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7-08 11:01:276404 字40 条评论

我家摄影师怎么可能这么撩

正片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新搬到你家对面的摄影师,你今天再一次收到了对方送来的花。

  虽然他说这是给新邻居的小小礼物,但每天一大束玫瑰,这艳福你可消受不起,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家境殷实的帅哥。

  “那个,约瑟夫先生……”你抱着花,尴尬地叫住了白发青年,“您不用每天都给我送花的,这太破费了。”

  约瑟夫十分无辜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微笑着点点头,说了声好。

  然后第二天,你收到了一大捧新鲜的薰衣草。

  

  终于,在约瑟夫接连给你送花的第七天,隔壁家的阿姨没忍住她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在你下班的路上把你拐进了家里,开始一番深刻的择偶标准问题大讨论。

  “新搬来的小伙不错吧?我看他天天给你送花,应该是对你有意思。你咋样啊?这个条件多好你看看!”许是约瑟夫偶像剧般的行为激发了阿姨的少女心,你感觉她在提约瑟夫的时候简直像是在讲自家仍单身的完美儿子。

  你尴尬地听完了这一堆赞美之词,并尽量委婉地跟阿姨表示你对约瑟夫并不感兴趣。阿姨立马丢给了你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那可是法国来的高学历帅哥!听说还是个贵族!职业精英不说,连家庭技能都是满点!哎哟喂,这样的好老公你上哪儿找去!”阿姨掰着手指头给你数约瑟夫的好。你面带笑容坐在沙发上,内心疑惑约瑟夫是给阿姨灌了什么迷魂药。

  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你实在无法忍受下阿姨的三寸不烂之舌,只能宣败告退。

  “嗯嗯是,好。约瑟夫先生可真是个找来当丈夫的好人选。我知道了我会把握机会的。”你木着脸,对阿姨提出的所有疑问句按下了肯定键。这样,阿姨才从封魔状态下走出来,开始叨叨你晚上总吃些不健康的食品。

  你直觉再不走很有可能会被留下来,吃完晚饭接着被拽去唠嗑。于是连忙向阿姨道别,勾住自己的包往肩上一挂,逃也似地跑出了门。

  ——然后你撞到了正巧回家的约瑟夫。

  他对你微笑着点头示意,擦肩而过的时候,递给你一袋手工小饼干。

  里面另附了一张心形卡片:Bonsoir, ma chérie.(晚上好,亲爱的) 旁边画是一张Q版约瑟夫的小像。

  不知怎的,阿姨那句“他对你有意思”开始在你脑中单曲循环,白净的小脸顿时染上一点红晕。你不敢再与约瑟夫多待,急匆匆接过饼干道了声谢,便以50米体育考试的速度狂奔过马路。

  你几乎可以想象到,约瑟夫看见你怂唧唧的背影时是什么表情。你把包和自己往沙发上一丢,打算先颓废一下再解决晚饭问题。

  “咚咚咚”三下敲门声。

  “唔?”你嘴里还叼着方便面的包装袋,连忙吐出来顺道回了一声“来了!”

  打开门,你收获了一只约瑟夫。

  “晚上叨扰真是不好意思。只是阿姨说,小姐您平时不怎么注意饮食,”约瑟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我作为邻居多照看一下……”

  你对此也有些懵,实在是没想到阿姨会出这一招,但人家都到家门口了,不收也不是个事儿。

  “嗯……那请您先进来吧,不过家里没什么吃的……”你话音未落,就看见约瑟夫缓缓提出两个塑料袋——满满当当全是食材。

  你突然想起阿姨好像说过,约瑟夫是会做饭的。

  于是乎崇拜之情油然而生,连你看约瑟夫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长期饭票啊我的妈!

  看见你这样,约瑟夫轻笑一声,特别自然地揉了把你的头,问:“小姐想吃什么?”

