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5 17:39:257347 字182 条评论

敖广是只正直龙宝宝

  这是个正经的老一辈的恋爱故事,玉帝x龙王。乱打tog真的不能怪我,这个西皮的标签实在不好找。


  内含各种私设,玉帝俗家姓名还有历劫一万三千多啥的考据百度词条,然后作者的脑洞太大,脑细胞啥的都漏光了。


  还是一发完,不用填坑真是爽!


  废话不多叨叨了,故事要开始了。


  玉帝李坚,原是光明妙乐国太子,其父母净德王与宝月光王后,老来得子,对其宠爱无度,把他宠成了个小霸王脾气。


  这小霸王李坚,是个跳脱的性子,不爱老呆在屋里,偏偏又天生聪颖出众,小小年纪便能轻松应对宫中各夫子的考问。


  如此一个天纵奇才,老皇帝翻遍全国也找不到人来教导,便也只能由着他天天跑出去胡闹。


  所幸这小李坚,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只是爱跑出去追些飞禽鸟兽,也爱时不时的跑出去搞个恶作剧。


  可是人们都惧怕他太子的身份,所以恶作剧常常也没什么乐趣,加上最近海边不怎么太平,李坚现在满门心思都放在了捉妖怪上。


  在这人妖神共处一世的世道,普通人家若是听说了有妖怪,那都是要连夜搬家逃走的,更遑论捉妖怪。


  可李坚不一样啊,他是堂堂妙乐国太子啊,是混世小霸王啊,一些不具太大攻击力的妖怪,见了他,也只能被揪着yi巴摁住,连逃也逃不掉。


  这天,我们帅气可爱,英俊潇洒的李坚太子,把他昨天刚抓住的一只山鸡精安排在了海边做诱饵。


  最近总有百姓在海边失踪,家家户户心生惶恐,渔民们甚至白天也不敢出海捕鱼,百姓们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李坚是个小热心肠,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何况他正愁找不到乐子,想来这敢捉人吃的妖怪应该不会让他失望。


  李坚打算,抓一只海族的小妖怪,带回家严逼利诱一番,先打听点海里的情况,再想办法安排对方回去做间谍,李坚在心里把小算盘打的叮铃咣啷响。


  ……


  再说一下海里的情况,小白龙敖广,是龙族废了好大劲儿才孵出的,如今仅剩一条的纯色白龙,全族上下都拿他宝贝的紧。


  说来这白龙一脉,皆都心气傲,轻易不肯交尾,且新孵出的小白龙往往对周围环境极为挑剔,一出生就要与周围魔气针锋相对。

  但小白龙往往能力不足,容易受魔气侵染,扰乱心性,且血脉越纯,越易收到伤害。


  在这妖魔横行的世道里,白龙大多都在孵化之前,就因不能忍受魔气侵染而夭折,活下来的少之又少,堂堂万麟之长,竟把最宝贵的血脉给活成了濒危物种,也是让人无奈。


  好在敖广在龙族的悉心看护下,历经几百年,终于破壳而出,留下了这珍贵的血脉。


  敖广身份虽然比不得李坚在人间金贵,但也是全族上下都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大宝贝,出了门,见了外人,心性也是一顶一的高傲。


  敖广常常把自己当做龙族希望,立志要带领龙族除尽妖魔,还五湖四海,一片海晏河清。


  这不,敖广刚刚听说,最近东海里有些小妖们受了一条小黑龙的蛊惑,且得了恩惠,不少小妖妖力暴涨,能幻化成石头一类让人不设防的东西,借此捉人吃。


  敖广这个气啊,这还没出了东海就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作乱,这怎么能忍?看小爷我这就出去收拾了他们。


  敖广趁叔伯们不注意,偷偷溜去了海边。 


  “诶?广儿呢?”


  “不知道”


  “不知道”


  ……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没有没有”


  “没有……”


   “哼,我不为难你们,去把敖广那个混小子给我叫回来。”


  “啊……这个……”


  “怎么了?他是不是又跑出去了?这个臭小子!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他……”


  龙长老脱了鞋子就要冲出去。


  “长老长老!别生气别生气……”


  “长老您消消气,别和孩子们一般见识……”


  一旁的龙叔龙伯们及时出现。


  “……啊!那个,敖广哥哥说要潜心修行,刚才去地洞里了。”


  “哦?是吗,那还差不多,这敖广啊,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


  “呼!可算瞒过去了。”


