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4 23:14:576782 字169 条评论

【摄殓】红线相连的两人终是走到了一起

*私设吸血鬼约x顶级血猎卡尔


*吸血鬼长期不吸血会很虚弱,再受到轻微的伤害也会致命。(化为灰烬)


*私设如山(突然发现吸血鬼梗百看不腻x)


*吸血鬼食用人类的食物是无味的


*去他娘的动作描写


*这个卡尔不社恐(吸血鬼准确来说不是活人)


*如果人多的话就写肉吧,但我不会写,到时候发链接


*6500+,目前最长的一篇,就当1000粉and破万赞回馈辽!










“这一单任务,由卡尔,萨贝达你们二人进行。”戴着狐面的女人拿着一张单子,对面前二人说道。“我希望你们能活着回来——哦,能完成任务最好。这一次的任务非常难,去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我相信在我让你们二人齐去的时候,你们就已经知道了。”






“老规矩,拿下那个畜生的头回来。我希望——顶级血猎不会让我失望,何况是二位。那个东西是狼人与吸血鬼的结合,一点也不比其他吸血鬼差——甚至更强,不容轻敌。对了,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至少就可以救了上万号人的命。当然,实在不行回来一个也是好的,我需要一个交代。”






二人沉默着离开教堂,称作萨贝达的男子拉了拉兜帽。他们都知道这必是有去无回,却不能违抗军令——强者不意味着永存,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们人头落地然后顶替他们的位置…人类亦是如此。






“卡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很早便是兄弟了,比起所谓任务,我更希望我们都能回来。”






“脱身是一回事,回去两个人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事。”卡尔幽幽开口。






“哈…我当然知道。”奈布眼底忽现悲伤的神情,但很快便消失了。自己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不知不觉当血猎有两年之久…






“知道就好…说好了,有什么事情我垫后,不许逞强。”






“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了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不会死的,一定。”奈布说着揽住卡尔的肩膀。“走,再去喝几杯。”






“嗯…”






——






三天过后,下午3点。






披着黑色披风的奈布领头杀死了城堡外的两名看守,在巡逻队来之前将尸体藏好。卡尔则优先进入探查情报,却发现城堡内空无一人。






“奈布,没人。”






“不可能啊,这种吸血鬼——”奈布突然感觉到一些不妙。“糟,是圈套!走!”






正值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背后出现了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燕尾服的一角写着英文“Jack”。






从对方猩红的眼中二人迅速辨识到对方吸血鬼的身份。






“呀,二位久等了,接着就让杰克好好招待二位吧。”






“来吧大蚊子。”奈布转身做好格斗准备,对卡尔做了口型让他先去找任务目标。卡尔只是点点头便跑走了。






要一个人找人不是问题。卡尔尽量避免了战斗迅速潜入主室,至于剩下的人奈布会帮他解决掉的,他这样想。






他一脚踹开画室的门,看到的是一副背影。那人有着一头奶油色的卷发,身高约莫170几,若不是头上微微颤动的兽耳卡尔可能会以为他是血仆吧。那男人回过头,面庞精致的像瓷娃娃一样,睫毛长长的,血红的眼珠死死的看着他。






“嗯…来到好快。”那男人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我叫约瑟夫·德拉索恩斯,愿意与我跳一支舞吗,先生?“






“下地狱自己跳去吧。”卡尔说罢拔出银色的长剑,左手抚了一把刀身,吸食了鲜血的刀变得红润,迫不及待的渴望着更多鲜血…






对方轻笑了一声,以极快的速度到了卡尔的面前,卡尔迅速挡下了凭空出现的剑。






速度比想象的快,对方显然是打算与他周旋,带着愚意对他处处让着,卡尔偶尔主动攻击几下,在格挡的过程中急切的等待奈布的到来。






“啊——没有意思了呢,你的帮手要来了。”






“只能快点解决掉你了~”






