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7-08 23:01:412494 字4 条评论

【刀剑乱舞】调查报告(一发完结)

ooc、私设预警


压切婶,敌审元素包含


“你和他怎么在一起的。”


距离调查员问出这句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分钟。


他有些不耐烦,却又不能表现在脸上。握住笔的右手在纸上磕了磕,墨汁溅出来氤了一片。


“你可以抽,我不介意。”


被询问的对象抬眼,视线在调查员的兜上点了一下。后者诧异,问她怎么知道他带了烟盒。


“干我们这行的,没点眼色不行。”


她笑了,接着说。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当然这些做不到。至少要会看,总被检非违使抓个正着,谁也受不了。”


“有这种察言观色的本事,为什么不做些好的行当。”


调查员点燃烟,青色的烟气缠绕着他的手指,她盯着火点看了一会儿,低下头。


“对你们来说,审神者就是好的行当吧。”


“嗯。”


“可那是我舍弃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搓着自己的手指说,“我以前也是审神者。”


“记录上写着呢。”


调查员把烟换到左手,重新拿起笔。


“想好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想好了。”


历史修正主义者向后,靠在椅背上深呼吸。


“我和他怎么在一起的?”


“嗯。”


她沉浸在回忆里,喃喃道。


“很久以前了,那时我还干着审神者呢。”


历史修正主义者没投敌前远不如现在懂得看形势。入职不到半年,就把自己逼近了生死存亡的绝境。


“当时我和主力部队走散,前有溯行军后有检非违使。我躲在山洞里不敢出去,跟在身边的就只有长谷部。”


“他会保护你,”调查员想了想,补充道,“压切长谷部是可靠的刀剑男士。”


“是啊。”


历史修正主义者说。


“他虽然没说,可我看得出来,那人准备用他的命换我活下去。”


“你没答应。”


“哪能答应?我宁愿和他一起战死,还能落得个好名声。”


调查员弯弯嘴角,没出声。


“我打定主意和他一起冲出重围,但我没把握。所以就求了他一件事。”


“我说我不能到死都没谈过。”历史修正主义者说,“然后我们就成了。”


“这么简单?”


调查员的笔一顿,险些在纸上抠出洞来。


“就这么简单。”


历史修正主义者向调查员讨了颗烟,凑过去借火。后者考虑了一下,把火柴丢过去。


“你知道和付丧神产生亲密关系是违反规定的吧。”


“我当然知道。”历史修正主义者眯起眼享受烟气,“我都快死了,还想那么多?”


“可你们没死。”


“因为长谷部比我想的还要更可靠一些。”


“那之后你们也没有分手。”


“察觉到越过底线已经太晚了,”历史修正主义者磕掉烟灰,“我小心翼翼的遮掩和他的关系,直到最后。”


“最后是指?”


调查员集中注意力,试图捕捉关键信息。而对方只是淡薄的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


“直到最后我这个半吊子也没战死,倒是他,还是为了我没了。”


她避免说出那个词,显然还对那时发生的事情介怀。


记录上没有记载她那振“压切长谷部”的碎刀记录,与之前得到的情报相符,她没有把长谷部的残躯送回时政总部安置。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历史修正主义者掐灭烟,支起身体盯着调查员的眼看。


“不为什么,我把他藏起来了。”


她说。


“若是刀剑,我能送他回时政。但那不是刀剑,是我的爱人。”


“这就是你暗堕的原因吧。”


“没错,我想‘复活’他,所以选择与‘正义’背道而驰。”


“你没有成功。”


“当然了,毕竟是你们说的邪门外道。”历史修正主义者笑出声,“长谷部没能回来,回来的是不懂得人心的怪物。”


“最初看到他那副癫狂的模样,我真是吓傻了。”


理论上历史修正主义者通过改变历史是有可能影响到因果的,但那是对人,刀剑付丧神并不适用。


强行留下消逝之物,必然会造成扭曲。


调查的这振“压切长谷部”就是这样。逐渐变成了失去理智青面獠牙的怪物。别说是曾是“恋人”的她,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


调查员暗道。


若不是他扭曲的太严重,也不会暴露历史修正主义者的行踪。说到底他们还是在因果中,谁也没能跳出去。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历史修正主义者终于反应过来,调查员的提问似乎和平时见到的那些不太一样。他的问题过于介入对方的私人生活。亏她是个心大的,最后才感觉到冒犯。


调查员想了想,决定如实相告。


“本部有研究说,暗堕的刀剑和审神者的错误多是由‘不正当的关系’开始的。”


“我在调查‘关系开始的方式’,尽可能的写进章程里,然后杜绝。”


“比如呢?”


“占有欲,情【咳】欲之类。”


“避免审神者与刀剑付丧神之间的恋爱关系?”


“是。”调查员说,“是这样的。”


“至少你的例子证明了人与付丧神之间行不通。”


“只是现在行不通,或者是我行不通。”


历史修正主义者苦笑。


“也许在别的世界,你知道的,平行世界之类随便什么地方。也许存在着能和刀剑付丧神获得幸福的人类呢?”


“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没错,”女人闭上眼,“那是别人的故事。”


“而我的故事到此完结。”


像她说的那样,她的故事完结了。


谁也不在乎故事的结局。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调查员摇摇头。他半起身,准备拉开自己的椅子,这个时候历史修正主义者突然睁开了眼。


她眼底似乎在闪着光。


“那能不能让我问一个问题。”


“不涉及机密就可以。”


其实就算是机密也无所谓,反正之后历史修正主义者会被移交到处刑部,隔天墓园里多一个新坑。


死人不会泄密。


她斟酌了半天,一字一顿的开口。


“他会怎么样?”


“你说污染的刀?”


“我说长谷部,压切长谷部。”历史修正主义者坚定的说,“他会死吗?”


“我们不会销毁他,相反我们会研究,尽力救他回正道。”


调查员没说谎。


暗堕刀剑的生存个体难得,若是能通过他们研究出让暗堕刀剑恢复正常的途径,对时之政府来说是不可估量的好处。


“那就好。”


历史修正主义者重新陷进座椅中,松了口气似的。


“那真的是太好了。”


调查员转身离开。


拉开门的前一秒他突然想通了什么。


“你不会是——”


虽然是极小的可能性,但并非不可能。


也许历史修正主义者是故意落到他们手中,故意把那振压切长谷部送过来......


“你说呢?”


历史修正主义者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只是把问题抛回,全部丢给调查员去思考。


调查员没来得及再问,厚重的门已然合上。


再晚一点,他听说了处刑结束的消息。


年轻的调查员把手揣进兜里,无意识的捏自己的烟盒。


“她最后还好吗?”


“应该是挺好的吧,她笑着走的。”


他的同僚想了想,补充道。


“那个人失去意识前一直在说什么.....”


“什么?”


“‘我终于能救你了’、‘用正确的方式’。”


同僚摊开手,


“我想那大概是临终前的臆语。”


.......


调查员手劲失控,捏碎了烟盒。



图片
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56
收藏
赞 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