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4 15:34:232090 字73 条评论

【地笼】吾儿敖丙

来自连载 魔童相关

是你们要的上一篇 忆平生 的后续,食用愉快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TωT)

白色的浪花轻轻拍打在柔软的沙滩上,卷起一层细碎的沙。

 

敖丙坐在岸边一块礁石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海面。

 

敖丙右手一抬,便有一阵水花扬起,在空中形成了一条小龙的形状。

 

左手一扬,一只凶神恶煞的小夜叉就出现在了小龙的对面。

 

敖丙两手起起落落,活像在玩皮影,演了一出“龙太子大战夜叉”,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你就是敖丙?”

 

冷不丁的,一个带着磁性的男音在敖丙身后响起。

 

敖丙吓了一跳,小龙和夜叉哆嗦了一下,碎成了一片水花。

 

“你是谁?”敖丙慌忙套上兜帽,只露出一双惊疑不定的蓝色眼睛。

 

面前的男人很俊美,身上穿着黑银色的暗纹蟒袍,没有佩发冠,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

 

 

其实无论怎么看都显得慵懒,以及,不务正业。

 

只是此人骨子里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严厉气息,让小敖丙不禁有些畏惧。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男子背着手,“你就是敖……东海龙王的儿子?”

 

小敖丙只当他是想叫自己的名字,没有细想。

 

“你怎么知道?”

 

“把兜帽摘了吧,不必在我面前遮掩。”

 

敖丙半信半疑的摘下了兜帽。

 

男子皱眉端详了一阵。

 

小敖丙也一直盯着男子看,像是要把他的脸盯出一个洞来。

 

男子,也就是天帝,平常在天庭,作为高高在上的帝君,根本没有人敢直视他,更不要说这种不善的目光。

 

但是他并不在意。

 

“眼睛跟你爹真像。”

 

“你认识我父王?”小敖丙一听,眼睛里立马炸开了光芒。

 

天帝走近了一点,“怎么?这么喜欢你爹?”

 

他眯眯眼,又仔细看了看。

 

嗯,眉宇像我。

 

“父王对我可好啦!我生日那天,他把龙宫所有的珍宝都堆到我面前让我挑呢!”小敖丙聊起自己爹爹就刹不住闸。

 

“他每天晚上都要抱着我睡,嘿嘿,大尾巴一卷,除了叔叔其他龙都不敢靠近我。”

 

小敖丙开心的笑了起来 。

 

天帝一怔。

 

笑起来跟自己年轻时一模一样,这个敖广,还说不是我的崽!

 

可是,自己有多久没这么笑过了?从他走后。

 

 

 

“那你娘亲呢?”

天帝冷不丁问到。

 

“娘亲?”小敖丙疑惑的歪歪头,“叔叔伯伯们都说我是父王吐出来的,没有娘亲。”

 

答案在天帝意料之内。

 

“哦。你刚刚在玩什么呢?”

 

“啊,就,就随便玩玩……”小敖丙有点害羞,“叔叔,你在这做什么呀?”

 

突如其来的窒息反问狠狠噎了天帝一下。

 

“呃,就,吃完饭出来遛弯……”天帝皱皱眉,“要不要朕……咳咳,要不要叔叔陪你玩?”

 

“好啊好啊!”小敖丙高兴的蹦了起来,水蓝色的长发甩了起来。

 

“玩什么?”

 

“堆沙堡吧!”、

 

 

于是堂堂三界之主的天帝陛下就散着头发陪着敖丙玩了一下午沙子,打了一下午水仗。

 

搞得天帝浑身都是海水和沙子,脏的像只泥猴。

 

 

“小家伙,过来。”筋疲力尽坐在沙滩上的天帝朝敖丙招招手。

 

不愧是我的崽,真能闹腾。

 

“嗯?怎么啦叔叔?”

 

“这个送给你。”

 

天帝将那枚拼起来的龙鳞摘下来,挂在了小敖丙的脖子上。

 

小敖丙举起龙鳞。

 

那枚龙鳞不光被精心补了起来,还镶了一圈的银。

 

“咦?这是龙鳞?”

 

“嗯,一个……曾经很重要的人送的。”

 

“是谁呀?没准我能帮你找到他呢!”

 

“小孩子就赶紧回家吧!别让你爹着急。

 

——水晶宫——

 

“父王!我回来啦!”

 

敖广一抬头,吓了一跳,“丙儿?你怎么弄的这么脏?快去洗洗。”

 

他无意间瞥见了敖丙脖子上那亮闪闪的东西,心里一抽。

 

不可能啊?

 

“等等,丙儿,过来。”

 

“父王?”

 

敖广颤抖着举起那片龙鳞。

 

“这是哪来的?”

 

“孩儿今日在海边玩,遇到了一个好帅的叔叔!他陪我玩了一下午呢,这是他送给我的。”敖丙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他说什么了?”敖广死死盯着那片精心修补的龙鳞。

 

“叔叔说这是曾经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他的。”

 

敖广甚至能听见自己经年累月筑起的心防在一瞬之间,轰然倒塌。

 敖广沉默了不知多久,拿着那片鳞在自己身上来回比对。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


可是龙鳞与他如出一辙的颜色,和那道暗红的狰狞伤疤都告诉他,这就是你的逆鳞。


“好孩子,快去沐浴吧。”

 

这个混蛋!都说了离我儿远一点!

 

 

——天庭——

 

“哎呀陛下,您这是做什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天帝的贴身内侍看见狼狈的天帝,惊呼一声,“快来人,给陛下烧水,沐浴!”

 

“嗯,多加点香料,这海水味道大的很。”

 

天帝吩咐着,眼神却不住的往外飘,嘴角难得的勾起了一个叹为观止的弧度,露了齿。

 

内侍正犹豫要不要问,却听天帝说:

 

“去,准备十车天界的天灵地宝,绫罗布料,吃的用的多准备一点,给我送到东海龙宫去。”

 

内侍正纳闷。

这东海龙宫不就是座海底炼狱么?里面都是镇压的妖龙,陛下这是……

 

“是,陛下,署名给龙王吗?”

 

“不,署名,‘吾儿敖丙’。”

 

“什什什什什么?”内侍下巴都快吓掉了,“那龙王竟是……”

 

内侍说这话已是僭越,可天帝竟没追究。

 

“嗯?哦,对了,这事你要是敢透出半点风声,你全家外加你家祖坟就都不用留着了。”

 

内侍自觉失言,慌忙连滚带爬的准备去了。

 

 

 

铁血的天帝难得温柔了一次。

 

 

“有道是,‘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啊,敖广。”

 

 

 

 

——分割线——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采桑子 ·当时错   清 纳兰性德

图片
7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3288
浅生离_a
收藏
赞 3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