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6-30 00:27:263005 字12 条评论

来自海上的泡沫

来自合集 向死而生 · 关注合集

改编自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东西,”她向吧台的酒保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是一个没有笑点的笑话!”

她痴痴地笑着,涂着鲜艳口红的唇瓣亲吻冰凉的酒杯,“敬扯淡的爱情!”

闪电“轰”的一声劈开层层乌云,暴雨冲刷着地上的一切事物,将礁石上的青苔冲去,将记忆中逃避的尘埃刷去,下雨了。

“暴风雨要来了,”她半眯起眼睛,将漂亮的脸颊贴在没有什么温度的桌面上,盯着高脚杯中自己的倒影,“又有一个可怜虫要死去了,哈哈,为了她愚蠢的爱情……”

那与外表不符的苍老嗓音沙哑地笑着,有什么好像从她的眼角掉落了,或许明早有人会惊喜地捡到一颗价值连城的珍珠。

“万能的主啊,求你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王子颤抖着紧握船板,恨不得将十指全插进那木头里,宴会里的钢琴声已经停了,巨大的海浪直直地砸向他的轮船,他的耳边净是士兵落水的惨叫,不过很快就被巨浪吞噬,由隆隆的雷声代替了。

翻涌着的墨色天空被一道道闪电点燃,王子的半边身子已经悬在了外面,王冠也狼狈地从那头耀眼的金发上缓缓脱落,连浪花都来不及溅起就被打入了那个名为海洋的地狱。

“神啊,发发慈悲吧!谁要是能救了我,我愿意答应他任何事情!”

英俊的王子绝望地闭上眼睛,无奈地穿着他满是珠宝的礼服沉进残忍的海里。

“后来呢?”年轻的酒保擦拭着客人用过的杯子,眨了眨他那对一切都好奇的蓝眼睛。“小美人鱼出现救了他?”

“别着急,我的孩子,”她喝了一大口酒,辛辣的酒液灼烧着她破损的喉咙,“是的,小美人鱼救了他,忘记了父王和姐姐们的叮嘱,进入了危险的浅海。”

很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便照到了王子的脸上,他皱着眉,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个趴在礁石上眺望大海的优美背影。

“伟大的神啊,”他情不自禁地甩了甩自己昏沉沉的脑袋,“美丽的小姐,是你救了我吗?”

“是的,是我救了你!”小美人鱼听到了心上人的声音,她欢快地转身游过去,“你醒了~”她笑着说。

王子的笑容却没有那么明朗了,那是张平淡无奇的脸,他失望了。

他别开目光,语气也变得傲慢,“可爱的姑娘,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小美人鱼却没有注意到王子的变化,她红了脸,羞怯地看着他好看的绿眼睛,“殿下,您说过……”

“是的是的,”王子打断她,“你想要什么?”

“我想……我想……”

他不耐烦地挑眉,“什么?”

“我想让你娶我!”

“什么?”

“我喜欢你!殿下,我是海底王国最小的公主,我……”

“哦天呐,可爱的姑娘,听着,我非常乐意,但是我的王后应该可以走着陪我登上王座,而不是,”他耸耸肩,“一条人鱼。”

王子踩上已经开始发烫的沙滩,草草对她行了个礼,“再见了,可爱的……”他发出一声很低的嗤笑,“……姑娘。”

“哦哦,”酒保抢着回答,“接下来我知道,小美人鱼找到了坏女巫,用嗓音换了人类的腿。”

“那是另一个可怜鬼的故事,”她又自顾自地添了一杯酒,“耐心点,小美人鱼瞒着她的家人们找到了传说中的那个女巫,请求她给自己一双人类的腿。”

“哇哦,有趣的愿望,”女巫甜美的声音响起,“百年前也有一位小公主许了同样的愿望,”她抛了个媚眼,笑着抚摸自己淡蓝色的脖颈,“所以我的声音像战争开始的号角一样让人喜欢。”

“让我想想,小公主,腐朽的枯木,乌鸦的头骨,破碎的阳光,不灭的泡沫……,我想要——”女巫看着她莞尔一笑,“你。”

“什么?”

“当黎明的阳光照到你身上的时候,嘭,尾巴消失,你将会获得双腿。”

小美人鱼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女巫又接着说:“但如果月亮升起七次后你还没有找到一颗爱你的心的话——”

她们的距离被女巫拉进,海妖咯咯地笑起来,“我们的身份将会调换,”她的手指缠上自己海带似的黑发,“毕竟,亲爱的,我已经厌倦了自己低贱的身份了,我向往高贵的王族。”

“所以小美人鱼就这么答应她了?”