  海底累瘫了一群小龙大龙。


  要说这敖广,也是个半大的孩子,平日里没少往海边跑,所幸他法术修炼的到家,没被人发现过。


  这会儿他轻车熟路的爬上了岸,打算装成小孩儿来守株待兔。


  另一边李坚,逼着山鸡精变成了个黄毛的小丫头,坐在海边挖沙子。


  敖广一瞅这小丫头心里就有底了,这么重的妖气不知道遮遮就算了,你还变个明黄毛的?!你里笨死就差脑袋上插个旗子写着我是妖精快来抓我了。


  敖广也不用假装了,直接上前去揪着那小丫头的两条短腿,一通狂甩。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直接甩回原型了?!一旁的李坚目瞪口呆的看着好不容易上钩的小妖怪,把他的先锋将给玩蔫了。


  嘶,有点意思。


  李坚怕这小妖怪跑了,就拖着他求宫中高僧给的一张网,从山头跳下来把敖广兜头套了起来。


  佛家的东西,日夜受佛光滋养,对妖怪都有些压制,何况敖广一条小白龙,未登仙台,额头的龙角还未能遮去,当场被这张网给压的趴了下去,最后竟现了原形。


  敖广哪里受过这等屈辱,龙首高昂,一声龙啸碎人耳膜。


  “喂!你别叫了!震的我脑袋疼。”


  李坚爬到敖广脖子上骑着它,也冲着敖广的耳朵吼。


  李坚心里这个美啊, 这可是条龙啊,妈妈诶,儿子抓到真龙了!


  “待会儿我把你放开,但是你不许跑,你要是敢跑,我就把你角给你掰断!”


  李坚抓着敖广的角气势汹汹的威胁。


  “哼!”


  “哼什么哼,哥哥我跟你商量事儿呢,听话点!”李坚拍了敖广的龙脑袋一巴掌。


  你!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你竟然还敢摸龙脑袋,你还凶我,你等着的等我出来的。敖广这个气啊,四个爪子死死地扒着地。


  “乖啊,我把你放开,你变成人形,老老实实跟我回一趟皇宫。”


  李坚收起了网,同时的瞬间,敖广骤然飞起,直冲云霄而去。


  “啊啊啊啊啊!!妈诶我上天了啊啊啊啊!!”         


  小兔崽子,看我不吓死你!敖广一边想着一边加速往上飞去。


  “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我抓到云了!!!诶?没抓到?啊啊啊啊啊好棒啊!!!”


  敖广升到云端便停止加速了,改在云中穿梭,然后突然,从云端直线落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小白龙好棒啊啊啊啊啊啊!!”


  “唰!”


  在落入海底之前,敖广又骤然腾起,驮着李坚在海上飞了一会儿才落回岸边,化做人形。


  “撒手!”敖广拍掉了李坚还捏着他角的那只爪子。


  “嘶,你这小龙,脾气真爆,白瞎了一张小俊脸。”


  “你!你这顽童,胡说什么呢!”敖广气的抱胸撅嘴。


  “哼,你才顽童,哥哥我可是妙乐国的大才子。”


  “就你?略,哄小孩都没人信。”


  “哎你这个……等会儿,我问你,你是不这东海里的妖怪?”


  “是又怎么样,我一不吃人二不伤人,你还能抓了我去?”


  “不吃人?那你刚才抓着那个小孩儿打算干什么呢?”


  “小孩儿?!你给我睁开眼睛看好了,这是妖怪!一只山鸡精!”


  “额……咳咳,你抓这山鸡精干嘛,不知道这是哥哥我的陷阱吗?”


  “陷阱?!哦~我说这傻鸡怎么蠢成这副傻样,原来是您的手笔啊,就这一头鸡毛,能招来妖精才怪!”


  “哎你这小破龙,是不是想打架啊?”


  “你才破!你个臭小孩儿破小孩儿!我都二百岁了,你才小!来啊打啊谁怕你啊!”


  “来啊!哥哥今天教你做人……”


  “去你的做人!我是龙!你才该学学怎么做人……”


  ……


  “咯咯咯!!”


  地上扭打成一个大号麻花的两个人同时停手。


  “嘘,有情况!”


  “那你也先给我从我身上下去啊!小屁孩儿!”


  “哎哎哎你干嘛,你踹我干嘛!喂!别推了,腰要断了!喂……”缠在敖广身上的李坚被暴力扯下(烂)。


  “唔!”


  “喂!放开他!”


