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11-16 21:19:456297 字0 条评论

终焉的雨 起始的花

很抱歉之前几天咕咕咕了(TωT)(在憋大招来着x)希望各位喜欢吧(!⊙ω⊙)ノ

                              (一)

看来,我是被绑架了。

手被绑在椅子后面,头上套着布袋,空气中满是硝烟和汽油的味道。透过缝隙,我能看到有个人正向我走来

“呐,Darling~醒了么?”

头上的布袋被猛地扯开,糟糕的空气让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猩红的眸子,标志的服装。白皙的脸上堆满了愉悦的笑。

是她!

作为整合运动的干部级成员,擅长潜入和爆破的w在战场上一直是个令人头痛的对手。但现在....

我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企图从废弃房间的阴影里找到影藏的敌人。

“噗~你在干什么啊!”看到的紧张的神情,w笑了起来。“放心把,Darling~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哦~”她凑近我我的耳朵,用着妩媚诱惑的声调故意拖长了后面三个字。

“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嗯~ o(* ̄▽ ̄*)o。”w回味着刚才的问题,一边说,一边慢慢地向我逼近。伴着淡淡体香的,是她温热的鼻息。

曾经,战场上的红色死神,如今就在我的面前,用她猩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我。我不自觉的把脸转个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感觉脸上热热的,心跳还有点加速....

“我~要~你~”似乎是为了戏弄我,她再一次放慢了语速。

心里想着面对她的威胁,该怎样尽可能的减小损失,该怎样让局势变得有利,该怎样保护好自己,该怎样....

“陪我一天。”

“就这个?”我怀疑的看着她,生怕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是啊。就这个。”她嘴角扬起了得意的微笑。“只要让我高兴了,我自然放你回去。”她又把脸靠近了点,用鼻尖靠着我的鼻尖。

“要是你想留下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破例~”

“?!”听到她这话,我吓得往后靠了一下,差点连凳子一起倒下去。

“所以。”我调整好心态问道。“能和我讲讲理由吗?”

“理由吗?”她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脸,眉头紧锁的思考了一会儿。“还不是因为你老师不来找人家啊!天天和驴子卿卿我我!哼~”

雪白的香腮鼓地像两个白色的气球,一脸醋意的样子像极了生气是的女朋友。“要是她是我的...”

“?在想什么呢?又在找理由了吗?”

“我那是因为....”就像为了不让女朋友误会,我像个犯错的男朋友一样下意识的狡辩着。因为刚才的想法,现在已经不敢直视她的脸了....

“因为什么?”

“不是...”我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是啊,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啊。我是罗德岛的博士,不是你的!我为什么要找你?”

她先是一阵惊讶,然后右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发现我不是发烧之后猛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惊讶逐渐融化成了悲伤。

“看来是真的啊。”她轻声的低喃带出了胸中的一丝悲伤的湿气。

“什么是真的?”

“没什么。”她收拾好自己的表情,用坚定的口气回答着。

“那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可以....”我小心翼翼的闻着,期待着有转机。

“当然可以。”她恢复了往日的神清,带着标准的微笑。

“那....”

“只要你不怕我在罗德岛放的炸弹爆炸了。”

她补完了没说完的话,从身后掏出遥控器,在我面前嘲讽的晃了两下。

“哎~”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同意。但是....”

“别愁眉苦脸的啦,Darling~来,笑一个。”

纤细的玉指放到了我的脸上,扯出了个难看的笑脸。然后放开了手。我维持着那个动作,无奈的笑着。

“啾~”她忽然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是奖励,下回表现好还有哦~”

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发烫的脸。直到这是我才发现我的手已经被松开了。

“我去换件衣服,Darlin~。你就在这儿先等一下吧。”

“嗯。”我乖巧的回答着。

她前脚刚走我后脚就立马跑到了一旁的窗户边,试试能不能从那里逃出去。大概看了眼高度,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是能把遥控器拿到手.......”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扇破旧的木门,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她好像在换衣服。”

就在要看清的一刹那,我脑袋里的那个天使小人不合时宜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只是为了观察敌情,不为别的。”我甩了甩脑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道近在咫尺的门缝随着我剧烈的心跳,似乎正理我越来越远..

