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7-01 09:27:293124 字110 条评论

朕和朕的后宫们


朕是个女人,却娶/了四个女人。


从此升级为——后/宫名誉管理人,简称大总管。




壹.


与皇后大婚当晚,朕十分诚恳地解/开衣服道:“虽然一马平川,但好歹能证明朕是个女人。”


皇后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朕不禁感叹,不愧是两朝元老肱骨之臣老臣相的嫡亲孙女!见过大世面喜怒不形于色且沉稳庄重堪为一国皇后……


谁料她看了看自己的波涛汹涌,再瞧着朕的眼神已经含着鄙视,“好小。”


哟喝?!


朕当即把什么一国之君的风范抛进了护城河,“我操你敢蔑视君威!看老娘抓烂你的……”


于是门外听洞房的宫人们听到了如此“脸红心跳”的对话:


“哇好/大好软哦!”


“皇后你日常用的什么秘宝!且说给朕听听!”


“臣妾素爱木瓜。”




贰.


淑贤德三妃入宫时,满国的文人们伸长了脖子等待着宫斗新素材。


她们确实斗了。


某日朕才踏入皇后宫中,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呼痛声。


进去一看,没忍住龙颜黑如锅底。


只见皇后一手抓银子笑容愉悦,三妃精神萎靡满脸乌龟,墨水顺着脸滴滴答答流进衣裳。


她们居然在摸牌九!朕大喝一声,“成何体统!宫内不得……”


“快快快皇上来坐庄!”德妃抓住我把我摁在椅子上,顺道塞了一把金子给朕。


“咳。”朕清清嗓子,“宫内不得……赌博不带皇上!”


满殿的宫女太监为厚颜无耻的皇帝绝倒。


一赌就是一晚上,夜深露重也不好叫她们各自回宫,便和朕一块挤床榻。


待朕第二日在淑妃的腿和贤妃的爪子还有德妃的脚中艰难爬出时,宫内外已经传遍“皇帝雄风大展夜御四女”了。


气得朕白眼一翻。




叁.


某日朕急召后宫开会,把午睡中的四个女人紧急叫起。


皇后没好气地翻白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朕登时大怒!岂能被皇后呼喝!


于是朕放了个屁。


“我操你他妈居然放屁!”贤妃捏着鼻子跳开。


朕:……


“咳,朕,朕喜欢上了一个人。”


在屁味里,朕一本正经地道。


“谁?”皇后抬头。


“男的女的?”德妃眼睛一亮仿佛看到活的同人文。


“男的!”朕磨牙。


皇后催促道,“谁啊!磨磨唧唧吊胃口!”


“当今丞相!”朕心一横,“也就是你哥!”


皇后呵呵冷笑。


朕以为她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夫君(闺蜜)可能成为自己嫂子”的事实。正要弱弱开口,她同情而悲悯地看着我。


“臣妾的哥哥是断袖。”


龙心一碎。


“而且。”她补刀,“是女装大佬。”


哗啦。龙心碎了一地。




肆.


不小心喜欢上断袖的朕十分郁卒,偏偏四个女人还不消停,磕着瓜子嘻嘻哈哈地极尽嘲讽之能事。


而且当朕得知丞相的对象是恰好是德妃她弟弟时,郁闷地喷出一升龙血。


三个月后朕对沙场征战凯旋归来的的安定将军一见钟情,没忍住说漏了嘴,她们集体神色一凛。


“安定将军不会是断袖吧?”


“不知道,皇上的眼光一向有点问题。”


“等等我们不是皇上的后宫吗?!为什么要帮皇上看男人?”


“对啊对啊要让无良的皇帝加月银!”


无良的皇帝冷冷转头,“闭嘴!”




伍.


皇后利用安定将军的弟妹是她家第六妹的闺蜜的复杂关系,把他召进了宫,让他坐在御花园里给朕慢慢欣赏。


贤妃啃完鸡腿随手一丢骨头,把满手油往朕的龙袍上擦干净,“皇上,你想怎么个邂逅法!臣妾给你搞定!”


“微风吹落满树落花时!”


贤妃眼角一抽,“靠!你以为自己在演话本啊!”


“少废话!帮不帮!”朕老脸一红。


“帮帮帮!快滚到那边去!老娘要布景!”


可怜御花园的花树,此时被小太监们在树上用棍子敲打着,簌簌地落了他满头满脸的花瓣。


这哪叫落花啊!这他妈是活埋吧!


贤妃的大宫女指挥着一众宫人使劲儿摇晃大扇子,对准方位狠力一扇……把朕的秀发吹得乱七八糟黏在脸上。


所以等安定将军把自己满脸的花瓣抹干净,看见头发乱糟糟的朕时,登时一愣,嘴角勾了勾。


“喂喂喂笑了!快过去!”贤妃用力推朕。


奈何朕沉迷美色原地不动。


她咬咬牙,抬脚踹龙臀!


朕就这么在心上人面前摔了个大狗趴。




陆.


皇帝大怒,降罪于贤妃,收缴了贤妃宫中所有零食并下旨至御膳房除了一日三餐外不许再制零嘴给她。


贤妃急得抓墙,“没有零食臣妾怎么看剧啊!”


