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7-11 11:33:585033 字30 条评论

【龙言】THIEF

#祝阿和生日快乐√# #龙言注意!腹黑侦探乐正龙牙×恐高症神偷言和,雷者慎入✓# #灵感来源于歌曲✓# #文笔渣见谅# #私设+ooc# #文风抽风注意!# #高糖预警!!!#

『0』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眼睛,很像两颗宝石?


『1』

长夜漫漫,漆黑的夜空宛若能滴出几滴墨汁来,晕染得整个世界毫无光彩,甚至于视物都有些费力。

一声警笛倏然响彻天际,划破了安静的夜空,随即就是此起彼伏的警戒声。快速移动的警车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座高楼大厦处,将大楼团团包围,警察有序的排成一队小跑进大厦中,也不忘留下几个人看守大门,确保不让一人离开。

大厦的天台处,一个人影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一切,理了理银白色的短发,装模作样的摆正遮挡身份的眼镜,嘴角微微上扬,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想要抓住自己的警察所谓的完美无缺的“戒备”。

神偷抚摸着刚刚拿到的钻石,偶尔照射来的微光将钻石闪耀的有些刺眼,微微眯起那双浅蓝色的眼眸仔细欣赏,却猛的发现从钻石倒映的人影并非只有她一个。

来者身穿侦探服饰,洁净的短发被很好的分割成黑白两部分,翡翠色的眼瞳微含笑意的看着她欣赏钻石的样子,嘴角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神偷似乎被吓了一跳,骤然从原地跳开,与侦探对立。侦探见状,加深了唇边的笑意,缓缓开口,响亮的男音惊的神偷落下一身冷汗。

“找到你了,神偷先生。”

神偷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擦过脸上的汗水,紧张的神情不知为何突然放松下来,狂妄的笑颜再次展现,淡蓝色眼眸似乎张狂的不把眼前的侦探放在眼里。

她轻启朱唇,中性的音线放肆到目空一切,

“是吗?”

一声枪上膛的声音,神偷不知从何处翻到了一只黑色手枪,冰冷的洞口直指侦探难以置信的面庞,另一只手轻轻伸出手指落在嘴唇处,眼中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神采。

“再见了,侦探先生。”

砰——

一声枪响,侦探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预想的痛感并没有降临。他几乎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猛的睁眼,却看到了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

神偷一手拉着不知何时到来的直升机放下的绳子,还不忘欠扁的向侦探招手,嘴角勾勒起一个像是恶作剧成功似的恶劣弧度,将手掌上最后一片玫瑰花瓣洒下,缓缓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乐正侦探。”

一阵急促的小跑,警察一个接一个跑了上来。处在最前方的警长率先看到这满地的玫瑰花瓣,很快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懊悔的狠踩一下花瓣,下意识低咒一声:

“让他跑了吗?”

跑了吗?

乐正龙牙淡笑着摇了摇头,偶然透露出的喜悦心情让人感觉好像刚才被神偷戏弄的人不是他。

他不紧不慢的捋顺自己的衣领,手中一直紧握着一根银色的发丝,低声自言自语,低沉的声响令人听不清他的话,只能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笑意。

“看来,似乎是我略胜一筹呢。”

夜幕的另一旁,

“言小姐……”

言和摘下伪装身份的眼镜,用事先摆放好的纸巾粗略的擦拭着自己流下的冷汗,将价值连城的宝石随意的撇在一旁的桌子上,整个人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战似的惊魂未定。

她半倚在直升机上的椅子上,听着下方警车聒噪的鸣笛声,眉头微皱。

好险……

又不觉想起乐正龙牙那双深不可测,含着笑意的碧眸,心中暗暗揣摩,

刚才那个发型非常奇特的侦探,似乎很不好对付。

看来以后要小心些了……


『2』

“Boss”

处理文件早已焦虑不堪的言和被这一声的介入流下几分喘息的空间,她抬眼,浅蓝色的眸子扫过那对自己十分恭敬的下属,然后又忙着低头看向手中的文件。

“有事?”

“有人找您。”

言和翻文件的手一顿,心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谁?”

“一个少年,看装扮……似乎是一个侦探。”

言和暗道不好,反射性的望向门口,只见侦探小心翼翼的梳理着他奇怪的黑白两色头发,露出兴奋的笑容,若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他是等待约会对象前来的无害少年。

很快,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他抬眼看向言和,视线在空中有一瞬间的交汇,随即笑着向她摆了摆手,就像是恋人前来的温和神态。

言和飞速的收回视线,紧张的汗水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浸湿了手心边的衣角。她招来身旁的下属,示意把侦探带进来。

“您有什么事吗?”

