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6 20:42:222353 字56 条评论

【藕饼】婚后的平凡生活

提前七夕快乐

婚礼结束了,昨天好多人基本都喝醉了,以至于第二天李府还是乱糟糟的。没有喝太多酒的李靖让自己家那俩傻儿子帮忙一起收拾东西。

收拾着收拾着好像捡了一堆不得了的东西?

一个喝的烂醉的太乙真人,一个满地乱滚的夜明珠,一个睡着的豹子……一个,等等!豹子?他们李府什么时候养宠物了?

李靖盯着这只豹子看了一会,确认了,这是儿媳妇的师父申公公。

想起昨天晚上申公公,啊不,申公豹喝酒的架势,看来敖丙的师父很满意这门婚事。

“师弟啊!你看他俩多般配啊!是不是”太乙真人推了推申公豹。

“般……般……配……”

“是吧,多般配!”太乙真人好像是喝多了,涨红着脸,用他蒲扇大的手拍着申公豹的小身板。

“你……你……”你丫的能不能让我说完!般配个屁!申公豹端起酒杯就灌了下去,想起哪吒那混小子拐了自己家的宝贝徒弟就来气,拿着酒杯一杯一杯的喝着。

嗯,看申公豹多开心啊。

申公豹看着哪吒搂着敖丙,气的喝了一杯酒。看见敖丙对哪吒小,更气了。

哪吒低着头在敖丙耳边不知道是说了什么,敖丙脸红的把脸别开了。

岂有此理,成何体统。

“成……成……”申公豹一把将杯子砸在桌子上一激动就又结巴了。

“师弟别那么激动,我知道你很开心”太乙真人又摁着申公豹把他摁到了坐位上。

我很不开心!你们就欺负我说话结巴!申公豹干脆不说话了,一直喝着闷酒。

一不留神就喝醉了。

李靖考虑着该怎么把申公豹送回去,要是放这里吓到小朋友怎么办?

“爹,你什么时候养了只豹子?”哪吒伸了个懒腰,从自己房间出来,到了院子里就看见他爹对着一头豹子发愣。

“那是敖丙的师父”李靖随口回答到,然后扭头看向哪吒“你怎么不陪着敖丙?”

“咳咳!敖丙还在睡,所以我就先出来了”哪吒脸上一红,把头别开了。昨天晚上好像是让敖丙累着了,既然这样……下次轻点。

哪吒现在可谓说是容光焕发,生龙活虎的,现在就算是让他收拾十几个妖怪他都能轻松解决。

“我在想怎么把敖丙他师父送回去,总不能放这吧。”李靖想着这么大一豹子总不能糊墙上吧?又不是报纸——串戏了。

哪吒看着申公豹,眼珠子一转,然后说道。

“我来送,龙宫我熟,而且顺便去见见岳父。”说着哪吒就用混天绫将申公豹四肢捆了,并且插上火尖枪,抗肩上就往东海而去。

哪吒当然不可能是去看岳父的,有那功夫还不如去看他家敖丙。

“岳父,哪吒来看你了!”哪吒踩着风火轮直接就闯进了龙宫速度都没减。

将申公豹扔到地上,哪吒对着龙王笑着说道。

“岳父,我今天来呢是来收拾敖丙的东西的 他说都嫁过来了,当然就得搬过去住了。”

龙王听着哪吒喊他岳父,气的牙根痒痒,牙齿咬在一起,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狠不得马上咬死这个家伙。

“当真是丙儿说的?”龙王觉得不可能,丙儿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的担子,怎么可能会离开龙宫。

“当然了,敖丙可是恨不得天天跟我在一起呢!”哪吒说谎也不脸红,说的好像跟真的似的。

“不可能,我不会让丙儿离开龙宫的。”休想!

哪吒掏了了掏耳朵,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敖丙之前在哪住呢?”哪吒左看看右看看“是这个洞?好像不是?”

哪吒很快就找到敖丙住的地方了,不管里面的东西敖丙需不需要,反正打包带走就是了,连石凳子哪吒都没放过。

“哪吒,我告诉你,就算丙儿跟你成了亲,丙儿永远都是我们龙族的人”龙王看不惯哪吒,同样对于这门婚事他也并不满意。

哪吒没说话,收拾好东西,挂火尖枪上,转身看向龙王。

“敖丙是龙族,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让他离开龙族。只是……”哪吒突然笑了“你们把整个龙族的期望压在他身上,你们问过他吗?”

“他是我们龙族唯一的希望……”龙王过来许久才开口说道。

“是是是……什么事都交给一个孩子,你们龙族也够可以的”哪吒显然不想听龙王的解释,无论他们因为什么原因都和他无关。

哪吒朝着龙宫外面走,快要离开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收拾东西,就是告诉你们一件事。”

“我和敖丙成了亲,所以从今往后,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身上的担子,小爷我替他抗了!”

哪吒说完就迈出了龙宫,身影消失在龙王视线中。

龙王久久不语,其他龙族面面相觑。

“大哥,或许丙儿这次做了正确选择。”

“我们可能逼的丙儿太狠了”

“或许这样也不错”

其他龙小声的说,然而龙王还是一句话没说,其他龙都以为他们大哥在发怒。

龙王在柱子上绕了几圈,然后缓缓开口了。

“那个哪吒……他会不会欺负丙儿?这样恶劣的态度,丙儿一点会受苦的,我可怜的丙儿啊!”

其他龙:……

哥,我们在讨论龙族的大事,能不能关心关心。

哪吒出了龙宫就往陈塘关跑去,可以说是归心似箭狠不得马上见到敖丙

哪吒到了家一落地就回屋去找敖丙了,敖丙这个时候已经醒了。

“刚刚伯父说你送师父回龙宫了,师父他没事吧?”敖丙看见哪吒回来开口问到。

“申公公?”哪吒想了想,自己刚到龙宫时,好像直接撂地上了,摔那一下估计挺疼的。“没事,就是还没醒”

“那就好”

“敖丙,你刚刚的称呼,是不是该改了。”哪吒对着敖丙笑了笑,这乖巧劲,跟在龙宫时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对哪吒来说,面对其他人,有多狂就多狂,但是面对敖丙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敖丙脸上一红,清了一下嗓子。

“等见到伯……父亲时,我自然会改口”

“谁说我爹了!”哪吒指了指自己“来来来,叫声夫君听听!”

哪吒你皮痒了是吧?得寸进尺是不是。

敖丙还是没叫,他看到哪吒带回来的一大包东西。

“你带了什么回来?”

“这个啊!都是你的东西 ,你父王说了,你以后就住在陈塘关不用回去了。毕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哪吒把包里的东西翻出来。

敖丙看着那个石凳,总觉得哪吒是把龙宫拆了。

“我父王说的?”敖丙觉得不像,他父王怎么会让他不用回去。

“那当然了!你父王他看起来很高兴的。”哪吒说谎都不脸红的。

“这样啊,好吧”

敖丙总感觉不对?

……


申公豹:嘶——痛,我的腰啊!怎么……感……感觉被人打……打了。


……

你以为我会写正经的?不可能,我就是个写沙雕的。

那句你肩上的胆子,我替他抗了,忘了在哪听到的,好像是一首歌里。



图片
5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