩俩人开车赶去医院的时候,王一博还在手术室里抢救。

肖战抓着扶手,才没让自己倒下去,他脚已经软得不成样子了,方才还强装镇定得开了一路车。他太害怕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周浩拍拍他背,声音抖都不成样子却还在安慰肖战:“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手术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伴随着手术中的红色字样,让肖战备受煎熬。他不断搓着手,那里细细密密的布满了冷汗。过了很久,医生走出来问了句:“谁是家属?”

肖战心一颤,连忙起身,声音哑得厉害,勉强的应了一声。

医生仰头问了句:“你是病人什么人?”

“爱人。”沉甸甸的两个字。

医生递给肖战病危通知书,交代好叫他签字,肖战火急火燎的写好,目光沉如水的看向医生,他想开口求求医生,却无奈什么也说不出来。

由于比赛还在继续,工作人员大多回到现场,走廊就只剩周浩,肖战守着。

寂静的走廊里,肖战把脸埋在手掌里,焉巴巴的缩成一团,周浩递了跟烟给他,肖战不要,兀自喃喃了一声:“他不喜欢烟味。”听得周浩心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最后还是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把自己那支也放进了烟盒里。

时针一圈一圈的绕,每走动的一个刻度都像是王一博跟死神争斗的一个决胜时刻,多一刻,就多一点希望。

天色越来越晚,直至十点一刻医生才出来。人抢救过来了,但还要继续观察。

肖战这颗悬着的心好歹能落一落了。

接下来,守在医院等着王一博渡过了危险期,肖战终于放心下来,嘱咐周浩两句,便消失在医院。

王一博出事的摩托车当天就被肖战打电话请人拖走了,果不其然是有人动了手脚,除了谢川,肖战暂时想不出第二人。

一个月后

肖战坐在床边削苹果,床上的人还在睡,睫毛轻颤,并不安稳。肖战把苹果放在一旁,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喃:“别装了。”

王一博倏地睁开眼,亮闪闪的看着肖战,笑得嘴边挂着两个小括号。肖战揉揉他的头发,眼里全是柔情氤氲。

王一博撑直坐起来,直愣愣的看着肖战,说:“战哥,饿。”

肖战俯身轻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然后看王一博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挑眉,一本正经的问:“还饿?”

王一博自住院来,最难受不是身体的疼痛,而是生理上一次次被撩拨到欲火难耐,却什么也得不到的无奈。肖战觉得王一博两道灼热的目光快把他脸烧出两个窟窿,他不以为然的就此打住,把苹果塞进他嘴里,等他牙齿咬住接稳,眯着眼笑兮兮略带挑衅的说:“小白兔,记得吃饱饱哦!”说完温柔的拍拍他的脸颊。

王一博气鼓鼓的嚼了一口苹果,心里暗暗下决心,等他好了,一定要报复回去。

图片
1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05
大欻
收藏
赞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