对方迅速抵住红色的刀刃,转而闪身到目标身后将刀刃插进了卡尔的腹内。此时卡尔才知道自己被世人称赞的技术在对方面前只如蝼蚁一般,想捏就可以轻易捏死。






赶来的奈布恰巧看见约瑟夫将刀狠狠拔出,连窜的鲜血被带动挥舞在半空,卡尔如无意识的人偶一般倒在墙边,双目死死盯着他的同伴。






“卡尔!”奈布急红了眼,“怪物…“






奈布疾步向前奔去,差十米远的时候他的面前落下了一个身影,他再次被逼停。






“噫…站住。放水放过头让大人见笑了,小孩子不懂事,这就解决掉~”是那个黑发的吸血鬼,眉眼之间带着些许笑意,左手挥舞刀刃散发出一阵巨大的刀气将人击飞到墙壁上,接着上前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虽然早已料到他们是来送死的,但对方的强大超乎了人类的想象。奈布心里已经有数,吸血鬼想要灭绝人类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人类还能存在于世唯一的作用便是新鲜的血液…






“啊啊,早知道是这种程度的你还叫我来干嘛啊,兄弟可不是来给你卖命的,约瑟夫~”杰克转念到身后的伊索身上。“那你身后那个我顺便带去埋了哦?看样子是不行了。”






“别碰我兄弟!”奈布怒吼。“杀我可以,放了他!”






“呜?你这个样子还和我谈条件?”






“不行。”约瑟夫以一种慵懒的语气跟他交代。“今天的事情你知道怎么说。还有,你手底下这个人——留着,暂且交给你。”






“嘤嘤嘤?这么不给面子的吗?”说罢又笑了。“那轻便吧大人,再和我聊下去你的人就要死了哦。那么——我要回去享用我的晚餐了。”






杰克拖着死命挣扎的奈布回去后,约瑟夫转身蹲下,左手抬起半眯着眼睛的那人的下巴,细细打量着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而后叫来了医师便离开了。






——






卡尔醒来的时候,身处一个华贵的房间内。日历上的日期告诉他他昏睡了整整两个月。






他猜测自己是被注入了药物沉睡的,头还有些昏沉,伤口基本愈合了。他穿着黑色的睡衣,身上应该被洗过不久。他看这个房间及其华贵便知道是谁的。






那把他晾这什么意思?待会那个人要进来做什么?如果是吸血的话……






如果真的吸了他的血,他一定会让…它,血债血偿。






“嘎兹——”门响了,卡尔索性闷在被子里装睡。






“啊啊,还没醒?算着日子今天该醒了…”约瑟夫嘀咕了两句。“不会是在装睡吧?”说着拿手戳了戳他的脸颊。卡尔迅速起身从后勒住了他的脖子。






“好快~不过没有武器的你能拿我怎么样呢?”






“谁跟你说没武器不能弄死你。”说着卡尔用力一掰,听到脖子断掉的声音才松开那人,看着他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搜寻了一下房间没有有用的武器,卡尔准备离开时听见背后有声音,回过头看到的是约瑟夫慢慢站起来。






约瑟夫伸手将自己的头掰回来。卡尔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操作,愣是看呆了眼。






“啊呜?你们血猎没听说过高等吸血鬼是可以这样子的吗?”






卡尔听罢便再次一股脑晕过去了。






——






卡尔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约瑟夫怀里。






脸正对着他的胸口,约瑟夫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额头上,让他不由得不自在。于是卡尔一点一点往外蹭,换来的是约瑟夫摁住他的脑袋往怀里塞的更紧了一点。


“别闹,我才刚睡…”






“你大白天的睡觉关我什么事。”吸血鬼是夜间行动生物卡尔当然知道。“我白天精神着呢,撒开。”






“你两个多月前来刺杀我被我抓住,睡了两个月把这当你自己家了?”约瑟夫略带委屈的说,一副“我那么可爱你为什么要来杀我”的表情。“不过你当自己家我也不介意的嘛~”






“…为什么不杀我?”






“储备粮库,懂?”






