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8-03 01:31:544368 字53 条评论

如果仙门百家知道魏无羡没有金丹

在大家坚持不懈的催更下,我凌晨一点半完成了任务(´・ω・`)呃,刀子最近发够了,改天写个沙雕文开心一下(。ゝω・)b゙还要!这一篇已经完结了,大家也不要再求后续了,后面还堆着很多稿(dao)子,谢谢配合(;´ρ`)

(后续:续上篇“如果剖了金丹的魏无羡依旧佩剑出行”



【如果仙门百家知道魏无羡没有金丹】





宴会事件后,魏无羡便不再佩剑出行。


但魏无羡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被在场的修士们知道,难免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


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受伤的魏无羡急匆匆逃出金麟台,事情经过都没弄清楚就四处外传。


同一件事经过无数张口,添油加醋必定少不了,最后还传到了魏无羡的耳朵里,原本的一件小事竟被传的面目全非。


魏无羡听后不由得佩服那些传话人的口才了。

事后,云梦的弟子们很少看见他们的大师兄出房走动了。


一日,清河聂氏举办清谈盛会,各大世家纷纷聚集到清河。


当各大家族到达清河时已经黄昏了,所以清谈盛会只能推迟到明天举行。


晚上魏无羡和江澄在客房里休息,江澄在擦三毒,魏无羡异常安静地坐在床上发呆。


过了很久,江澄受不了这么安静的气氛,便道:“你坐在那里想干什么呢?”


魏无羡幽幽道:“没什么,想一件事。”


“什么事?”


“不重要,你也没必要知道。”


江澄最讨厌魏无羡卖关子,道:“别给我来这套,有话快说。还有你的剑带了吗?你要是又不佩剑,别家的修士估计又要借此发表长篇大论了。”


魏无羡哼了一声,随手指了指自己乱糟糟的包袱,随便压在最底下。


江澄皱了皱眉,把三毒插回剑鞘里便借了衣带,躺到自己的床上,“明天记得佩剑,少给我惹麻烦。”


“知道啦!”说着魏无羡吹灭床边的蜡烛,外衣也不脱的就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半个时辰,魏无羡确认江澄已经熟睡了便又坐了起来陷入沉思。


怎么样……


可以把事情说得委婉一点……


还不能暴露真相……


“啧,真烦,”魏无羡在床上滚来滚去,不停地思索着,直到半夜才合目休息。


第二天早上,江澄被顶着一对黑眼圈的魏无羡吓了一跳,“我说你昨晚干什么了?明明睡得也不晚,你不会昨晚又跑哪里喝酒了吧?”


“没呢,就是我……睡不着罢了。走了走了,去不净世参加清谈盛会。哎呀,没事过一会儿就消了。”魏无羡推着江澄出门,还特意佩了剑。


清河不净世。


殿堂由青铜色的纱幔和酒器装饰,显得朴素但不失庄严。聂明玦坐在殿堂正中央,聂怀桑依旧拿着把扇子坐在聂明玦的一侧,看着各个家族的修士进入。


等到修士们差不多到齐了,聂明玦便作了一个简单的开场白,“诸位,本次清谈盛会就此开始。一会儿我等便向诸位概括一下近期的夜猎情况,还请各位能提意。”


“聂宗主客气。”众人便开始用餐。


魏无羡还是一本正经地用餐,时不时观察一下周围修士的神情。


“……这个魏无羡居然还是这么嚣张……”


“他居然还记得佩剑……”


“我跟你说啊,上次在金麟台……”


“小声点……”


魏无羡冷笑了一下,继续慢条斯理地喝着酒,细心琢磨着昨晚的事。


各个家族在做夜猎的总结他也没听,反正云梦的总结由江澄来就可以了,他此次来清谈盛会也有别的事要做。


“魏公子?”突然有人叫他。


“嗯?”魏无羡抬起头发现,是金光瑶在叫他,“有事情吗敛芳尊?”


金光瑶微笑道:“无事,只是我方才间魏公子好像在想什么,只是好奇而已。”


这个金光瑶可以啊,连我在发呆他都注意得到,魏无羡心里暗想,“一件小事罢了,没事诸位不必担心。”


“哦?只是小事吗?那真是有劳魏公子花这么久的时间思考了。”姚宗主突然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不知魏公子是不是为某件事而忧虑呢?”