“是的,她被盲目的爱冲昏了头脑,”她摇头叹息,“其实我们何尝又不向往海妖的自由……”

“放我进去!”

她气愤地站在宴会门口,瞪着那个守门的士兵,“你会后悔的!”她叫起来,“王子会娶我的,我会成为这里的王后,到时候,到时候……”

没有人理会这个身上有鱼腥味的疯女人,因为他们的王子殿下此时正在大厅同邻国公主跳舞。

“喂,丑姑娘,你在烦恼些什么?”一个男孩站到她的面前,穿着执事的衣服。

“我想进去,我想见王子殿下……”

“我是王子的管家,”男孩看了看她,“我可以放你进去,不过你只能偷偷看一眼,我懂你们这群姑娘家的妄想,与王子相爱什么的。”

小美人鱼没有反驳他,她认为只要找到王子就能万事大吉了,她看着男孩笑了,心里自有自己的打算,“好啊,等我当上王后,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男孩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小声嘟囔了一句“疯丫头”。

“上一任管家伯伯不小心在那场海难里丧命了,所以我顶替了他。”男孩举着烛台走在前面,“话说你叫——”

他回头,小美人鱼已经不见了。

“殿下!”

小美人鱼欢快地向她的心上人跑去,她的叫声让所有跳舞的人儿都把目光投向她,就连宴会上的乐队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她。

王子看着她皱起眉,不耐烦地呵斥她:“是你,你怎么在这?”

邻国公主不解地挽上王子的胳膊,“亲爱的,她是谁?”

小美人鱼窘迫地看了看旁边优雅的邻国公主,她扫了一眼头发凌乱的自己,她的心上人很愤怒,周围的陌生人都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士兵上前抓住了她。

她的脸变得通红,她不再理直气壮了,她支支吾吾地说:“你说你很乐意娶我的……”

“什么?”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就连公主都捂着嘴笑了。

“疯子!”王子嘲弄地看着她,“看看你自己,看看你那张普通的脸,你配得上我吗?你配得上王后的称呼吗?看看你,怪物,即使你是公主又怎么样?怪物的公主依旧是怪物!”

“可是、可是……”

小美人鱼现在痛苦极了,她不敢相信地捂住脸哭泣,滚大的珍珠从她的手里掉落,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怜的小美人鱼,难道就没有人爱她吗?”

她笑了笑,酒杯举在离唇不远处的地方,“或许吧,可惜……”

“可惜什么?”

“所有人都被那场景惊住了,珍珠如雨一般落下,珍贵的,免费的——珍珠。那些贵族们高兴坏了,一个大臣走到王子耳边说了几句,王子非赞赏他的主意,他们把小美人鱼抓了起来,试图得到更多的珍珠,那群自不量力的人类露出贪婪的面孔,甚至妄图通过她找到那个富饶的海底王国。”

“很快月亮便上升了六次,伤痕累累的小美人鱼已经流不出一滴眼泪了。带她来的男孩深深厌恶王子的贪婪,他内疚自己将小美人鱼带进来,于是第七天的下午,他趁王子不在找到了小美人鱼。”

“快!”他轻声说着,灵活的手解着小美人鱼身上的绳子。

她感激地看着他,很快感激便变成了畏惧,“小——”

她还没有说出口,王子的宝剑就已经穿过了男孩的胸膛,“呸,”王子狠狠地说道,“叛徒!”

珍珠像海上的暴雨一样砸到地板上,王宫外的大海猛烈地拍打着海岸,她哭泣着,她悔恨着,她悲鸣着,她无能为力着。

太阳落下了,此时的天幕就像一杯香醇的红酒从天的一角泼下来,淡淡的绯红,红得蒙上一层薄薄的紫,还掺着几缕粉色。

天渐渐暗下去,紫色沉淀下来,那缕粉也变成了水晶般缥缈的蓝,最后终于化成了那带着点点星光的漆黑的夜。

或许,这就是黄昏对傍晚的爱情。

她的泪水不再是珍珠了,因为第七天的月亮升起了。

她的双腿消失了,变成了骇人的触手,她也不再哭泣了,听说那晚惨叫充斥着整个王宫。

“所以……,坏女巫又赢了?”

“不好吗?”她喝完最后一口酒,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她一点点消失的身体上,“起码她的后人不会相信爱情。”

“你呢,你又是谁啊?”

“我?”她笑了,嘴角扯出一个死去的笑容,“只是海上的泡沫罢了。”


图片
1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