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5-13 10:57:296065 字31 条评论

[LC冥王神话]金色的辰风

  “可恶,你们这些混蛋放开我啊!”

  乌玛扭动着胳膊想挣开束缚,但是一个小鬼想要和几个成年人比力气简直是天方夜谭,她被压制着跪在地面上。

  “老实点!”其中一个男人冲她吼道。

  他们这边的骚动引起了一位长者的注意,他走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个小鬼是个小偷,本来只是在尸体上扒一些东西,但是她最近居然开始偷佛像上的金箔了。卑劣的毁佛者,作为惩罚我们要把她流放到苦行林里。”

  闻言乌玛抬头狠狠地瞪着那个说话的男人,她愤怒地反驳道:

  “我才不是小偷!那些人死掉了,那么这些东西对他们根本没有用了不是吗!?而且作为回报我会将他们简单安葬,那么这些东西就是我赢得的报酬。佛不是普救众生吗?我只是在求救罢了!既然钱财对神来说是身外之物,那么分我一点不可以吗!”

  “闭嘴,满口胡言,你会遭报应的。”男人拿着木棍往乌玛的背上重重打了一下,长者悲悯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乌玛,说:

  “她还什么都不明白,先让她去荆棘苦行磨练吧......”

  乌玛被绑在了神殿的柱子旁,她的下方放着一团荆棘,最开始还能感觉到疼痛,但是三天过去了她痛觉已经有些麻木了,这三天里她没吃没喝,现在胃里烧得厉害。

  她的周围还有很多苦行僧,全都一副瘦骨嶙峋的苦难样子,她恹恹得看着他们,无法理解...这些家伙是笨蛋吗?自己来受苦。

  乌玛努力保持着神志,在这里昏过去万一再也醒不来了可怎么办,她有着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好痛...好痛啊啊——”一个脏兮兮的家伙这样哀嚎着倒在了她旁边。

  “喂?你没事吧?”

  乌玛用腿碰了碰他,那么人毫无反应,他...死了?为了修行..这样折磨自己到死,这个人是笨蛋吗?

  注意到这个人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乌玛仔细一看,是麦子!她快要饿死了,这个麦子在乌玛眼里好比满汉全席,她尽力用脚把那个人的手刨过来,弯腰想去咬开他紧握的手。

  “住手。”寂静的神殿里,一个清亮的声音打断了乌玛的动作:“会堕入地狱的。”

  乌玛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她回头,是一个小孩模样的僧人,正闭目打坐于荆棘之上。

  “什么呀。我还以为是上僧呢,你不要妨碍我,这个人已经死了,麦子对他已经无用了吧?”

  “不...那位信者进行了病魔苦行。吃了那个麦子的话你也会得同样的病。”

  乌玛震惊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给自己找病,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啊!

  她一脚踹开麦子,忍无可忍地咆哮着:“我真是受够了!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为什么要随意抛弃自己的生命,明明...明明我是那么拼命、那么拼命地想活下去!!!”

  乌玛痛苦地闭上眼睛,那个小孩模样的僧人沉默,片刻后他缓缓道:

  “这就是你的痛苦吗?”

  “你在说什么?”

  “刚刚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你独自带着两个小女孩生活的场景,你为了养活她们去翻死人的尸体。”小僧人闭着眼睛,可是乌玛却觉得对方正看着自己:“她们是你的妹妹吗?”

  “闭嘴——!”乌玛大声说。

  “.......抱歉。我无意窥探。”

  乌玛别过头,她低声说:“那两个孩子是被遗弃的...只是恰好被我捡到了,那个晚上...那两个婴儿握住了我的手指。你...是怎么看见她们的?”

  小僧人沉声说:“我生来目不能视,或许正因如此,我能像这样看到人们的痛苦。......你为什么在哭泣?”

  僧人的话语落到她的耳畔,乌玛睁着眼睛呆愣地看着小僧人,她喃喃道:

  “不知道...我只是为你感到难受,明明看不见任何事物,却不得不看到世人的千般苦难。我只是...想到你所受的苦难便十分难受。”

  乌玛的话让僧人怔住了,他嘴角微微上扬,语气很轻:“我是没有痛苦的,我自身感受不到痛楚,但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为了我的苦难而流泪。那么,毁佛者乌玛,你的眼中所看见的又是什么呢?”

