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6 17:07:242759 字32 条评论

【长得俊】七日狂奔(1)

*架空

*前雇佣兵伪绑/匪橘X童颜腹黑霸道总裁柚


尤长靖被蒙了双眼束缚了双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改装过的复古汽车飞驰在浩荡无人的公路上,把他掳来的绑匪没关车窗,窗外来自于初夏午后的日光火辣炽热,风声呜呜作响。尤长靖不知道他们现在此刻身处何地,但他知道若是再没有水喝,他可能就要因为缺水而被晒成人干了——

舔了舔已经开裂的嘴唇,他张开了口:

“hello,bro?”

意料之中地没有得到回答,尤长靖挑了挑眉——毕竟,从两个小时前他被蒙上双眼带上这辆车开始,这位司机先生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把他略带粗鲁地按到座位里之后,探身过来,默默给他系上了安全带。

说起来,司机先生身上的味道还蛮好闻的呢。

是淡淡的柑橘味。

“sir,”尤长靖换了个称呼,“虽然很抱歉,但是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些水的话——怕是还没到目的地,您的肉票我就要缺水而死了。”

旁边的人开车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没有回答,尤长靖却能从吹在脸上的风判断出,他正在逐渐减慢车速。

司机先生停了车,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去后备箱取水。尤长靖老老实实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等他,享受着午后的阳光,那模样居然看起来还有点儿惬意。

“为什么不跑?”

司机先生的声音很好听,如同盛夏里一杯带着冰块冒着气泡的可乐。他的声线清朗,带了点台南口音,听起来有种冷酷又温柔的交织感。

“为什么要跑?”尤长靖奇怪地反问,“我被蒙着眼睛,手上的绳子也解不开,虽说你没有把我的腿也绑住,但是我又不傻——老老实实地坐在这里的话,最起码在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之前,我的命都会在。”他白皙的脸上飞起了一个笑容:“——我可是个生意人,司机先生。”

生意人,当然知道如何让利益最大化。

司机先生沉默了片刻。“你是个聪明人,尤先生。”他打开了尤长靖那一侧的车门,俯下身解开他的安全带:“要不要出来透透气?”

“对我的待遇这么好吗?那谢谢你咯。”尤长靖说话的腔调带着点儿马来西亚人特有的软糯感,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几乎透明到反光。司机先生抿了抿形状优美的唇,解了尤长靖胳膊上的绳子,伸出一只手扶住他的胳膊:“下车吧。”

保持同一个姿势坐了太久,尤长靖起身的时候不由得有些腿麻。没站稳的他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而是倒进一个坚实的怀抱,抱住了司机先生瘦削却结实的腰。在已然熟悉的柑橘香味里,他努力站直了身体,彬彬有礼地表示了感谢:“谢谢您。”

“没关系。”司机先生的声音还是很冷,却细心地扶他站直:“小心。”

说是出来透透风,可司机先生其实先前也并没有把车窗关上,所谓的出来放风不过是个借口让尤长靖下车活动活动,放松下身体而已。尤长靖心中暗笑:如果不是双眼还被眼罩蒙蔽,他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是被绑架出来,而不是悠闲自在地出来度假。虽然双手得到了自由,司机先生看来也很好说话的样子,但尤长靖并不打算贸然自行摘下眼罩——在不了解敌我状况之前,以不变应万变,无疑是一个生意人的最佳准则。

“说个价钱吧司机先生。你的雇主能给你多少,我也一样能给。”尤长靖坐回副驾驶,选了个舒服的姿势,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在商场上圆滑游走的尤总裁。

“……抱歉尤先生,我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司机先生顿了顿,拒绝了他的要求:“您也不用担心您的身家性命——我的雇主只让我把你带走七天,并且这七天之内,我会保护好您的人身安全。七天之后,我会将您‘完好无缺’地送还。”