‘‘不行!”我深吸一口气,把眼睛慢慢贴近门缝。

我没看任何想看的。没有敌人的分布,没有w换衣服的场景更没有我之前担心的那些东西。有的,只是一双红色的眼睛。

“砰!”

门就这么突然的被打开,我就这么结结实实的给来了一下。

“Darling~?”

换好了衣服的W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我。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和眯着的眼睛里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杀气。

“变态!”

“喂.......喂! 听我解释啊!”已经顾不上刚才被撞红的鼻子了。眼前这位生气的W比什么都要可怕。

“其实.....如果是Darling想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说着她就把手伸向了裙摆,一点点的提了起来。

我身为一个正人君子,当然是选择把头转了过去。但视线还是不受控制的被那边的“黑洞”给吸引了过去。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还没等我看清,W就忽然的给我来了一下。用着穿上黑丝的脚狠狠地蹂躏着这我俊美的脸庞。

“就算是这样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奖励吧!所以心怀感激的收下吧!”

踢完最后一脚,穿上了鞋子留下了欲哭无泪的我,扬长而去。

我用手支撑着爬了起来,然后摸了摸刚才被她蹂躏的地方。痛到是不痛,就是她身上玫瑰的香气和那丝滑的触感....

“Darling果然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属性呢~”W幽怨的声音从门后面飘了出来。听上去像是在担心以后该怎么办。

“等一下啊!W!我真的没有...."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我总算是爬了起来。在一片尘土飞扬中,我追了上去。


(二)

废弃工厂到广场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她一路上都在和我赌气。

我们之间,一直隔着半米左右的距离。只要我稍微离得远了点,她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立刻拿出遥控器。在看到那红色按钮上蠢蠢欲动的手指后我立刻灰溜溜的跟了上去。但也不能太近要是太近的话她会立刻加快脚步和我保持着距离。和她拼体能,我没有任何胜算。

就这样我们之间保持着这种状态,来到了老城区的步行街。

或许是因为玫瑰节的原因,原本冷清的街道也难得的热闹了起来,街上到处都是两两结伴的情侣。牵着手,挽着臂,旁若无人的在街道上互相表达着对对方的爱意。毕竟在那样的节日里,环境会让你情不自禁这样做的。路两旁的店家们也很懂顾客们的心,整条街上都流淌着浪漫的小调。

正午毒辣的太阳逼着众人直往店里钻。但依旧有这一些沉浸在热恋中不想被打扰的。他们走在屋檐的阴影下,朝着广场走去。

玫瑰节的祭典可是历年的重头戏。传说只要在今天得到那朵永不凋谢的红水晶玫瑰就会获得神的祝福,永远在一起。

W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

她放慢了步调,和我的距离拉近了些。或许是街上人太多的缘故,或许是她累了,或许是在找着什么。突然停在一家破烂的小店前,差点让我撞到她。

就像一个被糖果或者玩具吸引住的孩子一样,她傻傻的站在店前。顺着她的目光,我明白她停下来的原因了。

“Darling~”她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盯着我。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穿的和平时似乎不太一样。和她平时的战斗服相比,这件更加接近于一种日常jk的风格。更加轻便,要让她看起来更加可爱了。

我无奈的走进了店里,买了两块传统的小吃——水晶玫瑰糕。店里几乎没人,只有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的老板。我们找了个位子就坐了下来。

“好久没吃了啊。”拆开包装的时候,我不禁感叹道。“还记得上回吃是在小的时候。”

“Drling以前吃过?”

“嗯,算是吧。”我挠了挠头。“尝过。”

“尝过?”

“自打记事起,我就一直是一个人。为了活下去,什么活都干过。但得到的工钱基本也就能满足温饱。”我用木勺挖起一块粉红色的糕放到嘴里,慢慢感受那流动在唇齿间的清香。

“后来有了点小钱,下定决心买了一块。结果才吃一口就都被她吃了。”

“你......还记得她是谁么?”

“她......”

奇怪,为什么刚才还有映像,现在却突然想不起来了?

“一个怎样的人?”

