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5 17:42:531420 字87 条评论

【地笼】长生锁(一)

来自合集 【地笼】系列 · 关注合集

三已更!找不到的宝贝儿麻烦去我主页翻下,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哭了

“父王,抱……抱……”刚化为人形的小小敖丙挣扎着从申公豹怀里下来晃动着身子,伸出手挥动着向敖广走去。

敖广看着敖丙带着笑意澄澈的眸子,叹了口气,用尾巴将敖丙卷起,轻轻放在自己头上。

“呜,飞……飞……”敖丙咯咯笑着,抱住敖广健硕的龙角。

果真,这孩子的眼眸像极了他的。

敖广闭了眼,脑海中是那个人的模样。

刀刻般俊美的五官给人以肃杀之感,唯独那眼眸有一丝温柔,仿佛碧蓝海水中的柔波,只是瞧一眼便会沉沦于此。彼时敖广也只是一只小龙,就是望了那一眼,便注定了后来的满目萧瑟。

“为何如此注视于我?”

“见你眸子生的好看,便不觉多看了几眼。”

“我叫辇倾,你可愿意跟我回去?”

“那我是妖族,你可会怕我?”

“不怕,你的龙尾甚是好看。”

寥寥几句话,敖广的心弦已被撩拨,自此之后不过是越陷越深。

“辇倾,不要将我龙族囚禁于此。”

“莫出狂言,朕已派人修了龙宫,尔等回去罢。”

再也看不到当初那温柔的眸,是自己,将族人陷入了万劫不复。

“敖丙……饿……哇!”

头顶儿子的啼哭声将敖广从回忆中拽了回来。

“申公豹,吾儿交予你定要好生看管。”

用龙尾将敖丙从自己头上放下来,申公豹点点头接过敖丙带他离开。

申公豹看管得力,敖丙茁壮成长,转瞬到了三岁生辰那日。

“记,记得为师教你的。”

自古情字最伤人,望你不要像你父亲般,申公豹望着远去徒儿的背影,心中满是担忧。

“我命由我不由天!”哪吒此话一出,申公豹的心顿时揪紧,那孩子怕是也会如此罢。

“敖,敖丙的肉身已毁。”再次见到申公豹,敖广却听到如此令人心碎的消息。

“陈塘关,你欠吾儿一条命,假以时日我定加倍讨回!”

天庭处热闹非凡。

“那魔丸肉身已毁,想必也无法再作恶了。”

“可灵珠肉身也被毁,听说龙族又不安分与豹精为伍盗了那灵珠,龙王之子敖丙也……”

“听说那孩子来路不明,为人温文尔雅,可惜是龙族的。”

“你我莫叹息,妖族就是妖族,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辇倾坐在帝椅上将一切尽收耳中,回想起当时。

“广儿有一事想对阿倾说……”

“待我征战归来可好?”

“都给朕退下!”

一种可怕的可能性让辇倾忽然变了脸色,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众仙一脸迷惑,天帝今儿是中了什么邪术,怎会如此举动。

意识到自己失态,辇倾咳嗽几声“朕今日有些许不适。”

仙家们都在辇倾手下惯了,既然天帝已发声,还有不退下的道理,纷纷离开。

捏了个口诀,辇倾从天宫消失。

敖广闭着眼此时心在滴血,唯一与那个人的羁绊就是丙儿了,可现在……

“丙儿现在何处?”

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敖广不可置信地睁了眼,面前就是令他日思夜想又心灰意冷的人儿。

“天帝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幻化成人形的敖广依然逃脱不了被锁的命运,将头扭在一边不去看他,明明那么想念。

“丙儿呢?”

“呵,吾儿死活和天帝有何关系。”

“广儿,休要胡闹,朕是有苦衷的。”

“苦衷,事已至此天帝给臣讲苦衷不觉得可笑吗?”

“我欠你们太多,现在只想要个机会去补救。”辇倾不再称朕,而是用了两人多年前相处的称谓。

“丙儿肉身已经毁了,当初天宫求你,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让我们龙族囚禁于此,美其名曰是龙宫,可你看看这,哪里是可以安睡的家!丙儿若不是申公豹带着,能茁壮成长?事到如今你假慈悲给谁看!我的丙儿没了,再也没有了。”

“广儿,我……”

“你走,我不想再听你说任何徒劳之话!”敖广闭了眼不再看他。

见他如此,辇倾挫败地摇摇头,捏了个诀让其他龙恢复意识,悄然离开。

这可如何是好,广儿怕是恨了自己,有关于丙儿的任何信息都闭口不提。

申公豹!辇倾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个名字,也许他知道些什么。

图片
8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