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8 16:44:353927 字345 条评论

你不信我

“蓝湛,你我之间真的要做到这么绝吗?”

'“你,去道歉。”

“为何?”

“你伤了她。”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你不要再撒谎了,去道歉吧。”

“我不要,蓝湛。你 真的不相信我?”

“可是我看到了。”

“好 好。我知道了,你真的不相信我。我走,我马上走。”

说完就向云深不知处的大门走去,没想到,那个人居然在这。

“你,你为什么要伤我。你看我身上的伤。”

这个人是芊家的二小姐,几天前被忘羡二人救下。据说还被夷陵老祖打伤了。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几天之前

忘羡二人夜猎中救下了她,因为受了重伤,走不了路,本来应该是魏无羡抱着她的,

可是蓝忘机偏偏在这个时候吃起了醋,直接把人抱走了,愣是没让魏无羡碰一下。可是,这个二小姐身上有一种香味可以让有金丹的人昏睡过去,所以蓝忘机中招了。魏无羡见状马上跑了过去,吹起陈情把温宁召唤出来。当然温宁马上发现了问题,可是那女子突然把温宁推开并弄成像被凶尸伤了一样。蓝忘机醒了(毕竟修为这么高,再怎么控制也没什么用),看到被凶尸弄伤的芊小姐,又看到了温宁。虽然不相信是魏无羡弄的,可他还是拔出了避尘,对着魏无羡让他道歉,明明是为了救自己的道侣,却被误解成凶手。还能怎么办,因为这件事,他们吵了好几天。

回到现在

魏无羡见她又来了,马上避开了她。倒是小辈们全部围在这个女人身边,问东问西。后面,也和蓝忘机一模一样,全部都在让他道歉。魏无羡也不在意,还让他们拿来纸笔。虽是不解,可还是拿来了。魏无羡依靠在石头上,写下了和离书。这无疑是令人惊讶的一件事,明明只是让他道歉,为何还要写和离书?魏无羡说到“你们既然不信我,那我还是走吧。”听到这个消息,有不少人都上前去劝,当然,是去叫他道歉的。蓝忘机一直站着那里,仔细一看还在发抖,可他以为只不过是人在开玩笑(老婆都要跑了)就没怎么在意。把劝的人全部叫了回来,自己回了静室。芊小姐回家了。

彩衣镇那边

“我能去哪里呢,莲花坞?乱葬岗?先去莲花坞看看吧,好久没回去了。”御着随便去了云梦(私设魏无羡重新练出了金丹,莫玄羽的那颗)

“有人吗?”他对着禁闭的大门喊到

“你是?”一位门生开了门

“我是魏婴,来找江宗主”

“你是魏无羡吗?”

“是啊,怎么了?”

“对不起,我们不能让你进去。这是规定,宗主告诉我们要转告你,莲花坞和云深不知处一样,设了屏障,没有令牌进不去,就不用想着翻墙进来了。”

“好吧。”

“看来只有乱葬岗能容得下我了。”

乱葬岗

一阵笛声响起『温宁,快出来。』

“公子你找我有什么事?”

“温宁,之前四叔他们的衣服你还留着吗?”

“好像还有几件在我那里。”

“拿来给我,我要离开这里。”

“为什么公子要离开?”

“这里很快又要被围剿了,你知道吗。”

“为何?”

“没有原因,明天我就走。”

“好的,公子?”

“怎么,你也想一起走嘛?”

“嗯,我跟公子走。”

“你相信我?”

“为何不信,当时也是因为我公子你才会被误解,所以我跟公子走。”

“好,明天我们就走。”

“嗯,公子。”


第二章

“公子换好了吗?”

“好了好了,走吧。”

这件衣服和平常的衣服不一样,可能是因为颜色吧,显得特别像个街边买菜的大爷。

100里外,居然出现了一个小村庄。人不多,但也有百人以上,他们便选择在这里留了下来。村里的人十分热情,丝毫不吝啬。很快就混熟了,魏无羡一直保护着他们。

过了几天,蓝忘机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了,他去了莲花坞、乱葬岗,都没有那黑衣少年的影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江澄知道了以后,大发雷霆。他认为是蓝忘机没有保护好他,却看到了和离书。就在这时,那个女人又出现了,江澄虽然表面上也是不相信,可他也想让他道歉,因为他们都觉得道个歉就好了。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不断传出有凶尸害人的事,他们果真决定再围剿一次乱葬岗,这次是蓝忘机江澄和几个小辈带的头,他们想把魏无羡偷偷带走,然后再让他去道歉。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到了乱葬岗,发现人还是不在那里。伏魔洞里有一封信,之前蓝忘机来的时候还没有,这次又有了。

信的内容如下

“果真不错,你们来围剿我了对吧,可惜,我已经走了,温宁和我在一起。如果有凶尸闹事,请不要把锅给我。我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反正自始至终相信我的只有温宁一鬼,一只凶尸都比你们有脑子。对了,江澄。建屏障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和我说,你可真绝情啊。含光君,你来了吧,你不要等我了,和离书我已经给你。我再也不会回来了,叔父要是在就让他关你禁闭或者去抄家  规吧。       

   第三章

魏无羡在小村庄里已经待了两年了,他还是这么无忧无虑。可蓝忘机和江澄一直在寻找着他,魏无羡也知道,他们不会就这么放任自己不管的。便假装大开杀戒,把村庄了的人都杀了,再把一个人送了回来。

云深不知处

“请仙人做主啊,昨有一黑衣男子杀我全家,灭我村庄,我在他人帮助下逃了出来,求仙人把他除去。”

蓝家的人都出来了,蓝忘机问了几句。黑衣,笛声,有意识的凶尸。肯定就是魏无羡。姑苏蓝氏马上召开了誓师大会,各家族听到是魏无羡在惹是生非,马上赶了过来,都想在这其中分得一份功。

