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5-15 13:29:402602 字20 条评论

奶奶的恋人|微鹤婶|温馨向

如果有一天你我都老了,你还会记得刀剑乱舞吗?

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个审神者。

哦,这倒不是什么正规的职业,而是某款游戏对玩家的统称。几十年前,VR和3D技术还没有普及,手机还是人们主要的娱乐工具。

那个时候,奶奶热衷于名为“刀剑乱舞”的手游。

我知道这些都是因为奶奶的私人收藏,自打我记事起,就被不负责任的父母寄托给她老人家照顾。奶奶的家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人偶,玩具,徽章,都是出自刀剑乱舞的人物。

她曾经给我介绍海报上的角色。

“这个是小狐丸。”她指着一个长发的男人说。

“这个是一期一振,这个是三日月宗近……这个是加州清光,是一振非常喜爱主人的刀,也是奶奶的初始刀喔。”

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一一看去,奶奶口中的加州清光是一个扎着低马尾,唇角有颗美人痣的年轻男人。这样的人,如果笑起来的话一定会很好看吧,我想。

奶奶还有自己喜欢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婚刀”之类。

是一位银发的、气质温儒的先生,穿着日式的白袍,不论是外貌还是衣着,全都一尘不染犹如白纸。他的名字也和本人很相配,鹤丸国永。文静恬淡,美如仙人。

不过,当我把对鹤丸国永的印象转述给奶奶的时候,却让她笑了好久。

“喔喔,朗玛觉得鹤丸很文静吗?那么,真相可能会吓你一大跳了。”每当奶奶说起关于刀剑的一切,总是像这样神采飞扬,脸上挂着明朗的神情,举止清扬,宛如一名少女。

我从没见过奶奶谈话不提及刀剑的时候,就像我从没想过奶奶也会离开我。

2085年,科技很发达,人们克服了5G网络的信号局限性,克服了人口大爆炸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但没能解决病痛和死亡。

奶奶患了不明原因的病,医院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明白,奶奶只是年纪大了,她太老了,或许,已经到了改死去的年纪。

从前闲暇的时候,奶奶喜欢打理她的收藏,可如今她越来越虚弱,甚至只够支撑自己半躺在床上呼吸。于是我接下了照顾这些周边的任务,学着奶奶的样子为她的手办抚拭灰尘。

奶奶一天比一天虚弱,我怀疑她快要死了。

我向公司请了长假,留在家中照顾奶奶。

多数时间里,奶奶都在睡觉,偶尔喝些水,极少吃东西。

这天,她却醒得很早,精神也比往常好些。

她穿了一件纯白的长袖,套着杏色的针织线衫,白发被仔细梳理,挽成发髻。

她和我说,想去外面走走。

于是我去找遮阳帽,找钥匙,忽然,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清秀的长发男人迈着大步走到我面前。

我正诧异他是怎么打开反锁的防盗门进来的,却见他绕开你,向奶奶的房间走过去。我着急了,赶紧追上他。

男人见到奶奶,说了一声“主人”。声音很轻,很轻。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奶奶原本靠在窗边向外眺望,听到他的声音,缓缓回过头来。她淡淡地点了点头,表情自然如常:“是清光啊。”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清光?加州清光?

怎么回事……难道说?!!!

接着,仿佛是印证了我的猜想,又陆陆续续有许多人来到了家里。

先是粟田口的大哥和他那个像女孩一样漂亮的兄弟,然后是将自己掩盖在被单下的金发帅哥,明明看起来就很年轻却一口一个“小姑娘”地喊着奶奶的三日月宗近,手臂上有纹身的大俱利伽罗……一个又一个,纷至沓来,熟悉又陌生。