  不知何时捆绑着乌玛的绳子已经断掉了,她挪步到禅坐的僧人面前蹲下。

  月光下僧人的身体非常消瘦。

  “我看见了路边饿死的妇人和孩子,烧毁的房屋,被责打的奴隶。”

  乌玛说着,她将手指向天空的另一边:

  “我还看见漫天星辰,看见森林那边的村落升起的袅袅炊烟,看见我的小妹等我回家哼着的音符。”

  听罢乌玛的话,僧人掀开了自己披着的麻布,麻布下面是瘦到肋骨分明的孱弱身体:

  “我自身没有痛苦,就算我目睹多少人的痛苦又能救得了谁呢?因此我必须在苦行中得到真悟。

  我的眼睛只能看见苦难,但是,听了你的话,我开始了解,世间也许并非全是痛苦,也有些许美好的事物。”

  “我既非神,也非圣人,但是,至少我现在能为你和你的妹妹们祈福。”僧人的清澈通达的诵经声回荡在这座寂静的神殿内,月光照在他的肋骨上,乌玛竟看出了一些神圣的意味。

  苦海无涯,但至少,如果有一天自己堕入地狱的话,心里也会渴望着被这孩子一样的佛救赎吧。

  地狱中,满身是血的乌玛仰头看着从天际走向他的人,那个人双目紧闭,金子般的长发和他的铠甲交相辉映。

  穿着黑色盔甲刚刚砍下她手的那几个冥斗士惊慌地看着他:“竟然...是黄金圣斗士!”

  “是处女座的阿释密达,他怎么会在这!!”

  他们朝阿释密达冲过去,但是竟没有伤到他一分一毫,阿释密达抬手,那几个冥斗士就消失了

  “回归冥界之土吧。”

  好厉害...他真的是人吗?或是来救她的神?阿释密达走到乌玛面前,他俯身,伸手擦去了乌玛脸上的血迹:

  “11年未见了,没想到再相见竟是在地狱中,毁佛者乌玛。”

  !!他……是那个神殿里失明的小僧人!?

  “...你是那时候的小孩?”乌玛握住阿释密达的手,对方将她拉起身来。

  乌玛看着阿释密达,蓦地开口:“你还在继续感受众生苦难吗?你...达到真悟的领域了吗?”

  阿释密达笑了笑,乌玛捂住脸,太耀眼了,这11年里那个瘦得像个火柴一样的小孩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你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处境吗?乌玛。”阿释密达问道。

  她挠了挠头,纠结地说:“我能有什么处境...按现在的情况来说我应该是死了来到了地狱?你有办法带我出去吗?”

  “那太困难了。你本来就是已死之身,我没办法复原已经失去的肉体。但你确实在地狱里还保留着自我意识。”

  “那你还问我......”乌玛嘟囔着,突然她听见远处想起了一串摇铃声:“那是...阿释密达,那边来了个穿着奇怪的家伙!”

  “哎呀哎呀,追逐着迷途的亡魂,没想到...地狱的深处会有圣斗士。”一个带着黑色斗笠,手持法杖的男人向他们走过来。乌玛本以为他就像刚刚那几个穿黑色盔甲的冥斗士一样会和阿释密达打一架,没想到他却无意战斗,直直向她走来。

  “你、你要干什么?”乌玛紧张地盯着他。

  这个自称地镇星的影法师摇了摇手中的铃铛,乌玛惊讶地发现自己刚刚被冥斗士砍掉的手臂居然又长出来了!

  “好厉害,手臂恢复了!”

  “站起来,你已经不是亡灵了。赐予你永远的生命,你被阿吒婆拘大人选作同志了。”

  “哦?阿吒婆拘...有过耳闻,一直想会一会他。”背对着他们的阿释密达这样说道。

  句尾刚至他们二人便开打了,只是这个影法师看样子完全不是阿释密达的对手,看着消逝的影法师,乌玛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啊...突然出现,说给她永恒的生命。

  “可惜吗?永恒的生命。”阿释密达偏头“看”向乌玛。

  乌玛则看着影法师化为的灰尘,说:“是有一点。”毕竟她还有很多没有向这个影法师弄明白的事。

  “看来我们的再会并不是偶然.....我阿释密达带着两个使命冥想进冥界。一个是探究在冥界生存的未知感觉,还有一个,是降服迷惑像你这样亡灵的恶鬼。”阿释密达看着飘向地狱深处的灰尘如是说道。

  乌玛紧紧跟着阿释密达走在地狱中,两旁是血海和针山,无数的亡灵在里面前仆后继重复着死亡。

  这样的场景着实有些渗人,乌玛的耳边净是亡灵的哀嚎,她有些痛苦地拉住了前方阿释密达的斗篷。

  感觉到身后的拉扯阿释密达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乌玛。”

