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3 23:21:582920 字97 条评论

在?为什么我信仰的神竟然...

黄占!!!微杰佣摄殓!!

伊莱-克拉克最近遇到了点小麻烦。

烤鱿鱼哈斯塔是伊莱信仰的神,庄园里的人都知道。

但是这天,脸上还滴着水【???】的伊莱一脸严肃地拉着奈布坐在床沿,慎重地说:

“奈布,你是不是让你兄弟我卖身啊。”

奈布一口盐汽水【??】喷出来:“噗唔伊拉克你发什么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伊索手中拿着化妆刷,一脸淡定:“他是在说哈斯塔。”

“伊索!!!你果然是我好兄弟!!!所以我该怎么办!!!”伊莱欲哭无泪,扑到伊索后背上扒着哽咽。

“噗。伊拉克你别动他,他脸上黑线要有三米了。”

奈布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即改变姿势做出一副“吃爆米花”的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伊索拿出了装有水合溴化物的针筒和光速退远8米远的伊莱。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是这样的...”

--------------------------------------------------------------------------

一场“平淡无奇”的游戏。

伊莱开场时看到了他信仰的神--这局游戏神要进行屠杀了。

可令伊莱意外的是,三台密码机破完了,他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一个队友被打。

而这边显示奈布已牵制监管者240秒。

他的神...不可能这么弱吧?

而就在伊莱想肯定一下他的好兄弟的时候,这边又来个奈布破译百分之二百。

????哥你怎么做到的,反复横跳边溜鬼边修机?

下一秒,伊莱几乎0犹豫地把役鸟扔【?】去了奈布那里。

他的神正站在奈布身边,与奈布交谈甚欢。

伊莱役鸟坚持的观察时间只够伊莱听清两句话,却足够让这位信徒在墙角瑟瑟发抖自闭一星期。

“克拉克他...”

“放心,目前没人对您家信徒有非分之想。”

役鸟回来的一瞬间伊莱看到奈布被震慑了。

??这么真实的鸟回去世??

伊莱:nmdwsm朕平日待你不薄。

于是游戏结束后伊莱立马走进自己的小黑屋,当场给自己占卜了一下。

他看到一只鱿鱼哈斯塔用一只缠着他纤细的腰身,另一只触手绑紧他的双腕,挑着他的下巴便要亲上去。

伊莱表示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嗖”地一下站起来冲出屋子,捧一把水往脸上狠狠一拍。

伊莱:????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

“告诉我你还是不是我兄弟!!!”

伊莱正抓狂地摇着奈布,奈布虽然被他摇到要吐血【?】,但他敏锐的听觉告诉他他身边有一个人轻笑了一声。

“我靠伊索你刚刚.........笑了???”

“没有。”

“不,你就是笑了。”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我雇佣兵今天就是死这!被放血死!从圣心医院二楼跳下去!也保证你就是笑了!!”

伊索:/棺材警告

阿西巴约瑟夫滚来管管你家的

“所以说,雇佣兵小先生。您真的不打算给我解释一下?”

--------------------

黄衣这边。

经过约瑟夫和杰克一番怂恿【?】,黄衣之主打算了解一下他的小信徒。

而这局正好就有他的小信徒,还有好基友奈布。

于是黄衣费劲吧啦地表示自己是佛系之后和奈布愉快地聊起了天。

奈布看到万年不佛的黄衣居然开始佛系,便觉得事情不简单。

再加上他问的都是关于伊莱的事情。

于是,我们的奈.皮皇.布便开始猥琐。

“放心,目前没人对您家信徒有非分之想。”

黄衣一个没忍住对着正快乐修机的奈布拍过去。

“汝等凡人不得无礼!!!”

--------------------

伊莱在占卜之后也是沉思了好长时间。

“不不不我这是在渎神!!!”

伊莱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伊莱克拉克你给我停止你的想法......”

伊莱还是在桌上揪头发纠结。

奈布:“兄弟你怎么就不能想开点。【噢我真是为这个寝室操碎了心。】”

而伊莱却缓缓抬起头,一脸严肃。

“他是我的神。”

望着伊莱起身离去的坚定背影,伊索叹了口气。

“伊索我真不敢想象当初约瑟夫是怎么追到你的......他俩都这么费劲啊...”