“她......是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的人啊.....”W重复着我说的话,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对了!”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以前,会在糕里放一对戒指。吃到的两个人之后一定会在一起的。”

一边说着,我的勺子可没有停下。但当我看到空空如也的盘底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丝失落。“看来今天的运气不咋样啊。”

“我这边也没有呢。”W也是一脸失望的看了看盘子。

“我以前可吃到过哦。”

“和她一起么?”

“嗯。”我从脖子里掏出一枚戒指。虽然很旧了,已经带不了了,但我依旧保存的很好。

“你和她后来怎么样了?”

“和她在一次逃难的队伍里走散了。之后....”我看了看外面的行人。“都怪我,是我先放手的。”

“你觉得还会和她相遇么?”

“一定会的。”我看着手中的那枚戒指,肯定的说着。

“咚~咚~咚~”

公园的钟塔,提醒着人们时间快到了。太阳也适时的回到了云层里。街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我们也该走了。”我把戒指重新挂回脖子上。

“嗯。”w也微微一笑,把之前拿在手中的东西放回了领子里。

“新项链?”

“不是的。”她摇了摇头。“以前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的。”

太阳已经被遮住了大半。街上的人已经达到了最大值。我和她就想两朵水中浮萍,在人流中被冲地越来越远。

直到,她彻底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先跑吧,这可是个好机会啊!”我最后的一丝理智提醒着我这个时候应该先跑再说。至于炸弹什么的,回去之后再处理也没关系。

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虑从心底盛了上来。我选择无视了理智的提醒。我慌张的在身边形形色色的面孔里寻找着她,但只会让我的焦虑感增加。

一种来自过去的悔意,从记忆长河的深处浮现了出来。周围的人都变成了逃荒的流浪者,她似乎也变成了那个她。

“××!”我的喉咙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似乎是喊出了她的名字,但我听不见自己是喊的什么,就像有什么堵住了我的耳朵。我在人群里呼喊着,直到再也感觉不到声带的震动。

我的手被一只冰冷的小手抓住了。

“我来了。Darling” 她从人流里冒了出来,笑着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把她拉到了身边,搂在怀里。就像小孩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一样,紧紧抱住了她,生怕下一秒她又消失了。

“再也别放手了好么?”她在怀里抬起头,用带着泪花的眼睛认真的盯着我。

“嗯,我再也不会了。”我笑着回答她。

(三)

啊!!!!我竟然真的牵了她一路!

看着身旁那位面对硕大棉花糖无从下口的W,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平时充满理智的我竟然会做出这种愚蠢的决定,浪费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从步行街开始,我就一直牵着她。直到周围身影逐渐稀少,跟着她走到了一条幽静的小路上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件事。

“怎么了,Darling~想吃么?”

W似乎看出来我有心事,把手中的棉花糖递到了我的面前。

“要不我们也去广场那边吧?那边听上去很热闹呢。”帮她扯下黏在头发上的一小撮棉花糖,看了看广场祭典的方向。

“不要。”

“难道你不想要那朵玫瑰么?”听见她果断的回答,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是没有放弃我的逃跑计划。

“那个啊~是假的哦~”w笑眯眯地回答着。

“?!!!!”

“因为传说中的那朵玫瑰是长在深林里,只会在真正相爱的人的面前现身哦~”

她把吃剩下的竹签扔到了垃圾桶里,看了眼时间。“而且,最后的时间里我不想被其他人打扰。”

说完就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森林深处进军。我在无奈的叹出一口气后,再一次跟了上去。我知道,我逃不掉的。

道路两旁的树逐渐变多,空气中多了一丝自然的潮湿味。祭典喧闹的声音逐离我远去,夏虫在耳边低声欢语。我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享受着自然,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到了。”她停在了一间被绿色包围住的小广场旁。正中央是一个长满了草的祭坛,在大理石拱门上还能看到已经退了色的招牌——爱神祭坛。倒在一旁杂草里的说明牌展示出这里早已荒废的事实。

这里,是已经被荒废的游乐园。曾经这里也很热闹。可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荒废了。成为恋人们传说中的圣地。