——






约瑟夫的宅子很空,但显然有人在打理,也许是夜间自己睡下的时候他让仆人打扫的吧。






一段时间后,卡尔已经获得了自由在屋内行动的自由,当然,代价是每天晚上帮约瑟夫暖床。吸血鬼全身都冰凉凉的,让他暖床并不奇怪。于是卡尔每天都把脚搁在约瑟夫枕头上趴在被窝里看书。






他不是没有担心过奈布,三番五次向约瑟夫提起他的同伴,他第一次问的时候,约瑟夫只是默默的回了一句他死了,结果卡尔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哭了三个小时,于是他只好跟他说自己是骗他的而且给了他向奈布写信的机会。收到回信后卡尔才松了一口气。但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白白哭了一场,连续三天都在约瑟夫房门上放盆水,也次次都没有落空。






其实卡尔挺感激约瑟夫的,他留了他一命不说,还让他过上比血猎好上不知多少倍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当自己表现出不希望被吸血的时候,约瑟夫总是默默的点点头然后把杰克叫出去喝酒。唯一不友好的就是他晚上喜欢搂着自己睡觉,有时候还有意无意的吃他豆腐。






后来当他再一次被约瑟夫摸腿的时候终于爆发了。“别动!”






约瑟夫立刻变成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好像刚才摸他的人不是他一样。






“下次再这样我就上吊。”






“伊索不要想不开嘛,顺带一提,你的好兄弟似乎出了点问题…你想见见他吗?”






听到奈布出事卡尔内心“咯噔”了一下,故作冷静的问:“他…出什么事了?”






约瑟夫显然并不想要回答他,只是嘴角扬起露出一丝坏笑。






“伊索,我可以吻你吗?”






交换的玩味气息已然明显,卡尔对此感到微微的羞耻,都是男生,这吸血鬼性取向不正常?而且还看上的是他。






叹了口气,卡尔主动抬起头。约瑟夫翻身压在他的身上,薄唇轻轻伏上他的唇瓣。






空气慢慢的变味,这是一个正宗的法式热吻,只是略显粗暴了一点。约瑟夫的舌头轻轻舔舐着他的舌尖,再来回摩挲了一下贝齿,不知不觉咬破了卡尔的唇瓣,血腥味在他们口中蔓延开来,卡尔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却怎么也不想推开身上的人。约瑟夫的手乘机伸向卡尔腰部,直到他也喘不过气才松开身下那人,唇间的液体拉出一条银丝,卡尔的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他,约瑟夫却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好了…吧,出什么事了…?”卡尔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小美人这么对那个人上心,我是会吃醋的哦。”约瑟夫感觉到这人依然不怎么情愿,“不过我说到做到,明天带你去看他,顺便你得做点准备,别在杰克面前飙了眼泪。”






说罢约瑟夫便没了动作,卡尔有些不舒服,心中明明是在担忧自己的好兄弟,眼前浮现的却是他与约瑟夫热吻的画面,卡尔愈发感觉到羞耻。






——






卡尔还是哭了。






奈布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身上没有一片完好的地方,皮鞭的痕迹,铁链的痕迹…还有一些青青紫紫的地方,卡尔直接当做是杰克虐待了奈布,上去就对着他的脸一拳。






“嘶——”杰克吃痛的发声。“约瑟夫,这就是你带出来的狗?”






“…”






“奈布…你没事吧?”卡尔哭着喊着,手上还不忘了给他上药。“可能有点疼…”






“没事的…卡尔,那只蚊子…没把你怎么样吧?不然我一定要取下他的头…”






“没有,没有…”卡尔虽然哭着但还是笑了一下。“他对我很好,倒是你…怎么了?”






“没事,我做了些事情,这是我失败的惩罚。”






后来卡尔才知道是奈布偷偷取了他的军刀,险些抹了杰克的脖子才被锁起来的。杰克这段时间待他也不薄,便气坏了头。






“不要脸的…我一定要剃了他的头发。”






“那…这些红色的…青色的…也是他打的吗?”






