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6 17:02:553810 字156 条评论

【藕饼】男友嫁人新郎不是我

 "过几天有好事情发生喔。" 

"怎么嗦?"

"东海龙宫太子过一段就要成亲啦。"

"据说结婚成亲对象是西海的……几公主来着?"

"我也不资道。"

"不过据说,到时候海鲜可以管饱哦,我们可以吃个够!"

"可是你自己不也是海鲜吗……"

"对喔。"

东海岸边上,一虾一蟹坐在海边晒太阳,将兵器扔在一旁。

不远处的哪吒照例在东海边上绕圈。

说是绕圈,实则就是在等敖丙。

不经意路过的时候听见不远处虾兵蟹将的对话,哪吒停下脚步,不禁皱了皱眉。

"喂!我说!你们两个!"

"告诉小爷,你们俩刚才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虾兵蟹将躺在地上努力向上翻白眼,想看清和自己对话的人究竟是谁。

眼见是一个半大的毛头小子,一虾一蟹都忍不住"噗呲——"一下笑出声来。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

"看到你虾叔叔和蟹叔叔不害怕?"

"要我说,还是早点回家碎觉比较好哦!"

哪吒额头浮现出一个十字,驾着风火轮抄起混天绫对着岸上的两只海鲜就是一顿揍。

"回家睡觉倒是不用,但是小爷倒是不介意把你们两个带回家给清蒸了。"

"哎哟妈呀,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天上的仙人啊……"

虾兵蟹将被打得都趴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翻过身,对着眼前的哪吒是拜了又拜。

"哼!"

哪吒冷哼一声,抬眼看向自己面前的两只海鲜,又问道:"你们两个刚才说的话,可算属实啊?"

"大爷……小,小的已经忘记自己嗦过什么话了。"

蟹将横着爬了几步,对着眼前的哪吒颤颤巍巍的说道。

"龙宫太子,成婚。"

"西海公主。"

哪吒慢悠悠的吐出这几个字。

"喔喔喔!原来是这个!属实属实!绝对属实!毕竟是我大哥昨天亲口告诉我的!"

虾兵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诚惶诚恐的对着哪吒说道。

"……"

哪吒拿着火尖枪站在那边思索了几秒,然后又说道:"知道了。"

"小爷也只是随便问问。"

"你们两个走吧。"

"好的好的!多谢大人放行!"

虾兵蟹将说完之后立起身,快速向大海深处爬去。

哪吒向前远望了一下,脸上没什么表情,终是收了风火轮,一步一步的走向陈塘关。

"吒儿,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殷夫人看到哪吒回来,走上前去,又问道:"今天不去找敖小公子玩吗?"

"来来来!为娘今天给你做了绿豆糕,都是新鲜的!若是下午你还要去找敖小公子玩,记得给他也带几块。"

"不吃。"

哪吒蔫蔫的说道。

"我也不带。"

"哎,吒儿,你这是……"

殷夫人眼见哪吒垂头丧气的走进屋子里,然后反手关上门,再也没有声响。

"这孩子……是不是今天又遇见什么麻烦事了?"

看着哪吒这幅样子,殷夫人说不担心是假的。

只是端着绿豆糕准备敲门的间隙,就听见那边的下人们冲进来大喊道:"夫人啊!!不好辣!!西边的土豆精们又过来和村民们抢粮食啦!"

"啊……啊?"

消息来得猝不及防,殷夫人也得好先将糕点放下,说道:"好!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然后又对着屋内大喊道:

"吒儿!娘先出去看看土豆!等等再回来看你!"

说罢披上甲胄拿起武器匆忙离去。

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仍是有些辗转反侧。

哪吒听到了殷夫人刚才所说的话,但是他现在莫名觉得身体疲惫,连动都不想动。

回想起刚才在海边听见虾兵蟹将所言的时候,他仍是觉得有些气闷。

再想到敖丙的时候,心中也是越想越气。

臭敖丙!

之前每次都是自己在东海岸边等他!

现在他都准备成亲了,却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一声!

亏自己还拿他当好朋友!

哪吒一边想,边在床上翻了个身,小声说道:"我以后才不要去找你呢!"

完毕之后,似又赌气的说道:"敖丙这个朋友……我哪吒不要也罢!"

说罢,靠在枕头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哪吒做梦时似乎又梦到与敖丙陈塘关一战的那个晚上。

只是半梦半醒之间,他好像又听见有人说道:"夫人好,我是来找哪吒的。"

"哦,吒儿还在午睡呢,要不然你进去等他?"

"既然这样,那我小声一些。"

"吒儿今天好像看起来不大开心,也不知道怎么了。要是可以,还劳烦敖小公子劝劝他。"

"这样吗……我在想,是不是今日上午我在龙宫里耽搁的时间稍微久了一些……所以才让哪吒生气了。"

"嗨,怎么会,我们家吒儿特别喜欢你,又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事生气呢?"

声音传来的并不真切。

睡梦中的哪吒眼前面对的仍是那几根滔天的冰柱,以及四散奔逃的陈塘关百姓。

大约是被惊醒,也可能是听到了窗外的雨声,哪吒迷迷糊糊的从床上醒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刚才好像还听见了娘和敖丙的声音呢……自己果然是在做梦。

只是哪吒转头,看见坐在自己床边的敖丙时,着实被吓了一跳。

"敖丙!"

"你怎么来了!"

哪吒瞪大了眼睛,这才看清眼前的俊俏少年。

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既然来了!那我们就去外面踢毽子吧!"

此时看见屋外的大雨,霎时间又觉得有些失落,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是转头看到桌上摆放着的绿豆糕,哪吒又开心的咧开了嘴,说道:"对了!我娘做了绿豆糕!你赶快尝尝!"

