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6-09 09:39:151783 字18 条评论

(压切)关于在一起这件事

部分取材于本人真实经历。七分真实三分虚构。以及压切他真好,我想一直一直喜欢他。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婶婶其实对压切长谷部没什么感觉。不是说他哪里不好,只是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而已。

  那时候婶婶还是个萌新,但身边可靠的刀剑们已经很多了。任性的婶婶耐心看完每一个人的背景故事,然后送性格上她不怎么喜欢的去远征。

  例如最初成天笼中鸟的宗三就是远征常客。

  婶婶的一队队长兼近侍那时是药研。

  所有刀子精都在猜婶婶对药研是不是有什么别样的心思,包括压切。

  嫉妒和烦恼一度压的他喘不过气。

  直到药研去修行婶婶让他当了近侍。

  “啊,怎么看待药研的?当然是喜欢啦,药研那么好的脾气,我挺喜欢的。”

  压切听的心里不是滋味,连当上近侍的好心情都散了一半。然后婶婶站起来摸了摸他的头,说:“药研是我很好的朋友。我觉得人生路上如果有这么一个好朋友一定很开心。仅此而已,别想太多。”

  于是樱花飘落。

  

  药研回来之后接着当近侍,婶婶私底下跟他说准备送压切去修行。药研问原因,婶婶想了想说总觉得对不起他,对不起他那份心。

  那一刻药研觉得婶婶之所以对压切没感觉,就是因为压切爱的太直白。

  压切修行去了。

  他寄信回来的那几天婶婶有事情没来本丸。等婶婶回本丸的时候压切已经修行回来了。当时看着冲她低头宣誓忠诚的压切,婶婶就很想看压切寄回来的信。

  看完婶婶就找药研商量能不能换个近侍。

  “可以啊。”

  药研摸了摸比他高的婶婶的头,心里想着明明都是一起练的级,相处时间其实也差不了太多,为什么自家婶婶和一期哥,两个对药研来说很重要的人就是对对方没感觉呢。

  然后压切就当上了近侍。

  然后每天婶婶都能看到樱花。

  

  “主,您会觉得我很沉重吗?”

  有一天夜里压切带队退完图,回程路上小声对婶婶说。

  还有点犯困的婶婶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

  “还好吧。习惯之后其实挺喜欢的。而且压切对我真的很好,还会给我锻新刀。”

  那是因为希望你更喜欢我。

  那是因为想要你开心。

  其实我藏了一肚子的私心。

  压切没把真心话说出来,而是接着昏暗的夜色暗自苦笑。

  “我认真的,你很好。”

  

  回到本丸之后婶婶就该睡了。她睡觉从来不安排什么寝当番,也不要人呆她屋外。当初鹤丸凌晨溜进来想吓婶婶一跳。平日里好脾气的婶婶立刻叫了药研把鹤丸拉到手合场,叫了太郎一期烛切台这些练度高的式神使劲揍。

  我给他治疗,你们先揍他一顿。

  自那之后婶婶的房间就没刀进去过。

  而这回婶婶拉住压切,拉进房间里让他等一会。

  然后婶婶从包里翻出来一个巧克力球给他。

  “吃巧克力心情会变好。”

  

  婶婶偶尔会突发奇想的做什么事。

  这回她想的是刀装占卜。

  于是近侍压切被她拉了过来。

  她杂七杂八的问了很多,压切看到时灵时不灵的刀装占卜反应自己心思,就怕婶婶问出什么难糊弄的东西。

  最后婶婶问了一个问题。

  “压切你是不是喜欢我?”

  金的。

  很符合压切现在狂跳的心脏。

  不过婶婶什么也没说,只是若有所失思的掏出手机按了几下。

  但她看上去心情很好。

  

  后来婶婶又拉着压切刀卜了几次,没再问压切喜不喜欢她,就问一些很日常的东西。

  压切也慢慢安了心。

  直到婶婶不知道看了什么东西,问压切如果要他当婶婶婚刀,他乐不乐意。

  压切眼睁睁看着刀装跳出金的,脸都红了。

  然后婶婶又问了一遍。

  还是金的。

  第三遍婶婶没问,她只是向平时唠家常一样说:“压切你真的很好很值得被喜欢。我想你当我婚刀,既然你同意了,那就这样吧。”

  压切恍惚中觉得婶婶挑婚刀的眼光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跟婶婶在一起了一段时间后。压切怕婶婶哪天反悔一直没说,也没敢做什么亲密的举动。只是比平时离婶婶更近一点。

  婶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她在某天看压切处理公文的时候亲了他一口。

  当然是亲脸上。

  “压切你真好。”

  “主……”

  压切按捺不住开心的心情,任凭樱花堆满了整个房间。而婶婶打了个哈欠,靠到压切身上。

  “别嫌弃我夸你总夸这一句啊。我是真的觉得你好,也是真的喜欢你。”

  

  那天之后压切就在本丸里大肆宣传他和婶婶在一起的事。

  把婶婶当姐姐/闺女/朋友,看的一众刀子精狞笑着将压切拖到了手合场。他是自鹤丸之后第二个被拖过去的。

  那周婶婶回来后一个没漏的轮流送动手的刀子精去远征。

  

  其实压切还是不清楚婶婶为什么喜欢他。

  其实婶婶也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压切很好想和他在一起。

  想了很久婶婶觉得,大概是因为压切对她的喜欢从不掩饰,而不强求婶婶喜欢他吧。

  “压切你真是最好的刀子精。”

  “主?”

  “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

  婶婶自顾自的表白,也不顾压切的懵圈,笑着又亲了他一下。这回亲的是唇。

  “压切,一直当我近侍好吗?”

  “好。”

  这回压切的话语抢在刀装前面。

  刀装是金的。

图片
18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65
夕lin
收藏
赞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