伊索表示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这就顺到了庄园主举办的聚餐。

--------------------

大家齐聚一堂,在这个充满血色的庄园里还真是一副不一样的风景。

“妾身当初来庄园的时候从家乡带了一点樱花酒来着。”

“美智子小姐可是要拿来与大家共享?吾与无咎这里也有家乡拿来的桂花佳酿,可与大家一同品尝。”

“谢必安先生与红蝶小姐可真是大方呢。”

“wow好啊有酒喝了!!”

眼看大家的兴致被调起来,约瑟夫瞄了一眼身边神情有些为难的小美人。

“小美人可不能再拒绝了噢~”

“啊,我......”

“约瑟夫你个糟老头子敢威胁我家伊索啊!!!”奈布一只大长胳膊挎住伊索的肩,惹得伊索一个激灵。

“秃头绅士快过来管管你家的,抢人啦~~”

“??贩剑的你说谁秃头?”

“我还可以说你制杖。”

庄园的气氛渐渐活跃,大家玩着闹着也喝了好多。

再来看看我们神明大人这边,可怜到都没能和伊莱挨在一起。

这我们的神助攻奈布能同意吗。

当即便拉着伊莱火速狠狠地灌了一通。

神明大人看着自家信徒被灌很心疼,正打算护一下,却看到了奈布使来的眼色。

哦豁。不错哦小伙子。

得到了神明赞赏【?】的眼神,奈布更卖力地灌了。

后来黄衣看到奈布把伊莱带到了庄园的后花园里。

伊莱对于奈布的热情简直“盛情难却”,一杯杯清酒下肚也有点微醺。

而正当他迷迷糊糊的时候,奈布却径直离开了。

我靠nmd奈布萨贝达你要干嘛去你兄弟我半身不遂.........

还没吐槽完,伊莱就迷迷糊糊地在夜色中看到了一抹似神的身影。

黄衣听说自家信徒醉得不省人事【??】之后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结果看到伊莱靠着花园边缘的墙似乎也在往自己的方向看。

微风吹来,在这夏夜仿佛空气都是甜的。

伊莱看到神明大人周身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边,正缓缓向自己走来。

“伊莱?汝......怎么喝成这样?”

“吾主?”

伊莱醉酒后的声音不同平常一样压抑低沉,隐隐有一丝软糯。哈斯塔感觉自己身子一麻。

像是意识不受控制一般,哈斯塔走近伊莱,操纵触手将伊莱缠起,送到身旁。

伊莱感觉到了什么,内心的抵触让他呜咽着想推开哈斯塔。哈斯塔极为不满,直接将伊莱的双手捆起。

眼看眼前景象渐渐与占卜的情形重合,伊莱无措地偏开头,几乎是乞求一般让哈斯塔放开自己。

“汝...就这么讨厌吾?”

哈斯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触手的力道又大了一些。

“我不是,我......”

是的,您是我的神,我的信仰。我不可以产生情愫,特别是对您,哈斯塔大人。

可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有几声更着急无措的哽咽。

“嗯?伊莱?”

见眼前人没有反应,哈斯塔简直要疯了。像是急于求证一般,哈斯塔俯身吻了上去。

情已动,再难收。抑制不住地打开人的牙关,疯狂地汲取身下人的甜美。夜色中,紊乱的喘息声和啧啧的水声让月亮不禁羞红了脸。

--------------------

哈斯塔和伊莱的关系终于公开了。

庄园中的人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似乎早就料到此般一样。

伊莱宁愿大家像听到爆炸性新闻一样!!!!

“喂喂威廉,伊索那么淡定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你也这么淡定啊!?”

“噗...大家早料到了...你俩就像互相暗恋的傻子,只是差戳破那一层薄纸罢了。”

“我靠你们.........”伊莱:/自抱自泣谁也别来找我谁也别问问就去吃役鸟。

--------------------

“喂伊莱,你们谁上谁下啊~”

“切,当然是我上了。”【等等伊莱你不要腰的?!】

“噢我的老天鹅伊莱我没想到你喜欢骑乘这一式!!!”

“???”

图片
9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