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4 21:41:163237 字82 条评论

破镜重圆(1)

来自连载 破镜重圆

        那天,东海龙王敖广来到了钱塘关李府......为什么呢?呵,还不是为了自己儿子的婚事......

       自从敖丙和哪吒被太乙真人重塑肉身后,敖丙三天两头就往李府跑!作为老父亲的龙王当然不能安心!多次把敖丙关禁闭,可还是拦不住他,所以打算此次和李靖夫妇谈谈.......

       龙王刚踏入门槛,迎面而来的,是殷氏带着一脸奇怪又**的笑......

       “哎呦,亲家!快点的!”殷氏这么一说,让龙王有些不自在,再说了,婚事都没定,亲家都叫上了!龙王心里这么想。

        

 ——————

        龙王坐下后便开始做正事,李靖先开口了:“这门婚事,龙王你同意吗......”

       龙王沉默了一会说:“我...看他自己......”

       “可是我家吒儿才三岁呐!还这么小,就要被滚上床啊!”李靖一脚踩在桌子上,有点......神经病......

       “呵,你当我愿意吗?而且拜托我儿敖丙才是被滚上床的!你家哪吒......唉......”龙王心里有些不满。

       李靖刚想说话,就被殷氏拦住了“欸!老爷行了,我来说吧!”

       “龙王啊,我知道你对咱们两家的事有些不自在,刚开始我们也挺惊讶的,可是后来仔细想想也不错啊,让孩子多个人陪,也不孤单了啊,所以......”殷氏说。

        “那也不行!敖丙他是我费了多少心血养大的!而且你们知道我......”龙王突然间止住了话语,他想到了以前的过往,那些惨痛的回忆......

        然而也就在这时,隔壁的哪吒和敖丙恰好听见了龙王的话......

        “父王......您刚才是在......”敖丙还有点懵,他不知道自己父亲是为什么停下......

        “爹,娘,龙王他来干什么啊!”哪吒正玩着混天绫。

        “咳,吒儿,你俩来的正好!来来来,坐下坐下!”殷氏的腐女心又爆崩了!

        哪吒和敖丙坐下后,殷氏就说了一句让气氛沦陷的话:“龙王啊,下次把敖丙他娘也带过来吧!”

        迷之沉默......

       “父王,我娘......”

        “丙儿!你没有娘!”龙王心中的怒火直接上升,不过他也觉得挺对不起敖丙的。

        殷氏听了后才知道自己刚才有多么不识趣......

        “父王,为什么我一提到母亲,您就这么生气呢!”敖丙很大胆,他也是唯一一个敢这么和龙王说话的人,当然,也唯一一个可以的人。

        “我都说了,丙儿,你没有......”龙王很无奈的说。

        “不,我一定有!别骗我了!”敖丙反驳着他。为什么他会如此有底气呢?因为有时,他半夜醒来会看见自己父亲在哭,嘴里也不断的说着话,虽然没听清,但总能引起敖丙的深思......

        龙王没有说话,他此时咬着下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去回忆,敖丙,是他唯一的希望和勇气了......

        “不错,不错,你当然有娘,而且你和他很熟悉”这个声音是个男子,听起来很年轻,一身黄袍,珠玉缀身,是个贵人。

       龙王听了这个声音,很害怕,可他又不确定是不是他,为什么还有一丝期待呢?

       龙王没有回头,李靖夫妇和敖丙跪了下来“参见天帝!”

       龙王的心一颤,转过身去把敖丙扶起来说:“丙儿,起来!你没必要在这家伙面前卑躬屈膝!”

       敖丙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他可是天帝啊!

       “呵,这么讨厌我?也对......”天帝用一种摸不透的语气说。

       “啧,不知有何事劳烦天帝大驾光临啊!”龙王有些嘲讽的意思,然而李靖只是觉得这句话应该是他说的......

        “敖丙那小子的婚事,我不能管吗?”天帝说。

        “用不着你插手!”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广儿还是这么死性子啊......”

         听到这句话的,哪吒,李靖夫妇和敖丙都愣住了!天帝刚才叫龙王什么?广,广儿?

         殷氏凭借第六感成功认为一定有事!

         “父,父王......”敖丙也只是呆呆地看着龙王那微微泛红的眼角......