  你面上一喜,掰着手指想报菜单,嘴张了张,悲催地想起自己多年混迹泡面圈,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厨具,只剩当年刚搬来时添置的一套铁锅铁铲。

  约瑟夫微微歪头,借着空隙看清了你的厨房。它真的很干净,好像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干净。客厅的茶几上放着方便面和烧开的水。

  你清晰地听见约瑟夫叹了一口气。“抱歉,”他说,“今天的晚饭要迟点吃了。幸好我之前做了饼干,在完成之前还请您先代替一下。”

  这是从母上大人那里都没有得到过的待遇!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位男士,你简直想抱住他亲一口!

  “那就太麻烦约瑟夫先生了。”你努力保持你的淑女形象,抿唇一笑。约瑟夫倒是不在意,他逐步将食材挪到厨房处理,顺道替你把桌上的速食食品收拾走。

  你捧着约瑟夫给你的小饼干,靠在门边看着约瑟夫忙碌的背影,总觉得这画面怎么看怎么熟悉。

  “小姐是觉得无聊吗?怎么一直盯着我看。”他明明是背对着你,却好像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饼干不好吃吗?”

  你快速摇头,立马抓起两块饼干塞进嘴里。其实你更想问他,他是哪里来的时间去做饼干?大公司的职员不应该都忙得要死吗?

  心里胡思乱想着,饼干入口,一股香甜的味道弥漫开来,你惊喜地尝到了你最喜欢的口味。

  “这不是DIY烘焙坊里那种啊?!”你知道这种饼干很少有卖也很受欢迎。但对于一个坚持公司家里两点一线的人来说,早起排长队买零嘴什么的太毁人设了,干不来干不来。

  “嗯?这个的话,是自己买的材料在家做的哦。”约瑟夫说话的语气含着小小的骄傲,你忍不住笑了起来,从袋子里掏出饼干递给他。

  约瑟夫垂眸看了看,没有接过去。你猛然想起,自己的饼干就是对方做的。一阵尴尬顿时袭上心头,你颤了颤手,打算收回来装作无事发生。

  见你这个样子,约瑟夫笑出了声,他空出一只手来捉住你的手,就着你的手咬下了那枚饼干。指尖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也足够让你红透了脸。

  “嗯……甜味有点多了……”约瑟夫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认真地对作品做出评价,“下次可以再改进一点。”

  你愣了半天,不知道该对他这行为说些什么,索性不了了之,全当自己刚喂了一只猫。你匆匆转身离开厨房,也就没看见约瑟夫泛红的耳朵尖。

  

  半小时后——

  “唔哦哦!”你眼睛放光地看着满桌子的菜肴,为德拉索恩斯大厨疯狂鼓掌,“厉害厉害大佬大佬佩服佩服。”

  约瑟夫拿着餐具走过来时便看见的这幅情景,他在你面前总是憋不住笑。你冲他不好意思笑笑,接过筷子就迫不及待地冲醋溜土豆丝发起进攻。

  “好吃吗?”约瑟夫端端正正地坐在你旁边,直到离你最近的一盘菜都隐隐有了见底的趋势,你也没有见他动过筷子。

  你加快咀嚼的速度,把口中的饭菜吞咽进肚,半掩着嘴问约瑟夫:“您不吃吗?”

  约瑟夫正撑着面颊看你吃饭,你进食的时候两腮都是鼓鼓的,活像一只小仓鼠。他抽出一张纸轻轻拭去你嘴角的那粒米饭,轻轻摇了摇头:“不,我不饿。”他说。

  你有些沮丧地扒拉下最后几口饭,心满意足地坐到沙发上挺尸。约瑟夫跟着你起身,打开电视播放今天的新闻联播。

  你一直都觉得约瑟夫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因为他不管做什么都好像有一种骨子里的优雅味。例如说他现在,有些人表面上在看新闻,实际上是在跟折纸斗智斗勇。

  他皱着眉,努力想折出一颗立体小爱心,却始终不得要领,时不时还会跟纸张斗气。可约瑟夫偏生就是叫你觉得,即使是这样有些孩子气的他,也是能让人轻易沦陷的法国绅士。

  “约瑟夫先生。”你看得入了迷,下意识唤他一声。约瑟夫笑着看你,伸手揉了揉你的头道:“要出去散步吗?”