说完后献宝似的将绿豆糕捧到敖丙面前。

敖丙接过绿豆糕,看着哪吒,说道:"今天上午是我在龙宫里耽搁久了,抱歉……"

"嗨!这有什么抱歉不抱歉的,我们可是朋友啊!"

话是这样说的。

但是哪吒突然想起之前在东海边上听见虾兵蟹将的对话,又看了看眼前的敖丙,上一秒还笑得傻兮兮的哪吒在这个时候又变得别扭起来。

他将盘子搁在桌子上,自己爬上旁边的凳子,背过脑袋,然后也不说话。

"哪吒?"

敖丙走上前,轻拍了一下哪吒,却看哪吒扭了扭身子,硬是躲掉了他的手。

"哪吒?"

敖丙继续缓道,哪吒仍是不应,只是在转过脑袋的间隙又"哼!"了一声。

敖丙这个时候大约是明白,哪吒生气的原因定是出在自己身上了。

可是就算是他们两个是混元珠的一体两面……只要哪吒不说,自己这个时候是真的参不透他的想法。

敖丙戳戳哪吒脑袋上的两个丸子,又说道:"你是因为我今天上岸迟了,才觉得生气?"

"我才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我才没有不开心!"

"小爷就是现在不想理你!"

敖丙无奈,在哪吒面前半蹲下来,继续温声劝慰道:"可是你不说,我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啊。"

哪吒看向敖丙,从凳子上跳下来,表情仍是那副有些别扭的样子,说道:

"你才没有错呢!"

"你可是堂堂龙宫太子!"

"你又能有什么错!"

哪吒像是吃了火药桶,对着敖丙就是一顿扫射。

只是在低着脑袋的时候,哪吒也偷偷的用自己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敖丙。眼前的俊俏少年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神情也透着几分失落。

敖丙难受,哪吒自然也难受,只是自己今天都听见虾兵蟹将的对话了,为什么敖丙还是不愿意坦诚的告诉自己呢。

他究竟要隐瞒自己到什么时候?

此时屋外雨还未停,这个时候听着敲落在地砖上滴滴答答的雨声,着实让人觉得有些心烦。

"你走吧。"

哪吒小声说道,打破二人之间的静谧。

"走了以后就不要回来了。"

"日后就在西海里呆着,不要再回陈塘关,也不要再回李府了。"

"哪吒……"

敖丙瞪大了双眼。

"走啊!我都说让你走了!你怎么还是不听!"

哪吒几乎是怒吼着爆发出自己胸中的情绪。

敖丙看着哪吒,似乎都不明白眼前的这个情形是如何产生的。

看着愤怒的哪吒,敖丙最终还是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先走了。"

"等你日后心情好了,记得来东海找我。"

"谁要去找你啊!今日你出了这陈塘关!小爷就不会再见你了!"

"……"

窗外下起倾盆大雨,刚刚还在这里的敖丙顷刻间不见了身影。

刚才还在愤怒的哪吒却在这个时候嚎啕大哭起来。

"臭敖丙!你就去西海找你的龙公主吧!"

"你今日踏出我李府的大门,走出陈塘关,那你以后就不要回来了!"

"就算是以后你求我,我都不会去东海!"

……

哭够了,也算发泄完毕了,哪吒坐在地上,有些愣愣的看着地,但是泪珠还是忍不住的往外落。

转眼间却又大哭起来。

"臭敖丙!叫你走你还真走了!"

脑袋上的两个丸子这个时候力道轻轻的被戳了戳,然后就听见身后有人轻声说道:"我还在。"

敖丙将坐在地上的哪吒抱回凳子上,又从怀中掏出手帕给他抹去鼻涕眼泪,轻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但是你刚才说的西海龙公主又是怎么回事?"

三年多的时间里,以往敖丙除了跟随申公豹一起修习,剩下的时间敖丙除了在东海呆着就是在陈塘关附近,但是他从来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还去过西海。

况且,西海与东海相隔甚远,那边还受西海龙王管辖,也不是自己想去就能去的。

哪吒定定的看着敖丙,偶尔吸一下鼻子,说道:"我今天早晨,在东海岸边,我听见两个晒太阳的海鲜说你要成亲了。"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愿意告诉我一声!要是我现在不问你,你是不是这辈子都打算瞒着我!"

敖丙看着哪吒,神情微愣,说道:"可是……我不成亲啊。"

"更何况,西海的公主……我可是连面都不曾见过的。"

"啊?"

这个时候轮到哪吒惊诧了。

敖丙回想了一下近日龙宫内所发生的事,突然间恍然大悟,说道:"你这样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前些日子我表哥从北海那边过来,若说有关说亲的事情……可能是西海龙王派人讲给我这位表哥的。"

"你上午所见的那两只虾兵蟹将,大概是听误会了内容。"

"……"

"那就是说,你不成亲了?"

哪吒低着脑袋,却还是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一眼敖丙。

"嗯,不成亲了。"

哪吒从凳子上跳下来,凑到敖丙面前。

挠了挠脑袋,然后瓮声说道:"对不起……"

"你打我吧。"

"我刚才……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

"我觉得,你还是打回来比较好。"

敖丙笑了笑,轻拍哪吒的头。

"误会解开就好。"

"我怎么可能打你。"

"而且你之前不是说,要是我踏出这李府的大门,以后就不要回来了吗?"

听到敖丙说出这句话,哪吒顿时间又觉得有些慌张。

"我原先是打算飞出去的。"

"这样便不算是踏出李府的大门。"

"日后就算是你不承认,我还是能一样过来找你。" 

图片
15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