  李坚刚被敖广甩下,就被人从背后捞了去。


  敖广心急之下,化作原型,一尾巴把那小妖拍回了海岸上。


  “说!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刚一落地敖广就擒住了那小妖。


  “啊啊啊白龙大人饶命啊!是那个龙女敖闰告诉我们,吃人可以增强妖力,而且她还分给我们妖力,告诉我们她就是这样……”


  “诶?这是什么?”李坚从这小妖的后脖颈里揪出了一条黑线。


  “那是……是魔息!快扔了!”


  说话间,那黑线突然变成一大团黑雾缠在了李坚身上。


  就在敖广出手要打碎那团黑雾的时候,李坚周身却显出金光,将那黑雾吞噬。


  “佛光?”


  “诶?这绳子真厉害啊。”


  敖广觉得这倒霉孩子,笑得宛如一个傻子,也白瞎了一张帅脸。


  “噗噗噗噗,吧嗒!”刚才的小妖被抽出魔息后,变回了一条小鲫鱼,在地上翻滚。接着一朵浪花打了上来,把他冲回了海里。


  “喂,小孩儿,回去找你们那里的大长老说,不想灭族的话,就立刻带领全族搬家离开这里。”


  “嘶——唔!他们若是怀疑,就告诉他们是东海的白龙告诉你的,喏,这片龙鳞给你做证据。”


  那时的敖广,少年模样,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额上顶着两根白瓷般的稚嫩龙角,角上似点了两滴青釉,清清冷冷的面相,却在李坚心头存了万年。


  后来,李坚走过了沧海桑田,见过了斗转星移,都不及那白面少年回眸一瞥,来的心动。


  再见时,敖广已做了龙族之长,当初稚嫩到可以一手捏断的小角,如今也早以作为龙族象征而威震四方。


  而李坚也已历尽万千劫难,只待飞升。


  “喂,小破龙,明天我就飞升了,等我去了天庭,一定回来接你。”


  “切,才不用你接,我自己能飞升,你就乖乖等着好了,总有一天,我会带领龙族,荣登仙位!小破孩儿你就等着瞧吧。”


  “哈哈,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我帮你,轻轻松松就能位列仙班,这不是更好?”


  “好个屁!那还有什么意思,况且现在人间妖魔横行,既然百姓们敬我尊称我一句龙王,我自然不能平白辜负了这份期望。”


  “哎呀,你啊,一颗小脑袋里边装满了道道儿”李坚揪着他的两只小jiaojiao抖来抖去。


  “先别闹!我问你,明天的天劫,你有把握吗?”


  “唉,难说啊,这天劫是个不通人性的东西,说不定就嫉妒我的美貌要毁了我呢。”


  “我呸!就你?还美貌呢,没毛吧你,也不嫌恶心。”


  “小白龙你就这样对我吗?亏我还惦记着你,要助你登仙,我明日就要渡劫了,你不说安慰安慰我,居然还挖苦我!哼!”


  “唉你!你怎么跟个姑娘似的,还会耍小脾气了。”


  “哼!”


  “唉,你干嘛啊,我这不是给你想办法呢么,我听那些供奉我的人说,白龙是瑞兽,我把这片龙鳞给你,你拿着,明天肯定能给你带来好运的。”


  “哼,白龙鳞我早就有了,才不稀罕。”


  “啥?!早就有了?!从哪得来的?给我看看。”敖广忘了自己给人送过一次龙鳞的事了。


  “哼,这是我小时候的青梅竹马……阿不!我小时候认得小媳妇给我的,才不给你看。”


  “什么?!媳妇?你不是个道士吗?怎么可以有媳妇?!”


  “切,你管的着吗你。”


  李坚说着背过身去,偷偷从怀里摸出了那片龙鳞。


  “嗯……你怎么这么小气啊,给我看看嘛,四海里只有我一条白龙,我还没见过别的白龙呢,反正你也不能娶老婆了,不如把那小白龙介绍给我呗……”


  “好不好嘛,太子殿下?李坚?刺渴(玉帝表字)?”


  “哎!被我抢着了吧!我倒要看看……”


  “诶?这不就是我的龙鳞吗?”


  “好你个李坚,胡说八道什么呢?!谁是你媳妇了?啊?谁是你媳妇了?”


  敖广问一句锤一下玉帝的头,可算是报了当年被人拍龙头的仇。


  “哎!哎!哎!别锤了!”李坚捉住了敖广作乱的两只手,转身把他抱在了怀里。


  “喂,小破龙,我在人间还听说了别的法子,能快速提升功力,增强体魄,你要不要帮我啊?”