  “阿释密达,我好痛苦,亡灵们不停在我耳边哭诉...我感觉到他们的痛苦不停地涌向我。”乌玛用手肘紧紧地捂着耳朵,她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看起来好像承受着巨大的苦难。

  阿释密达叹了口气,他转身将斗篷解下,披在了乌玛的头上。像是有魔力一般,她耳边的嘈杂随着阿释密达的动作被完全隔绝开了。

  “乌玛。从11年前开始,你总是容易对他人的不幸感同身受。这是你的不幸,也是你的幸运。”阿释密达用手捂住她的双眼,听不懂的经文围绕在她的耳边,乌玛的意识渐渐模糊陷入沉睡。

  确定乌玛已经完全睡着,阿释密达抱起被斗篷包裹着的乌玛,他准备先找个地方将乌玛安置下来,然后去会会阿吒婆拘。

  突然黑色的火焰在他周围燃起,血海中的亡灵们承受不住接连点燃消失。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在火焰中传出:“竟是如此懦弱...!!”

  穿着黑色铠甲气势惊人的男人这样说着:“和那种迷途不归的亡者蝼蚁成群的你能有什么能耐!懦弱的你能救的只有懦弱吗?!处女座啊!!!!”

  “我谁也不救。”阿释密达冷静地说,他放下乌玛,面向浑身缠绕着黑色火焰的男人辩驳道:

  “况且相反,你口中这个蝼蚁一样的亡魂也并不懦弱。她是我在现世中所看见的,拥有顽强意志的家伙。”

  乌玛醒来时阿释密达正在和一个看起来颇为强悍的男人战斗,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突然睡着了?

  【那家伙没有执着】

  仿若是在耳畔响起的声音,乌玛猛地抬头:“怎么会!你是影法师?!”这个家伙不是已经死掉了吗!

  仿佛是看透了乌玛的想法,影法师接着说:“这就是永恒的生命啊,不老不死,像尘土一样挥霍着生命。乌玛,你想活下去的吧?你在地上还有无法放下的牵挂吧?”

  她的牵挂...乌玛愣住了,她的眼睛晃过她两个妹妹的身影。

  影法师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他带着引诱的声音说:“来吧!乌玛!呼唤我阿吒婆拘,我就赐予你永久的生命!”

  “真的...真的会给我永远的生命吗?”乌玛埋下头,声音颤抖地问道。

  阿吒婆拘向乌玛伸手:“当然。”乌玛缓缓抬手,阿吒婆拘得意地看着她。

  在他们双手即将相交之际,乌玛突然打开了对方伸出的手。

  “什、什么!”阿吒婆拘不可置信地看着乌玛。

  “我拒绝!”她抬头,露出一个有些恶劣的笑容,大声说:“我乌玛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对那些自以为掌握一起的家伙说拒绝。”

  乌玛的声音远远传到了另一边的战场,正与贝努鸟交手中的阿释密达发自内心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从未看错人,从11年前起,即使被他人称为小偷,毁佛者,但是乌玛确实一直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她不属于地狱。

  “为什么拒绝我?乌玛!你不担心你地上的家人吗?你不想拥有永远的生命吗?回答我!”

  随着阿吒婆拘的质问他的身后涌现出大量的魑魅魍魉,黑色笼罩着他逐渐向乌玛袭来。

  “我已经教给我那两个小妹妹足以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知识了。至于永恒的生命?”乌玛不屑地指着阿吒婆拘:

  “那种狗屁谁要啊!永远活着的生命和死去有什么区别,没有尽头,无法迎来死亡的生命根本不能称之为活着!也不是我想要的!在我看来,你这样对待生命的态度简直是在蔑视我之前为了活着的努力!这是我最讨厌的!!”

  魑魅魍魉向乌玛涌来,她闭上眼睛,身体发抖,她要消失了吗?在肉体死后灵魂也要消失了。

  身体突然一轻,有人拦腰抱起了她。感觉到风吹拂在脸上,乌玛慢慢睁开眼睛,是阿释密达!

  “原来如此,你就是阿吒婆拘吗?”阿释密达转头看过去:“居然会用影法师的身份接近乌玛,就这么想让她堕入魔道吗?”

  “我只是给她提供了一个方案而已,最后选择的是她。虽然很遗憾她拒绝了,但是。”话音未落乌玛突然感觉手臂传来一阵灼烧般的疼痛,她之前重新长出的手臂逐渐变成了黑色的魔爪,并拉扯着她向阿吒婆拘的方向飞去。

  事发突然阿释密达竟一下没有拉住她,无数的手臂从阿吒婆拘的身体里涌出,紧紧桎梏住了乌玛。

  “成为我这个现世佛身体的一部分吧乌玛!”梦靥一样的声音,乌玛惊慌地向阿释密达伸出手。

  “啧!”

