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5-14 23:12:143288 字36 条评论

【许墨】蛊心

来自连载 恋与制作人

是火速安排的/蛊惑/新卡衍生 写成了上次/浮光/卡衍生的续集

请先回顾浮光衍生的前情:https://bcy.net/item/detail/6680057147704738056?utm_source=bcy-Android&uid=105516872139&did=58401857687


#


鸦雀相争地在枝头上展翅哑啼。将夜的黄昏在红黄渐色的晕染中缓缓低压,闷热的天气,令人晕沉的天地暖色,让queen烦躁得将手中的棋子投掷了出去。她连棋盘都不舍推翻,却妄想掌握ares的命脉。


虽早就恢复了B.S一贯的着装和气度。半开的落地窗里闷热的晚风,仍催燃了她心里一直未熄的那簇火苗。被精致描过的柳眉在这个时候却在下一刻平缓了一直聚皱的曲线。


queen嗤然地笑了,比正常尺寸大上一号的棋盘中央,放置着一个铜制的圆筒。它右下方镶嵌着菱形的小孔,正闪烁着暗红的光。若仔细听,还能听见里面仿佛有昆虫爬动,细足扒拉轻挠的声响。


自为捕诱Ares设下了春日的陷阱,却意料之外地被又一次反推入深陷无底的迷局,她便无比愤恨。


queen看似狼狈而归,实则尚未败北。无论是与许墨交颈斯磨暖言时,还是后来与ares相互较量冷语时。他教会她的实在太多了不是么。其中就有审时度势,蛰伏待良机,再反扑制胜。学以致用去击溃他的滋味,想想就觉得很不错。


那日从街心公园羞辱退场,为了从男人故意紧逼禁锢的身躯上逃离,一时情急亮出了虎牙可劲儿地往他肩上乱咬了一通。ares只是深邃地凝视着她略红的眼角,和气愤得扭曲的包子脸,若有所思。再待她头脑一热,就着唇舌间还残留着撕吻的血腥味,又狠狠地咬了口他相对柔软多了的脸颊。趁ares稍稍晃神的刹那,终于发力从他放松的臂弯中逃脱了出来。


这波战略性撤退很有必要。


回到了住处,从被他操控的暧昧迷醉中彻底转醒。虽然后知后觉的是更深程度的一番咬牙切齿,但不断浮现的更多是对自己机智得手的沾沾自喜。


历事多了谁还没点后手,何况是与ares博弈甚多的queen。


当时虽然被冲动占据了上风,但理智还是勉强在大脑里站稳了脚。在她啃吻ares时,悄然向他递送了一颗蛊丸。她是否该庆幸他仍能被她所影响,并无察觉地吞咽了下去。


蛊丸里是能生长在身体里着床的子蛊。而能影响子蛊的主蛊就在此刻queen面前的圆柱容器里。可惜世间并没有像武侠小说里那种能高程度控制的子蛊的蛊。她拿到的这款顶多也就是能稍微影响感官的小玩意。


可就是如此,也足够让她产生比ares略胜一筹的窃喜了。


#


夜幕越来越低垂,终于要完全陷入昏暗了。


queen好心情地哼着小曲,换上了更为隆重的长摆小黑裙。涂抹着艳色的长指悠然拿起了装载她筹码的小容器,小心收进腰侧的口袋,款款走向了宴会厅。


灯火通明,准备充分的宴会厅放着高雅的暖场音乐。离勉强算是装潢奢靡的庭廊尽头,尚有段距离,而她就不再前进了。高跟鞋咔哒一声停顿了有规律的声响,queen随手拿了一杯侍者托盘上供应的饮品,就近半靠在旁边圆穗装饰墙上,眯着眼颇有闲情地打量远处那个同样打扮正式的男人。


ares毫不意外是B.S一个永恒的闪耀点。他冷峻的五官在射灯打光下,显得更为不近人情。实际上他也并未正视零星围绕他站着的男女,只有鸦黑羽睫偶尔的煽动,在表示主人的思绪未离开。他们恭敬地微低着头,在征求什么。


顷刻,ares像是察觉到了那束若即若离的视线,准确地往她的方向望去。


她坦然大方地举了举手中的高脚杯示意,男人回以一个恰到好处的淡笑,便淡然地转移了视线。仿佛几日前那些噬心般的炙热,都是假象幻沫。


对此,queen的笑容稍显冷僵,她暗自紧咬了牙槽。ares一个随意的举动轻易地冲淡了本雀跃的那点自得。这让她对自己有种无名的愤怒。


组织内部的宴会与外面正常的商业晚宴并区别不大。只是氛围更为沉重些,没有高声谈笑的女士,少有高调攀比的男士。queen越发乖戾的性格,让这次邀请她共舞的男士也变得甚少,而她利落拒绝了那部分少数派。只一人神色难辨地坐在角落凝神。


