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7-16 22:47:591891 字4 条评论

No.2三世夫妻(3)

来自连载 夏季BG文练习

不想写虐了于是强行改甜,结果写着写着写成了流水账式小说🌚

——————————————————

第三世:

  要多久一个人才能长大。


  要多久才能不再自欺欺人。


  要多久才能忘掉儿时那句“我们一定会回来。”


  村口的老树开了一茬又一茬的红花,大明坐在树下等待了一年又一年。一片落叶划过视线,飘飘扬扬,如羽毛般轻盈,最后乖巧的落在了大明的手心。大明凝视那片碧绿的树叶好久好久。


  他放弃了。也知道了,有些人,一旦离开了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后来,大明娶了漂亮的媳妇,过时了平平淡淡的生活。只是偶尔路过村口的老树时总是习惯性的往村口那段空荡荡的水泥马路上望一眼。


  大明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孩,为了纪念儿时的阿离,大明给他取名为莫离。


  小莫离从出生开始就被检测出有先天性心脏病。为了给莫离治病,大明和妻子跑了很多地方,去了很多大医院。然而沉重的医药费不是一个朴实的农村人所能单的得起的。


  为了给孩子治病,大明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还要到鱼罐头厂里杀鱼处理鱼杂,他的手上到处都是被鱼刺划破的伤痕。


  有好心的慈善机构想帮助他们。但都被大明拿着扫把轰了出去。他不再相信外面人说的话。他的好朋友就是被外人带走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无论他们有多热心,在大明眼里他们都是恶人。是带走阿离和芽儿的恶人。


  父母为了医药费整日整夜的工作。莫离常常一个人待在医院里。


  半夜,明亮的月光倾泻进病房,照得他不能安眠。莫离走的窗边在月光下仰望着无尽的星空。心中的委屈和孤独化作泪,无声的涌了出来。


  “月亮她很美吗?”一个女孩的柔柔弱弱的声音。


  那是和他临病床的女生。和她年龄一般大。女孩安静的坐在自己的病床上,月光在她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宛若洁白的婚纱。


  但女孩望向窗外的眼神空洞无神。


  莫离注意到她床前贴着“弱视”病签。


  “今天的月亮很美,是圆月。”他回答女孩。但其实是残月,他骗了她。


  女孩欣慰的笑了。月光下,她的笑容明媚,不染一丝尘埃。


  “你想看月亮吗?”


  “嗯,想。”女孩又低下了头。“可是我看不到。”


  “那我画给你看!”


  他把月亮的轮廓画在纸上,选了最美的颜色涂满了月亮。


  “月亮原来是蓝色的。”拿到画的女孩一阵惊奇。她一直以为月亮是书上写的黄色的。


  “月亮不是蓝色的,但蓝色的月亮是最美的。因为那是你眼眸的颜色。”


  “你喜欢吗?”男孩不好意思的问女孩。


  女孩却甜甜一笑,把月亮小心点叠起来放在枕头下。开心的说道:“我可以枕着月亮睡觉啦~”


  没过几天女孩就出院了。女孩知道莫离家里困难,在出院时,让爸爸妈妈帮他点了一部分医药费。遗憾的是女孩走得匆忙,没有说一句再见。


  对的人,不管相隔多远,不管隔着多长的岁月时光,终会不期而遇。


  在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大学夜晚,聒噪不休的虫子在习习晚风里吟唱着夏天的旋律。下过晚自习的莫离拿着课本往宿舍走。昏黄的的路灯下,一个女孩手里拿着一页皱皱巴巴的纸仰望着天上的月亮。


  他认出了那个女孩。


  “原来你也在这里啊。”莫离浅浅的笑着。他终于找到她了。原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可是命运,就像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一样,让他们再一次的相遇了。


  遇到了她,莫离感觉,好像夏虫聒噪的声音也变得柔和了,晚风里带着淡淡的甜意。


  “你是?”女孩弱弱的问他。


  弱视的女孩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通过声音依稀可以辨出是曾经遇到过的人。


  莫离凑近了,她才认出他是那个在医院里送她蓝色月亮的那个男孩。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莫离问她。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哦,什么奇怪的梦?”


  “我梦见我嫁给了一个书生,但是书生被抓去充军就在也没有回来。我还梦见,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可有一天,我的眼睛瞎了,他也再也醒不来了,我怎么叫他他都没有知觉,老师跟我说他已经死了。我哭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女孩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我觉得这是个噩梦,我就找到一个听说很灵验的赤脚道士解梦。但是赤脚道士看我第一眼就说:又遇见你了。可是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他还对我说,说他知道我来的目的,他让我在这里等着,说有人在这里等着我。所以我就站在这里等着啦。可是,只有该死的臭蚊子!”


  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拿手去拍打粘在身上正在吸血的蚊子。蚊子也狡猾在她挥掌的过程中就飞到了她看不见的地方了,等她一转身又跑了回来继续吸血。


  莫离被她那副傻乎乎的样子逗笑了。他拉起女孩的手,对她说:“好了,走吧,回去吧。”


  “我还没等到人。”


  “就是我啊。你要等的人,就是我。”他笑得无比自信。伸手抚摸着女孩的脑袋。“我是子离,也是阿离,现在我还是你的莫离。愿这一世,我们不再分离好不好?”


 ————————————

最后的故事只写了一半,有人愿用几句话帮我写完这个故事?(字数限定一百字以内)

如果没有就算了(卑微)。


  


  


  

  


  


  


  


  

图片
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49
朽木骷髅
收藏
赞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