  你点点头,垂眸瞥到约瑟夫握成一团的折纸,唇角不觉漫上一丝笑意。原来他也有办不成的事。

  你现在的心情像是小时候喝的橘子气泡水,咕嘟嘟地泛着酸酸甜甜的味道。约瑟夫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他和你是一样的。想到这点,你心里顿时柔软了一片。

  “嗯!”你这次主动拉起他的手,“这个时间正好可以去公园里看喷泉!”

  约瑟夫闻言有些怔愣,他粉嫩的两片唇瓣微微抿起,似是有什么思绪萦绕心头。你有些疑惑,但还没等你问出口,约瑟夫就已经恢复到了往常的模样,反牵住你的手,带着你走出了家门。

  九点的公园并没有多少人在。你本想去附近买两杯咖啡来,却被约瑟夫一把按在长椅上。他让你在这里看星星等他,像是逗孩子一般,他承诺当你数到第一百颗星星的时候,一定回到你面前。

  你故意数得又快又大声,半眯着眼睛观察约瑟夫的表情。约瑟夫清澈的蓝眸中盛着无奈的笑意,即使时间的魔犬在后面追赶,他也仍是这样不急不忙,与他在一起,你似乎无法感到时间的流逝。

  “四十三,四十四……”你数着数着,一阵无聊烦闷感袭上心间,你勾了勾嘴角,“啊,想早点见到他。”

  “四十五,五十,六十,九十一……”你开始闭上眼睛乱数,一下子就跳到了九十多,“九十三,九十九……”

  “嗯?小姐这是什么数法?”约瑟夫的声音蓦然出现在你耳边,你睁开眼,一杯热果汁贴在你的脸上。他的气息稍稍有些紊乱,混着冷空气喷洒在你的脸上,点起一阵淡粉的涟漪。

  “脸怎么这么红?冷吗?”约瑟夫极快地攥了一下你的手,微凉的触感顺着手传到你们两个人的身上。感受到对方和自己冷得不相上下的体温,你忍不住笑得更明显。

  约瑟夫给你一手塞了一杯热饮,暖乎乎的安心感从他身上向你奔去,你的头小鸡啄米似的点一点。

  “麻烦回到刚刚的话题——小姐那样的数法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呢。唔,万一我当时没赶回来,岂不是要被小姐说是骗子了?”约瑟夫卷了卷耳边的碎发,笑着问你。你见他脸上没有愠怒的神色,胆子也愈发大了起来。

  你冲他重重点了下头,特别大方地承认了自己的小恶作剧。约瑟夫似乎也是没想到你会承认得这么干脆,他撩头发的手顿了顿,最后抵在唇边,低声笑了起来。

  你心里暗想着约瑟夫笑的时候真好看,一边也被他感染着,眼角眉梢都带上了浓厚的笑意。

  

  你和约瑟夫的关系迅速地熟络起来,隔壁阿姨看得是越来越高兴,几乎就是把你们当成一对新人来看,每次都是你羞红着脸,躲在约瑟夫身后小声辩解。不过约瑟夫倒是毫不在意似的,从来不为此事出声,这行为在八卦欲爆棚的大妈眼里就成变相的承认,成天问你你俩打算什么时候扯证结婚。

  约瑟夫的心情很好,你这边倒是很无奈。也不知道是哪位中年扬声器发功,居然成功把这事散播到了你父母的耳朵里。现在的催婚大队荣幸再添两个神助攻,你只觉得脑袋都要烦炸了。

  而就在你们俩这类似“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关系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你收到约瑟夫的一条短信。