“走吧darling~”W拉着我的手,走进了那个绿色的空间。周围的围墙都是一人高的灌木,鲜红色的玫瑰点缀在其中。而且特意被打理过,说明这个地方还是有人来的。

看着w清澈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为了不扫她的兴,我也装出了和她一样的忙碌。在她背过身之后,就停了下来,看着她幸福的脸和发自内心的笑。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累了就找个地方坐了下来。靠着白色的大理石拱门,呆呆的看着天。

在这片小天地里,我感觉到了一丝以前从未有过的幸福。有是,我甚至开始忘记我是个罗德岛的博士也忘记她是整合运动的干部。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人,在这里做着普通的事情。我可以想个普通人一样和她在一起,过着普通的生活。

可惜我不是,她也不是。

W似乎也累了,坐到了我的怀里。和我一起看着天上流动的云和变化的光。我顺手采了一朵玫瑰带在她的头上。那时候我觉得,只要抓住了她,就能抓住这美好的时光。

可惜,我没抓紧她。

她从我的怀里跳了起来,跑到了祭坛那里。她似乎有了新的发现。

轰!

一声惊雷,伴着遥远的钟声,打碎了这脆弱美好的梦境。

“w,该走了。”我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在心里暗自感叹着天气的无常。“我可没有带伞哦!”

“看来,是失败了呢。”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抬头看了看天,然后确认了下时间,不甘的说道。

“呐,Darling,你知道么?你已经死过一次了。”她仰着头,盯着那逐渐消失的光。

“在你死后,我做了个梦。有个人形的光影和我说,他有能力复活你,不过需要我和他玩个游戏。我二话不说的答应了。”

W的笑容里,透露着凄楚。

“我获得了一天的时间。二十四小时之内,让失去所有关于的我记忆的你爱上我。如果我成功了,我就会和你在一起。但如果我失败了......”

她顿了一下,艰难的说道“如果我失败了,你会代替我活着。”

“喂....你再说什么啊,什么我死了?我怎么听不懂?”

“我亲手杀了你。”她举起了手中的遥控器。“用我最擅长的方法。”

“........”

“或许很难让你接受,但这就是事实。”w苦笑着。“你知道么,当你喊出我名字的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胜利了。但我不敢太放心,因为我害怕失去你。”

“不是一天时间吗?怎么到这个点就.....”

“从昨天就已经开始了。”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因为你不是我的!”她哭喊着。“你不是我的博士,你收罗德岛的博士啊!”

水,滴在了草尖。已经没法分清,这是她的泪还是我的了。

她一步步走近了我,身上的光粒随风飘散。

“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

w踮起脚尖,在我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今天我很高兴,谢谢你”

项链,无声的掉落在地上。我想去抓住她,却什么都没有碰到。鲜红的花瓣被风无情的

扯下来,扔到空中,再被雨点硬生生的打回地上。

我记起来了,我全都记起来了!

和她第一次见面时的相互猜疑,两人抱团取暖的漫漫长夜,第一次吃到玫瑰糕时,她幸福的笑脸,那相伴一生的誓言,走散后的孤独。久别后在战场上相见的惊讶,背着所有人约会的兴奋,以及,死在她手下,心里的解脱。

我不怪她杀了我,因为我知道,她是整合运动的W,不是我的。

但时,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要被这样对待!为什么会走到不同的阵!为什么会被给与这次机会,为什么不能像普通人那样,我只想和她过着普通的生活啊!

我冲着大地发泄着无用的怒火,诅咒着那个复活我的光影,诅咒着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诅咒着,我对她的爱。

如果不是我,或许就不会这样.....

脸上,已经感觉不出来是泪珠还是雨水,眼里也早已失去了所有的光和色。此时的我,

只剩下一具躯壳。

有人来了。她站在了我面前。

我没有去理会,也无法理会。我的脑子里,都是和她曾经的幸福,对这个世界的怨恨,

对自己无能为力的自责....

那个人把手伸向了我身前的项链。我下意识的去阻止她。那是我唯一能够证明她活过的东西了,无论怎样,我都不能失去它。

但,那双手的主人选择抓住了我的手。

“你说过,再也不会放手的。”

雨停了,我抬起了头,看到了w的笑脸。身后的光透过云层,照着别在它头上的那朵象征着永恒的红水晶玫瑰。

图片
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收藏
赞 8
梅开三渡
收藏
赞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