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28 10:01:102382 字18 条评论

弃犬效应


1.

我是一只哈士奇。

有些时候我想我是不是真的太单纯不知世事无常,才导致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被女主人轰出去完全是无辜没理由的——她家的两个熊孩子在洗手间撕纸玩,漫天飞雪的场面一发不可收拾,听到主人开门之后,这俩兄弟急中生智把没睡醒的我塞到了卫生间里……于是后果显而易见,主人不是一顿板子伺候,而是直接把我撵出了家门。

虽然我在离开家之后,看到她眼睛里有微弱的泪光。

那时候的我还不是很大,但是我已经体会到了,在世界上混,尤其是带着一副“二哈”的容貌,是很容易被人嫌弃或者嘲笑的。

2.

一般人都想不到哈士奇会被主人丢出去,但是我是个例外。

那两个熊孩子的脸我都忘记了,只有女主人气味被自己记得清清楚楚。赶出门的时候还在下雨,我一出去就被马路上飞奔过去的车溅了一身脏水,最后被迫找了个可以避雨的屋檐趴下了。

“我又不是猫咪…猫可以撒娇取宠,可是我呢?况且我也不是那种特别讨喜的小家犬,一头二货一样的狗到底可以做什么?”我无数次质问自己。

天黑之后,我才感觉我需要问的不是自己能干什么,而是自己可以吃什么。

我已经饿得快忘记自己是哈士奇了。

3.

曾经的女主人会把好吃好喝端给我,然而现在,我连靠近她房间的资格都没有。

于是,我耷拉着尾巴来到疑似是菜市场的地方,顺着气味找到了一家剁肉的店铺,看着旁边有老板丢下来的大骨头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叼起来就跑,对方是不是追上来了我也不清楚,毕竟天黑了路也不是很平,我还是很自信自己能够跑过一个人的。

日子不能就这样过去,我独自沿着街区走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周围的车辆和人越来越少,抬头一看发现前方有一条铁路一直延伸。原来我已经到了城市边缘啊,主人现在在哪里呢,是不是待在温暖的房间里看书喝茶?身后是高高的山,天黑之后会不会还有人出没?我不知道,只是感觉骨头的味道真不错,仅此而已。

我已经是条流浪狗了,没办法啊,就算不能接受也要努力活下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4.

月亮出来了,我叫了几声,忽然想起来别人嘲讽我们哈士奇有狼的叫声和二货一样的眼神。在旷远的郊外,我的叫声格外清晰。

“还是不丢人了吧。”我犹豫了一会儿,闭上嘴朝着回街区的路走去,哪怕没有谁看到或者听到。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城市很大,没有我容身的地方。我忽然一下子有点渴望来个人把我领养,但是这样的念头忽然消失,因为我害怕被再度抛弃。

“哈士奇啊,也是有尊严的。”

纵使女主人将我抛弃,我也从来没有怨恨过她,反而认定不可能再有新主人会和她一样对我那么好了。

灯火阑珊,我穿行在街道上,脖子上没有链子,很空,但是我心里更空。

“你是不是早就想抛弃我了,不过一直没有理由?主人…”

5.

我开始学会打架,我发现我的血统非常有优势,在那条巷子里,我可以迅速战胜前来挑衅的所有野狗,最后获得越来越多的食物。

“难道你不服?”

“太弱了。”

“不堪一击。”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那么痞,一开始在家里的时候,我都不愿意招惹邻居家的美女金毛。我还是有点惦记她的,不过也根本不怕她见到我后会尴尬,因为她不一定会认出我来。

当初那个身上干干净净的哈士奇早就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毛色脏到看不出来的剽悍大野狗。

我就是霸主,不服气的话,来打一场可好?

体积优势是个好东西,被抛弃也不是坏事,我有点感激主人,甚至想回去寻找她。

我总感觉她不可能无缘无故不要我,这背后必然有隐情。

6.

我开始越来越喜欢血腥味。

“家里给我喂得那是什么东西?狗粮?这种低俗的东西也配让我动口,可笑!”

我大口大口吞着抢来的带血骨肉,喝着冷水,看着旁边的小狗跪在我面前祈求我施舍点肉末。谁说哈士奇一定是犯二的命运?我不承认,也不接受。至少,现在的自己身上完完全全没有那种气息了。

我还是不敢叫,也清楚自己的声音是什么样。不过,能够在街头巷尾立足,对我而言已经很可以了。

“是不是应该回去看看?”

我这样想着,最后还是忍了。我害怕看到主人会忍不住扑上去,不是咬她,而是流出狼的眼泪。

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性了。

而隐藏在兽性里的另一种性情,我不知道它叫做什么……

7.

我成了野狗们的头儿。

终于有一天,我跑到了非常远的地方,有几条野狗紧紧跟着我,一直到了山林里面才停下来。

“老大……看那边!”一条狗低声说。

我发现前面有一条狼,绿色的眼睛瞪着这里,似乎也饿了很久很久,喉咙处发出低低的咕哝。

“看我的。”我很紧张,但是也很兴奋。作为一条哈士奇,我应该是第一条能够和狼对峙的。不管是被咬个半死或者两败俱伤,都值得了!

于是,我嚎叫一声冲了过去,和那条狼撕咬着…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甚至不允许野狗加入战斗。

中途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我受了伤,血染红了皮毛,不过对方被我紧紧咬住了喉咙,最后毙命。

我刚回过头想炫耀一下自己,却发现野狗们开始朝后退,看我的眼神有点躲闪。

“怎么了?”我问。

“老大,这才是您应该呆的地方。”一条狗回答。

“是吗?”我舔了舔身上的血液。

狗点了点头:“您,估计还没有意识到吧?狗的尾巴会卷起来,但是您从来没有过……哈士奇没有您这样的眼神,其实您,是条真正的狼。”

8.

月光撒在整座山上,照亮了我眼前的森林和路。

主人啊,你果然是明智的。如果你没有抛弃我,我也永远不会意识到我真正的身份和应该呆的地方。

远处的云慢慢盖住了月亮,但是瞬间又移开了。我站在山上对着月亮嚎了好几声。我不会再自卑,因为这是属于我的声音,符合我身份的声音。

我还是想知道自己当初光明正大穿行城市里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注意到我,甚至察觉到我的身份。估计人们不会那么敏锐吧,要不然我现在早就被关进动物园了。

可是,我被抛弃的时候,年龄明明不大。主人为什么能够认出来,我是狼,不是哈士奇?我和它吃着一模一样的食物,外貌也差不了很多,一般人是没办法察觉到的。

我忽然想起来我刚进家不久的时候,看到主人划破了手指头,血流到了地上,于是兴奋地跑过去将血液全部舔干净。聪明的女主人知道我对血腥味异常敏感,所以才认定了,我是狼……


图片
18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969
燃枭
收藏
赞 969