  ——约瑟夫父母给他安排了相亲。理由是他哥周游世界跑没影了,但是爸妈想抱孙子。

  你顿时对这些整天操心子女婚姻的父母辈们充满了无奈。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下班后,你和约瑟夫顺着街道走回家。他脸上的表情被头发的阴影遮挡着,你看不太清楚,但能感受到他身上的低气压。

  “不怎么办,先去看看吧。说不定对方是位知书达理的小姐呢,总不能辜负了他们的一片好意。”约瑟夫长舒出一口气,对你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听了他的回答,你心里一股酸水直冒,莫名有些嫉妒后天要和约瑟夫相亲的那位女士。你把这归结为“饭票将被共享”的学生时期常有的不爽心理,试图压下这不正常的情绪。

  你和约瑟夫又走到熟悉的分岔口——再往前几步就是你家,但如果这个时候过马路,去的就是约瑟夫家。

  对方很自然地继续往前走,你却伸手拽住了他的大衣带子。“嗯?怎么了?”约瑟夫奇怪地看着你。

  “那个,今天和明天就不麻烦约瑟夫先生了……还请您这几天专心应对相亲!对不起我先告辞了!”你结结巴巴地说完这几句话,连抬头看他的勇气也没有,埋头飞奔回了自己家。天公不作美,钥匙不给力,你的手不停地颤抖,钥匙硬是试了好几遍才成功打开门,这也就导致了,你的余光一直倒映着那个站在原地的挺拔身影。

  你劝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关上门阻绝了那道灼热的视线。你磕磕碰碰地逃到了黑暗卧室里,跌坐在地上,滚烫的水滴滴落在手背上,你紧紧抿着唇,任由心里的雨翻涌落下。

  

  “你知道约瑟夫对你的感情吗?”

  薇拉在电话里问你。

  “大概是明白的。”

  你抱着臂膀,蜷缩在床上。薇拉替你向boss请了两天的假来调整精神状态。

  “你明白什么了?”

  薇拉无奈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她实在搞不懂这种一句告白就能解决非要往难了搞的情趣。

  “……”你说不出话了。对啊,你明白了什么呢?

  “丫头,不是我说你。”凯文的声音突然从薇拉那边传过来,“电视上说得好,爱就大声唱出来!我们先不说唱不唱的事,那好歹你说出来也行啊哟!疼!”

  你听见一阵皮肉摩擦的声音,不久之后,薇拉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亲爱的,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在约瑟夫心里的地位远超那些名流。”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你,薇拉。”你对薇拉道了谢,挂掉电话。她已经帮你把地址打听好,当你顺着她的消息打开收件箱时,你顺道收获了一件礼服。

  行吧,这就肯定是早有预谋了——你看着镜子里完全合身的礼服,不禁抽了抽嘴角。

  

  约瑟夫所在的餐厅并不远,你走进那里时,很轻易就看见了他。“Mon amour”,法语“倾我之爱”,这是一家著名的情侣酒店,孤身一人的俊美男子在这里很受瞩目。

  你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找他,正手足无措之际,你看见他起身离开了座位。

  约瑟夫走到了你面前,你的呼吸一窒。

  “你来了?”约瑟夫笑着牵起你的手走到座位上,“吃点东西?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你下意识顺着他的话点点头,接过菜单的时候大脑瞬间当机。你不是怎么会法语。约瑟夫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失笑,从你手中又把菜单拿了回去。等菜上来的时候,你发现全是你爱吃的。

  然后你就稀里糊涂地陪约瑟夫吃了一顿饭。

  “那个……约瑟夫先生,您不是来相亲的吗?”你小口小口喝着红酒,问了一个你着实不想听到回答的问题。

  约瑟夫撑着脸颊,他的眼睛里仿佛有千万只灵动的蓝蝴蝶,却只围绕着一个人飞舞。“是啊,我是来相亲的。不过对方是个小骗子,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上当,所以就一直在这里等。”他轻笑了一下,招呼旁边的小提琴手过来。

