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7-09 23:35:492939 字8 条评论

[百里守约×公孙离]北有凉城,雨落伊人(10)

来自合集 [百里守约×公孙离]雨落伊人 · 关注合集

        “不,总会有办法的。”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公孙离仍是惊魂未定,一时一定不知所措。

        “这件事便不劳烦姑娘费心了,作为长安城的密探总监,狄某定会想办法处理。狄某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了。”

        “哦,那好吧。狄大人保重。”

        “嗯,告辞。”


         看着狄仁杰离开的背影,公孙离微微感觉失落。但其实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她帮不上狄大人什么忙,不添乱就已经是万幸了。依她这活泼开朗的性子,不一会就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了。

 

         “哦,对了。师傅让我来盯着李白韩信来着,我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公孙离一拍脑门,忽然想起此行的要事。街上人多眼杂,更何况时至傍晚,也该找个客斋去歇息过夜了。公孙离寻思着,准备去不远处的一家酒肆凑合一晚。



        大唐盛世,路上行人挺多,大街上挤挤嚷嚷,到处都是繁华的景象。公孙离悠哉悠哉地走在街上,两眼随意地撇向四周,无意间被一所华丽的建筑所吸引,便定睛看了看。视线稍往上移就看见了“岚香阁”三个大字,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大唐最大的青楼。公孙离看了一眼,也没怎么在意,调转视线准备走人。


        一转眼,却瞥见了一个惹眼的身影。疯疯癫癫的,却又不失潇洒帅气,手里提着一个酒壶边走边喝,浑身醉醺醺的,不是李白还能是谁?吓得公孙离急忙往旁边一闪,躲在人群中偷偷望向李白。李白喝醉了,丝毫没有察觉,径直走进了岚香阁。

         虽说这人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却因为长得帅没有人避讳,那些青楼的姑娘们还一个劲地往李白身上凑,一个个舞手弄姿地招呼着:“来啊,李白哥哥来嘛...”

        “李白哥哥你都好久没有来过了呢!”


         “都让开都起来!今天李白哥哥是我的。”


         “滚吧你,我知道李白哥哥肯定喜欢我这样的!”

……


        一群青楼姑娘围着李白争风吃醋,看的外面的公孙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李白却厌烦地推开了所有人,两段将近酒甩开了这群疯狂的女子向内闯去。一个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公孙离都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那身影便已经闪到了李白身旁,拦住了李白去路。果不其然,那人正是韩信。


       “太白,别闹了,我们回去好吗?”

       “滚!”

       “你来这里做什么?”

       “滚!”

       “别这样好吗?”

       “滚!”

       “太白你……”

       “滚!”

……


        无论韩信说什么,李白从始至终都黑着脸,重复着一个“滚”字。韩信却没有生气,不管李白怎样骂他,他都始终挡在李白身前。李白硬闯不成,只能扯着嗓子喊道:“老鸨呢?老鸨你给我出来!”

        应声走来一个穿着花枝招展,妆容浓的可怕,眼睛是夸张的深粉色,嘴角旁还长了一颗扎眼的黑色大痣,头发上别满了各式各样的假花。可以说是相当难以形容的丑了,但即便这样也不能阻止那老鸨洪亮的嗓门:“来了来了!不知是剑仙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不知道是什么仙风把李白大人给吹来了……”那老鸨还在那喋喋不休,边说边手舞足蹈。


        李白却没有心情听她说下去,他粗暴地揪过老鸨的衣领,质问道:“昭君呢?我要见昭君!你快叫她出来,听见没有?!”见那老鸨整个人都蒙了,半天答不出话来,李白就粗暴地揪着她的领子甩来甩去:“昭君呢?昭君呢?!”吓得老鸨浑身瘫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求饶。“剑仙大人,您这也太为难奴家了吧……昭君……昭君她……”