“呃…”想到这个奈布的脸微微泛红。“不是,你别担心了。”






“没事就好…我替你打过他了,力道很大估计要肿几天。”






“嗯…谢谢,我想休息了。伤好了再来看你。”






回去的路上,卡尔一路沉默寡言。约瑟夫看着有些不爽,暗暗下定了要揍杰克的心。






“怎么了?心疼了?”约瑟夫试探性的将手搭在对方腿上,卡尔却只是往旁边躲了躲。






“别这样嘛,又不是我干的,甩脸色给我看干嘛?”约瑟夫扶额,总觉得自己养了个阴晴不定的儿子,时刻得要关注他的情绪变化。






“帮我…奈布,报仇。”






“好好好,不过你要报答我哦?”






“怎么报答?”卡尔眼中总算是闪了点光。“不要太过分。”






“嗯…每天一个吻。”约瑟夫托腮想了想。“附送每天的早餐。”






“持续时间?”






“永远。”






“我亏大了。”卡尔说罢转过头,像一个生闷气的孩子。






“不亏不亏,你们人类也就活个几十年。当然,以后我可能会有把你同化的可能…”






“不行。”






“嗯?”






“我晕血。”






“晕血你当什么血猎?”






卡尔不说话。






——






卡尔半夜醒了过来,他是被掐醒的。约瑟夫紧紧靠着他,将他的脸怀到胸前。






“别动,有人刺杀。”






卡尔内心大喜。自己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一定要救走奈布,他们回去辞掉工作,用剩下的佣金足够自由自在的过一辈子。表面上仍然不为所动。“你不怕我顺便逃走?”






“不怕不怕,你舍不得。”






“你未免太过自信。”说罢一阵刺耳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卡尔颈后一击便失去了知觉。






——




卡尔回到了人类社会。但他仍然被囚禁了起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意外的震惊,反而冷静地抓住看守的肩膀:“怎么回事?“






“伊索·卡尔先生,准确来说我不应该透露这一切。但我是您的——粉丝,就稍微透露一些。”看守清了下嗓子。“您被吸血鬼囚禁,被救了回来。而且那位该死的吸血鬼也被抓住了——这无疑是个奇迹。”






“他被抓住了?”卡尔的内心泛起一阵不安,他不禁担心起约瑟夫的下落。他那么强大…怎么会被抓住?难道杀死那些人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一切轮不到他细想,一群人走进来将他扣了出去,径直来到了地牢。






卡尔见到了约瑟夫。






俊俏的外表已经全是血,身上衣衫不整的被十几条锁链扣在最中央,显然如果约瑟夫挣脱了束缚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们特意做了很多的防护措施。






卡尔发觉自己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一阵一阵,就像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心脏,疼痛难忍,却又虚幻。






“尊敬的伊索·卡尔先生,接下来的对话希望您如实回答,且不要透露出去。”军官说道。






“您认识他?”






“认识…”






“他叫什么?”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剩下一些零零碎碎的问题过后,卡尔的目光再次回到约瑟夫身上,这才发觉对方一直死死的看着他。看到他的目光与自己对上,约瑟夫转过头自嘲的笑笑。






什么嘛,牺牲了自己救下的东西,居然是个白眼狼。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一定很过瘾吧…






一句句冰冷的语言刺激着约瑟夫的心口,特别是提及他的对话…卡尔的反应就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






罢了罢了,谁又知道对方的心呢。






——






卡尔以为事情过去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接着的一个月他也去到了地牢里接受了严格的审讯。期间他不觉得疼,心里却满脑子都是“约瑟夫遭到这些刑罚的时候该有多疼啊”。






一个月后,他被排除了嫌疑,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奈布并没有被救回来,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卡尔后来还是忍不住闯进了地牢。由于他是前任头牌血猎的原因被不少人仍然尊重着,很容易进了地牢。






他杀死了看守们,解开了约瑟夫的绳索。






“哈…果然没看错你,我的伊索。“






约瑟夫突然看见他袖口的一丝痕迹,撩起袖子便发现了这一个月来折磨的痕迹。卡尔心中有苦难言。






“…他们打的?”约瑟夫的脸色更加难看。






“…嗯。”






“疼吗…是不是很疼啊,伊索…他们居然敢这么对你,过分。”约瑟夫赌气似的鼓起嘴巴,转而对着他笑。“伊索,你想看演出吗?”