摇曳的裙摆和低声交谈相织的宴会过半,ares都没有再出现过。只是不远处摆放刀叉的长桌前,停驻着人影绰绰。不时有等级更低的下属走来,与一位高层询问交谈。他们窃窃交谈了好几回,最终欲言又止地回头看向了角落翘脚而坐的优雅女子,她沉静的神情里隐隐传达着不奈的信息。


直到有一个倒霉鬼被推了出来。


“queen…ares的情况不太妙,他…请您过去一趟。”


“不太妙?”


queen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仔细琢磨着这三个字。


“ares有事,的确不太妙。”


呢声自语像是担心,可这次连话语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连掩饰都懒于掩饰,上扬声调里假惺惺的担忧十分夸大。那两个黑衣人互相看了眼眼色,皆有些慌张。


“带我去看看吧。”


她摸了摸腰侧的小物,面上无起伏地跟随黑衣人的指引。心里却暗自思付,充满疑虑。那个蛊的效果她清楚,不存在过大的影响。也许是那个狡猾男人的又一次陷阱。这让她不得不警惕。


#


将人带到二楼的休息室,门是半敞的,黑衣人抬头都没有 ,直径识相地快速离开了。好奇心害死猫,何况搭上这两位。


queen轻推开了门扉,映入眼帘的是早先还冷肃凛凛的A先生,此时躺在地毯上。一手扶额,状似有些痛苦的闭着双眼,下颚紧绷。一滴冷汗蜿蜒沿着硬朗的脸部轮廓落至脖颈,再没入衣襟敞开下蓬勃的肌理。即便沦为一堆杂物中央拥簇的睡美男,这位先生也是十足的诱惑。


queen冷哼了一声。


“水…”低哑的男声与她一同隔绝在这个远离喧嚣的逼仄空间,格外带着蛊惑的性质。


思考无须太久,百转千回的心思归落到了妥协这两个字眼。


ares有性命威胁。这个假设一提出就让人感觉难以想象。她…只是在不想打破现状的前提下加上不寻常的印记。如此安慰自己,queen倒来了一杯水,半蹲看着这位高大的先生的领带歪斜搭在胸口,衬衫上半部分的衣扣都被随意解开。顿时有些落不下手了。


生病还这么…


可不容queen再继续考虑的是,地上躺仰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并强势地握住了她的皓腕。


“人都来了,怎么不敢了。”


ares虽脸色十分苍白,力气却与平时无异。他靠坐起来,带着她握杯的手,向自己的唇边凑近。


她维持着原本的姿势,执意与他僵持着。


“ares演得不错。”像是一字字蹦出来的愤怒。


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这个男人果然又在给她下套。瞧瞧除了脸色,哪点不好好的。和他所谓的“不太妙”搭的上干系么。


看面前的小姑娘立时又成了炸毛的小兽。ares也知已经被识破了,便恢复了常态,闲情雅致地开始系上几个扣子,一边持笑道,“嗯…即便早有怀疑,可你还是来了。”


他的眼底尽是清晰的愉悦,继续调侃道,“下蛊,满意了吗。”


继而回身想要与她拉近距离。并不介意queen凌厉的目光,更对她气的微颤仍在克制的手感兴趣。


她本想再做一次甩手掌柜,带着被她一直拼命压抑在最深处永不停歇的悸动继续逃避。而ares,这次不再给她知难而退,养精蓄锐的机会了。


不论是顺势吞下蛊丸,自损喝腹痛的特质药,逼真地出演。还是成功地引诱她上钩,试探她的在意。


他并非是不痛的,只是比起与她相拥的美妙,甘之如饴。


ares将计顺着作用力,带着queen倒在房间狭窄的弹簧床上。将她再次圈禁在臂弯间的一方田地间。


熟悉的冷香毫无预警地尽数涌来,近距离还隐隐看得到ares右脸颊上淡淡的半弯牙印,在提醒着她那日暮春的过往。被自己强势切断的回想和午夜各色的情绪。再次被他牢牢掌控在手。


“如你所愿,我想我们是该好好算算了。”ares意味深长又低低轻叹了声。


始终缠绕在queen心上的藤蔓,平日就着他们刺痛的过往畅快地生长,被她的不甘怨言日日滋养着。可此时与ares墨黑意浓的深眸相视良久,两人无话却皆没有更多的动作了。它们又因为她隐晦的舍不得,明显的逃不过,开始缓缓掉落了。


早就被ares种下永生蛊的傻姑娘,为何不自知呢。


她的克制再次匮乏短缺得令她偏过了头,ares温热的吻轻点在女孩的眼角。


ares教给了他倔强的姑娘,最重要的又一条新知识。


“撒网的人要负责收场,不是吗。”


“甘拜下风的人,是否也该献上解药呢。”


长夜的风动,还是亦憾宵短的喃语。都像是蛊心的咒语,注定重新捆绑起也许曾断缺的羁绊。

图片
3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05
九栖酱
收藏
赞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