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8 16:00:171418 字242 条评论

魔道祖师:双鬼道

 “薛洋,你他妈又在菜里面加糖!说了多少次了,辣椒才是食物的真谛!”

  魏无羡端着一盘 大老远就可以闻到甜腻腻味道的菜式,冲进薛洋的房间里。

  把打游戏的薛洋从椅子上,拽了过来。眼睛里冒着火,恨不得瞪死这小逼崽子。

  “我可去你他妈的,明明甜味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食物界的调味霸主! !”薛洋一巴掌拍掉他的手,看着手机屏幕上大大的血淋淋的game over。

  气不打一处来, 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卧槽,魏无羡你找死啊! !我的小星星啊!”

  “你才找死啊,你是不是把一整 罐糖都倒下去了!你这个可怕的熊孩子!甜不死你!”

  “见狗怂没资格说我!我们之间的战争,就好像甜咸豆腐的伟大之争!”

  “那不好意思,我是咸豆腐党!

  “什么? !原来你是可恶的咸豆腐党! !这日子没法过了。”薛洋夺走魏无羡手中的菜,一把扣到对方的脸上。大喊一声,“分手吧,狗怂,道不同不相为谋! ! !”

  这些事情做完,一 气呵成,薛洋卷盖铺溜了。

  “分手就分手,你当我怕你啊!有种永远别回来! ”

  魏无羡喝着肥宅快乐水,吃着肥宅快乐薯片,生活乐悠悠。

  没有薛洋的一个星期。

  魏无羡开始烦躁起来,甚至对着好基友江澄开始乱发脾气。

  然后被对方打到半身不遂,跪搓衣板写检讨。

  没有薛洋的一个月。

  魏无羡面黄肌瘦,体重极速下降。他的样子,吓坏了身为医生的温情。

  并且,温情多次进行心理疏导,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

  对此,我们的情姐表示:学医救不了魏无羡。

  魏无羡经历了这么久没有薛洋的日子,宅在家里面都快要烂掉了。他拿着他们两个以前的照片,顿时老泪纵横。“ 薛洋洋啊,我想你了。’

  叮咚。

  门铃一响,魏无羡猜测大概是江澄给他这个孤寡老人送温暖来了。

  听说他和金光瑶在互相争夺蓝曦臣,啧啧,贵圈真乱。

  三角恋关系真复杂,不过还是觉得蓝曦臣更喜欢江澄。

  这门一打开,哪里是什么老是穿基佬紫的江澄。

  明明是他的前男友薛洋啊!

  薛洋赶在他开口之前,直接一拳把他给掠倒了。气呼呼道,“好你个魏无羡, 老子等了你一个多月,你他妈竟然不来找我!胆肥了吧你!”

  之后,薛洋说什么。

  魏无羡没有听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现在非常的激动。

  发誓以后再也不那样对自家媳妇了,虽然被扣菜的是他。

  薛洋见他没反应,以为还在生气。有些小傲娇的偏头,轻哼了一声。“魏无羡, 老子他妈想你了。”

  “薛洋。”

  “喂喂!见狗怂你他妈干什么? ! ? !”

  “想太阳。🌞”

  “!!!”

  “嘿嘿……”

  “唔…分手!

魏无羡把薛洋抱到床上,顺便一脚踢上了门。

  他指节轻轻的划过薛洋的衣衫。

  “卧槽,狗怂!你放开老子!”说完还打算踢魏无羡身下的要害部位。

  魏无羡的手托住薛洋的脚,他拿起身旁的布条把薛洋的双手绑了。

  “要是踢到了,你以后就没有‘性福’了哦。”

  “卧槽,魏无羡你又要玩什么!!!”

  魏无羡压在薛洋的身上,轻声的说:“和平时不一样的。”

  热气撒在了薛洋的耳朵上,不经的红了。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含在嘴里,吻上了薛洋的嘴。

  “唔…嗯啊…魏无羡不要摸那里!”薛洋断断续续的说。

  然而魏无羡根本就不听他的,只是粗暴的扯开了他的衣服。

  薛洋:过了今晚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早晨——

  薛洋吃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腰,看见魏无羡那时搂着自己,睡的很香甜,表示自己看到他这样一点也不舒服。

  薛洋一脚把魏无羡从床上踢了下来。

  此时的魏无羡还处于懵逼状态: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我操,哪个小逼崽子敢踢老子?”

  床上的薛洋愤怒的大喊“老子踢的,你还要打老子?!”

  魏无羡敢怒不敢言。

  委屈为什么要踢我……

  “还不滚过来给老子揉腰!”

  “是是是!!”

  看着魏无羡那欠揍的脸,薛洋又忍不住打他……

  

  

  



图片
24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