  李坚趴在敖广耳边吹风。


  “你好好说话行不行,吹得我耳根子痒。”


  敖广猜不到这老色胚的龌龊心思,一巴掌把他脑袋拍一边去了。


  “那你帮不帮我?”


  “嗯……帮你我又没有什么好处……”


   “哼!”李坚一甩袖子,耍了脾气就要走。


  “哎哎哎别急啊,我又没说不帮,那你倒是说说,怎么帮啊。”


  “傻了吧,跟我来”李坚拽着敖广跑进了旁边的小树林里。


  ……


  “唔!李坚……你!唔……你这个混蛋!啊嗯……你,你竟然敢……(R龙)”


  “嗯?你不是,答应了,要,帮我,吗?”


  “唔嗯!我……唔……”


  ……


  后来李坚终于还是做了玉帝,只是登了那九霄宝殿后,李坚那在人间行走万年的人格终被天劫击溃,取而代之的,是新生的神格。


  神是完美的,自然也要万物追求完美,玉帝要龙族行那万鳞之长的责任,击败妖魔,镇压魔物。


  可怜敖广,本该是东海里一条恣意傲慢的白龙,却被世俗的言论所累,原本驱魔救人只是一个孩子的善心之举,如今却硬生生变成了不可推卸的责任。


  敖广恨透了那个叫李坚的,恨他言而无信,把他扔在这冰冷的深渊里;恨他能力不足,被一道天劫劈伤了人格;恨他不负责任,撒完了种就拍拍屁股走了……


  可敖广到底是敖广,要他不顾天下生灵,去讨个说法,是绝对不可能的,何况,也找不到人来讨要说法。


  敖广只是觉得,他对不起从小培育他的叔伯们,也对不起陪他浴血奋战的兄弟姐妹们,若非自己多管闲事又妄想改命,何至于拖累整个龙族全被禁锢于海底深狱。


  敖广想着,一定要让丙儿去那仙府,即便救不出龙族,也要送他去见一见他的另一个爹……


  再后来,埋在东海海底的,不论神龙,还是魔物,终于都走到了尽头,敖广虽封东海龙王,却未具神识。


  那天帝,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待千万年以后,这批魔物的生命终有尽头,待那时,山河转换,时移世易,星移物换……


  那时龙族也再无用处,便可随那些孽畜,一同长眠于地下。


  只是,万物法则,幂幂之中自有定数,一个未经世事的神,哪里能全部说了算。

  一世的神明妖魔消散了,还会有新的神,新的魔诞生……


  后来啊,天宫里闯进了一只猴子,一棒子挥在了那堂中玉帝的头上。


  ……


  李坚再睁眼时,只觉得世事变迁,往事种种,似是云里看花,怎么也看不真切。


  玉帝刚受伤的那几天,总是浑浑噩噩,一会儿称要灭了那泼猴,一会儿又记忆错乱什么也不记得。


  后来李坚终于清醒了过来,那具神格好像是收到了什么讯号一般,终究是让出了身体的主动权。


  又有一天,李坚看到李靖的三儿媳,忽然觉得,自己小时候,好像也有一条这么漂亮的小白龙。


  “你可是唤敖广?”


  问出这句话后,李坚也吃了一惊,他原本只记得自己欠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一个约定,却怎么也记不起那人的模样与名字,此时却脱口而出,着实也吃了一惊。


  “这!玉帝怎还记得家父名讳。”玉帝受伤后,丢了些记忆,几乎谁也不认得了。


  “敖广是你父亲?”


   “正是。”


  “他现在在哪?”


  “这……”


  “回玉帝,龙王敖广奉玉帝之命,率全族镇守东海之下的魔物,无诏不得擅自离开。”一旁的李靖替敖丙做了回答。


  “东海?”


  “是的,父王与族中叔伯长老,镇守龙宫已有……近三千年”


  “什么?!你能带我去见见你父王吗?”


