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7-10 00:15:082287 字39 条评论

一只兔子

  寒冷的早晨,门却意外地响了起来。


  砰砰砰!


  “谁啊?”我不耐烦地打开门,就好像包租公打开欠房租的房客门一样。怎么会有这种扰人清梦的家伙存在!


  “您……您好!”门口的小哥好像有些结巴,他穿着红色的背心,上面写着“顺峰快递”,“您……您的快……快递到了,请……请签收。”


  我嘟囔着:“什么东西啊。”,在快递单上签下了我的名字。


  “谢……谢谢惠顾,欢迎……欢迎下次光临。”快递小哥像见了鬼一样,飞快地从我的视线中消失。


  什么情况啊,我脸色有那么吓人吗?我有些生气地想。把快递件搬到客厅里,我打量起来。


  方方正正地盒子,比茶几稍小一点,两条黄色的胶带牢牢地固定着。我拿出剪刀,暴力地将其拆开,没想到,就在刚准备刺进去地时候……


  “吱——”一声细若蚊呐的声音。


  幸好是早上,广场舞地大妈们还没起床,我才能听到这么小的声音。


  “吱——”这次我听清楚了,是从快递箱里发出来的。我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上去,想要听个究竟。


  扑通扑通。里边好像有个活物。这次我注意了,温柔地,慢慢地打开快递箱,生怕伤到里边的东西。


  不多时,一个粉红色地笼子出现在我面前。里面关着一只——兔子!?


  为什么会有人给我寄一只兔子?


  我扭头看了看快递箱,完完全全地密封,让人怀疑它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不过看起来,它有些恹恹地,也对,毕竟缺少氧气,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了。我把笼子打开,把它抱了出来。


  “嗬,真沉啊。”


  它生气地用小爪子抓了抓我的手背。


  “你还知道我在说你坏话?”我有些惊讶。


  我感受到,手中的兔子身子僵了一下,随后左右扭头,假装看风景的样子。


  真是奇怪,这只兔子还蛮人性化。


  我把它抱到厨房,放到案板上,打开灶火,想要试探一下这只兔子是不是通人性。


  没想到,这只兔子居然……流汗了?


  我笑了笑,对它说:“你放心,我给你做点好吃的,不会把你答应你了的。”


  真是奇怪,我居然和一只兔子聊了起来。更没想到,它真的能听懂人话,瘫倒在案板上。


  我逗弄它到:“不过你如果用来做菜,一定会很好吃。”


  它的肌肉又紧绷了起来,哈哈。


  ……


  兔子吃的其实很杂,最多的还是草。我的家里当然不会准备兔子草这种东西,正好我也该吃早饭了,就顺手帮它也炒一份青菜。


  在我心里,其实冥冥中也有一种感觉,这只通人性的兔子一定更喜欢吃熟食。


  我找了一个干净的盘子,盛上一小份炒青菜,它那人性化的眼神里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我就这样看着它一点点,细嚼慢咽,像一位千金小姐那样,把盘里的青菜一根不剩全部吃完。


  “全吃完了啊,味道怎么样?”我问道。


  它歪着小脑袋,思考了一下,从凳子上跳下去,两只后脚站立起来,双手抱肩,做了个点头的姿势。虽然知道这只兔子不简单,但是当它做出这种动作时,我还是不由得惊叹世道变了。


  不过……现在就该考虑一下这只兔子的问题了。


  “该拿你怎么办呢?”我俯下身子,摸了摸它的脑袋。它好像很享受,闭着眼睛发出“吱吱”地声音。


  看到它这幅模样,我也决定了,养它!虽然来历有些奇怪,陌生的快递员在大早上广场舞大妈还没起床的时候上班,还密封的死死的。而且这只兔子又如此人性化……


  我刚刚决定好,只见一名有着兔耳的妙龄少女,拿着我家的那把炒菜用的平底锅,狠狠地砸了下来。


  “什么情况?”我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


  ……


  不知多少年前,竹林深处,一条小河旁。


  “那群走狗快来了,小莬,你快跑,我拦住他们!”我嘴角淌着血,凄然地对面前地少女说。细细一看,就是那名砸晕我的兔耳少女,只不过这时她还没有兔耳。


  “我不!已经无路可逃了,我们从山那头逃到这头,再往后就是黄河,无路可逃了!”她哭着说,“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和他们走,这样你就不会死了!”


  “不,你不能回去。”我捧起她那带着泪花的脸:“你要是回去了,就会被你爹幽禁,一直到嫁给一个比你大二十岁的人。”


  “那也比你死好!”


  “不,不好。”我又吐了一口血,刚刚那根箭上好像有毒,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没有自由,你就像笼中鸟,我可不忍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会拖住他们,你快跑,跑到他们抓不到你的地方,黄河你自己一个人肯定可以过去,没有我这个累赘……”


  她的泪止住了,飒然一笑,问我:“如果有来生,你想当什么?”


  “我啊……希望能当一个普通人,没有征战沙场,也没有权利纷争,普普通通的就好。”


  “那……”她想了想,“那我就当一只兔子,这样可以一直在你身边。”


  我笑了起来:“那我肯定会一直养你,一直……”


  “哼,我要是真变成兔子,你一定要喂我吃我最喜欢的东西。”


  “是……胡萝卜?”

        

         “笨啊!”她狠狠地拍了我的脑袋,“是炒青菜啊!炒青菜!”


  “哦哦,对。”


  她深情地望着我:“那么……我们……来生再见吧。”


  在我怀里,气绝。


  她的牙齿中有一颗毒药,原本是为了在敌人被抓到审问时自尽,没想到……


  我笑了笑,笑着笑着,哭了起来。


  “看到他们了,快追!”


  远处传来了追兵的声音。我不想跑,也没跑的必要,她死了,我也活不长了。


  一个年轻的男人踱步走到我眼前:“把我妹妹交出来吧,什……什么……她居然……”


  “唉……”他叹了一口气,“走吧,他中了箭毒,也活不久了。”


  我没有搭理他,只是盯着小莬,一直盯着。


  不知过了多久,天黑了,我再也压制不住毒性,和小莬死在了一起。


  ……


  “嘶——头好痛啊。”我揉了揉脑袋,那里有一个大包。


  “哥,你就是这样把我送过来的啊?差一点就被憋死了!”


  “我……我也没想到会……会没空气啊,我……我忘了。”


  “这件事我饶不了你!唉呀……都这么久了,我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啊……该不会把他砸失忆,然后忘掉我吧……”


  “不……不会的,你……你放心。”


  我掀开盖在我身上的被子。推开门走出去,果然,眼前是熟悉的两个人。


  快递小哥和小兔子。


  或者说……


  “小莬。”


  她露出甜甜的笑容:“养我,一辈子。”

图片
39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790
收藏
赞 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