算不上语气好的打招呼,当事人急躁得不知自己的身份已经掉了大半。乐正龙牙也不顾她充满敌意的话语,自顾自的拉开一个凳子坐下,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身处他人的领地。

言和将手指蜷进手掌,指尖狠抵在手心上,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怎么说她也是一个作案多年却一直不被发现的神偷,和侦探也打过不少照面。言和想到这里,就不自觉的放松下来,挂上了职业化的笑容。

“如果您无事的话,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一句话,不动声色的下了个逐客令。

乐正龙牙轻倚在柔软的椅背上,碧绿的眼眸直视着言和“毫无破绽”的伪装,用一副熟络的语气开口:

“这么快就赶我走啊,神偷小姐。”

他刻意加重了‘小姐’两个字,随即仔细观察言和的脸色,恰巧捕捉到言和的瞳孔转瞬即逝的放大,心底某样猜测似乎已经属实。

“您在说什么?”

料想之中的答案,乐正龙牙并没有因此泛起太大的情感波动。他起身向门口走去,似乎准备离开。

言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却看到他突然偏了偏头,嘴唇微动,让她垂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不承认也没关系”

“下次就是一决胜负的时候。”

言和望着乐正龙牙离开,紧了紧眉,拉开桌子下方的一个隐秘的柜子,取出里面放置的伪装用的眼睛。她拿起挂在一旁的眼镜布,细细擦拭着镜片上的污渍。

一决胜负吗?

真是麻烦……


『3』

今夜月色正好。

“又见面了,神偷小姐。”

纵使言和已经竭尽全力去避开乐正龙牙的视线,可他还是像早就知道一切似的悄然等待在她计划内准备逃离的天台。

言和偷偷的探入自己的口袋里,但令她绝望的是,口袋里除了扑克空无一物。

或者说是乐正龙牙无形的计谋使她所有的防备全部瓦解。

侦探步步紧逼,她不得不跟着他的脚步一点点挪动后退,直到后背抵上冰凉坚硬的防护栏,她才停下脚步,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却被大脑发来的眩晕感惹得险些折下。

大名鼎鼎的神偷有恐高症这种事,怎么会轻易展现出来呢?

言和被这高度吓得久久回不过神,心里暗自埋怨自己没有多学些有用的东西,除了魔术以外什么都不会。如果没有了魔术工具,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乐正龙牙看着月色下她惨白的脸色,心里不觉有些奇怪,倒也停下了脚步,让双方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

突然一声警笛打断了他的思绪,也让他亲眼见证到对面的言和受惊的神情,终于崩溃了的精神让她身子一软,竟越过安全栏,直直的坠落下去。

言和听见耳边呼啸的风声,与警笛的声响夹杂在一起。她闭上自己那双浅蓝的双眼,想让那恐高症带来的负面影响减小一些,但心脏仍是控制不住的剧烈跳动,像是要脱离大脑的掌控。

没想到这次不仅要输得彻彻底底,连小命都要搭进去了。

言和就在这样一个嘈杂的外界环境中,抵抗不住大脑的胀痛,失去了意识。

下辈子做神偷可千万别患恐高症……


『4』

“你醒了。”

言和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幕,就是乐正龙牙泛上血丝的双眼。她一时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他那读不懂情绪的碧眸。

记忆缓缓涌来,补全长期睡眠产生的空缺。她略显戒备的扫视四周,猛然发觉一件事,

她似乎是在侦探家里!

“你……救了我?”

言和不是那种什么也不清楚的傻白甜,她明白自己毫发无损的原因,必是亲眼看着自己坠落的侦探所致。

乐正龙牙动了动唇,干涩的喉咙只能让人感受到气流的流动,却无法听见声音。

他清了清嗓子,眨眼的瞬间,他已恢复成言和熟知的那个让人猜不透的腹黑侦探模样,敛去了眸中的神色,嘴角勾起自信的弧度。

“你是打算抓我入狱吗?”

乐正龙牙摇摇头,倒让言和心下讶异,问出自己疑惑的问题,

“那你为什么救我?”

“如果我说,”乐正龙牙抬头,视线不避讳的撞入言和那双宛若宝石的淡蓝色眼眸,神色有几分认真,却又有半真半假的笑意,

“我喜欢你,你信吗?”

言和瞳孔猛的缩紧,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随即大笑起来。

“你在开玩笑吗?你可是侦探。”

言和笑得有些喘不过气,说话都断断续续的。随后她把手指转向自己,

“我可是小偷诶,你们的天敌。”

乐正龙牙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似的,轻轻叹了口气,倒也不恼。默默地从兜中拿出先前言和偷走的钻石,好似不经意的划过桌角,发出一道响声。

言和果然停止了笑声,神色紧张的看着他手中的钻石。

“那么现在,我需要问你一个问题。”

乐正龙牙轻轻转动钻石一下一下敲击桌面,空气似乎停滞了,安静到连言和的屏息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你是为什么,去做神偷的呢?”