“嗯?”






“我要让你体验一次何为真正的屠杀。”






那天晚上,死了上千号人,惨叫声不绝于耳,整个血猎总部都被杀了个干净,那只吸血鬼也不知所踪。






——






“伊索,你还欠我每天一个吻和早餐。”






“我记得。”






晨光洒入房间时,卡尔便醒了。他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为还没醒的约瑟夫做了一顿早餐。早餐很丰富,面包牛奶,培根三明治,什么都有。约瑟夫醒来后吃着他做的早饭,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很难吃?”卡尔微微皱眉。






“没…我本想着早餐会是血的,而且你们人类的食物都没有味道?”






卡尔咬了一口面包。“有味道啊。”






“我吃着一点也没有。“






卡尔想了想,去厨房打了一勺子盐给约瑟夫吃,对方也没发觉到很咸的样子。顿时卡尔便明白了一切。






“不是没有味道,是种族味觉差异。”






“啊…那怎么办?”约瑟夫看着卡尔的脖子咽了咽口水。






卡尔有些无奈的扯开领口走到他面前。“那…随便你吧。”






约瑟夫欣喜的将人搂到怀里,轻轻咬下他的脖子,卡尔挣扎了一下便不再动了。约瑟夫满足的吸了个爽。






“我都感觉要被你吸死了。”卡尔理了理领口,脸上浮现起微微的红晕。“我这是成了你的血仆了?”






“伊索在我心里才没有那么低贱。”约瑟夫微微一笑。“伊索,你喜欢我吗?”






“…指哪方面?朋友之间,还是…”






“伊索,我想和你发展进一步的关系。”约瑟夫毫不犹豫的回答。他有些害怕卡尔的回答。如果拒绝了…那自己岂不是太过于天真了,认为自己对于他已经是个特殊的存在?






“进一步?”看着对方一副傻fufu的样子,约瑟夫莫名有了些底气。






“我想做你的恋人。”






不确定变成了肯定,卡尔从未想过约瑟夫先生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他发觉自己无法决定,却害怕因此失去他。






试试吧,就试试。






“…嗯。”






“哈?伊索你同意了?”约瑟夫惊喜的站起来抓住他的肩膀。






“同意就是同意了,哪那么啰嗦…”






“伊索…太好了,太好了…”






——






“喔唷~~患难见真情,这玛丽苏一般的爱情,好羡慕哦——”






“闭嘴。”






“噫,还不给说了。你是受咯?”






“…应该是吧。”






“你倒是认得清楚。”奈布叹了口气,头靠在沙发背上。






“别老说我了。你和杰克呢?”






“啊…”奈布听后颇有些无奈,“虽然已经有过一次了…但我还是会反攻的,老子才不会那么容易甘心——”






“什么?你们…有过了?”






“哈?我还以为你上次给我上药就看出来了…”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旁边的约瑟咕偷听的若有所思。杰克也在一边不知道想着什么。






“约瑟夫,上次让你帮我报仇来着。”卡尔突然转向约瑟夫。






“啊…忘了。”约瑟夫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对着卡尔意思性的笑了一下。






“别别别——我错了嘛。那卡尔肯定相信你的好友奈布吧?要不让他打我?”






“嗯。”卡尔并没有听出来杰克什么别的意思。






“那奈布我们回去好好打哦?”






“…卡尔你别答应他啊!”











奈布和杰克走后,约瑟夫将卡尔抱在怀中,轻轻咬下嘴唇。然后坐在床上,让卡尔坐在自己的腿上。






“…约瑟夫先生?”






“伊索,你看奈布和杰克都发展到那个程度了,那我们…?”






……






时光流逝,光阴沉没,意外的,红线相连的两人终是走到了一起。






无尽的时光内,被岁月定格青春的他们将世世相守相伴,直到被沉沦在时光的尽头。

图片
169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