  阿释密达冲向阿吒婆拘,但是太迟了,在他拉住她的手之前,乌玛的灵魂彻底被拽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乌玛————!!”

  乌玛进入了黑暗中,她大脑昏沉无法思考。四肢也好像不听她的指挥了,只能无力地沉溺在漆黑里。但是模糊间她却能听见外界传来的声音。

  “我阿释密达悟道以来,第一次知道所谓真正的恶鬼。”

  啊,是阿释密达的声音,他来了吗?在阿吒婆拘的身体中,乌玛发现自己能感受到小宇宙的存在,阿吒婆拘体内带着恶意的和来自阿释密达金色的小宇宙,他们正在战斗!

  “乌玛,其实如此激昂和不愉快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这份心境若能告知你就好了。”

  我知道了哦。乌玛在心里说道。

  她的话现在无法传达到阿释密达耳边。阿吒婆拘还没有死,这个消息无法传到阿释密达那里让乌玛心急如焚。

  “哼哼哼...沉浸在感伤之中的处女座...曾以为你和我一样是参悟【空】的人,不悲不喜,不怒不哀。但是你现在却被一个女人的亡灵牵动了心境。”

  随着魔天无宝轮的发动,阿释密达被剥夺了五感,被困在这里的灵魂的痛苦通通涌向他。

  “回归于无吧!阿释密达!!”

  她必须出去!!!

  乌玛用尽全力向前方爬去,黑暗中突然撕裂开一条缝隙,光涌了进来,她挣扎着爬向那缕光。

  “乌玛...”

  阿释密达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挣脱了阿吒婆拘。

  “原来是乌玛的亡灵从曼陀罗中脱离了吗...将自己的感觉化为身形救了处女座。”阿吒婆拘怒视着乌玛的方向。

  她回头说道:“阿释密达,你这家伙也太狼狈了吧...站起来,继续战斗,你的真理不会输给这种家伙的吧!大家...被禁锢在这里的大家都说,不能让你死掉,我们相信着你。”

  “乌...玛...”阿释密达向她的方向伸手,想拉住逐渐化为烟雾消失的乌玛。

  “你知道为什么吗?”

  乌玛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因为你是一个能为了我们而哭泣的家伙啊...”

  她主动握住了阿释密达的手。

  没有问题的,现在的阿释密达不会输的,背负着万千魂魄的希冀,他会走向光明的真理。

  最后的战斗在阿释密达一声转舞吧宝轮中归为宁静,他已成功参悟第八感了。随着阿吒婆拘的死去,众多魂魄纷纷涌向上空,竟然开辟出了轮回之轮。

  地狱阴沉的天空中,白色闪光的灵魂一一升入轮回中,看起来就好像漫天星星汇入银河的壮观之景。

  “太好了,这下大家都得救了。”乌玛欢快的声音响起,她的灵魂正倚靠着阿释密达。

  “你也差不多要走了吗...”

  “嗯,这个灵魂已经残破不堪了。你会想我吗?”

  “我会为你祈福,轮回之中我们一定还能再次相见吧。”

  “嗯...。”乌玛的灵魂发出乳白色的淡光:“啊!反正我要轮回了,有件事我如果不做就太可惜了。”

  她突然俯下身,衔住阿释密达一缕头发:”什么啊,原来不是麦芽糖的味道吗…”乌玛冲他咧嘴一笑,她的灵魂渐渐变得透明,最后于半空中化作了闪烁的星辰。

  阿释密达仰头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心中某个地方竟有些失落。他捻起刚刚乌玛衔住的那缕发丝,好像还能听见风中传来的细语呢喃。

  佛说: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如今他的心已动了,自会被荆棘所伤。

  后来的故事都与那个叫做乌玛的姑娘无关了,无论是1743年的圣战,还是在战后圣域的废墟里重建的圣斗士。这些都不是她的故事了。

  只是在阿释密达手握木栾子果实,用尽自己的小宇宙制造出可以封印冥斗士的念珠时,他突然想起了乌玛。

  那个将眼泪和人类的情感给予了他的家伙。

  他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天马座稚气的脸庞。而远处则是森林,啊…那边星星点点的灯火处就是乌玛所说的村庄吧。

  乌玛,那就是你所看见的吗?

  这世间果然是极美的,是值得他们用生命去守护的土地。

图片
3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91
千山渡我
收藏
赞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