朕摸着龙臀一脸冷漠,“传旨,让贤妃的戏班子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贤妃:……


“无耻皇帝!追爱不成!迁怒贤妃!实乃……”德妃刷刷刷地记录着素材。


“实乃什么,嗯?”朕阴森森地问,“要不顺便传旨下去把德妃宫里的同人文收了?”


德妃狗腿一笑,“实乃明君,嘿嘿。”


皇后摸着下巴,“别瞎折腾了,召他入宫直接传达皇上的心意。”


“强取豪夺?”朕斜眼。


“当然!”淑妃扬起下巴,“他要是愿意,就封个昭仪吧,不愿意,就上/了他再封个昭仪吧。”




柒.


朕蹲在皇后宫中的房梁上,两眼泛桃心地看着站在殿中芝兰玉树的男子。


“娘娘召臣进宫有何要事?”


“皇上对你有非分之想。”皇后淡然喝茶。


朕一个趔趄差点栽下去。


他倒镇定,“是怎样的非分之想?”


淑妃翻白眼,“当然是想你爬上龙榻的那种!”


他肩膀一抖。


朕咯吱咯吱磨牙,很好,朕这就去把淑妃的限量唇脂胭脂神仙玉女粉全捣烂!


“臣……无龙阳之好。”


“没事,皇上是女人,虽然胸小了点。”德妃嘿嘿一笑。


朕把手里抓着的瓜子捏了个粉碎。


“操!那是老娘宫里用冬至雪水烹住的上品瓜子!”贤妃暴跳如雷,让宫人搬梯子搭在房梁边,亲自要上去让朕赔瓜子。


他抬头看见朕,眼神错愕带着点不可思议的……喜悦?


我还在细想那个眼神,皇后嫌弃道,“看都看见了!还害羞你妹啊!赶紧下来!”


见我不肯,四个女人竟搭了四架梯子要把朕揪下去。


朕见势不好,衡量了一下距离,考虑了一下三脚猫的轻功,“咻”地一声跳了下去。


耳边破风的声音只一瞬便换成了沉稳的心跳。


朕跳进了安定将军的怀里。


朕楞楞地看着他的脸,盯着他棱角分明的唇。随后揪起他的衣领,吻了上去!


“嘶——”满殿的抽气声。


四个女人满脸黑线地梯子上滑下来,“喂!你好歹考虑下后边还有人啊!”


朕直接忽略这些大型背景板。


他侧头回应,唇齿缠绵,含着笑意在朕耳边轻语,


“好巧,臣对皇上也有非分之想。臣无龙阳之好,但臣有慕君之思。”




捌.


朕以为安定将军是纯良正直的君子,谁知道是只腹黑狡诈的狼。


他蹭着朕的颈窝语气轻柔,“你当我不知道你是个女人么,虽然胸是不像。我只是喜欢看你绞尽脑汁的样子。”


“所以?”


“我拜托了一下后宫各位娘娘。”


朕把他的脸拍开,“滚。”


朕把这四个陪他演戏的女人扣了一个月月银。


六月中旬朕昭告天下,朕乃女子,因先皇无子又不忍江山旁落,只得扮作男子稳定局/势,现与安定将军结为夫妻,封为皇夫。


朝臣们的反应令朕白眼连连:


“太好了!皇上不是断袖!”


某日朕询问了一下后宫的意见,”朕不能耽误了你们,你们要是想归还家中再嫁……”


“你今天为什么说话这么正经!”淑妃花容失色。


朕:“……你他妈给老娘严肃点。”


“禀皇上,臣妾与皇上情分深厚,不愿离皇上而去,只求皇上垂怜让臣妾留在宫中。”皇后文绉绉地答。


意思是:老娘赖这儿不走了!


“嫁人干什么呀,本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才不委身他们呢。”淑妃握着小镜子。


“别说了,我都要吐了。”德妃撇她一眼。


“哟喝!你这是嫉妒!”淑妃骄傲仰头。


见话题偏离,朕头疼地表示,“留着吧留着吧……”


“多谢皇上!”四人齐刷刷行礼,随后勾肩搭背地走了。


朕这他妈都养了一群什么妃子!




玖.


皇夫正式进宫的第一天,就被皇后坑走一笔保护费,为了表示安慰,德妃赠送同人本一本。


他捏着这小本子看,越看眼神越诡异。


朕凑上去,被他压回床榻。


“书的主角是我们,臣要检验书中内容是否属实。”


“著者是谁!”妈的用老娘赚钱还不交版权税!


“德妃。”




这四个女人还真没闲着。


皇后因绘得一手好图,被奉为同人画大佬,赚得满殿白银。


淑妃研制妆品多年,妆容又修饰得极为精致,每月在登高台上开设现场直播,收获无数迷妹成为全//国时尚风向标。


贤妃因着吃遍御膳房珍馐美食和炮制零食的经验,出书著作成为美食界大大,时不时出个宫当一下酒楼嘉宾或是大赛评委。


德妃就更厉害了,直接把朕和皇夫写成同人本,售卖皇家官/粮!


作为官/粮原材料的朕,此时躺在将军的怀里念着诗。


“唔……朕与将军解战袍……”


完.





图片
11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