言和怔了一下,被他这一句话带入回忆中。

“阿和,你要记住。”记忆中她最敬重的师父在她离开时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也是言和信奉了一辈子的话。

“你要学会为别人考虑,能力并不是为自己服务,你的任务是……”

“劫富济贫。”

遥远的话语与当下自己的声音合二为一,言和觉得这个理由在任何人听来似乎都十分可笑,但没办法,这就是她以前追逐的,并永远为此付诸实践的任务。

纵使自己患有恐高症,纵使自己深陷囹圄,纵使自己苦心经营的公司即将面临破产的威胁。

但那,就是她追寻了一辈子的目标啊。

“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


『5』

“虽然你把我放走我是很感激啦,但是你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追着我啊。”

伪装身份的眼镜在双方看来仿若无物,言和略带不满的看着眼前的侦探。乐正龙牙虽说穿着侦探的服饰,但在这次任务中,他似乎是以旁观者的身份,静静地观赏着神偷用手中的魔术工具,暗暗的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样的她,简直像个爱恶作剧的小恶魔一样。

乐正龙牙笑而不语,倒让言和心头冒出一阵无名火。她怎么说也是个有名的神偷,怎么就栽到他身上了?

言和的恐高症,在某方面其实算不上特别严重,只有在看到脚下极高的高度才会浑身发软,大脑无法保持冷静,达到一个临界点才能导致昏厥。

怎么就那么碰巧,赶在那一天上了?

言和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乐正龙牙看着她苦恼的模样,倒也是明白她在想些什么,心里偷笑一声,表面却毫不显露。

“你该走了。”

楼梯口噔噔噔的走路声和侦探的提醒让言和后怕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滑翔翼,小心的控制双眼不向下瞥,而是目视前方,飞速离开。


『6』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像两颗宝石?”

对于乐正龙牙奇奇怪怪的问题,言和竟然真的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过去的记忆,最后认真的摇了摇头,示意真的没有。

乐正龙牙也说不好是什么表情,像是被言和认真的样子雷到了,好气又好笑。不过他也清楚言和这个性格,正是这个单纯的性格,才让他宁可没有报酬,也要始终追着她的原因。

他动了动唇,温柔缱绻的语气很轻,轻到言和都有些听不清。

“那么现在有了……”

那双像宝石一样浅蓝的眼眸,让人看了,便舍不得移眼……


『7』

“阿和,生日快乐。”

言和有些发愣,那个称呼,她有多久没有听过了。

阿和,阿和,这个不论何时都能让她感到温暖的名字。因为如此她才会明白自己绝非孤身一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她有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

眼眶有些湿润,倒让乐正龙牙不知所措起来。他慌乱的看了一眼四周,五颜六色的装饰,染料喷上的巨大的7.11,精心准备的蛋糕,还有自己费了一番功夫才做好的言和样子的挂牌。

这一切都没问题啊……

接收到乐正龙牙无措的眼神,言和摇了摇头,用蜷起的指尖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花,展露出一个笑容,照亮了他的世界。

“谢谢你,龙牙。”

乐正龙牙吊起来的心终于落了地,眸光一转,弯起嘴角,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脸人畜无害的开口,

“那么,可爱的神偷小姐。”

不出所料的吸引了言和的全部注意。

“好歹我也‘追’了你那么长时间了,你不打算回应我一下吗?”

言和心想果真是‘追’了她那么长时间,每次出任务时乐正龙牙都会适时的出现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虽说不会插手她的事,但也是会分散走她的一些注意力,导致她好几次都担惊受怕的离开。

不过,倒也是陪伴了她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言和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恰巧被乐正龙牙看的清清楚楚。他心下一乐,

太好了,有戏!

“对于做我女朋友这件事,你觉得怎么样?”

不等言和回答,他就自顾自的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做我女朋友有很多好处的,你看啊,你可以随便吃随便玩,完全不用愁这种事,而且我很有钱的,不用担心没钱花穷到吃土……”

一种属于“家”的温暖感霎时包围了我们的神偷小姐,她低下头,银色的发丝挡住她眼底翻涌的情绪,灯光的碎屑洒在她身上,柔和得让她的本就极轻的话语听得不太真切。

“好……”


『尾声』

侦探先生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神偷小姐拐到家里,他一面高兴,一面又不满神偷小姐执意出任务的决定。

“不是说我会养你的吗?你怎么还去做小偷?”

神偷小姐神秘的笑了笑,眨了眨她浅蓝色的眼眸,灵动的眸光与俏皮的话语让人难以狠下心去反驳。

“可是我要劫富济贫呀。”

她戴上眼镜,收拾好自己的脱身用的魔术工具,于浓重的夜色下飞快的离开侦探先生的视线,远远的只留下一句话,跃动的情绪与星光的碎屑一样美好。

“如果侦探先生能追到我的话,就听你的。”

侦探先生宠溺的笑了笑,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身影,顺手拿出自己的侦探服披在身上,顺着她的方向大步离开。

“一言为定。”


end——————

祝阿和生日快乐啊✓

图片
3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