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5-24 13:19:471599 字46 条评论

【恋与f4x你】第一次叫他老公

来自连载 恋与野男人

    〖李泽言ver.〗

    结婚后,李泽言似乎并没有明确的要求你改口叫老公,所以你现在还是李泽言前李泽言后的叫他全名。

    在闺蜜的怂恿下,你现在正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而李泽言正在看你口中所谓很紧急的但其实是你随手抓来的策划案。

    李泽言皱着眉,对着你的策划案圈圈改改,满脸写着嫌弃。

    做好了一万次心里准备以后,你深吸一口气,紧闭上眼睛叫出那两个字。

    【老公。】

    你不敢立刻睁眼,因为你无法想象李泽言现在的表情。等了好一会,整个办公室安静得连翻页的声音都停止了,你缓缓睁眼。    

    李泽言正用文件挡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强装镇定的盯着你脚边的地毯。

    场景仿佛被摁下快门所有都定格在此刻。

    隔了许久,他才轻轻的回了一句。

    『嗯。』

《然后呢?》《没了。》《就“嗯”一个字????》《……老婆。》《!!!》




    〖白起ver.〗

    第一次叫白起作老公时,其实是你的恶作剧,只是单纯的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那天你带着白起去游戏厅打游戏,你拉着他到了最想玩的射击类游戏面前,而白起却频频分散注意力看一旁的娃娃机,就连自己被打死了不知道。

    你在旁边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有回应你。

    忽然心血来潮,神使鬼差的就开口把心里想的叫了出来。

    【老公。】

    白起身体一僵,他慢慢的转身看你,手无意识的摸上脖子。就算是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还是掩饰不了白起耳尖冒着的粉红。

    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明明是在室内,却有一股无名的风将你们包裹,隔开了纷繁喧闹。

    白起摸了摸脖子,眼睛瞥到一边,脸颊带着显而易见的红晕,故意压低声音想要掩饰什么,却是欲盖弥彰。

    『我……刚没听清楚。你能不能,再叫一遍?』

《没听见就算啦!》《其实,听见了,只是想再听一次……》





    〖许墨ver.〗

    似乎第一次叫老公是在非正常状态下叫的。

    那天是公司聚餐,你被灌了很多酒,聚餐还没结束,酒气就已经上头,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最后是安娜帮你打的电话给许墨。

    许墨果然很快就来了。

    他一进来你就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说什么都不肯从他身上下来,周围围观的员工们个个捂嘴偷笑。

    酒精充斥着头脑也渐渐蒙蔽了心智,行为动作全部都不再受控制。

    你埋在许墨脖子间,突然很想换个称谓叫他,这样想着就这样做了。

    【老公。】

    你的声音软软的,听得许墨一愣,但他调整得很快,惊讶很快被笑意覆盖。

    他轻轻的拍着的背,缓缓在你耳边说。

    『嗯?怎么了?老婆。』

《唔,墨墨我昨天喝醉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奇怪的话?我觉得叫老公并不是什么的话(笑)》《!!!》《还想多听你叫几遍呢。》





    〖周棋洛ver.〗

    第一次好像是半强迫状态下叫的?

    『叫嘛,叫一声老公嘛~』周棋洛靠着你,一双蓝色眼睛亮晶晶的写满期待。

    【唔……不行!太难为情了……】你躲开与他的对视,只觉得脸上一阵燥热。

    『可是我真的想听啊薯这样叫我~』

    在他满怀期待的眼神中,你深吸一口气调整心情。

    【La……lao……】奋力的张嘴想要把那两个字说出来,却一再像鱼刺一样卡在喉咙。

    周棋洛有点小失落的看着你,『啊?叫我一声老公这么为难你吗?』他嘟囔道。

    【才不是!】你迅速反驳到,【我只是……还没有心里准备。】

    周棋洛想了想,『那我来帮你吧!』捏起你的下巴和你对视。

    【诶?】

    『我命令你……』

    你心一惊,脱口而出,【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你,你不准笑!》《哈哈哈哈哈,啊薯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你再这样我以后都不叫了!》《我错了我错了(><)》







(最近咕得好像有点久哎hhhhh)

(因为最近开始期末考,还有实习相关的事情,一堆破事堆在了一起,手机里囤了好多文的开头,都因为各种事情咕了后面。)

(但是我还是会不定时上来发发文,混混脸熟哒~)

图片
4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