        龙王此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敖丙,只是觉得天帝真是令他厌恶......

        “嗯.......这桩亲事朕替龙王同意了!”

        李靖回答:“是,谢天帝。”

        “那朕就告辞了。”

        龙王给了天帝一个脸色,天帝见状说:“朕的小龙也要带走。”

        “你妄想!”龙王犹如气急一般,不顾身份地位的反抗天帝,这在旁人看来简直就是引火烧身。

         “哼,那你的宝贝儿子可要......你明白的。”天帝丢下这句话便走了,留下了龙王默不作声......

          “唔,父王,你会去吗?”敖丙问道。

          “去,当然得去了!”龙王怒吼了一声。

          “父王,我也去!”

          “你给我留在这!你可别乱跑,你去哪都好,就是别给我去天庭!”说完,龙王也拂袖而去。




天庭

      龙王追着天帝来到了天帝的寝室“紫微宫” ,龙王刚进去,只见天帝坐在床上,姿势有一些渗人......

      “果真来了啊.......”天帝说着便起身走向龙王。

      “你到底想干什么!”龙王并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了出来。

      “这么急干什么,倒是你,前几天刚解了你身上的咒,还以为会听话一些,没想到为了敖丙那小子,你还真愿意随我来天庭!”

       敖广明白,在天帝心里敖丙只是只妖,一直认为是哪贱货的孽种,所以便没有搭理天帝。

       敖广别过头,用余光不屑的看着天帝,这让天帝有些生气!

       天帝对敖广步步逼近,敖广也只能后退,“呯”的一声,最终,被天帝握住双手,抵在了门上。

       “好啊你,朕原本今天不想和你翻旧账!还是你逼我的!”天帝对着敖广大声吼着,怒气写在了脸上,甚至连敖广也不敢跟他对视。

       “陛下想说什么,尽管告诉我......”敖广并没有因为天帝的不悦而有太大波澜。因为他知道,现下这种情况,该来的都会来的,躲不过的,即使自己没错......

       “哼,实话告诉我,敖丙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天帝此时的声音大到敖广额前的几搓碎毛都飘动了几下。

        “是又怎么样!”敖广面对天帝并没有害怕,反而胆子大了,反驳了回去。

        “果然,龙性本淫,我还以为你是有多爱自己儿子呢,看来还是得对他下手了!”

        敖广停到天帝要对敖丙下手,不由得慌了,“你...你,你!”敖广被气的说不出话。此时,气愤、伤心、纠结一道涌上心头,让他一时有些恍惚。

       “来人,传旨,派八百天兵捉拿敖丙,关押至天牢,没有朕的指令,决不允许靠近一步!”

        敖广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整个人直接瘫在地上,跪了下来,“陛下,求您......放过敖丙!错都在我,要抓抓我!别......别伤害敖丙!”敖广拽着天帝的衣角,像疯了一样跪在地上乞求那高高在上的某人。

       “这还是我的小龙吗?一提到敖丙,竟能如此狼狈不堪,啧啧啧,真是难得啊!”其实天帝心里也不好受,看看眼前这个人,没有半点往日的矜傲,幽蓝的眼眸也少了往日的通透,现在像是蒙了一层灰,不顾任何的乞求着自己。

       “你要我干什么都行!只要你放过敖丙......”敖广强忍着泪,心跳声盖过了一切,每一秒,都是如此......

         许是天帝有些心软了,长叹了口气说:“你留下便可。”

         敖广知道天帝让自己留下是做什么,还没回答,天帝便再说:“不过,我只能保敖丙不死,毕竟圣旨已下,不可收回的,至于他会不会受伤,伤的是轻是重,就只能看他的表现了。怎么样?答应吗?”

            敖广顿了顿,说:“好......好,我答应你......”敖丙的声音有些颤抖,天帝蹲下来靠在他耳边说:“广儿要是一直这么听话该多好!”

             天帝在敖广心里是什么?是魔鬼,他不会停下脚步,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是拜谁所赐?或许帝俊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过,自己对他而言只是冰冷的石头罢了!敖广这么想......

            此时,空气就像是凝结了一般冰冷,空洞......



未完待续

          

       

        

       

        

        

        



图片
8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074
半朔
收藏
赞 2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