当然,还有“温儒”的鹤丸先生。

他一出场,就不慎打碎了奶奶的鹤丸国永手办。

在我诘问的目光中,他像个孩子似的笨拙收拾着碎片,尴尬地解释着自己只想看看这个和自己一样的黏土小人而已。

这种感觉,有些微妙。

不过一个小时,小小的屋子里人声鼎沸。

客人们……不,或者说,奶奶的朋友们,他们簇拥着、搀扶着她,一起去街上散步。

我从未见过奶奶如此开心,喜悦染上她的眉梢。

冥冥之中,仿佛有某种魔力,从空气里逸散,渗入奶奶的皮肤,缠绕在她的发梢。一瞬间,奶奶的脸变得年轻了,眼角的皱纹逐渐淡去,长发变得乌黑,沙哑的嗓音也清亮而动听。

在不明来由的某些魔力的驱使下,奶奶恢复了几十年前,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女。

她笑着,和大家一起跑着,高谈阔论。

他们在一起,简直有说不完的话,就好像一群朝夕相处的人一般。

走到街心广场的喷泉前,有人提议在这里拍照。我主动担任了摄影的角色,拿出随身带的相机,让他们自行站好。

奶奶大概是真的很受欢迎了,粟田口家的小孩子们在她身边团团围住,甚至相互争抢c位,让人哭笑不得。

因为合照的站队问题,大家又商量了好一会儿才算好。

“好啦,看镜头,笑一笑哦。三、二、一,茄子……”按下快门的前一瞬间,忽然有道白色的身影蹿到了奶奶的身后,探身凑在她的脸颊亲了一口。

他仿佛是会飞,快得根本看不清。好在,摄影机拍清了。

是鹤丸国永。

“啊,真是的,好狡猾~”乱藤四郎气鼓鼓地看着相机里的画面,嚷嚷着还要和阿路基拍照。

奶奶的脸颊从刚才起就红得像是燎上了火花,只是沉默不语。本着化解尴尬的目的,我只好提议大家去尝一尝现世的点心。

冰激凌店的店员看到我们走来时都很惊讶,的确,有机会见到这么多人(尤其是这么多好看的人)凑在一起的场面真的不多。收银员一直在问我是不是今天有什么活动。

我指着奶奶说,他们都是来给那个女孩过生日的哦。

“啊,真是个幸福的姑娘。”店员也如是感叹。

这天我买了五十多份冰激凌,一瞬间掏空了日常零花。不过很值,我觉得,他们都是奶奶的天使,给天使买东西,掏空腰包也值。

天使们一直陪伴奶奶呆到了晚上。

伴随着歌仙兼定轻柔低唱的和歌,奶奶静静入睡。然后,他们相继走出了房间,最后出来的鹤丸向奶奶的床上回望了一眼,幽幽叹了口气,关上了房门。

“你们要走了吗?”我说。

“是啊。”离我最近的加州清光点了点头。

“不再多呆一会了?”

“不用了,再晚一些,恐怕会更加不舍的吧。”他冲我笑了一下,但是眼眶里有亮盈盈的光芒在闪烁。

接着,也没有太多的言语。

加州清光,烛台切,长谷部……他们又相继走出玄关,像来时那样,一点点消失在虚无中。

“喂。”客厅里只剩下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当后者也准备离开的时候,鹤丸忽然喊我。

“怎么了吗?”我走上前去。

他从口袋里翻找出一枚小小的东西,递给我:“我的时间不多了,拜托你,把这个转交给她。然后告诉她,我……”

也许是因为鹤丸国永逗留得太久,他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消失了。那块小小的蓝色锦囊掉落在地上,那段没说完的话语湮没在风里。

我捡起来它,原来是一枚御守。

本来,是想等奶奶睡醒之后再转交给她的。这样才不打扰她休息。

可是次日清晨我来到她的房间,却发现奶奶平躺在床上,睡得很安详。

已然没了呼吸。


——————

小可爱们,结局是不是有点可惜了……不好意思,其实原本还有另一种结尾的,但是我最终选用了这个版本。个人感觉有些话不用说透,就这样就好了。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故事,不知道刀剑的大家会不会喜欢呢?

图片
2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