顿时,在座的修士都小声地议论起来,恐怕在场的没有人不知道魏无羡在金麟台发生的事。


江澄瞟了一眼魏无羡,怕他又插嘴议论。但魏无羡不动声色地坐着,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握紧随便。


聂明玦似乎察觉到了便清了清喉咙,保持会场的秩序,“诸位,有些旧事就不必再提了。”


魏无羡漫不经心地哼了一下,把酒重重地放到桌子上说道:“如果诸位是指上次金麟台上发生的事话,没关系,魏某也愿意听听大家对此的评论。”他扫视了四周,有些修士显得有些尴尬,但也少不了有些恼怒的。


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但魏无羡没有理他。魏无羡解下随便,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什么都不管地起身向聂明玦行了礼,道:“聂宗主,能否让魏某说几句话澄清一下当天在金麟台发生的事情,免得某些人不懂局势四处乱传。”


本来魏无羡对此就有些恼火,一群不懂局势的人乱传关于他的事,类似“为了出风头”“修行鬼道干扰心神”的话漫天都是,本来他觉得忍忍就过去了,但姚宗主偏偏当着众人面前说了句的不冷不热的话让他终于忍不下去了。


聂怀桑紧张地看了他大哥一眼,聂明玦若有所思。


聂明玦同样也不清楚当时的情况,虽略听传闻但各个版本都不同。本来也只是一件小事,但是看魏无羡的神色似乎也是忍了很久,近似愤怒。“既然魏公子已经提出要求了,那聂某也就答应了。”


“多谢聂宗主。”


魏无羡将刚刚从乾坤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修士们都伸长脖子去看,是灵烛。


灵烛,顾名思义,就是以灵力点燃蜡烛照明。灵力越强,蜡烛发的光越亮。但由于灵烛很消耗灵力,所以人们基本用明火符代替灵烛。


“各位,想必大家应该都知道这灵烛的用法吧?”


“魏无羡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在大家面前展示你的修为有多高吗?”


魏无羡冷笑一下:“不不不,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一下那天我受伤的原因罢了。”说完,灵烛被点燃了。


灵烛发着黯淡的光,微弱的火苗在不停地颤抖,好像随时都会熄灭。


众人盯着灵烛看了半天,竟没有一人说话。魏无羡轻轻一挥手,火焰就熄灭了。


“怎么样?惊喜吗?”


“魏无羡你想证明什么?你以为少用些灵力就可以糊弄我们吗?”一名修士说道。


魏无羡笑了笑,“的确,刚刚我用了我十成十的灵力,怎么不惊讶吗?就算再让我试一百次结果还是这样的。”


在场的所以修士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还有一部分却是半信半疑,就连江澄都惊住了。


人人皆知魏无羡一直天资超群,无论灵力和修为是在同辈中是冒尖的,为何现在灵力却是如此低弱?


“那个……魏兄,”聂怀桑小声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你的灵力会……”


“会怎样?这么低对吗?这就是我要说的正事。”魏无羡悠悠地说道,“诸位应该都知道,射日之征开始之前我们云梦江氏被温狗侵占,”说着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后来我和江澄在夷陵的时候,我不慎落入温晁的手里,被化了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修士们一个个听地目瞪口呆,谁都不会想到魏无羡居然,没了金丹。但听魏无羡的口吻似乎是在讲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江澄犹如失去灵魂一般,呆呆地望着魏无羡。


魏无羡似乎对修士们惊讶和不敢相信的目光没有一点兴趣,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继续说道:“所以,上次金麟台发生的事只不过是我没了金丹无法使用佩剑罢了,和什么‘出风头’‘乱了心神’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你们也不用为我操这么多心了,我的事,你们不用管!”


说完,会场上一片寂静。魏无羡从桌上拿来刚刚没喝完的酒,捡起随便,就踏出了大门,走回自己的房间里。


一个多时辰后江澄才慢慢地回到客房,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魏无羡,什么都没说就坐到床上,看着被魏无羡丢在地上的随便。


过来很久,江澄才干巴巴地开口:“魏无羡,你刚才在会场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啊,怎么了?”魏无羡头也不抬地躺在床上,玩弄着灵烛。


“你……什么时候被化……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为什么要跟你说啊?我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吗?”


“喂!”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金丹啊!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不心疼吗!?”


“……”魏无羡看了江澄一眼,“不……心疼。”


江澄跑到魏无羡前面,抓起魏无羡的领子吼道:“金丹啊!上次你不是跟我说只是剑的问题吗!?现在你连金丹都没了还怎么在仙门百家中立足啊!?你知道这对你来说有多大影响吗!?你有想过之后别人会怎么看你吗!?”