         “昭君她怎么了?”眼看着李白这架势是要打人了,韩信再不能再这样不管不顾,连忙拉住了李白。

        “太白你清醒一点,昭君她死了!早就死了!”韩信对着李白吼道。


        李白顿住了,无力地垂下了手,情绪也随即平稳了下来,整个人都僵硬了,目光无神地望着前方。任由韩信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麻木不堪。

        李白站在岚香阁,深深陷入了回忆……


        二百年前,初见昭君的时候,是在青楼附近。也就是此处的岚香阁。


        那时候的大唐刚建立起,还没有现在这般繁华昌盛,皇帝也不是武则天。那个时候的李白还小,大概十八岁的年纪。李白家境富裕,不愁吃穿,而当时吃不饱饭没地方住的却人一抓一大把。李白心地善良,总是拿自家食物分给难民们。一次偶然,他遇见了十七岁的王昭君——一个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女孩。虽眉清目秀,却灰头土脸的,但总给人一种清高优雅的气质。李白遇到她的时候,她被一群流氓围拥着,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无助地抱着头低声痛哭。李白一看见这种流氓就来气,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动手动脚。他一跃上前,几下就打倒了一个。其余人见是李白知道不好惹便落荒而逃。

        他们都走远了,那姑娘还是紧紧抱着头不松开,李白无奈笑了笑,想她伸出了手。那姑娘却颤颤巍巍地说道:“求求你们别打我……”不知怎的,李白见她这样莫名心痛。他抱住这姑娘的肩将她从地上强行抱了起来,那姑娘没有反抗,倒是抖得更加厉害了。

        李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伸手抚平了她毛毛躁躁的头发。见她这副狼狈模样,李白猜她一定饿了很久了,便伸手在堆满食物的桌上拿了一个白馒头给她,她却吓得不敢接。在李白的再三安抚下,她才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接住。


        李白看着她狼吞虎咽地吃着,说道:“敢问姑娘芳名?”

        不知是因为在吃馒头还是因为害怕,那姑娘含糊不清地回答道:“昭……昭君……”

        “好名字!”李白笑道。



         “少爷,大夫人叫您回家了。”恍然间,一个白府的家仆来到了李白身旁催促道。时间不早了,也应该回去了。

         李白对昭君道:“那日后再会了,昭君姑娘。”

         昭君眨巴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看着他,顿了顿道:“哥哥再见。”

         李白莞尔一笑,便随家仆回去了。


         可谁又能料到,下一次见面时会是那样的画面……

 


         “李白!李白!!”韩信将沉思中的李白思绪拉了回来。李白转过头来望着韩信的脸,目光空洞无神,半响,两行泪滚落下来。此时此刻,李白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武则天对他所说的一句——“她会回来的。”

          李白忽地抬起手,猛地在自己脸上删了一巴掌,脸上留下了刺目的五条手指印。随后,发了疯般的跑了出去,韩信也飞快地紧随前后。



         公孙离愣愣地看了半天,虽然不知到底所为何事但还是看得莫名难受。她记忆中的李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颓废过。不过她还是迅速地反应了过来,飞速跟了上去。


        不远处的韩信快步追上了李白,一挥手将他打晕了过去,扛起李白飞速闪人,公孙离也悄悄跟在后面。

         韩信一路奔跑,越跑越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追的公孙离气喘吁吁。终于,韩信在一家略为偏僻的酒肆前停了下来,扛着李白进了酒肆的门。


         公孙离看着他们上了楼,站在外面斟酌了一小会,也进去点了几坛酒和一个客房,抱起酒坛子就上了楼准备歇息。


         另一边,百里守约还在大街上茫然地穿行着。他一边走一边嘀咕道:“我怎么这么蠢,竟然跟丢了……”不过,这也就证明了对方跑的飞快,这让百里守约更加确定此人是公孙离了。能跑的过百里守约的女子几乎没有,当然,他家小兔子除外。


        他在街上磨蹭了半天也没见到人影,更何况天色已晚,该找个地方休息落脚了。他抹去了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停在了一酒肆门前。“天色不早了,就这里吧。”说着便跨进了酒肆的门。


图片
8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77
收藏
赞 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