  “不过好在,”约瑟夫从侍者的手里接过花束,小提琴手重新奏响了一首乐曲,“我等到了。”

  他从花束里摸出了一只精致的小盒子。

  “冒犯了。请问我能有这个荣幸,为您戴上吗?”约瑟夫从盒子里缓慢拿出女戒。这一刹的晃神,你终于看清了蝴蝶围绕的人是谁——她有着和你一样的灵魂。

  你的身体似乎突然不再属于你,因为那时你还没反应过来,头就已经轻轻点了一下,然后那枚戒指被戴在了你的手指上。

  约瑟夫轻轻握住你的手,你顿时惊醒过来,将另一枚男戒套在了约瑟夫的指上。

  现在,你们两个彻底被圈到一起去了。

  

  “所以,薇拉小姐姐真的不需要和你的妹妹酱解释一下吗?”第二天,你抱着一沓的材料,“咚”地一声放到了薇拉的面前。

  “我听不见我听不见……”薇拉小声嘀咕着,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舞动,试图忽略你的存在。

  据了解,昨天所谓的相亲是你家先生连同薇拉,以及爸爸妈妈和隔壁的阿姨们一起策划的,那阵仗,可真称得上壮观。

  “呃?啊,今天的太阳真好。”

  “薇拉姐姐,今天是阴天。”你鼓着脸颊,把材料全部推给想要萌混过关的薇拉,“来!这些就交给你了!明天之前要做完哦!”

  你笑地贼兮兮的,转身离开薇拉的办公桌。

  “诶!你不带伞回去吗?”薇拉拎起你临走时放在她桌上的雨伞,问道。

  “不用了,留给你吧。嘿嘿,”你挥挥手,做了一个鬼脸给她,“我先生已经来接我了。”

  薇拉无奈地看着你蹦蹦跳跳地下了楼,吐出满嘴的狗粮,重新做回自己的单身贵族。

  

  “约瑟夫!”你大老远就看见站在门口等你的约瑟夫,连忙冲过去,扑在了他的身上。

  “走吧,回家了。”约瑟夫在你脸上轻轻落下一吻。在他眼里,你一直都是他的全世界。

  “嗯,回家了。”

  

  ——————————————————————————

  约瑟夫曾经在中国上了两年大学。作为摄影部的扛把子,他当年可谓是坐拥迷妹无数。就是可惜了这么一朵娇花偏生折在你手里。

  约瑟夫对你的观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说句实在话,他自己也说不清。大概遇上对的人自然而然也就爱上了吧。

  可惜了,当时的你任凭怎么暗示,榆木脑袋就是不开窍。甚至还帮着室友反追约瑟夫学长。

  克劳德听了这事笑得很开心,很想在电话里嘲讽一下自己弟弟,不过强烈的求生欲还是使他住了嘴。

  你和约瑟夫在校的第一年并没有什么交集,第二年的毕业季,你们出演了同一部戏剧。在那之后的庆功宴上,你收到了一封无名情书。

  但是你那个时候被灌得七荤八素,最后都是薇拉把你送回去的,自然也就忘记了给你递情书那人的脸。

  约瑟夫很难过。在他三年后履行承诺回来的时候,那个给他承诺的人已经把这件事完全忘记了。他郁闷地给身在法国的克劳德打了一个电话,问:“哥,我是不是长得很难看。”

  克劳德觉得弟弟一定是受什么大刺激了,他“啧”了几声,对弟弟道:“怎么会?我夸你好看还来不及呢。”

  约瑟夫听完后莫名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半晌,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仿佛自言自语般嘀咕道:“说好的长得好看的人不会忘记呢……我喜欢的人是个小骗子,目前看来追到她会很难……”

  克劳德在电话里听的很懵,他看了看不断传出细微沙沙声的手机,默默按了挂断键,并开始为未来的弟妹祷告一分钟。

图片
4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654
收藏
赞 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