魏无羡把江澄的手从自己衣领上移开,“江澄,你冷静一下……”


“我怎么冷静!?我们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为什么我不能管!?”


魏无羡突然愣看一下,脑子嗡嗡地响。


“你母亲的师傅,那个抱山散人,不是可以修复金丹吗?我们去找他,让他给你修复金丹。”


魏无羡失声一笑,“江澄,那时候你不是已经用了我的名字去修复金丹了吗?我要是再说我是魏婴,那岂不是要出事?”


“我……”江澄说不出话。


魏无羡拍了拍江澄的肩膀,“没事,我现在没有丹不也好好的吗?你看,”魏无羡重新将灵烛点燃,但这回火焰是黑色的,而且烧得很旺盛。


“姑且我没有灵力用,但我可以将怨气当做灵力来是用啊,你看,灵烛不也被点亮了吗?”


“你……控制得住?”江澄有点不敢相信。


“你这不废话吗?如果我能在射日之征的时候这么得瑟吗?”


“你也知道你在得瑟,”江澄给了魏无羡一拳。


魏无羡笑了笑:“好了好了,以后的事嘛我也可以自己搞定,要是那群多嘴的修士再乱传我的事,我就用……”看到江澄的脸色,魏无羡连忙改口道:“我就找你帮忙嘛。”


江澄哼了一声,“我才不会给你收拾烂摊子。”


魏无羡一只手搭在江澄肩膀上,“行了行了,别说了,以后的事到时候再说嘛。”


清谈盛会结束后,百家又掀起了轩然大波。几乎每个修士都在讨论魏无羡失去金丹的事。于是魏无羡也理所当然地不带佩剑,还出意外地发现人们遇到他时都比从前恭敬很多,这也让他得意了一段时间。


某天,魏无羡在云梦的镇上乱逛,突然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人。


“蓝湛!”魏无羡笑眯眯地叫道。


蓝忘机停下脚步,回头看到魏无羡跑过来,“蓝湛!这么巧!你怎么在云梦啊?”


蓝忘机道:“办事回来,路过。”


魏无羡笑道:“要不来莲花坞坐坐?我师姐估计在做莲藕排骨汤,你要不要试试看?超级好喝的!”


蓝忘机很坚定地看着他,道:“魏婴,金丹一事,是否是真?”


魏无羡的嘴角僵住了,原本的好心情突然消失不见,他有些不耐烦地看着蓝忘机,“是又如何?”


“魏婴,那你今后要怎么办?”


魏无羡干笑道:“怎么办?难得我的未来还需要含光君为我操心吗?”


“魏婴,你当真控制得住?上次你在金麟台,我见你有些……”


“我当然控制得住!”魏无羡提高了声音,“我现在没了丹不也是好好的吗?”


“魏婴,你有想过其他人会怎么……”


“够了!”魏无羡冷冷地说,“这些话江澄已经说了不少了。我们有缘再会吧,含光君。”说完就丢下蓝忘机自己一个人走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身影渐渐消失,心里很是失落。


魏婴……


虽然魏无羡失去了金丹,仙门百家确实对他的态度好了一些。


但是。


百凤山围猎的争执……


穷奇道温宁残杀修士……


魏无羡叛逃云梦江氏……


穷奇道的错杀……


血洗不夜天……


乱葬岗围剿……


百鬼反噬……


都是无法改变的,也不可能改变的。












“诶诶诶听说了吗?夷陵老祖魏无羡死了!”


“大快人心啊!是被谁杀死的?”


“那还有谁?他小师弟江澄呗!”


“我怎么听说过是百鬼反噬呢?”


“那也是活该!好好的阳关大道、正统剑道他不走,偏偏要修行邪魔歪道,活该!”


“可,他不是因为没了那个什么,什么金丹才修鬼道的吗?”


“哼,也不想想是谁化了他的丹?温家人啊!结果呢自己养了群温狗在上山祸害他人!现在好了,害到自己头上了!”


“要我说,这魏无羡也太忘恩负义了!我打赌,就算他有金丹,他肯定也会去修邪术的!这种人就是心术不正!”


“说得好!”


几年过去了,人们依旧在喊骂魏无羡所做的事。


不管他有没有金丹,人们一致认为这些事都是会发生的。















【完】




















图片
5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