  “这……几百年前,我犯下大错,未能救父王与族人脱离苦海,父王后来,封闭五感六识,锁了地宫,如今我也……见不到他了”


  “唉,罢了,我自己去求他。”


  李坚到底是李坚,是千万年来,独一无二的天命之子,敖广设在东海海底的禁制,被他一脚就踹破。


  只是李坚没想到,堂堂东海龙宫,竟然是这样一副荒凉的景象,一条条巨龙,被锁链缚在石柱之上,有不少龙身上都已经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为首的白龙,仍然是那副清冷乖顺的模样,只是身上的伤,却是那般的突兀扎眼。


  李坚记起了所有看不清的记忆,登仙前与登仙后所有的一切,全都回到了脑子里。


  当初封龙王的景象也浮现了出来,没想到,原本一句玩笑话,却害的他一辈子都被人束缚,临了也没能逃脱掉。


  “……你,你是敖广哥哥的那个朋友吧,我啊,认得出来,你不是那个玉帝……”

  “……那个玉帝,才不会这样看着他,只是可惜啊,可惜你来的晚了些,他等了你太久了,他累了,就先睡着了……”


  “睡……睡着了?”


  “是啊……睡着了,睡之前他说,想再像小时候那样在海上飞一次,以前有个小孩,喜欢坐在他身上飞……”


  “……咳咳……我的日子也快到了,说起来,我真想再看他笑一次,他以前在战场上,笑起来,眉飞色舞,英气十足,可真是……好看极了……”


  “等一下!喂,你别死啊,别死啊!”


  诺大的龙宫,留下的,竟满是一条条巨龙的尸首。


  ……


  后来哪咤带着敖丙到达东海时,只见海底有无数星光闪烁沉浮,不多时,一道巨大的灵力击过,在海上荡起庞大的涟漪。


  突然,成百上千条巨龙,以破竹之势争相冲出,似千百根天柱直插云霄,为首的白龙,格外耀眼夺目。


  方才在海底,李坚以玉帝的眼泪为介,赐为抵御魔物镇压魔族而献出一生的龙族牺牲者以神格。


  如此,原本因失去守护神而死气沉沉阴气环绕的东海,也得以枯木逢春,重焕生机。


  敖广驮着李坚在海上贴着水面翱翔,李坚抱着龙首,在他的额间落下虔诚一吻。


  “小破龙,我回来接你了。”


  “哼。”


——————


嗯哼!来个事后日常。


  李坚把敖广救回来以后,就赖在龙宫做起了上门女婿,并且十分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全权负责起了龙宫的建设。


  每次天庭派人来请他,不是被拍出去就是被踹出去。


  “去去去去去,都别来烦我,有事儿找杨戬去,大事儿让他去和李靖商量去,我给我老婆盖新房子忙着呢,都别来招惹我,快走快走……”


  而自从李坚救回了龙族全族之后,这李坚就成了龙族族人心中的好领导、好龙婿、好姑爷,敖广是赶也赶不走踹也不舍得踹,整天被这老色胚逮住了摁在床上折腾。


  三折腾两折腾,终于,敖广又揣蛋了。


  “哎呀,好媳妇儿,你听话好不好?咱把刀放下行不行?你说你跟一个河豚置得哪门子的气啊,我的小祖宗诶,放下快放下。”


  “哼,你!过来,给我把它对半切开。”


  “这是个憋了气的河豚,怎么对半切啊,一切不就漏气了?”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切不切?”


  “哎呀,切切切,媳妇儿你说啥我都听,我这就切。”


  “哎等会儿,放下,你给我把烟放下!”


  李坚顺手扔了河豚,跑过去从敖广手上抢下了烟。


  “坐好了!你给我坐好了!”


  “干嘛呀,我就尝一口,那我就闻闻味儿都不行?”


  “不行!你给我老老实实坐下!”


  “哼!小破孩事儿真多。”


  刚才还大气不敢出的李某,此刻像那翻身的农奴,眼眉吐气的掐着腰,大声背诵孕妇怀孕期间的一千条不可以。


  而敖广则毫不示弱的拿一本不要让孕妇生气的一万个原因回怼。


  门内的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的不可开交;门外建造新龙宫的虾兵蟹将,你一砖我一瓦,干的热火朝天。


 

  其实敖广也是个外貌协会的,看李坚长的英俊潇洒,就喜欢跟他多聊几句,也喜欢跟他亲近。后来被人吃干抹净也没暴走,不过就是舍不得跟那张俊脸的主人撕破脸,当然要是李坚不是根正苗红的正直的不能再正直的天选之人,估计长的再好看也没用,毕竟白龙是挑剔到快要灭绝的物种😂

  我看哪咤还有一个感动点就是,龙族对敖广的忠诚与信任,所有人都被压在海底,但没有任何人抱怨过,而敖广也一直把拯救龙族当做毕生使命,这种不计回报的互相维护的亲情,很戳我萌点和泪点,可惜没能写出这种感觉😭

  


 


 


 



图片
18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