“魏无羡又在惹是生非了,这一次必须要灭了他,永绝后患。”这句话是江澄说的。他刚说完话,一股黑烟袭来,带着仙门百家来到魏无羡所在的地方。 这个小村庄不大,却看的出应该是一个世外桃源,山清水秀。如今满地血污,尸体东一具西一具。众人在看到这番景象时,无不感到恶心。

“哟哟哟,今儿是什么日子啊,把你们都吹来了。”

“魏贼,你真是不可理喻。先是伤人不顾,后又灭人村庄,该当何罪。”

“哦,那你们想让我怎么样。道歉?还是去死啊。”

“无论你想怎么样,今天我们必须要你死。”

“姚宗主说得好,不过为什么每次都有你啊。”

“怎么样,我还不能出现了吗,我这是替天行道,比你这种卑鄙小人好多了。”

“是,我罪该万死。”说完便向悬崖走去。“不知,我从这里跳下去,会不会死呢。”魏无羡双脚离地,向后一仰,跳了下去。

“魏无羡死了!”

“他该不会没死透吧?”

“应该不会,你看什么东西飘出来了。”白白的,想沙子一样。

“这,是骨灰?”

“夷陵老祖挫骨扬灰了!”

“这下肯定死透了。”这时,一阵声音响起。

“感谢各位仙人替我报仇雪恨。”

“不用。你接下来要干什么?”(蓝)

“我想去把亲人的尸首埋起来。”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某家家主)

“不了,我想让他们安息。谢过各位仙人了。告辞。”说完便离开了。

“含光君,这样真的没事吗。”

“嗯。回去吧。”

众人御剑离去。

“啊,温宁。他们终于放过我们了。”

“是啊,公子。大家都出来吧,魏公子回来了。”

陆陆续续出现不少人,他们是这里的村民。

“羡哥哥,他们走了?”

“嗯,走了。”

“公子,今日来我家作客吧。”(某村民)

“不了,不打扰你们。温宁吃不了东西,我还有事要做呢。改日在去拜访。”

“公子,不是说人都走完了吗,他们是?”

魏无羡转头,发现一蓝一紫的身影在不远处看着他,见人回了头,便走了出来。

“魏婴?”

“魏无羡,你,不是。”

“跳下去了对吧,那是幻影。”

“为何?”

“为了让你们不要再来纠缠我。”

“不就是让你道个歉吗,有必要跑到这种地方吗。”

“什么叫这种地方,这是我的家。我不在这里,难道要回姑苏?回云梦?回那个没人相信我的地方?”

“魏婴,我们回去。”

“我不要,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听你们的。”

“你是我姑苏/云梦的人。”

“我不是,我还是夷陵老祖的时候就不是江家的人了。姑苏?我的和离书已经公布出去了。蓝公子怕不是忘了。”

“没有。”

“那就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两人回去后一直闷闷不乐,却没有说出魏无羡没有死的消息。在旁人眼中,魏无羡死了,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可对他们是一种打击,因为他没有死,却不肯回来。那位女子,现在住在了云深不知处。一段时间后,蓝曦臣对江澄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蓝启仁有想过拆散他们,但是既然魏无羡身死,为何还要棒打鸳鸯呢?所以便把目标放在了蓝忘机身上,而结亲的女子正是之前那位。

“忘机,你年岁不小。魏无羡也不在了人世,所以叔父为你配了一门婚事,是之前那位芊小姐。你可否同意?”

“叔父,忘机一生只要魏婴一人。即使他已身死。我也不会娶他人。”

“你!真是……”蓝启仁摇了摇头,离去。

夜晚

蓝忘机一个人来到了乱葬岗,手中拿着天子笑。他步入伏魔洞,坐在他第一次来这里时,温情让他坐的石床上。打开天子笑,一口闷了下去。

“魏婴。”蓝忘机醉了

“魏婴。”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我做错了什么吗?”他的语气像一个犯错了的孩子

“你为什么要走?”他慢慢站了起来

“说好会永远在一起的。”人已经走出了伏魔洞

“我又失去你了吗?”他一边向着那个小山村走去,眼泪已经浸湿他的衣领

过了很久,下雨了。雨水冲刷着他的脸颊,冲去了他身上的尘土。忽然,他停下来了。前面的人,貌似身着红衣,向他走来。

“蓝湛?”他耳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蓝忘机?”真的很熟悉。

“蓝湛你快醒醒啊!”他猛然睁开了眼。

可是,他的眼前只有一个老旧到有点破烂的屋顶。心里有些失望,坐起来除了头疼,身旁什么都没有,更别说是人了。他下了“床”,向外望去,依旧是这么的安静。仔细一看,似乎有人向此处走来。

“哎!蓝湛,你醒了!”这人不是魏婴还能是谁。

“魏婴!”他激动得快说不出话了。

“是我!二哥哥!”他在远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并且向蓝忘机跑去。还没碰到,人便消失了。

“忘机?”声音回荡在耳边,蓝忘机觉得头更痛了。

“忘机?”头更痛了一点。

“忘机!你醒了!你怎么又喝酒了……”他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身旁的兄长,明白了自己只不过是在做梦。他慢慢坐起来,看着村落的方向,不禁流下了眼泪。

“忘机,你怎么了?”

“无事,忘机只不过在想一个人。”

“是魏公子吧,人已身死,我们也无能为力。”

“嗯。”

“忘机,你以后千万不能碰酒了。”

“是,忘机明白。多谢兄长关系。”

“你还是谢谢芊小姐吧,是她把你扶回来的。”

“是,改天便去答谢。”

“你好好休息,兄长先出去了。”

“嗯。”


图片
34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