“这么好心?有意思——应该是王叔吧?”尤长靖了然地挑眉,“这老狐狸倒是有意思,居然想出了这么个招数——在总裁是否连任的关键期,本已板上钉钉的我却突然消失——趁着这七天的紧要时刻把我掳走,再趁机在公司账目上做些手脚,我远在外地无法参与公司事务,又被揪出账目漏洞,下一任总裁职位必定与我无缘,而他便可以趁机架空我的权利,甚至取而代之?就算我日后回来,不仅要吃下这个哑巴亏,并且欠他一个天大人情。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司机先生沉默了片刻:“抱歉。”他说,“我在……嗯,准备的时候,有读到你的经历。”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仅仅五年不到,手下便已掌握了一个未来的商业帝国。而这一次总裁选举的失利,无疑会让他大损元气。

尤长靖倒是看得很开,懒洋洋地瘫在座椅上:“没关系,我是做生意,你也是做生意,说到底是我自己不够警惕,落到眼下这般境地还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他勾起嘴角笑了笑:“再说,我的安保团队也不是吃素的,从我被你掳走到现在,我估计大概有三个小时了吧?你既然能到现在都没被他们找到,只能说明你技高一等。”

尤长靖摊了摊手,笑容灿烂:“我技不如人,逃脱不了,甘心服输。既然如此,为何不放平心态,就当是一次免费的旅行,还有免费的保镖,我岂不是一举两得?”

“尤总裁倒是有趣。”司机先生的笑声真好听。尤长靖想。

“还好还好,毕竟是生意人,心态比较好而已。”

柑橘香味愈发近了,是有人凑了过来。修长的手指绕到尤长靖脑后,轻柔地解开他的眼罩。尤长靖习惯了黑暗,猝然见到日光,不由得反射性地眯了下眼睛,淌出了几滴商人的鳄鱼泪。司机先生的另一只手伸过来,捏着一张抽纸,小心翼翼地为他擦去滚落的泪水。

尤长靖睁开眼睛,逆着光看着眼前的人。

真是好相貌。

尤总裁的产业下有一家娱乐公司,他也没少见过各色美貌的男男女女,可眼前这人就算放在花团锦簇的娱乐圈,也是一等一出挑的好看。深邃明亮的眼睛里落了满天星河,高挺的鼻和形状优美的唇,刀削般立体俊美的轮廓,银白的发和小麦色的皮肤相得益彰,看起来颇为不好亲近,却又有着一种扑面而来的,充满霸道和野性的美。

“你真好看。”尤长靖从不吝啬自己对别人的赞美。

“尤总裁也很好看。”司机先生眨了眨眼,唇边溢出一点浅浅的酒窝:“不过,恕我问一个失礼的问题——”

“您真的没有谎报年龄吗?”

面前的尤长靖,按照他的官方年龄来算,今年已经二十八岁。可是他那充满欺骗力的容貌,几乎可以被称作少年——若不是因为亲耳听到了下属喊尤总裁,他几乎要以为自己绑错了人。他有着明亮的大眼睛和肉嘟嘟的脸蛋,怎么看都像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甚至说是高中生都有人信。

“有啊,我02年的。”

看着面前的司机先生一瞬间僵住的面孔,尤长靖坏心地笑起来:“骗你的啦,我还说我80斤呢,你信吗?”

司机先生认真地回味了一下刚才扑到怀里的重量,诚实地摇头,“不信。”

“那么,初次见面,未来七天的相处,还要拜托司机先生多多照顾我这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长在温室里的花朵了。”尤长靖眨眨眼睛,“对了,我总不能一直喊你司机先生吧,我可以称呼你什么呢?”

“林彦俊。”

司机先生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是有些懊悔的,干他们这一行的最忌讳的就是把自己的真名告知别人。他本想也如之前接的无数单一样,只告知自己的英文名Evan,却在见到面前那人双眼的时候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真正名字。

只有七天也好。

我想让你记住我的名字。

第一日,他们相遇。

图片
3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99
Kazumiii
收藏
赞 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